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建造狂魔 好多牛

第342章 何老实

    二爷最终放弃了带阿黄进山的念头,跟七爷扛上长筒喷子,抬起一台葛小天都没见过的设备,再、再、再一次进山了……

    (设备:轰炸尚武剧情里有提到)

    大憨跟阿黄住进青山中医院。

    葛小天怀疑这哥俩得了肥胖症,亲手实施物理疗法,随后送往工地,小胖子推车,肥狗运砖……

    mmp,小爷累死累活的赚钱,你俩却还有心思去掏槐花蜜!

    嗯!

    槐花、榆钱……

    于是,葛小天跑回葛家村,蹭了老村长一顿晚饭。

    白糖拌榆钱、辣酱拌槐花、槐花玉米面窝窝头、榆钱葱油鸡蛋饼……

    等到第二天,4月20号上午。

    东山各地的天成大食堂后勤人员齐开动,十里八乡的收购这两种特别食材。

    与此同时。

    天娱影视基地。

    葛小天见到了一直躲在李所保护下的何老实。

    何顺事发是因为枪击案,处以罚金,赔偿受害人,量刑判决,之后根据走私案再次判刑,没收财产,清算企业负债,公开拍卖。

    按道理讲,他已经一无所有。

    但附加刑法中有个规定:应当对罪犯个人及其抚养的家属保留必需的生活费用。

    而没收财产,又不能没收属于罪犯家属所有或者应有的财产。

    何老实名下,有些产业。

    比如两座歌舞厅,三座洗浴中心。

    这类场合,说它没问题,估计鬼都不相信。

    可惜,何顺事发前,天成壮汉组团洗澡、唱歌,横插一杠子,这些场合全都停业整顿,因此,何老实躲过一劫,没被牵扯。

    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时也,命也!

    至于何老实名下是否还有其它财产,相关部门暂时还未查出。

    之前葛小天本打算去见见何顺,最近忙来忙去,也没凑出时间。

    其实见不见无所谓。

    将死之人,没啥好聊的,难道还要听听多方对人生的感悟?

    闲的么!

    有那时间,还不如再去谈上几单生意呢。

    会议室。

    葛小天跟李所闲聊两句,看向双腿已经好利索,身穿卫衣的何老实。

    二十岁左右,眉清目秀,看起来确实老实,但绝对不是那种心甘情愿,被魏薇戴绿帽子的人。

    “你应该明白,我很忙!”

    “葛老板,我父亲很想见你。”

    “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吧,等会我就要启程前往冰熊,估计一时半会回不来,也赶不上给你父亲送行。”

    “这……”何老实沉默片刻,从兜里掏出一张卡片。

    葛小天看向在旁边录音的李所。

    千禧年,私企还没有受hui之说,但他怕后算账啊!

    不等李所开口,何老实又取出几张类似汇款证明的复印件,“这是我父亲给魏长丰的订婚礼金证明,礼金绝对合法!”

    “哦?”

    “两千万。”何老实将复印件一字型排开,“当然,顺河商贸跟江南长丰实业属于合作联姻,其中还包括一些条件,但随着倾销战失败,魏长丰的零售业退出济市,许多条件已经失效。并且,我还有魏薇几次怀孕流产的证据,完全可以要求对方退回礼金。”

    葛小天挑挑眉,“你的意思是?”

    “只要你能保证我今后的人身安全,我就能帮天成打赢‘魏薇要求济市星月湾退还两千万预售款’官司!”

    葛小天瞬间明白对方打算,“怎么着,你从魏薇手里要不回那两千万,打算找我要?”

    “不不不,我只要一半,还能帮天成打赢这场官司,相当于我给你一千万,买个平安。”

    “嘿,真是一个不错的交易!”

    “魏长丰抓我,是因为这两千万,只要我跟魏薇成亲,礼金坐实,属于他们,天成绝对打不赢这场官司。不过,我不想跟魏薇结婚,我想……自由自在当生活。”

    葛小天轻轻一笑,这小子脑回路还挺惊奇,打得一手好算盘啊!

    魏薇欠何老实钱,何老实要不回来。

    天成欠魏薇钱,魏薇同样要不过去。

    如果去掉魏薇,就变成了天成欠何老实钱。

    何老实拿出一些证据,请天成帮他出头,既能摆脱魏薇的控制,又能获得天成的庇护,一分钱没花,还能白捞一千万……

    葛小天笑容更甚,“我有些怀疑,你的命值这么多钱?”

    “怎么说话呢?!”旁边录音的李所立马不乐意了。

    “开玩笑,开玩笑,二叔您继续喝茶!”葛小天连忙递根烟。

    排名老二的都是狠人。

    眼前这位不必多说,空手夺白刃,废窑洞火拼持枪暴徒……

    自家亲二叔,以前孤身跑长途,同样凶猛。

    自家二爷爷,葛顺风的老父亲,狠起来连自己都砍。(玉米杆)

    大刘庄一群老爷子,其它专心赚钱,唯独二爷刘辉喜欢玩枪,俩儿子又在军部……

    而数数古代,孔老二、秦二世、杨二广、诸葛二明、司马二懿、孙二权、关二爷、李二民、赵二匡胤……

    所以,见到二哥,要悠着点。

    何老实显然不知道这货在想什么,平静回道:“至少,我能帮天成解决一个大麻烦,否则,江南长丰实业打赢官司,你们就要掏出两千万。”

    葛小天双手撑住桌面,居高临下,意味深长,“你又怎么能确定,魏长丰跟魏薇一定会赢呢?”

    “嗯?”

    “命啊,难以揣测!记得年前第一场大雪,天成仅有的某个供货商,本能跟我一起做大做强,第二天喝醉酒,连人带车掉进运河……之后,坑一挖,土一迈,媳妇改嫁,孩子改姓,家产送给人家……这不是就命么!谁能保证魏长丰和魏薇……嗯哼?”

    “……”何老实心中一惊,看向李所。

    不曾想,对方拎走录音器,出去抽烟了!

    “放弃挣扎吧孩子!”葛小天拍拍其肩膀,“生活就像强剑,如果无法反抗,那就享受吧!其实,魏薇长得还算可以,脸蛋姣好,前凸后翘……啧啧!我会考虑考虑,晚一段时间再动手!”

    “……”

    想拿一千万?

    真当我葛老二好忽悠啊!

    “其实,这事我一点都不着急,也从来没问过律法部有关这个官司的进展,我们有的是时间跟魏长丰耗下去,而你……”葛小天走向会议室大门,“李所他们不可能一直保护你吧?”

    “……”

    ………………

    前往济府机场的666号虎头奔中。

    “老板,你会帮何老实么?”徐玲随行前往阿穆尔,提出心中疑惑。

    “太贪财了,如果换作是我,设身处地想想,直接漂洋过海,溜之大吉,还考虑什么两千万!”

    “……”

    “看似聪明,实则只是小聪明,说出礼金这事,如果我是个枭雄,当场就会答应下来,等打赢官司……给他一千万?呵呵!说不定阿黄真能加餐!”

    “……”

    “唉,还是太心善啊!”

    “那咱?”

    “等他不要钱了,再打官司,至于保护……送工地,保他这辈子衣食无忧!”

    “……”

    ………………

    在华夏,九十年代初,和九十年代末,再到新世纪初期,几乎相当于三个模样。

    以航空来讲。

    九十年代初,客流量仅有两三百万。

    九十年代末,‘九五’期间,新增四十多座机场,包括二十多个国际机场,客流量暴涨。

    而到千禧年,客流量已经突破六千万人次,并且还以每年20%的速度突飞猛进。

    时代,确实变了。

    休闲衬衫、紧身牛仔、丝巾配长裙、高跟凉鞋搭七分裤……

    时尚审美,也渐渐与另一个时空并轨。

    也对,这是机场。

    虽然三岔乡发展迅速,但毕竟是农村,天气变暖,更换单衣,即便李氏制衣厂设计出廉价时装,也需要时间去推广……

    葛小天思索着,走向专用通道,跟徐玲,以及新组建的卫星部门成员,过检,登机。

    飞机上仅有三个小姐姐……

    “葛先生,您好,欢迎……”

    “你们去休息吧,我们讨论点事情!”葛小天递过去五个红包,“五一劳动节快乐!”

    “???”

    包机并不是包一架民航,而是公务机。

    价格还算公道,三万块每小时。

    天成负责核查卫星项目的另一个团队,最近国内国外来回跑,偶尔需要转机换乘,财务部直接买了一百小时/年的套餐。

    葛小天对私人飞机暂时没什么兴趣,湾流、猎鹰、挑战者……每一架几乎都要两三亿红钞,足够他搞个项目赚大钱了。

    不多时,飞机起飞,前往黑龙城。

    本来可以直飞黑河国际机场,甚至为天成提前开放的阿穆尔机场。

    但他准备去瞧瞧葛峰同志。

    小半年过去了,不在老爹身边装一波,他就浑身不得劲……

    “抵达后,你们不用管我,再次直飞阿穆尔,把前期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如果没啥事,我赶过去直接签字,咱再去……农场叫什么名字来着?”

    “尼奥布拉斯!”

    “这鬼名字,谁取得?”

    “当地人,意思是,禁区、重要的地方,看来对方挺重视咱们天成。”

    葛小天有些不信,切换冰熊语,念叨几句发音……

    嘿,还真差不多!

    英雄出生之地!

    尼奥是个英雄,布拉斯类似布拉格、布拉宫、布拉德、布拉奇……是地名。

    组合在一起。

    尼奥布拉斯!

    “好名字!”葛小天切换回华夏语,感叹一句,翻翻系统新建筑,找一座看起来格外宏伟的巴洛克式宫殿,“立个项目,先造一座城!”

    徐玲:“……”

    巴洛克式建筑,风格偏向于炫耀财富。常常大量使用贵重的材料、精细的加工、刻意的装饰,以显示其富有与高贵。

    结构上不囿于逻辑,常常采用一些非理性组合手法,从而产生反常与惊奇的特殊效果。

    外观充满欢乐的气氛,主旨反对神化,提倡世俗化。

    整体特征,标新立异,追求新奇。常采用以椭圆形为基础的S形,波浪形的平面和立面,使建筑形象产生动态感;或者把建筑和雕刻二者混合,以求新奇感;又或者用高低错落及形式构件之间的某种不协调,引起刺激感。

    葛小天认为,这很适合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