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东汉末年枭雄志 御炎

一千三百一十九 曹操偶尔也想任性一把

    海上贸易,需要准备的东西就太多了,需要支出的成本也太高了。

    每一次出海都要准备很多东西,不能全都携带商品。

    需要船员,经验丰富的水手,还要给他们准备数量足够的生活用品。

    吃的,喝的,用的,全都要按照三个月来准备。

    不能少,万一不够,在海上是要出事的。

    就过去数年的航海经验来说,在海上要是某项物资缺乏、不足,那是真的要命的。

    并且要安排权威足够且地位较高的人总领船队,这样才能在必要的时候控制船员们的情绪,不让船只失控。

    几个月在海上漂,停靠岸边的机会非常有限,船员们积累的情绪无处发泄,互相之间打斗起来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这时候也需要组织者考虑该用什么方式给船员们排遣压力,缓解他们的情绪之类的。

    内廷方面还建议他们多携带大豆,在海上发豆芽给船员吃,说这一点还是挺重要的,让他们务必注意。

    如此一来,很多人才发现出海一次的成本真的很高,不是什么人随随便便就能搞定的。

    不多加小心筹备,万一遗漏了什么,在海上那就是一个死。

    所以他们纷纷向内廷相关部门咨询,了解海上行商最重要的事情,以求商船可以胜利归来,满载黄金、白银,让他们血赚一波。

    第一波出发的人不少,都是朝廷里有名有姓的人物。

    拿出家里的老本跟着皇帝的商船队一起出发,不知道是为了赚钱还是为了讨好皇帝、表示自己和皇帝站在一起。

    如果只是为了表示自己和皇帝站在一起,这个成本会不会太大了?

    部分官员对此感到不解。

    相信能挣钱,也要有足够多的样本让他们去相信,只皇帝一人赚大钱那是不够的。

    这些人的出海,也是在为大家打样,让其他有资本出海的人相信,他们的确能出海赚到钱,而且还是血赚。

    郭嘉问郭氏宗族借了不少钱,因为郭嘉本身的确没什么钱。

    曹操也问曹仁借了不少钱,因为丁夫人死活不愿意把家底子掏出来让曹操去冒险,曹操只好去找目前的曹氏首富曹仁借钱。

    曹仁倒是大方,借了不少钱给曹操,于是曹操折腾一番,折腾出了五艘大海船,还有很多货物,加入了出海团队。

    曹操本来打算派一个有点威望的曹氏族人做曹氏船队的领头人,觉得这样就差不多了。

    但是曹操没想到他年仅十八岁的庶子曹冲之主动请缨,说希望跟着商船队一起去罗马增长见识。

    曹冲之原名叫做曹冲,虽然是庶子,但是曹操非常疼爱他,经常把他带在身边,待遇不比几个嫡子差。

    延德初年,为了响应郭鹏去二名的政策,曹操把曹冲的名字改为曹冲之。

    这一方面是响应政策,一方面曹操也有着想要给儿子改名,给他改改运道的想法。

    曹冲之小的时候身体不好,经常生病,这让曹操非常担忧,本以为改了名会有好的变化,结果不曾想改名之后没多久,曹冲之就生了一场大病,几乎没了命。

    幸好大医馆馆主华佗及时出手,花了几个月的功夫治好了曹冲之的病。

    从那以后,曹冲之仿佛就像换了个人一样,身体日渐强健起来。

    大家都说这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曹操倒觉得这和自己给他改名也不无关系。

    曹操喜欢曹冲之,因为他聪明伶俐,思维活跃,从小考试就经常得满分,总是给曹操长脸,这让曹操非常愉快。

    郭嘉的几个儿子就没有曹冲之那么厉害,在学业上被曹冲之全面碾压。

    曹操经常以此嘲讽郭嘉,郭嘉每每都气的吹胡子瞪眼,却无可奈何。

    人家生个好儿子,自己又能如何?

    年龄越大,曹冲之越优秀,俨然成为同期学生里的头把交椅,羡慕的郭嘉也不知道吃了多少柠檬,曹操当然也越发的疼爱曹冲之。

    这一回出海,曹冲之本来提前完成学业,完成冠礼,正在备考科举,一听消息,立刻主动请缨,希望可以前往罗马增长见识。

    对此,曹操不想答应。

    “海上风险极大,一旦遇到海上风暴,船只极易倾覆,一个不好,连人带船全都没了,旁人去也就算了,就算船只倾覆,为父也就认了,可是你要去,为父怎么能放心呢?”

    曹操根本不愿意让最疼爱的小儿子去做出海这种风险极大的事情。

    但是曹冲之偏不,他青春有活力,觉得能去体验一下前人都没有体验过的事情是一件值得赞许的事情,亲身感受大海的广阔和凶险,还有异域文明,是非常美妙的。

    软磨硬泡,拼命请求,曹操终于受不了这种软磨硬泡,无奈之下点头答应。

    但是为此,曹操不得不多出了一笔钱,安排了一些护卫上船保护曹冲之,务必保证曹冲之的安全。

    他还担心曹冲之的吃喝问题,给他配备了很多专攻他一人吃喝的东西,还有腌制的肉类等等。

    虽然他清楚这样的装备在遇到海难的时候没有意义,张辽和辛毗绘声绘色的描述过海难发生的时候,那种天崩地裂的无力感绝望感。

    张辽这种身经百战数次濒临绝境的将军都觉得海上风暴更加恐怖,更别提辛毗了。

    当时张辽还能坚持站着稳定军心,辛毗直接就缩在一个角落里面色发白的瑟瑟发抖,直到上岸的时候腿还是软的。

    当然这种事情张辽就没说出来,还是辛毗自己说出来自嘲,说自己胆子小,以及海上风暴十分恐怖等等。

    可以说,曹操对海上风暴也并非全无概念。

    思来想去,在曹冲之即将出发的前夜,他还是来到了曹冲之的房里,希望他不要去。

    “海上风暴之恐怖,为父也是略有耳闻,一旦遇到,生还之机十不存一,遇不见还好,一旦遇到了,你……你叫为父还怎么活啊?”

    曹操握着曹冲之的手,怎么也不愿松开。

    曹冲之只是笑。

    “父亲,儿子终究是要长大,是要独立成户离开父亲的,一时离不开,难道一世也离不开吗?父亲养育儿子十八年,难道还能一直把儿子养到寿终正寝吗?”

    “旁人不行,我行。”

    曹操偶尔也想任性一把。

    曹冲之哑然失笑。

    “父亲,男儿顶天立地,不该只龟缩在一隅之地,若终此一生只在一隅之地生活,岂不是坐井观天?儿子听说娄摩国国政、军务、民俗、生产都与我魏有诸多不同。

    所以儿子想去看看,看看那万里之外的娄摩国是如何出现的,又是如何成就大国之业的,儿子更想和娄摩国的贤才面对面交流,发现各自的不同与相同。”

    曹操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想到他终究是要独立出去自立门户,不可能陪在自己身边直到永远,便深深的叹息,拍着曹冲之的手背。

    “儿行千里母担忧,父又如何不担忧呢?你几个兄长如今也是天南地北,子脩远在镇西都护府,子桓在徐州,子建又去了平州,子文更在漠州从军,为父身边只有你。”

    “父亲……”

    曹冲之看着逐渐老去的父亲,略有些不忍,可刚准备说些什么,曹操却松开了自己的手。

    “罢了,罢了,你去吧,多见识见识外头的世界,去见识见识为父这一辈人从没有见识过的事情,对你是有诸多好处的,你终究要自立门户,自己成家立业,为父管不了你一世。”

    曹操深深地凝视着曹冲之的脸:“但是,为父唯有一个要求,注意安全。”

    “父亲……儿子明白。”

    曹冲之忍住心中感动,点了点头。

    曹操终究没有阻拦想要独自飞翔的小鹰外出磨砺自己的翅膀,他放开了自己的手,给了小鹰自己成长的机会,他希望看到小鹰平安归来,并且归来之时已经学会了飞翔。

    因为他们终究是要独立自主,自立门户,自己成为一家之主的。

    清丈土地政策全面推行之后,魏帝国制定了非常严厉的分户计划,规定儿子结婚成年之后就必须要出去独立,自立门户,重新在政府户口上登记注册,任何人都不得例外。

    曹操这一类人当然也不例外,或者说,更不能例外。

    郭鹏尤其在意的就是高官显贵之家的分户。

    成年之后必须结婚,结婚之后必须自立门户,自己生活,严格杜绝三世同堂四世同堂这样的行为,严厉杜绝人口众多不分户的行为。

    魏帝国摊丁入亩之后,税收的根据虽然变为土地,但是徭役兵役方面,主要还是根据户来判定。

    遇到事情,每家每户都要出丁,一家一户要是人丁太多却只出一丁,就等于变相削弱了魏帝国的动员能力。

    这一点郭鹏尤为重视,高官显贵之家尤其如此,若不及时让子辈独立自主自立门户,父辈的仕途就有非常严峻的危机。

    就算为了仕途,儿子成年结婚之后也必须要立刻出去自立门户,重新登记。

    曹操也清楚自己不能留着曹冲之很久。

    尽管如此,身为人父,也不可能不为儿子感到担忧,他总觉得儿子还没长大,外出自立门户是不是太早了一点。

    第二天,曹操送别了曹冲之。

    看着曹冲之跟着浩浩荡荡的曹家队伍出发前往青州,准备在青州登船,再前往扬州商船基地会和大部队,然后一路西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