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不想躺赢啊 太白猫

第二百六十七章 来自C站的采访(3/3,为真是恐怖如斯加更)

    “方主任?”

    “我好像遇到了国际诈骗团伙!”徐茫面露严肃的表情,对方主任说道:“居然让我交钱!”

    “垃圾邮件。 ”

    “删掉就行。”方主任淡然地说道:“《Naure》没有给你发邮件?”

    “不知道。”

    “要不您先看看这一封诈骗邮件?”徐茫把手机递到方主任的面前。

    方主任只是瞥了一眼,然后整个人陷入到惊讶的神态中,迟迟无法恢复常态,过了几秒钟愤怒地看着徐茫:“你小子估计逗我玩是不是?”

    “嘿嘿”

    “这不给您惊喜嘛!”徐茫笑嘻嘻地说道:“惊不惊讶?喜不喜悦?”

    方主任那个气呀,自己怎么就遇到了徐茫这种人,知道自己上《Naure》期刊后,还能表现出一脸淡定的模样。

    但仔细分析,方主任又觉得徐茫不凡,他连这种事情都能保持住如此淡定的样子,一般人还真做不到。

    “徐茫。”

    “恭喜你了。”方主任真诚地冲徐茫说道:“我们复大今年你是第一位登上《Naure》期刊的。”

    “啊?”

    “这都十一月份了呀?”徐茫好奇地问道:“前面十多个月都都没有一人登上《Naure》期刊?”

    “你以为这是街边杂志?”方主任无奈地说道:“想登就登?”

    听到方主任的话,徐茫满脸自信,冲方主任说道:“方主任放心,以后《Naure》就是我家开的,每年贡献三篇学术论文,怎么样?”

    这句话,

    方主任直接定义为玩笑话,用屁股想想都知道不可能。

    “对了。”

    “明天《Naure》将在明天发刊。”方主任说道:“到时候你就可以看到自己的论文了。”

    “这么快?”

    徐茫也没有仔细看邮件里面的内容,只知道自己的论文通过了《Naure》的审核,将被收录到最新一期的《Naure》中,谁曾想到明天就有了。

    那么

    是不是封面全是哥们?

    “方主任?”

    “我是不是封面?”徐茫好奇地问道。

    “”

    “邮件里没有说这件事情。”方主任说道:“可能是封面吧,也有可能不是。”

    “哦”

    翌日,

    最新一期的《Naure》出刊。

    作为世界上最好的科技期刊之一,《Naure》收录论文的要求很高,不仅要求具有重要的科学贡献,还必须要让其他学科的读者感兴趣。

    也就说《Naure》的论文质量,是属于综合性非常强的一种。

    这期《Naure》的封面有点科幻的味道,是两颗粒子相互之间发生吸引,一颗是电子,一颗是质子,而下面写着‘电子质子之间的物理关系,将改变整个材料学’。

    毋庸置疑,

    徐茫的《电子质子协同理论》登上了《Naure》封面。

    他成功了!

    微博、度百、微信、QQ、各大门户网站,徐茫占据了头版,虽然标题存在差异,但中心思想却惊人的一致,那就是徐茫牛逼!

    网友们纷纷恭喜徐茫,并赞叹国家强大的同时,有一股民间科学力量正在蠢蠢欲动,他们找到了新的攻击对象。

    过去,

    这群跳梁小丑把《相对论》作为自己的跳板,靠着初中的知识水平挑着爱因斯坦的刺儿,当然牛顿、伽利略、薛定谔等等大科学家,也没有被放过。

    但归根结底,这些早就不在了,民间科学团体需要一个新对象,这个对象必须要是名气大,并且好欺负。

    徐茫,

    就是最好的人选,没有之一。

    他是学生,

    他的论文登上了《Naure》的封面。

    当然还有蹭热度。

    但是非常遗憾,在这个科研界普大喜奔的日子里,这些民间科学团体似乎受到了阻碍,只要发的帖子瞬间被一大群吃瓜网友强烈围观,这些初中生毕业的那是吃瓜群众的对手,很快就败下阵来。

    这一天,

    科院材料技术研究所,汪雄汪副所长刚到办公室,算了一下时间,似乎今天是《Naure》发刊的日子。

    在下午,

    他就拿到了《Naure》的最新期刊。

    然后被震惊到了。

    封面是徐茫?

    当即,

    汪副所长拿着最新一期的《Naure》,前往了科院材料技术研究所所长办公室。

    很快,

    汪副所长见到一位七十多岁的老者,头发煞白却很精神,他就是科院材料技术研究所所长,名叫于德春,科院院士级别,材料学的顶级巨佬。

    “于老。”

    “还记得我和您提过一位叫做徐茫的学生吗?”汪副所长严肃地说道:“他的一篇论文《电子质子协同理论》登上了这一期《Naure》的封面。”

    “哦?”

    “就是你经常和我说的什么国际科技期刊?”于老好奇地问道:“你不是说这期刊难度很高吗?”

    “对!”

    “难度的确很高,但并不意味着无法被收录,只要质量过硬,并且又重大突破,就很轻松。”汪副所长把《Naure》期刊递到于老面前:“您读一下吧,徐茫的这篇《电子质子协同理论》真的很有意思。”

    话落,

    于老拿起老花镜,仔细阅读着这篇《电子质子协同理论》学术论文。

    几分钟后,

    于老忍不住大赞道:“很有想法的一个年轻人!”

    “他真是复大的学生?”于老好奇地问道:“那他可以来试试我们这个工作呀。”

    汪副所长笑了笑:“于老您可能不知道,其实我早就去见过他了,并提出来帮助我们完成一项工作,也就是关于石墨的问题。”

    “他怎么说?”于老追问道。

    “他跟您,还有我,都是老乡,宁市人。”汪副所长笑道:“自然答应了,现在是我们所的挂职研究员。”

    “很好!”

    “现在的科学不单单需要扎实的基本功,还需要异想天开的大脑。”于老感慨道:“利用量子力学,去调整材料之间的内部原子结构,真是一个天才!”

    听到于老的话,汪副所长也挺感慨,现在的科学不再是做单一研究,而是众多学科相互之间的交叉。

    “他是学什么的?”

    “物理,理论物理。”

    “什么?”

    “理论物理?”于老诧异地看着汪副所长:“小汪你确定这位叫徐茫的学生,他学的是理论物理?”

    汪副所长苦笑了一下,别说于老会如此惊讶,自己刚刚知道徐茫是学理论物理后,也是同样如此,但这只是刚刚开始,后面还有更加惊悚的。

    “他是文科生,到了大学读得物理。”汪副所长说道:“还有咱们用的材料数据库,以及那个智能合成软件,就是徐茫一个人花了十来天的时间,独立研发的。”

    于老彻底无语了,徐茫彻底改变了他七十多年的价值观,不得不感慨自己真的老了。

    “老了!”

    “不服老也不行了。”虽然于老的语气充满着无奈,但脸上却挂着开心的笑容:“我们终将被年轻人给追赶上,但这也是好事情,谁说年轻人没有科研精神?”

    “我看咱们国家的年轻人,最有科研精神!”于老一脸认真地说道:“徐茫只是千万之中的一个,我相信还有很多像徐茫这样的,在科研的道路上坚持创新与独立,只是他们默默无闻罢了。”

    “以后谁再说年轻人不行,我就拿徐茫为例,好好和他们杠上一杠。”于老说道。

    此时,

    远在魔都。

    徐茫已经不敢再出门了,今天他接受了六七个媒体的采访,而且有些媒体的确很过分,就连吃饭也要进行拍摄,当然单纯的拍摄也就忍了。

    问题是这个初步文案写的有问题,根本就没有发挥到一个点上。

    最终,

    作为宁市高中生作文大赛的第一名,徐茫亲自提供了中心思想,如吃饭这个环节,要把它描绘成百忙之中的朴素,尽量去强调那种为了科学可以牺牲一切的精神。

    还别说,

    这些媒体都接受了这个观点。

    “叮铃铃!”

    “徐茫!”

    “快点到我办公室来一趟,站电视台来记者了,要对你进行独家采访。”方主任又打来了电话。

    徐茫:(°ー°〃)

    还有?

    真的快不行了呀!

    虽然徐茫内心一万个拒绝,然而奈何对面是站。

    站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存在,他能让一个人瞬间凉透,比如卢老爷子他就上过站,然后在吃鸡圈中再也看不到他灵动的身姿,精湛的枪法。

    急忙来到方主任办公室,徐茫见到一群摄像师,以及一位女士。

    “孟记者,这位就是徐茫。”

    “徐茫同学你好,我是《面对》栏目的记者,孟妃。”孟记者微笑地说道:“我们想对你进行一期独家采访。”

    “哦”徐茫点点头。

    之后,

    就在方主任的办公室,徐茫开始了自己站之旅。

    问题很简单,都是一些常规的,只要按照套路走就行,但到了后面就需要一点技术含量,比如年轻人与科学研究之间的关系。

    “我觉得年轻人是未来科学研发的主要力量。”徐茫说道:“我的这个想法并非是空穴来风,我拿一个例子,咱们的国产大飞机,就是靠着一支平均年龄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团队。”

    “从设计研发、总装制造、首飞准备,年轻人发挥了极大的先锋队和生力军作用。”徐茫借着说道:“攻克三十七项民机关键技术难关。”

    说到这里,

    徐茫突然严肃地说道:“虽然现在娱乐风充斥着整个社*会,很多人把问题归结到年轻人身上,的确与我们有关系,但是也不能因此否定我们。”

    “给我们一点时间。”徐茫露出一丝自信地笑容:“我们能做得更好。”

    很快,

    采访结束了。

    “孟记者?”

    “这期节目什么时候放啊?”徐茫笑嘻嘻地问道。

    “明天。”

    “啊?”

    “这这么早?”徐茫愣了一下。

    孟记者笑道:“趁热度还在。”

    看着采访团队离去,徐茫急忙掏出电话,找到小曼的号码,正打算拨过去的时候,他想到自己的老妈。

    不行,

    要做一个儒雅随和的大孝*子,不能有了媳妇忘了娘。

    “喂?妈!”

    “你儿子现在老牛逼了!”

    “看电视剧呢,待会儿再打过来。”

    啪,

    徐茫被自己的老妈给无情挂断

    我真不想躺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