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不想躺赢啊 太白猫

第三百六十二章 教授的名字(3/3,为光棍有我加更)

    高数部分的考试结束了,整个物理系的学生们都找徐茫理论,虽然他是教授,但法律没有规定不能找教授理论,现在就是发起反击的时候,这题目简直不是人做的。

    “好气呀,我觉得到死了都解不开最后一题,这到底是什么呀?”

    “你们光学的有我们难?我理论物理简直难到哭,你知道量子力学的概率统计吗?这特么的能统计出来吗?”

    “哎哎哎,都静静我们凝聚态物理学还没有讲话呢,你们一个光学,一个理论物理,争什么争?”

    “放屁!我们考了相空间问题,好家伙复杂到想要自杀。”

    关于谁的卷子更难,开启了一场三方的会战,谁都想把最难的卷子留在自己地方。

    幸好,

    女生们在这个时候保持了理智。

    “喂!”

    “我们现在是讨伐徐茫徐教授,这都没有找到他,自己人先打起来了。”某位女生无奈地说道:“有没有读过三国?我们现在就在讨伐董卓,把董卓打死后,再分天下。”

    随后,

    这个庞大的团体齐心协力寻找着徐茫,可惜许久之后,依旧没有找到徐茫的身影。

    他似乎失联了

    无奈,

    所有人奔向了教学主任办公室。

    但是教学主任早就逃之夭夭,在经历了早上被监考老师们围攻后,知道只要考试一结束,很有可能会遭到学生们的围堵,趁考试没有结束的时候,离开自己的办公室。

    “”

    “”

    “”

    卧槽!

    这算什么?

    连维权的机会都没有?

    “走!”

    “我们找系主任去!”一位大胆的学生站了出来,决定当这个出头鸟。

    有了带头者,

    乌泱泱的一帮人前往方主任的办公室,结果又扑了个空。

    “”

    “”

    “”

    很快,

    这群来自全国各地的学霸们,从历史中了解到一些事实,自古这种事情大多数以失败为结局,原因很多事业未竟,内部分裂;盲目指挥,义气用事;实力悬殊,估计不足

    “唉”

    “我们还是逃不过历史的车轮啊。”某位学生叹了口气,默默地说道:“解散吧,下午还要考试呢。”

    与此同时,

    徐茫躲在小曼的宿舍,经过上午这么一溜达,下午徐茫死都不会待在大楼里,万一被逮到一人一口唾沫,自己就被淹死了。

    “唉”

    “这个世道好险恶。”躺在小曼的床上,裹着被子长叹一口气,徐茫想到自己堂堂一位教授,结果被学生给堵的都不敢露头。

    徐茫因为被子的关系,产生一丝困意,没办法这条被子沾染了小曼的气味。

    自打和小曼睡在一条被子里面,徐茫沾染了一个非常坏的习惯,当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徐茫喜欢夹着被子睡觉,只有这样才能睡得香,才能睡得稳。

    一个人的习惯很能被改变,但这不妨碍增加一个习惯。

    徐茫:Zzzz

    下午,

    物理系的考试又来了,这次是基础物理,正好这门功课是基础课,三个专业都有。

    不过现在有些改变。

    理论物理专业的卷子,和另外两个专业的卷子不同。

    很快,

    考试开始。

    理论物理大一班的学生们,经历了上午的失败后,他们把希望放在了下午的考试上,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再一次遭遇到了徐茫的恶意。

    “???”

    “???”

    “???”

    卧槽!

    就两道题目?

    二选一?

    这这是什么套路啊?

    几乎所有人都处在懵逼的状态。

    第一题,

    请在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框架中,建立起暗物质的全新理论体系。

    这

    这是哪个混蛋出的题目?

    如此放飞自我。

    翻过,

    学生们看了一眼第二题。

    请在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框架中,建立起暗能量的全新理论体系。

    尼玛!

    去死吧!

    虽然学生们很愤怒,可他们现在面临两个选择,做可能会及格,尽管这个几率很渺小,可如果不做的话一定不及格,毫无悬念。

    然而很快学生们发现,以自己现有的基础,在暗物质和暗能量中建立一个全新的体系,根本是不可能的。

    我

    这

    怎么办?

    理论物理大一的考场上,弥漫着死一般的寂静,大部分的学生已经自闭了,感觉这半年以来完全是白白上课,高数高数挂科,现在连基础物理也要挂。

    这时,

    两位监考助教发现了学生们的异状,其中一位助教好奇走向了前排的学生身边,然后随便瞥了一眼。

    顿然,

    这位助教也懵逼了。

    “唉!”

    “不得了!”回神过来的助教对自己的同事说道:“这卷子很有创意啊!”

    “很有创意?”另一位助教的好奇心被钩了起来,也走到学生身边,仔细看了一眼题目,不到十秒的时间,无奈地走回来,说道:“谁出的题目?”

    “我听说”

    话落,

    这位助教看了一眼学生们,急忙凑到同事耳边,说道:“徐教授!”

    “”

    “”

    两人处在沉默的状态中。

    “徐教授这是打算赶尽杀绝吗?”

    “鬼知道呢。”

    “还要监考吗?我觉得没有必要监考了,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可能存在抄袭现象,除非真的是傻到了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嗯,我也这么觉得。”

    终于,

    考试结束了。

    凝聚态物理专业和光学专业的学生们笑了,而理论物理专业的学生们哭了。

    “兄弟?你什么情况?”

    “我们理论物理全死了特么的整张卷子只有两道题目,二选一”

    “我靠,你们血赚啊!”

    “神特么的血赚,请在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框架中,建立起暗能量的全新理论体系你告诉我怎么血赚?”

    “对不起打扰了。”

    很快,

    关于理论物理的遭遇,在物理系流传开来,纷纷在议论这位混蛋出题人是谁,有人提出是徐茫,仔细思考一下似乎似乎有那么几分道理存在。

    首先徐茫是理论物理的教授;其二上午的卷子如此丧心病狂,两者之间的风格相似;其三徐教授是一个十足的混蛋。

    前面两点是猜测,

    最后一点是无法动摇的真理。

    此后,

    在复大的论坛,

    徐茫的帖子一个接着一个出现,每一个帖子的内容都差不多,无非就是在控诉徐茫的不是人的行为。

    然后徐茫又火了。

    与此同时,

    小曼的宿舍。

    徐茫刚刚买好外卖,没等几分钟,杨小曼回到了宿舍。

    “笨蛋,外卖点了吗?”杨小曼问道。

    “嗯。”

    “我看你好像挺郁闷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徐茫好奇地问道。

    “别提了”

    “别人知道我是你女朋友后,各种唉烦死啦!”杨小曼黑着脸,满脸的郁闷。

    啊?

    啥情况啊?

    徐茫小心翼翼地问道:“是不是外面在乱传什么?”

    “嗯!”

    “总之大逆不道!”杨小曼气呼呼地说道:“再这样下去,我感觉我们要分手了,你现在是教授,而我还是一个学生,这样容易被一些不良媒体给断章取义,到时候我们两人谁都吃不了兜着走。”

    这个问题

    的确是一个问题!

    徐茫思考了一下,淡然地说道:“那就提前毕业,我们就在魔都买一套房,你也可以管理爸的事业,我嘛五点准时下班,然后回到家,你觉得怎么样?”

    Σ(°△°)︴呃?!

    o(* ̄▽ ̄*)o嗯!

    对于徐茫的提议,杨小曼非常满意,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生活方式。

    吃饭的时候,

    杨小曼刷着学校的论坛,起初她看看有没有人在带自己的节奏,结果发现了徐茫的节奏。

    “唉?”

    “你被带节奏了。”杨小曼吃了一口饭,冲徐茫说道:“别人说你的卷子太难了,高数的卷子掺杂物理还能接受,这个暗物质和暗能量体系问题,就是断人后路。”

    “咦?”

    “这”杨小曼脸黑了,愤怒地说道:“你的黑客技术是不是很厉害?”

    “怎么了?”

    “给老娘我把这个学校论坛给黑了!”杨小曼气呼呼地说道:“这群混蛋居然诅咒老娘我胖三百斤!”

    徐茫:( ̄△ ̄;)

    我去!

    不会真的吧?

    下午的时候,徐茫看到一条微信推送的新闻,因为一句你太胖了,直接被插了四把刀,原本以为只是意外,那女子是一个暴躁的虎女,然而并不是,胖是所有女人的天敌。

    “别闹!”

    “论坛是提供学生们交流的一个平台,你把人家平台给黑了,是要负法律责的!”徐茫认真地说道:“你懂不懂法?我觉得你应该再修一门法律,简直就是法盲。”

    “切!”

    “我家里有一个非常强大的专业律师团队。”杨小曼不以为然地说道:“谁敢告我?”

    翌日,

    徐茫前往了方主任的办公室,他要参加接下来的属于自己的考试。

    “来了?”

    “等你半天了。”方主任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们就按照正常的时间来,你小子也别给我耍滑头,懂不懂?”

    “方主任,能提早交卷不?”徐茫一本正经地问道:“我这个人擅长快速解决战斗。”

    “可以。”

    “要不这样接下来还有两天的考试,你今天就全部给考完吧。”方主任说道。

    一天?

    不不不,

    这太久了。

    “半天足矣!”徐茫认真地说道:“我没有开玩笑,在我的世界里没有所谓难的卷子。”

    “”

    还别说,

    真不是吹牛。

    方主任无奈地笑了笑。

    很快,

    考试开始,

    徐茫坐在方主任对面,然后拿到了卷子,写完名字和专业。

    开始审题!

    咦?

    第一题竟然是填空题?

    本门学科任课教授的名字叫什么?(分值:41)

    徐茫:(°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