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惊惧玩笑 薄情书生

第三百七十章 拦截

    业城。

    今日的业城,是罪恶的温床。

    桥头处,横栏在吴魁锋与梁言前面的车,突然打开了门。

    身材苗条的短发女人扭动着腰肢走了出来。

    她的上身穿着一件纯白的T恤,外面罩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小背心,领口系着一个黑色的蝴蝶结,嘴里漫不经心地嚼着口香糖,吴魁锋和梁言走去。

    如果……她手里没拿着一把枪的话。

    “停步!”

    吴魁锋立刻掏出手枪,对准了这个短发的女人。

    短发女人嘴角轻浮地上扬,红唇微启,声线异常优雅,“抱歉!自我介绍一下,你们可以叫我~曼珠沙华,我刚刚结束了一场无聊的会议,能不能让我~先开枪?”

    话音一落。

    吴魁锋还没反应过来,只听“砰”地一声枪响,他握着枪的手掌竟是已经被打穿了。

    强烈的疼痛顿时涌现,吴魁锋再难握住枪,只能让它无力地落在地上。

    “亲爱的,如果你不下车,下一枪我会打在他的眉心。”

    自称曼珠沙华的女人妩媚地看着梁言,抛了个媚眼。

    吴魁锋顿时回转过头,不顾自己疯狂涌出的汗水和鲜血,低吼道:“拿我的枪,快!”

    “哦……不不不,”曼珠沙华像是能听到吴魁锋已经故意压低过的声音一样,“长官,你真是调皮。”

    “砰!”

    又是一声枪响,这次击中的,是吴魁锋的肩膀!

    血液飞溅到梁言脸上,素有洁癖的他此刻怔怔地看着浑身不停颤抖的吴魁锋,打开了车门。

    “老吴,这段时间以来,谢谢你的照顾。”

    曼珠沙华好像又听到了梁言的声音,她捂住了嘴巴,发出了一阵仿佛让路过的风都在颤抖的大笑,“哈哈哈……我听到了什么?一个笑话!掌控着第六狱幽泉煞伐之狱钥匙的男人,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难道你忘记了,幽泉煞伐之狱终结时,你亲手杀过多少人吗?”

    此时的她仰头大笑着,但仔细看去,会发现她的目光其实一直落在梁言的身上。

    “梁不言,你应该……还债了。”曼珠沙华忽然收敛了笑容,死死地盯着梁言。

    但她口中的名字,却是梁不言。

    “闭嘴!疯婆子!”

    吴魁锋有过从军经历,他简单地给自己处理了一下后,便已经习惯了伤口的疼痛。

    “我?疯?”曼珠沙华用枪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的难以置信。

    “你知道你身边的那个人是谁吗?梁不言,十年前臭名昭著的读心杀人魔!曾跨越十座城市犯下连环杀人案的超级罪犯!他是一个冷漠的心理学专家,他能读取你的记忆,操纵你的过去。用你最恐惧的方式,了结你的性命!”

    曼珠沙华一脸讽意地看着吴魁锋:“长官,现在了解他了吗?”

    “够了。”

    梁言已经下了车,缓缓地取出了挂在胸前的钥匙。

    在见到天光的刹那,这把钥匙……竟散发出了浓郁的血光!

    周围的环境猛然改变,地面出现一大片偌大的血泊,里面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堆尸体,尸体被堆成了一个小山,浓郁的血腥味阵阵传来。

    每个尸体的脸上都带着最绝望的扭曲神情。

    看得出来,他们临死前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曼珠沙华伸出一根白嫩的手指,指了指地面:“你看,这些就是曾经死在他手里的人。”

    梁言一直没有回头去看吴魁锋一眼,虽然他已经能够感觉到吴魁锋难以置信的目光。

    “今天,我的藏品会再多一个。”

    梁言缓缓上前,靠近了曼珠沙华,嗓音低沉略带嘶哑地说。

    曼珠沙华红唇一翘,媚眼如丝地看了梁言一眼:“这才是我记忆中的……第六狱,狱主大人……”

    “今天,我来收回钥匙了。”

    话落,曼珠沙华摊开了掌心,也露出了一把红色的钥匙,只不过她的钥匙不是浓郁的血红,而是妖艳的……鲜红。

    ……

    2029。

    “怎么夺取钥匙?杀人?强抢?”

    白研良注视着周博士。

    对于周博士刚才有关克隆体的发言,他连一半都未曾相信。

    这位科学家远不会高尚到担忧全人类的地步。

    但他字里行间,似乎又确实想借白研良的手,阻止九把血红色钥匙落到一个人手里。

    难道一个人持有了所有的九把钥匙,会发生一些让他不想看到的事?

    白研良把这个疑问藏在了心底,转而抛出了另一个问题。

    虽然,这个问题他大概已经知道了一些答案。

    当初风袖雪和他遭遇袭击时,就谈到过这件事,一定条件下,钥匙持有者可以互相感应到彼此的存在,同样,钥匙也是可以被夺取的。

    白研良想听听看,这位周博士的说法,和风袖雪有什么不同。

    周博士闻言,抬头看向了白研良,他似乎没有对这个问题产生疑问,直接解释道:“所有钥匙,都需要在‘门后世界’杀掉钥匙持有者,让对方死在你持有的‘世界’中后,你就能够得到另一把钥匙的持有权。”

    果然如此。

    周博士的解释没有超出白研良的想象,但他还有更多的疑问。

    “我听说,钥匙有恒定的使用次数,一旦达到五次,钥匙就会和持有人一起腐朽。”

    “没错,”周博士点了点头,肯定了这个说法,“只有血红色钥匙没有使用次数的限制,所以,如果你遇到了普通钥匙,将对方杀死在你的世界中后,也不要使用他的钥匙,如果那把钥匙已经是第四次使用的状态,你就死定了。”

    白研良闻言心中一动。

    许知非的父亲留下的这把黑色钥匙,已经使用过几次了?

    与此同时,他又想到了那把在中元村得到的钥匙……它明明是血红色,但使用之后,它变成了银白色。

    一念至此,白研良尝试着问到:“血红色钥匙有没有变色的可能?”

    “有,”周博士意味深长地看了白研良一眼,“不是变色,是褪色,但它一口气耗光所有无形的波后,就会变回本来的颜色,不过,这种一口气能耗光它所有力量的情况,很少会遇到。”

    “一般是什么情况?”白研良面无波动,似乎没有感觉到周博士的目光。

    “起死,”周博士盯着白研良的脸,眼睛丝毫不眨,“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