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建造狂魔 好多牛

第11章 窝才系大佬万呀(求收藏,求推荐)

    村里难题被解决,老村长心满意足的走了。

    葛小天将葛峰同志灌的不知东南西北,眼看马上就要称兄道弟,却被老妈揪住耳朵。

    唉,还差点火候!

    怀着遗憾,葛小天摇摇晃晃走出家门,在墙角洒泡热汤,遥望四个灯火通明的工地,心中顿时充满豪气。

    人活一世图个啥?

    名?利?权?

    不!

    是爽!

    咱们哭着来到这个世界,就不要再哭着回去!

    轰轰烈烈干一场!

    为了自己,为了家乡,为了华夏!

    冲吧,葛小天!

    “可是,为啥我忽然想哭呢?”

    似乎很久没哭了!

    左右瞧瞧没人,葛小天索性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他不知道为何要哭,就是想哭!

    没有任何理由……

    这一哭,哭的畅快淋漓。

    这一哭,哭的惊天动地。

    这一哭,哭的身心舒泰,

    “你怎么了?”

    哭的正高兴,一阵香风袭来,齐菲菲映入泪眼婆娑的眼帘。

    樱桃嘴,小翘鼻,柳眉大眼,睫毛忽闪忽闪,脸色似乎抹了大宝SOD蜜……

    草!

    这娘们儿怎么阴魂不散!

    葛小天抹把鼻涕,起身就走。

    “别走啊!”

    齐菲菲推着弯梁125紧随不舍,“你到底怎么了?”

    “管你鸟事,走开!”

    “葛小天,你个没良心的!”

    走出村子,外面便是辽阔玉米地。

    黑咕隆咚又没路灯,格外慎人。

    葛小天醉意冲脑,顿时来了脾气。

    跨坐在车头上,遮住前照灯,捏住齐菲菲小下巴,吐着酒气玩味道:

    “再跟着我,信不信就地办了你?”

    “你……”

    齐菲菲羞怒交加,推着车子后退几步掉头,冷哼一声骑上弯梁125扬长而去。

    凝视渐行渐远的背影,葛小天抿抿嘴唇。

    或许俩人之间并非想象中那么不堪……

    如果真有苟且之事,这娘们儿刚刚肯定会挑衅:

    ‘来啊,你不来就不是个男人!’

    对吧?

    葛小天觉得自己很聪明!

    扭头瞧瞧四周,寂静无人。

    酝酿一番感情想要继续哭,可心中已经没了那种……

    很奇怪的感觉,有点说不清道不明。

    ……

    四叔家的工地已经步入正轨。

    夯实地基,砌上条石,开始垒墙。

    十个壮汉一手泥抹子,一手大瓦刀,上下纷飞,层层墙体迅速攀升。

    从村里招来的五个汉子,加上出乎意料没逃走的豪哥五人组,活灰、运灰、搬砖,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葛小天昨晚喝的有点短片,自从出去撒尿,后面发生什么有点记得清了。

    这会正坐在砖垛上冥思苦想。

    似乎遇到了齐菲菲,还说要就地办了她!

    可后续到底办没办啊?

    没办还好,如果办了那岂不是亏大了?

    完全没感觉啊!

    想了许久没想出个所以然。

    发了会呆,葛小天跳下砖垛,跟蹲在一旁休息的司机师傅递根烟。

    “兄弟,你这四不像开几年了?”

    “有三个年头吧,别看破,有劲!”

    “四零的机子?还是五零?”(四十匹马力,五十匹马力)

    “四零,平时就拉拉砖,不怎么拉土,够用了!”

    “多少钱整的?”

    “不到两千。”

    “一千卖不?”

    师傅摇摇头,“这可是我吃饭的家伙,你要想买,我帮你联系联系?”

    “中!”

    四不像都是私人组装,根本没啥证件,偏远农村么,即便二十年后都没查车的。

    葛小天想了想,“只搞柴油机、变速箱、前驱轮子也行,三四十马力都可以!”

    地里的玉米秆全都砍完了,等东方红履带拖拉机嘶吼着挠完地,他可不想带着壮汉们像牛一样拉着耧车种麦子!

    啥?为啥没有自动播种机?

    那东西买回来只有农忙才会用到,大几千块钱的机器平时就闲置在那风吹雨打,谁舍得?

    葛小天也不舍得。

    至于拖拉机车头,有四不像性价比高么?

    拖拉机仅仅只是车头就要六七千,而四不像……会搞的也就一两千。

    所以他准备买个柴油机组装一辆手扶拖拉机。

    到时候挂上播种机,安排个壮汉十里八村跑上一圈,估计很快就能回本。

    当然,如果提前组好,挠地也不是问题。

    “回去我帮你联系一下!”

    葛小天掏出一包红将军塞进师傅衣兜里,又拿了张提前印好的名片:“麻烦了,有事打电话!”

    “对了,多帮我联系几套!”

    他忽然想起昨天跟老村长谈好的事情。

    除了三十个岗位,千八百块钱承包费,还有五辆手扶拖拉机呢!

    既然能组装,何必买成品?!

    机智如我!

    葛小天拍拍屁股起身,迎上走来的老太爷,一起前往粮站签合同。

    顺便带了两个壮汉,还有葛家村三个中年妇女。

    粮站的活不重,只是十分繁琐,砌墙有壮汉,端灰运砖用妇女,足够了。

    站长跟老村长是熟人,互相寒暄一番,拿两间仓库试试手,合同就这么搞定了。

    中午一起吃顿饭,回到葛家村后,老村长非得拉着葛小天前往小青山。

    同行的还有村支书、妇女主任、会计、俩村民代表。

    小青山属于村子集体资产,但由于牵扯到绿湖还有一条大河,葛小天不想落下任何麻烦,又从乡里请来资源所领导、林业站领导、乡里副领导。

    好家伙,一群人声势浩荡,又惹来乡里派出所的李所。

    李所跟葛峰同志是战友。

    又是……李秀秀的二叔。

    李秀秀是单亲家庭,从小没妈,她老爹一直很忙,上小学那会都是李所帮忙代缴学费,偶尔开个家长会。

    葛小天作为李秀秀同桌,又是其老战友的儿子,这三年还经常惹是生非,一来二去,熟得很。

    至少刚刚葛小天喊李所,对方脸色立马僵了,冷声回了句今天休息!

    改口喊个李叔,嘿,立马笑了。

    果然是衙门中人。

    只是,似乎从小学毕业后再也没见过李秀秀,另一个时空的未来,俩人更是形同陌路,不知道老同学过的咋样。

    相亲是不可能相亲的,私下里联系联系,互相帮助也不是什么大事。

    改天有时间去瞧瞧,如果过得不好,帮她找个活做做。

    葛峰同志闻讯赶来,队伍再次扩大。

    然后,某人就被忽略了……

    ‘窝才系大佬万呀,窝药偷鸡一百万呀!’

    葛小天心中疯狂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