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建造狂魔 好多牛

第343章 寻找葛峰同志

    黑龙省位于华夏最北端,首府为冰城。

    另一个时空,冰城辉煌过,被誉为东方小明珠,东方莫科斯,东方各种中心。

    冰城也落寞过,由于前期太发达,导致未来几年,其它城市奋力追赶之时,她却出现了经济缓增长。

    再加上大方向改为沿海城市,即便她有‘沿边城市’‘口岸城市’‘工业城市’‘旅游城市’等方面加成,也收效甚微。

    当然,这个时空的冰城,经济实力依旧在华夏名列前茅。

    记忆中,葛峰同志在这里投资了两个大项目,一个是松江沿岸、临近中部大街的xx商业区,一个临近黑龙高院的xx公园社区,赢得了人生第一桶金,然后次次破釜沉舟,一路南下,一路高歌……

    葛峰同志没有外挂,能成为房地产大佬,仅仅依靠关系,远远不够,还要具备眼光和手腕,不论最终结果如何,葛小天向来心服口服。

    爹就是爹,哪怕现在不给零花钱,皮带还在啊!

    抵达太平机场,换上毛衣秋裤,走下商务机,外面冷风嗖嗖,气温低至零度。

    徐玲他们等会还要起飞,他则是领着身穿便服的道二僧二,进入机场大厅。

    暂时只有一架飞机抵达,里面稀稀拉拉没几个人,提前联系好的接机人员很快找到目标,小跑着迎上来。

    这是一名出租车老司机,三十左右,身材偏瘦,姓吴。

    年轻的时候跟老杨打拼,后来老杨金盆洗手,他就返回老家买了辆面包车跑出租,听说很靠谱。

    “葛先生,车已经准备好。”

    “嗯,辛苦!”葛小天跟对方握握手,寒暄着走出机场。

    老吴引领着带路,来到一辆大切诺基旁边,憨笑着挠挠头,“葛先生,车不好,让您笑话了!”

    “嚯,四驱V8?”

    “对!跟杨老几年,本来赚了些钱,但弟兄多,回来照拂一二,也没剩下几个。”

    “那你也算厉害着呢!”葛小天竖起大拇指,这车怎么也要六七十万。

    “嗨,平时跑出租有面包车,除了串门、接机,平时也没怎么开过,尤其是大雪封路的时候,我都懒得挪它!”老吴说着,打开车门,“杨老特意吩咐过,带您去冰城玩玩,凑巧刚建成的冰雪大世界还没化掉,咱过去瞅瞅?”

    “算了,时间太晚,你稍等,我看看地址。”

    葛小天拿出手机,装模作样的翻看短信,实则打开系统地图,锁定跟随葛峰同志的壮汉们。

    经过两个月过渡,老爹麾下干将也算破百了。

    不算快,也不算慢。

    但从今天开始,以后每个月把人数翻上一番,也让他老人家走快速发展道路……

    目前葛峰同志有三个工地,不是民用房,而是两个变电站、一个配电所,分布在冰城的南侧。

    “去平房吧,七三一遗址附近!”

    “好咧!”

    …………………

    再发达的都市,总有落魄的一角。

    平房属于冰城辖区,却以农业养殖为主,盛产大白菜

    葛峰同志不搞商品房,只接电局项目,自然无需考虑人均收入和本地市场,揽下工程,搞就是了。

    大切诺基穿过广袤农田,驶入酷似镇子的小城中,按照葛小天的指引,停在一处工地外。

    大门口摆着几垛红砖,后方是砂石成堆,里面机械轰鸣。

    走进正门,一名非系统工人、正在操作一台锈迹斑斑的手握式钢筋弯曲机进行作业。

    里面两辆拖拉机和施工人员来来往往,搬砖、砌墙、运灰、搅拌……干得热火朝天。

    这个工程应该是五间连通的浇筑型配电室。

    承包费用么……

    不是居民房,肯定不会少于十万,甚至有可能二十万,不好算。

    毕竟这类工程,开局给百分之四十,中间给百分之三十,剩下的全靠要……

    至于能要来钱,还是要来下一个项目,那就不得而知了。

    “哎?”看到他走进来,鼓捣钢筋的汉子无视大切诺基,拎起半截钢筋,叼着烟卷虎着脸,挑挑下巴,操着一口浓重东北话,上前阻拦,“干啥呢?”

    葛小天弱弱道:“我找我爹!”

    “嗯?”

    “叫啥?”

    “葛峰!”

    “……”钢筋汉子挠挠头,有点麻爪。

    这时,一名系统壮汉凑巧路过,“老板?你咋来了?”

    葛小天嘿嘿一笑,“我爹呢?”

    “大老板去市里吃饭了,大老板娘也跟着去了,估计今晚回不来。”

    “好吧!”

    正常的开发商或者包工头,不是在吃饭,就是在吃饭的路上……

    葛小天说完,走进工地。

    随便逛逛,跟老家来的几位砌墙师父打声招呼,又让道二把路上买的一箱玉溪发下去。

    钢筋汉子有点不好意思,不知从哪倒了杯水,“小老板儿,天冷,路远,暖暖身子!”

    葛小天拍拍其肩膀,“老哥哥气势就是足,把我都唬住了!”

    “嘿嘿!”

    “咱再外面搞项目,就得这样,要不然本地流氓找上门,谁看场子?对吧?”

    “俺就是附近屯的……”钢筋汉子脸色涨红。

    旁边壮汉顿时乐了,“上个月,他大半夜领着十几个人上门来玩耍,大老板让我们跟他们‘好好聊了聊’,全都留下了。”

    “……”

    葛峰同志,想不到你是这种人,竟然学我!

    葛小天暗自吐槽,挥手示意道二发红包,“这叫有缘千里来相会,今后大家都是自己人!来来来,今天,小弟在这里提前祝各位老哥哥们劳动节快乐!”

    “……”

    生活么,不但要充满仪式感,还要偶尔来点调味剂。

    只不过,发给自家员工的红包,跟发给空姐的红包不同,前者六六六,后者六十六。

    等发完,估计三千万红钞就这么没了……

    唉!

    想摆阔,还得继续赚钱啊!

    在小镇子里包家饭馆,葛小天请三个工地上的员工撮了顿,然后聚集所有壮汉,嘱咐众人挨个向葛峰同志推荐‘老乡’。

    至于怎么说……

    老家人想找活干,推不开,求老板给个面子,收下吧!

    人多项目少,葛峰同志肯定发愁,这就是他跑来‘显摆’的原因。

    ‘帮忙那块地,利润咱爷俩对半分!’

    ………………

    吃喝一顿,让老吴将车开进冰城。

    葛小天跟葛峰同志打个电话,

    “老爹啊,我来了!”

    “嗯?”

    “你工地被封了!”

    “啥?!”

    “真的!我也被抓了!”

    “不可能啊?”葛峰同志跟旁边人交流两句,笑骂道:“胡扯啥呢!我在跟领导吃饭呢!”

    “好吧!”葛小天微微思索,顿时知晓对方是谁。

    虽然葛峰同志、丢钱的包工头、李所,三个人属于一个军分部,但参加过的战争,只是南越自卫反击战正式爆发之前的一些小冲突,后来退役或者转业,并不认识太多因军功提升的领导。

    而自家二叔就不同了。

    兄弟几个退役后,他在战役爆发那一年进了侦察连。

    听说三妮出生的时候,遗书都寄了回来。

    战争结束后,本来当兵十几年的二叔,完全有够资格转业,但他最终选择返回老家,开始潇潇洒洒跑长途……

    不过,二叔对哥哥弟弟的事业十分上心。

    常年跑长途,见多识广。

    让四叔承包棉花,让大毛老爹三叔,在乡里开代销店,并带着葛峰同志、丢钱的包工头,认识了这位因军功提级,后来转业到冰城安全总所的老战友。

    以前,葛峰同志很少主动与这位二叔的老战友接触,毕竟自家盖得是变电所、配电所,哪怕出点麻烦,自己也能解决,根本用不着动用人情关系。

    但按照另一个时空的未来走向……

    通过二叔老战友接触地局领导……

    老爹这是要拿地啊!

    提前这么多年?

    那我还要不要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