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不想躺赢啊 太白猫

第二百三十一章 请验收(求票票~)

    这几天,

    计算机系遭到灵异事件,每天都需要给大门换一把锁,而监控摄像头显示根本没有人进入,夏主任曾经亲自盯了一个晚上,结果中途不小心睡着了,等醒来发现锁又被给剪掉。

    久而久之,

    复大计算机系大楼闹幽灵,成为了当下最为火爆的话题,甚至影响到了部分学生的上课,有些胆小的已经不敢再去教室。

    为此,

    学校特发公告,强烈谴责某些毫无职业道德的毛贼,啥东西都不偷,就破坏锁。

    可惜这种公告根本没有起到什么作用,那些被谣言所坑害的学生们,依旧没有跑过来上课,可能是借此机会逃课,但这谁都说不清楚。

    与此同时,

    幽灵正在和小曼一起吃午饭。

    “话说”

    “最近学校里面闹幽灵,该不会你就是他们口中的幽灵吧?”杨小曼瞥了一眼,默默地说道。

    “怎么可能!”

    “这不是写小说好不好,你以为是异能世界呢?”徐茫平时也看小说,主要看自称更新猫的太白猫的小说,随即说道:“我觉得吧可能是有些人不想上课,然后流传出来的,你看吧计算机系的很多学生都不上课了。”

    仔细思考一下,似乎还真如徐茫所说的一样,别说是计算机系的,很多系的学生都受到影响,甚至有不上课的。

    这么看来,

    跟这混蛋没有什么关系。

    “唉!”

    “话说你每天也挺早睡觉的。”杨小曼好奇地问道:“为什么总是很累的样子,昨天昨天你八点就睡了吧?怎么快中午十一点了,才磨磨蹭蹭起床?”

    杨小曼哪知道徐茫每天晚上多忙,首先要过小曼一关,然后又要黑掉监控,再观察大楼内外的情况总之徐茫每晚都会上演零零七之江洋大盗。

    “别提了。”

    “你知道你每天晚上多少折磨人吗?”徐茫一股脑把锅甩给了杨小曼,满脸无奈地说道:“不是踢被子,就是磨牙,还踹我肚子”

    “滚!”

    “老娘我睡觉可老实了。”杨小曼白了一眼:“顶多就是喜欢抱着枕头。”

    靠!

    这就是你勒我胳膊的理由吗?

    好家伙每次抽出来都要麻上半天。

    徐茫很无奈,可不给她勒吧,她就直接把自己的腿架在肚子上,那个难受

    吃完午饭,

    杨小曼在宿舍里休息了一会儿,无非就是打两把排位,差不多就和徐茫说了一声,直接跑去上课。

    此时,

    徐茫又成为孤家寡人。

    在无聊的时候,徐茫总能够找到一些有趣的事情,此时他盯上了杨小曼的笔记本。

    “好像小曼说过密码是她的生日吧?”徐茫思考了半天,想起曾经杨小曼说过的话,准备把小曼的电脑锁屏给打开,然后他发现一个问题,一个致命的问题。

    小曼的生日是多少?

    哎呦,

    卧槽!

    她作为人类应该有生日吧?

    徐茫想半天依旧想不起杨小曼的生日,在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徐茫只能强行解开她的密码。

    “咦?”

    “是不是小曼有什么洁癖?”徐茫找遍所有硬盘,甚至动用自己的黑客技术,结果没有找到一部电影,这电脑未免也太干净吧?

    起初,

    徐茫想要找一些电影来看,结果令他无奈的是,小曼的电脑里面空空如也,就一个英雄联盟。

    随后徐茫玩着杨小曼的账号,当然他可不敢上分,万一小曼回来,发现自己掉分了,这不是被揍一顿可以解决的,这女人把游戏等级看得比生命还要重要。

    两小时后,

    杨小曼回到自己宿舍,发现徐茫用自己的笔记本,正在玩英雄联盟,不由满脸鄙夷地说道:“又在坑人啦?”

    话落,

    凑到徐茫身边,好奇地看了一眼。

    零杀零助攻二十五死。

    切!

    丢人呀!

    杨小曼一脸鄙视:“怪不得别人疯狂喷你,你一个人把对方全部养肥了!”

    “是吗?”

    徐茫转过头,满脸笑意地说道:“你确定?”

    杨小曼愣了一下,终于反应过来,不可置信地问道:“你你在玩老娘我的号?!”

    “对啊!”

    “放心匹配赛。”徐茫笑嘻嘻地说道。

    话落,

    杨小曼的世界崩塌了。

    然后,

    ( ̄ε(# ̄)☆╰╮o( ̄皿 ̄/)

    一时挨揍,一时爽;一直挨揍,一直爽。

    还别说,

    最近小曼的拳头柔软很多,遥想第一次挨小曼,那是拳拳到肉,次次见血,恐怖如斯。

    晚上十二点半,

    徐茫带着自己的行李出发,还是原来的套路,黑掉监控系统,然后走到计算机系的大门三百米开外处,拿出热成像夜视仪。

    呃

    今天没有人。

    确认安全后,徐茫大摇大摆地来到门口,正准备剪开门锁时,发现今天居然没有上锁。

    什么意思?

    这么快放弃治疗了?

    “唉”

    “幸好自己带了一把锁。”徐茫叹了口气,默默走进大楼里。

    三小时后,

    徐茫走了出来,然后给计算机系大楼门换上新锁。

    翌日,

    计算机系又炸开锅。

    因为他们进不去大楼里面。

    几分钟后,

    夏主任问询赶了过来,当他看到大门上挂着一把新锁时,彻底崩溃了

    这家伙还是不是人?

    距离十天的期限还剩最后一天,

    徐茫的工作也进入到收尾阶段,今天晚上就是最终的调剂和测试。

    晚上十二点。

    徐茫好不容易把杨小曼哄入睡,悄悄地离开宿舍,前往他工作的地方。

    此时,

    本应该睡觉的杨小曼突然睁开双眼,露出一丝不屑地笑容。

    哼,

    老娘就知道学校里传的幽灵就是他。

    话说,

    他去计算机系到底干什么?

    难道是去

    想到这里,杨小曼起床穿戴完衣裤,直接跟了上去。

    一路尾随徐茫来到计算机系的大楼,然后杨小曼看到这个混蛋从书包里拿出一把携带式液压钳,把门锁给直接剪断,差点没有被气死。

    知道你对数据库念念不忘,可也不能破坏门锁吧?

    来到三楼,

    杨小曼亲眼看到徐茫走进一间实验室,随即走到门口,也没有进去,偷偷打开一道缝隙,望眼过去看到徐茫正坐在地上,身边放着一罐可乐和一包薯片。

    手指不断敲击键盘,笔记本的屏幕上出现了一大堆的看不懂的字符。

    杨小曼笑了笑,

    默默走了进去。

    “来了?”

    “要不你躺在我边上吧。”徐茫早就知道自己被杨小曼给跟踪,只是他并没有去揭穿,笑嘻嘻地说道:“我书包里面有报纸,跟我一样铺在地上就行。”

    “不要!”

    “我靠着你就行。”杨小曼靠在徐茫的肩膀,歪着头问道:“快弄完了吗?”

    “不知道。”

    “可能马上就会好,也有可能会出现一些意外。”徐茫说道。

    杨小曼点点头,盯着徐茫的手指,好奇地说道:“我发现你的手指适合弹钢琴。”

    “钢琴?”

    “对不起我是科研工作者。”徐茫严肃地说道:“我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

    “神经病。”杨小曼怒骂了一句,然后闭上双眼,淡然道:“我靠一会儿,有事情就喊我。”

    “哦。”

    这一靠,

    就是七个多小时。

    早上七点半,

    杨小曼从睡梦中醒来,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居然七点半了,而身边的这个家伙居然还在工作。

    “你没有睡?”杨小曼问道。

    “嗯。”

    徐茫点头道:“马上就完成了,等一下再睡也不迟。”

    只是

    杨小曼突然听到楼下有讲话的声音,而且似乎人很多。

    等等,

    今天不是周六吗?

    “你回去吧。”徐茫说道:“有人要过来。”

    “可是”

    “你”杨小曼问道:“你不回去?”

    徐茫摇了摇头,满脸的认真:“我还有最后一点点的进度,估计再两分钟就好了。”

    “快点!”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徐茫可不想让杨小曼背上毛贼这个称号,急忙冲她喊道:“动作快一点!”

    之后,

    看到杨小曼离去的背影,徐茫这才松了一口气,全力完成最后的收尾工作。

    一分钟后,

    实验室的门被打开,一个看到徐茫的是夏主任。

    这

    徐茫怎么在这里?

    他在做什么?

    没等夏主任反应过来,门外一群人看到门里这尴尬的场景。

    里面有人!

    “夏主任?”

    “这这是什么情况?”一位中年男人奇怪地说道:“实验室不是被封锁起来了吗?怎么怎么里面还有人?”

    “我”

    “那什么”夏主任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来者是夏主任,复大材料学的一位教授,以及四位来自华东理的人,一位计算机系和两位材料学的,以及华东理的校领导。

    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很简单,来完成数据库的交接。

    只是,

    情况不是那么顺利。

    这家伙在对数据库的服务器做什么?

    “喂喂喂!”

    “停一下停一下,你是谁?你对我们的服务器做什么?”一位来自华东理的校领导,冲徐茫喊道:“再不停下,我要报警了!”

    此人姓周,一个喜欢上纲上线的人。

    然而,

    徐茫却不为所动,飞快敲击键盘,还有最后三十秒不能半途而废!

    “夏主任!”

    “我现在对你们复大计算机系的安全问题,项目保密问题,充满怀疑!”这位华东理校领导严肃地质问道:“这件事情我一定会上报给上面的,如此重要的场地,怎么能让外人随便进入?”

    夏主任虽然此时非常恼火,可听到这位华东理校领导的话语,原本不好的脸色更加阴沉。

    你一个华东理的校领导,还是副职凭什么对复大计算机系指指点点?

    “随你,周副校长。”夏主任面无表情地说道:“还有他不是外人,他是我们复大的学生。”

    此时,

    徐茫按下最后次回车键,当显示屏上弹出‘OK’框后,不由伸了一个懒腰。

    急忙起身,

    徐茫对夏主任认真地说道:“夏主任,材料数据库已完成,请您验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