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电影人传奇 青城无忌

第340章 练杀气

    上一世中国为了抵御国外的DVD专利大棒,搞出了EVD标准,但此时新一代的DVD标准已经有三种,以索尼为首的蓝光标准、东芝的HDDVD标准和台弯搞出的HD-DVD标准。EVD在面临这三种标准的时候,一点优势都没有。

    在新一代的标准大战中,决定胜负的关键不是索尼和东芝这些厂商,而是好莱坞七大电影公司,他们决定采用哪种标准,那么哪种标准就将最终胜出。索尼和东芝为了在标准大战中,在2000年之后,拼命向好莱坞砸钱。好莱坞七大电影每家都因此获得了上亿元美元的纯收入。索尼旗下的哥伦比亚影业本身就是好莱坞七大之一,再加上肯定烧钱,甚至不惜花巨资收购米高梅,最终成为标准大战的胜利者,蓝光标准一统天下。

    很多人可以会觉得许望秋是在杞人忧天,上一世国内搞出VCD后,国外厂商没有绞杀国内的VCD企业,只是在搞DVD的时候,才开始联合绞杀的。许望秋搞VCD肯定也是如此,在VCD的时候不会联合绞杀,等到搞DVD才会出手。

    这么认为的人搞错了一点,其实VCD这东西只是在中国和东南亚火,在欧美,甚至是东瀛根本没有太大的市场。因为当时欧美国家录像机早就已经普及,录像带租赁业务很火爆;而正版的录像带,无论音质还是画质都超过VCD。所以在欧美国家,VCD基本上没有市场,没有对欧美录像带市场产生冲击。而且中国搞VCD的时候,欧美已经搞出了DVD标准,并搞出了DVD样机。在欧美厂商看来,VCD很快就会被DVD取代,根本不值得花力气去绞杀。事实也是如此,VCD只火了几年,很快便被DVD取代。

    如果许望秋提前几年把VCD搞出来,那情况完全不一样了。VCD标准是1992年年底发布的,如果许望秋他们提前几年搞出VCD,那肯定得自己制作标准;而这是索尼、飞利浦等巨头绝对不会容忍的。

    如果许望秋他们制定的标准,成为国际标准,那索尼等企业生产VCD就必须向许望秋他们交专利费。更可怕的是,如果VCD标准在国际市场上站住了脚,那未来他们完全可能推出清晰度更高的标准,从而取代录像机。到了那个时候,索尼、飞利浦的地位将被取代,这是他们绝对不会容许的。

    只要许望秋他们发表VCD标准,并搞出VCD,就一定会面临索尼等企业的联合绞杀。

    上一世中美毛衣战的时候,中兴面对美国围剿,只能低头认输;而华为在美国的围剿中却屹立不倒,根本原因就在于华为手中有足够的专利和技术储备。当美国人给华为断货的时候,华为将自己多年来培养的备胎全部转正,确保华为能够继续生产。

    许望秋他们搞出VCD,发布VCD标准后,面临的形势恐怕不比华为好多少,会面临索尼等企业和好莱坞电影公司的联合围剿。要活下来,就必须将从光盘、光头、解码芯片,到影音技术,到VCD片源,整个产业链的技术全部掌握在自己手中。就算用国外的技术,那自己手中也必须有备胎,有可以用来替换的技术。

    否则对方在任何一个环节卡脖子,都有可能将许望秋他们卡死。比如光盘,本来出口一张光盘售价10美分,而索尼他们对光盘专利收2美元,那还怎么玩?国内盗版横行,到不用愁碟片的问他,可这么一来,海外市场就将被掐死,许望秋他们搞出来的东西就无法在国际上流行,最终会被索尼他们搞出来的标准取代。

    只有从头到尾,绝大部分东西都自己搞,这个计划才有可能成功。这无疑是个巨大的工程,靠如何一家公司单独来搞都不可能完成。

    在许望秋的构想中,整个计划由文化部牵头,出口公司负责影音技术公关,并在VCD搞出来后,联合各个电影厂和香江的嘉禾等公司为VCD提供片源;由曙光负责解码芯片的研发;而其他部分则由其他国内企业、科研院所和大学分工完成。

    当然这只是许望秋的构想,这个计划到底能不能行,能做到什么程度实在很难说。但他没有别的选择,不将VCD和DVD掌握的手中,就无法阻止中国电影在90年代的雪崩。

    在与霍英冬见面后,许望秋并没有急着成立曙光香江,而是继续拍自己的电影。时间很快进入11月底,而这个时候电影的拍摄也逐渐走向了尾声。

    这一天要拍的是郑毅杀黄四郎的一场戏,拍摄场地是在半山租借的一栋别墅。早上六点许望秋和剧组就来到了拍摄现场,不过扮演黄四郎的邹闻怀没有到,走位、讲戏这些流程都没法进行。在将机器搬到现场后,大家就在现场闲聊。

    看着眼前金碧辉煌的别墅,大家都有点羡慕嫉妒恨的意思。张一谋大骂资本主义腐朽堕落,而香江工作人员则大骂以李黄瓜为首的地产商,骂他们是吸血鬼。

    邹闻怀来到现场的时候已经八点过了,对普通人来说,这个时间挺早的,但对剧组来说,这个时间就有点晚。因为走位、讲戏、化妆这一套程序下来,至少要一两个小时才能正式开拍。八点多过来,差不多要十点才能开拍。

    邹闻怀过来之后,见众人都在现场等着,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许生,实在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让大家久等了。”

    许望秋笑着摆摆手:“说哪里话了,邹先生能来客串,就帮了我们大忙了。”

    邹闻怀是电影圈的老人,知道时间宝贵,直接道:“那我们直接开始吧。”

    许望秋点点头:“那我们先走位。”又抬头道:“大家动起来,我们先走一下位。”

    差不多快十点的时候,拍摄的准备工作全部做好。灯光、摄影、录音全部就位,演员也作好了表演前的准备。副导演严皓过来告诉许望秋,可是正式拍摄了。

    在许望秋喊出“开始”的口令后,拍摄正式开始。不过他很快就喊了“停”,江大卫呈现出来的状态不对。此时的郑毅已经杀了好几个人了,而他是来杀黄四郎一家的。许望秋希望在人物身上感受到强烈的杀意,整个人应该带来杀气,可在江大卫身上感受不到杀气。

    许望秋把江大卫叫了过来,再次给他分析角色:“黄四郎是一切的罪魁祸首,是他害死了你的父母,害得你从小就没了家;而现在社会的动乱也是他在推波助澜,就是想把市场搅乱,从而抄底。因为他的这一系列动作,导致很多家庭负责,最终背叛自杀。对这样一个人,你对他只有刻骨铭心的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杀了他。你在面对他的时候,必须流露出强硬的杀意,浑身上下要有强烈的杀气。”

    江大卫微微点头道:“我知道了,导演。”

    拍摄很快开始,但许望秋很快又叫了“停”,还是那个问题,在江大卫身上感觉不到杀意和杀气。许望秋再次把江大卫叫到身前,给他讲剧本,给他分析人物,随后拍摄重新开始

    一直拍到快十二点,江大卫还是没有找到状态,整个上午一个镜头都没有拍好。许望秋神情有些凝重,剧组工作人员的神情也有些凝重了。

    傅导演严皓走过来,拍了拍许望秋的肩膀:“导演,快12点了,先放饭吧。”

    许望秋看看时间,又看了看剧组,轻轻呼了口气。江大卫找不到状态,继续拍下去也没用。于是笑了笑:“今天上午的拍摄就到这里,我们下午继续。现在放饭。”

    剧组工作人员都松了口气,今天的拍摄不顺啊,整个上午一个镜头都没有拍好,希望下完拍摄能够顺利吧。他们放下手中设备,来到餐车前,排队领盒饭。

    吃过午饭拍摄继续开始,然后江大卫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始终找不到状态,演不出许望想要的感觉。江大卫对此很无奈,演人物的心理状态,演人物的生理状态,他都没问题。可杀气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就是一种感觉,这怎么演啊?

    许望秋也知道这很难,杀气是一种感觉,是一种状态,让演员演出来确实非常困难;不过要是没有这东西的话,总感觉差点意思。如果是一般导演,可能就凑合了,但许望秋还是想再试试。

    江大卫是演员不是杀手,要演出杀气来,确实太困了。一直拍到下午四点过,依然一个镜头都没有过。

    许望秋觉得这么拍下去不行,江大卫最大的问题还是缺乏体验,没有相应的体验,要把这种状态演出来实在太困难。他突然想起上一世宁皓拍《无人区》的时候,要求扮演杀手的黄勃必须要真正浑身充满杀气。这对黄勃来说也非常困难,为了达到宁皓的要求,让自己浑身充满杀气,黄勃专门去了屠宰场。黄勃提着刀子从凌晨四点多一直到中午,但没敢真的对猪动手,但通过观察和体验,他在表演的时候找到了杀手的感觉,浑身透着杀气。

    现在江大卫也是这个问题,需要他浑身充满杀气,可他始终演不出理想的效果来。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让他去屠宰场,真的去杀两只猪呢?

    许望秋觉得这是自己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了,将江大卫叫了过来:“你杀过鸡吗?”

    江大卫摇头道:“没有。家里买鸡,都是买杀好了的。”

    许望秋微微点头:“如果让你杀鸡,你敢杀吗?”

    江大卫满不在乎地道:“这个有什么不敢的,不就杀鸡嘛!”

    许望秋不置可否地道:“那杀猪呢?你敢杀猪吗?”

    江大卫有点迟疑了,毕竟杀鸡跟杀猪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个,我没杀过,应该可以吧。”

    许望秋沉吟道:“这场戏需要人物充满杀气,但你演出来的状态始终达不到要求。主要原因是你缺乏相应的体验,找不到那种感觉。我们不可能让你真的去杀两个人,类培养杀气,但我们可以安排你去屠宰场,到屠宰场去杀猪。”

    江大卫听到这话顿时傻眼了,我鸡都没杀过,让我去屠宰场杀猪!

    许望秋笑着道:“一会儿回去,我跟珠影厂打电话,让他们帮我们在羊城联系屠宰场。你稍微准备一下,我们很快会安排你去屠宰场体验生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