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瘟疫医生 机器人瓦力

第四百一十六章 第四次爆炸【求月票,求订阅】

    漠北市,在3月16日晚上20:25,距离异变区域第三次爆炸18个小时零7分钟后,第四次爆炸发生。

    这次爆炸使异变区域的面积扩大了一倍多,从卫星图像看,面积是由30平方公里多扩大至近70平方公里,也已是把树木等植物都被清走的周围10公里“隔绝圈”囊括进去。

    隔绝圈有没有作用,现在才开始计算。

    第三次至第四次爆炸之间的间隔时长相较先前慢了有80%,面积从扩大10倍到只扩大1倍。

    异变区域的势头减缓下来,似乎它越大就越慢。

    但是天机局半点都无法放松,因为即使是以这种速度发展下去,也可以在半个月内全境毁灭。

    想想看一天之前,异变区域还只有300来平方米,而现在是70平方公里,它一点都不慢,它在疯长。

    新增区域内的民众和动物都早已全部撤离了,因此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漠北市虽然是个低人口密度的地方,却还是有着将近300万的常住人口。而事发到现在还不满两天,事态严重得要考虑全城撤离则还不到20个小时,不是一下子就能完成撤离。

    天机局和各部门的工作还是顺着异变区域,一圈一圈地进行撤离。消息还没有广播出去,一切都在悄然进行,否则民众会争相驾车离去,造成道路拥塞等各种混乱,那样局面会失控的。

    这些工作本来就困难重重,如今出了漠北高级中学崔校长那事,真的是雪上加霜。

    一边要撤离人员,一边又要排查人员,还得防备着未知的寄生虫疾病的传染和暴发。

    天机局对于李宇昊、罗队长等三百多人的寻找,从这天中午起就没停过,只是这方面依然没有突破。

    这个事件仿佛平静了下来,但这种平静不过是暴风雨的前奏,所有人都知道事情不可能就这样而已。

    只是还有多少时间让他们找个明白了呢?

    全国都在增援着漠北,在这天下午,一批从大华市总部过来的人员当中,吴时雨和祖各吉利都在。

    她是孕妇不错,她还是个特殊人物,有些事情也许需要她身处于漠北的这个环境,才可能搞得清楚,至少找到线索。她起码得摸一摸那张海报,疑似是她亲手绘制和打印出来的海报。

    如果这个世界快要毁灭,那保护家园,孕妇有责,咸鱼也有责,咸鱼孕妇也有责。

    “唔唔唔,啧啧啧……”祖各吉利抱着个KFC炸鸡桶吃着鸡腿,嘴巴不断动着,几秒钟就能嚼完一只鸡腿,然后是下一只,“如果这个世界快要毁灭,那我现在就得多吃几桶。”

    它知道发生着什么事,完全明白,所以它不想呆在这里,更不会肯跑进异变区域去嗅嗅有没有幻梦境通道。

    “范围太大了,你们说的70平方公里,就算我进去,找一个月也找不过来啊……”

    “好吧,虽然你是祖各,我是人类,不过呢,其实我能理解你。”

    吴时雨真的理解,甚至希望自己是祖各,而祖各吉利是她,这样她就能舒舒服服地吃着炸鸡,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坐在漠北天机局基地的这个休息室里,想着那一张自己高二敷衍做的海报,百思不得其解。

    什么拯救世界,别想了,没门,多少鸡腿都不行,嫌弃。

    做一只祖各?她越想这个念头,越觉得有吸引力。

    咸俊是一只袋鼠,她是只祖各,往他袋子里一钻,走路也省了,这也可以算是什么最萌身高差吧?

    都是鼠类,应该没什么问题。

    有时候吴时雨会陷入这种白日做梦的状态,而这种状态下,时间会过得特别快。

    当祖各吉利把满满的一桶鸡腿全部扫荡完了,她才忽而回过神来。至于那一张海报,就像下午时亲手触摸它,她确定那是她做的海报,但对它怎么会在那里毫无想法,没有幻象。

    不过此时,她想着咸俊,越想越觉得有点不对劲呀。

    那张海报上好像有点他的味道?就好像他也碰触过一样。

    “难道真是这样?”吴时雨想,惜玫在幻象中看到咸俊,是不是就因为有这层关系?

    她再三确定是那咸味后,还是把这个想法进行了上报。但这里基地和总部那边,都只是得到了一条难以分明的线,使得这个谜团更加凌乱。顾俊怎么会接触过这张海报?

    有些扑朔迷离只是因为缺失了几块拼图,或许在顾俊的角度,这些清清楚楚,不是什么问题。

    第四次爆炸发生;继续撤离;寻找着暂命名为“蝗化病”的其他疑似患者。

    王若香、蔡子轩等人还在解剖崔校长;邓惜玫、楼筱宁、蛋叔、孔雀等人所在的同心者小队在到处调查。

    这一片纷乱中,吴时雨决定做起自己的老本行,画画!

    “我的水彩画有关系,海报也有关系,可能我这些画真有什么问题。我想画点新画,看看会怎么样。”

    她的这个提议得到总部的同意,基地这边立即予以配合,给她一个清静宽阔的空房间当画室,备上所有她需要的画绘、画笔、颜料等等,因为吴时雨不确实自己想画什么、又以什么方式画,所以备上的工具齐全。

    在画室的角落,也有安装着监控摄像头,纪录下她这次绘画的全过程,亦有各部门人员在外面随时候命。

    但是在画室里头的,除了吴时雨,就只有祖各吉利了。

    “还是画水彩吧。”吴时雨站在画架前,拿过一张空白的冷压水彩纸放到架子上,“画什么好呢?”

    她走去捣弄画笔、颜料和调色盒,还真的久违了,有好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准备专心画一幅画,然而不知道要画什么。于是她选择了从心,就随便画画吧,让自己沉浸在通感中,让潜意识去画动,完了画出什么就是什么了。

    吴时雨伸个懒腰动了动筋骨,拿好了画笔、调色盒和喷雾小瓶等工具,就上去挥毫起来。

    另一边,祖各吉利可不管那么多,继续吃起了又一桶的炸鸡,只偶尔地瞥瞥那张逐渐变得色彩斑斓的画纸。

    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