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第二百五十三章 显微镜下的细菌 【求月票,求订阅】

    不只是山海市,与此同时美洲、欧洲、非洲、大洋洲,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在暴发这种新型军团病疫情。

    这是一起全球性的灾难。

    按照这种传播速度,如果无法进行有效遏制,全球社会可以在一个月内崩溃。

    即使各怀心思,各国政府明里暂时只能站到一起,各国科研人员、医学人员一起与时间赛跑。

    华夏这边最早出了PCR结果,嗜肺军团菌。

    也最早报告,红霉素没有疗效。

    刚刚又向多国秘密部门通告了新的线索,该病菌是人为制造、人为传播的:来生会,枯槁面孔的老人,可能还有着拉莱耶教团……

    天机局人员走在最前线。国家也已经派出多艘舰船从海路到达山海市附近海域,舰队有着齐全的科研设备和科研团队,由直升机从山海市运送样本和患者,就在船上进行各种实验。

    假如舰队出现疫情,全部人还是不会得到撤离。

    从出发那一刻,他们就只有两种结果,成功,或者死亡。

    一批样本和患者已经从江兴镇运出了,而在江兴镇医院这疫区第一前线,众人也没有放弃战斗。

    外面的嘈杂声乱哄哄,小化验室里一片狼藉,新设的PCR扩增仪等设备搁在实验桌上,咳嗽声不断响起。

    何峰早已不再隔离了,副手李文以及其他检测人员也是,但他们依然穿戴着三级防护服,不只是为了减轻自己的焦虑,也是为降低空气中的细菌浓度。虽然这里全都污染了,他们都感染了,疾控操守却不能丢。

    一旦丢掉了,他们怕心里会有什么东西就此崩塌,再也拾不起来。

    以王国新的血痰样本做的细菌培养,培养皿就放在角落那个小型恒温培养箱里面。

    之前打开的时候,何峰他们都面有惊色,跟来的蛋叔也是一惊。

    倒不是因为异臭味,他们没有闻到。

    是那个玻璃圆盘培养皿里面,已经形成了一团团的菌落,圆形,灰白色,湿润而有光泽,微微的凸起。

    这正是嗜肺军团菌的菌落特征。

    “这培养多久了?”蛋叔问道。

    “34小时左右。”何峰咳嗽着道,“中间没有换过培养基。”

    看着培养皿里几乎快要耗尽的培养基,蛋叔沉默了,这个繁殖速度,快,太快了。

    微生物生长有四个时期,迟缓期,对数期,稳定期,衰退期。

    稳定期又称为最高生长期或恒定期。以医书的话来说:由于培养基中营养物质消耗,有害代谢产物积聚,该期微生物繁殖速度渐减,死亡数缓慢增加,生长分裂和死亡的菌细胞数处于动态平衡状态。

    要把细菌培养到这个最高点,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但眼前的情况,培养皿里的细菌似乎都已经进入到衰退期了培养基的营养物质不够,细菌死的比生的多。这种速度比普通的胞内寄生菌、普通的嗜血军团菌都快上几倍,简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繁殖增长。

    而且它们死得太慢了,衰退期的菌落不应该是这种质地,除非里面大量都是活细菌。

    那它们消耗的是什么?对它们而言,真的有“有害代谢产物”吗?

    何峰的寒战症状更剧烈了,本来需要十几天的繁殖一天完成。

    这就是为什么患者的病情发展这么快。现在每分每秒,在他们这些感染者的肺部组织的巨噬细胞内,这种新型军团菌都在疯狂繁殖,侵蚀更多的肺部区域,也损害着全身各个系统。

    以王国新的病情发展速度来算,再有十来个小时,他就会全身无力,逐渐神智不清。

    为了女儿,何峰希望自己能多挣扎一阵子。

    也许就是这一阵子的工作换来了转机。

    众人大约都是怀着这样的心情,迅速把这些细菌做了分离,把一部分菌落放进另一个培养瓶里,加以密封,然后交给一队特遣人员带走运往舰队。

    那里有更多的设备和药物,可以做更多的细菌对抗生素敏感试验、各种的试验,寻找这种细菌的弱点。

    接着他们又一通忙活,把培养皿拿到也是搬来的高精显微镜下进行观察细菌。

    “这鬼玩意……”蛋叔嘀咕着,“看看它长什么样子。”

    蛋叔凑向显微镜的目镜,因为穿着这一身气密防护服,这真不是轻易的事情,好不容易才看到了些,蛋叔心头一紧,精神似是受到影响的晃了晃,有点慌闷之感。

    一般的军团菌在显微镜下,是呈现为一条长圆形,就像是一颗胶囊模样的东西。

    但是再放大陪数,就可以看到它的表面其实是坑坑洼洼的,满是由一团团像大脑又像肠子的东西挤在一起。

    那个样子,看上去活像是一条蠕虫。

    而现在这种新型军团菌,它还是长圆形的,表面好像多了些明显的斑点。

    但放大倍数,再放大……

    它表面那些斑点却都是延伸出来的一条条像是肢体的东西,在不断地扭结摆动。

    那似是从地狱的肢体仓库里拿出各种各样的肢体拼接了上去,再放大倍数,就看到了……它那每一根肢条的“手掌心”,都有着一个如同嘴巴的洞口,里面有着其它的组织在蠕动……

    这是人为制造出来的吗?蛋叔看得心头更加沉重,真是些疯子。

    “咳咳。”何峰接着也作过观察,这是他从事疾控工作多年来,见过最诡异畸形的细菌。

    这个时候,小化验室的门被推开了,一群几个身着气密防护服的年轻人持着枪的走了进来。

    为首的那个男人面目令人悚然,何峰他们一时怔着,那是因为重度烧伤导致的吗?又不太像……

    “阿俊!”蛋叔顿时呼了声,仿佛这才找到了主心骨,斗志都高涨了点,“你来看看这玩意。”

    何峰想过来了,顾俊,顾医生!之前上头是有交待过的,顾医生是那个秘密部门里的英雄人物。

    “顾医生!”何峰不禁呼道,眼泪几乎涌了出来,救救我们,救救我女儿啊……

    顾俊从走进这个实验室起,就有一种幻象涌动感,他向众人点点头打过招呼,便大步走向那台显微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