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瘟疫医生(黎明医生) 机器人瓦力

第七百七十三章 染血【求月票,求订阅】

    滴答,滴答……”

    那个老人被小队人员带了出来,不只是因为是他最先开始倒数,他也是这个聚居点的族长奥古斯特-图泽尔。

    但不管他们问什么,老人都只是这么倒数着,并没有说其它什么话,这让众人心中的着急在上升,那双眼神怪异的老目更好像能挑动人心里的暴躁,楼筱宁几乎就要对着那张老脸一拳过去。

    这个情况引起他们的警觉,虽然还没到侵蚀精神的程度,但这个小镇的黑暗气息无疑在把人拉扯。

    因此他们谁也没有采用那样的逼问手段,否则只会增长黑暗力量。

    老人似乎拿准了他们的心思,满是皱纹的苍老面孔上的笑意越来越盛,“滴答,滴答……”

    这个时候,祖各吉利从不远的树林一处窜了出来,焦急地拍着地面道:“找到啦,一个很大的祭坛,很强烈的力量,快过来啊!”众人顿时要跟过去,也把老人拉上;楼筱宁因为坐着轮椅,只能望着他们先一步去了。

    联合小队人员已在对小镇进行控制,但那片未开发的热带雨林还是阴影重重的,邓惜玫、冯佩倩、周浩睿、韦伯等人跟在祖各吉利后面,越深入树林,黑暗的气息就越强烈,周围树木长得就越诡奇,树影把上空全然遮蔽,所以卫星拍不到这里的祭坛,祭坛的边角从蔓在地上的粗壮树根边伸展开去,似乎是一个Nazis的标志,有黯黑的光亮。

    这个祭坛是如此老旧,筑建它的石头都破裂了,到处覆满青苔,不是在最近才建造起来的。

    它很早就存在,可能比Nazi德国更早存在,在伊丽莎白-尼采夫妇两人开始建立这个地方的时候就存在。

    这么多年来,这个地方一直都在祭祀、呼唤着什么;而现在,也有什么已然降临。

    “就在那里……”吉利急道,走出又一片树影的众人已看到黑猫和其它祖各就在前面不远。

    前方是地面石头砌就的标志的线条交汇之处,有一个要从台阶走上去的石坛高台,那同样的老旧破败,十几个身着异服的金发人站在石坛上,他们的面目看着有点相似,都是他们宣扬的“纯种雅利安人”。

    这时被众人押在旁边的老人奥古斯特-图泽尔忽然说出话语,不再是滴答声的话语:“当然了,这个世界有病……”

    众人一直都警惕着他,但吴时雨此时没有阻止,也就让老人继续缓缓地说道:“你们找到的药治不了这个病。你们何曾见过在大草原上那些生来残劣的生命能活下去?自然法则不会让它们活下去……那些负选择、庸人、劣等的血统,是它们毒害着这个世界;‘要照顾它们,要与它们平等’的这种概念,也在毒害这个世界……”

    与此同时,祭坛的黯黑光亮更加强盛,地上的标志好像在转动起来,揪动众人的心脏。

    “事情不是发生在这里。”吴时雨也有点紧张的话声响起,“事情发生在其它地方,我们只是在这里看得到。”

    “一部分人相信这种概念,像你们;”老人在说着,“一部分人只是虚伪地说着,利用这种概念去奴役那些下等人,逃避属于强者的争斗,身居高位上腐烂、退化,成为另一群劣等的东西……你们怯懦,虚伪,愚蠢,你们背叛自然,远离神明……还妄图救治世界?把有病的、劣等的清除掉,只有这样,这个世界才能变得健康、更健康……”

    突然间,这片树林被莫名的光亮淹没,幻象如同决堤的洪水般奔涌。

    怪声、癫狂的笑声,不只是从前面的祭坛传来,更是从周围的时空冲向他们。

    受此冲击,也跟在旁边的向导阿多诺一下子就痛苦地晕厥过去了,但这种时候晕厥过去对他反而是件好事,总比陷入疯狂中更好;韦伯也很难承受,只是摇摇欲坠地勉强撑着。

    “大家守住精神了啊!”吴时雨喊道,“好像是玄秘世界那边出事了,我去看看……”

    她的声音迅速地远去,乌黑的身影随之不见。

    玄秘世界?冯佩倩顿时一惊,焦急地环顾周围。

    众人都在凝神看着,但从那些纷乱幻象中看到的似乎都是发生在过去的景象,他们看到了之前只从照片中看过的伯恩哈德-福斯特和伊丽莎白-尼采,这对夫妇带着一群人走进这里,是最早移民来的那十四个家庭……

    凌乱闪过的幻象碎片展现着那段往事,那些人作着血祭,把活人的鲜血洒在祭坛边,渗入大地之中。

    他们好像能看到脚下的累累白骨,那个曾经存在的邪恶国度把俘虏往这个地方送,一场场的血祭……

    “新德国”一直都在呼唤生命意志同盟,《权力意志》是尼采得到的“真理”,尼采,痛苦的尼采,疯狂的尼采,被伊丽莎白-尼采控制着的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去聆听,去思考……

    他是个弱者,所以他死去了。

    但伊丽莎白-尼采,活到外界认为的89岁,活到更年长,活到更强大。

    不管对于这里的新德国,还是对于曾经的那个让全世界发抖的新德国,都离不开她的力量。

    她就是那个母亲!这就是她孕育的果实。

    “母亲!”包括着老人奥古斯特-图泽尔,还有祭坛上的那些金发人,都发出狂热的呼喊,“母亲!”

    四周的幻象在风暴中发生变化,一座布满现代化高楼大厦的城市出现了,只是那栋显得是地标建筑的高楼让一众天机人员感到陌生,冯佩倩却认得,那是玄秘世界的丘宁市……

    但与平时的繁华不同,现在那里的天空被撕裂开了,一座巨大狰狞的钢铁城市悬浮在空中,是生命意志同盟。

    这便是老人为之倒数的事情?剩下四天多的倒数是天机世界吗,然而玄秘世界……

    发生在新约克、米吕的乱象再次重现,那些载有异人的飞行车疾窜于街道之间,高楼崩塌,鲜血满洒,烈火四处燃起,整座城市正在变成一个废墟,人们在惨叫声中死去、在被异人俘虏带走。

    “不……”冯佩倩悲痛地叫道。他们每个人都心痛如绞,却无力阻止此时发生在另一个世界的这些惨象。

    这时他们的心惊讶中揪得更紧,只见空中在那座钢铁城市前面出现了一道黑猫的身影,转眼之间它就像化为了千千万万的不同身影,不知道那是更多的“巴”,还是速度太快的缘故。

    那些漫天的猫影冲击着异人的钢铁之城,笼罩着异人城市的那一层能量防御罩到处有爆炸的火花。

    一时之间,这座庞然大物竟有一点飘摇。

    众人既为这个情况紧张,也为这样的景象感到惊诧,时雨展现出的真不是凡人能拥有的力量啊……

    然而即便如此,当异人城市向着四面八方散发着烈火般的光波,一些猫影不见了,另一些猫影溅出鲜血。

    “你们能改变弱肉强食吗?”老人图泽尔又说道,“你们改变不了,等级一直存在,等级是秩序之源!”

    这时候四周的幻象在逐渐消失,他们最后隐约看到那些飞行车像群蜂归巢般回到空中的异人城市,而那庞然大物跃进扭曲的虚空中远去,大半个丘宁市已是一片废墟,那只黑猫的身影则不知所踪。

    冯佩倩失魂落魄的几乎跌坐地上,旁边的邓惜玫和陈家华连忙去抚着她。

    那些“纯血雅利安人”却纷纷笑了,全然不觉得等待自己的将是一场场的调查与审判,而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时雨怎么样了?”

    “希望还好……”

    他们是真的不知道,要不是吴时雨阻击,丘宁市大概会彻底成为地狱,可猫影的那些鲜血……正当众人担心之际,祖各吉利却拍着地面欣喜叫道:“回来啦,回来啦!”果然就见到一道染血的猫影从旁边的树林跃出。

    黑色的毛发很凌乱,猫背上有几处流着血的伤口,她看上去十分狼狈。

    “我没什么事。”吴时雨落在众人面前,叹了一口气,一边叫唤几只祖各给自己捶背,一边说道:“还是没能完全阻止。不过,现在那座异人城市染上我的血了,我能找到它了,而且我受伤,它也受伤了。所以我们有个机会。”

    众人疑惑中,又听到她说:“我们主动出击,在它们毁灭我们之前,将它们毁灭。”

    虽然她的语气很懒散,却是在认真地说。

    七月份要过去了,这个月更新不多,向大家道歉。原因大概有二,一是最近状态不太好,二是写到最后阶段了,有些踌躇,嗯这本书将于最近完本,陪伴书中世界的时光不多了,请大家和我一起走完最后这段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