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明日未临 任秋溟

第247章 全知上帝

    从孙浩老师的话中,路远读出来的情报总结成一句话,大概就是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而孙浩老师此时的心态,大概也和当初五丈原上的诸葛丞相有相似之处,那就是知道自己身体状况日下,命不久矣,但是也只能够鞠躬尽瘁,毕竟眼下是核聚变最重要的一个关口。

    冲过去,人类此后大概就能够进入新的时代,如果冲不过去的话,可能核聚变又会变成一个永远还有五十年的项目。

    毕竟孙浩老师的托卡马克环基本上已经到了尽善尽美的地步,如果这样还不能够成功,那么就说明这条路从最开始起,就是错的。

    “所以我的任务首先是协助老师完成核聚变的完成对吧。”路远点了点头说道。

    孙浩确认道:“是的,完成第一次核聚变的成功试验,意味着人类向着这条艰险之路迈出了第一步,而目前我们所依赖的都是明日未临的模拟,有你这个制作者坐镇,我们也就更有把握一点,毕竟经不起任何的差错了。”

    “但是同时,我们尽可能需要在之前找到那个潜藏在内部的奸细。”孙浩看着路远:“其实我能相信的人不多,或者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相信我的每一个学生,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有资格接触到明日未临在我们试验中所起到的作用,并且对此意味什么一清二楚的人,不太可能是太底层的成员。”

    当孙浩说他的学生的时候,路远第一瞬间就想起来了李庭,那个拘谨冷淡的中年人面对自己称呼他师兄的行为表现的那么敏感。

    “所以说李庭学长也在怀疑对象是吧。”路远问道。

    孙浩有些沉重地点了点头:“如果不是你这次情况暴露让我们意识到内部出了问题,恐怕会被蒙在鼓里很久,因为镜海实验室本来就是保密级别非常高的项目,包括我本人在内,都签过相应的保密协议,并且出国之类的事情基本是不用想的,除非是国际交流性质的活动。”

    “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也一向对于内部人员的纯洁性很有信心,这里的很多人都是我的学生或者说是我学生的学生。”

    “目前的内部调查没有结果对吧。”路远点头问道。

    “是的,因为这次的泄密事件,事实上并不是什么结构图纸的大规模泄密,我们怀疑对方应该用的是最古老的口信传递,因为最简单的情报传递方式,其实就是最严密的。”孙浩说道。

    路远点头,所谓的口信传递,那就是把人当作一封信,如果说你的情报只是亲口转述给另外一个人,不留下任何的书面证据,那么除了你的信人来亲自举报你,又有谁能够查出来你做过什么事情。

    就像路远之前常常说过的,网络世界中你无论做过什么,都会在互联网的记忆上留下相应的痕迹。

    但是现实之中,虽然蛛丝马迹也是存在,但是没有人是现实中全知全能的那个人。

    如果有的话,那个人就是上帝了。

    因为全知就意味着全能。

    “所以说,老师还希望我把那个可能还潜伏的内奸找出来对吧。”路远看向孙浩。

    孙浩无声点了点头。

    “那么,我希望向老师再要一个人的帮助。”路远说。

    “谁?岳鹏飞吗?”孙浩点头:“没有问题,岳鹏飞一定会尽力协助你的。”

    但是路远摇了摇头:“不,并不是岳师傅。”

    这样说着,路远看着孙浩轻轻说出来了那个人的名字,孙浩楞了一下:“她?”

    路远点头:“是的。她。”

    ……

    ……

    当路远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下午的六点半,今天一路上的波折审讯让路远有点疲倦,但是路远知道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他看着放在桌子上的工作餐,摇摇头坐下来,环视四周:“这里大概就是今后我的房间了。”

    这里是镜海实验室的一个职工宿舍,由于这里工作的大多数都是待遇颇高的高级工程师,所以职工宿舍也不是平常的宿舍可比,这相比于宿舍,更接近是拎包入住的公寓性质,有独立的卧室,游戏室还有厨房,让路远来判断的话,甚至和前世他曾经住过几十年的湾区核电站的职工宿舍有点相似,而就是在那里,他和苏眉生活十年,最终生下了路瑶。

    工作餐是还温热的咖喱鸡饭,配柠檬水的吃法,路远也是真的饿了,顾不得挑剔很多,拿起勺子打开盖子吃了起来,同时顺便用交通委在心中呼唤苏眉:“你那边怎么样了?”

    两个人在分开接受询问的时候,也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电磁波联系,这基本上是最高级的作弊手段了,只要说不是提前被人识破,把两个人关在完全屏蔽电磁波的铅板房间之类的地方,那么基本就可以确保可以随时随地愉快地串供。

    这也同样说明了,信息的不对称是多么重要的东西,路远要隐瞒自己寒号鸟的身份也是同样处于这一点,毕竟现在很多人都在嘀咕,是不是自己死掉的话,依然可以发动寒号鸟的能力。

    其实路远也不知道,但是路远真的真的不想尝试。

    “就是反复要我回忆究竟发生了什么啊。”苏眉在那边轻轻叹了一口气:“我就说自己基本上是睡了一觉,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我原本还以为会有什么测谎仪或者说真话药水之类的东西,但是其实就是反反复复让我写书面的经历材料,多次写看看其中有什么矛盾之处。”

    “如果正常情况下是会让你间隔一个星期写一次的。”路远看着眼前并不存在的苏眉,自己在低头吃着咖喱鸡饭,顺便喝上一口酸甜的柠檬水:“不过他们没有那么多时间。”

    “况且我们的身份并不是完全犯人的身份。”路远补充道:“你在坚持一下,我这边已经和孙教授说好了,最多明天,就能够把你接到镜海实验室。”

    “镜海实验室?”苏眉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展开:“如果去的话,大概要去多久?”

    “以及,我真的什么都不会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