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东汉末年枭雄志 御炎

一千三百七十七 张飞决定打游击

    对于康居国来说,魏军,魏国,那就是强大的代表。

    当初能消灭掉大宛国,打败他们三万军队,现在只会比当初更强,更难对付,而康居自己显然是没有变强的,这一点,他们自己心里有数。

    魏军既然来了,就绝对不可能饶过他们,双方的矛盾根本不可能解决掉。

    不过康居新王虽然一样很恐慌,但是他毕竟也是拿刀混饭吃的滚刀肉,当初夺取王位也是靠着军队和武力,一路杀过来,王位上全是鲜血。

    所以害怕归害怕,行动还是要有,不能坐以待毙。

    于是他做了三件事情。

    第一,向贵霜国和安息国求援,就算求不来援助,至少也要安息国和贵霜国的声援,或者向魏军提出抗议,威胁他们回去。

    有没有声援,代表着有没有可能意义上的援军,就算援军不来,也能在实际意义上给魏军一些心理压力,让魏军始终保持警惕,不能全力以赴。

    第二,把被杀死的康居旧王的尸骨交给魏军,把他还没有死绝的后人也交给魏军,让魏军主帅杀了他泄愤,再求他退兵。

    反正魏军的理由是前代王对他们的冒犯,而不是现任王对他们的冒犯,他们希望魏军可以认清楚前代王统治下的康居国和现任王统治下的康居国之间的区别。

    第三,整兵备战,下达全国动员命令,号召康居的五个小王也各自带着兵马前来勤王。

    大家把拳头捏紧,劲往一处使,无可奈何的情况下,被逼无奈也要亮剑作战,这是万般无奈之下,大家最后的生机,绝对不能等闲视之。

    就算打不过,就算国力远远不如,但是魏军的后勤补给yiyef一定也非常艰难,咱们劲往一处使,一定可以争取到一定的生机。

    他为了生存也是拼了。

    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情况远比他想象的最糟糕的局面还要糟糕。

    贵霜国和安息国的反应非常冷淡,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正面反应。

    他们只是不断说着他们自己也有困难,支援是不可能的。

    声援什么的倒是可以,口头加个油康居国要努力哦,要努力打败魏军哦。

    但是写信给魏军主帅什么的就算了。

    咱们怕落人口实。

    这要是让魏军主帅误解成咱们会支援你们和魏军打仗可怎么办?

    等你们跪了,魏军掉过头来收拾我们可怎么办?

    算了算了。

    这两个中亚强国就这样对康居国的求援不理不睬。

    安息国和贵霜国也有自己的难处。

    咱们都自身难保了,还救你?

    这让康居王感到非常的绝望。

    然后,魏军那边的反应也不怎么正面。

    旧王被杀、新王登位这不是新闻,曹昂早就知道了,也早就告诉了赵云。

    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旧王没有告罪,新王也没有告罪。

    你说你有罪,但是你为什么早不说,四年时间给你告罪你不告罪,现在你要告罪?

    晚了!

    一具尸骨和七八个倒霉蛋鬼知道真假。

    赵云很生气,把旧王挫骨扬灰,把那七八个倒霉蛋杀了,脑袋送了回去。

    他告诉康居王,立刻停止抵抗、解除武装,自缚双手出城投降,这才是可以活命的正确姿势。

    除此之外,魏军不接受任何投降条件!

    想让我们退军?

    那么大批量的军费支出你来负担啊?

    那么多钱你给啊?

    但是滚刀肉根本就不相信什么承诺,他们根本不认为魏国会放过他们,他们只觉得魏国会竭尽全力的收拾他们,消灭他们。

    当然这也是真相就是了。

    所以无可奈何之下,新王下达了战斗到底的命令,决定和魏人兵戎相见。

    他们觉得魏人远离本土作战,一定会遇到很多难以解决的问题,他们坚持抗击,且战且退,不断拉长魏人的作战战线,就一定可以获取最终的胜利,把魏人赶回去。

    这是他们唯一的胜机了。

    只要能把魏人赶回去,证明他们自己,他们就真的安全了,安息国和贵霜国一定会群起而攻,把魏国伸进中亚地区的触角砍断。

    反正本来这里就没有魏国说话的地方,这里本来就是他们的后花园。

    魏国人横插一脚进来,影响到了他们的利益,现在他们只是慑于魏国人强横的武力不敢与之对抗,万一魏国人强悍的外表被戳破了,一切就都不好说了。

    所以只要能打一场胜仗就可以,只要获胜一次,向所有人证明魏人并非强悍到无法对抗,他们就有最终获胜的机会。

    一场大战眼看着就要开始了。

    康居新王集合了自己所能集合的全部力量,决定进行一场英勇的抵抗,但是这场英勇的抵抗似乎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悲伤的结局。

    兴元元年五月底,张飞的先锋在康居国势力范围内第一次遭遇了一支一千多人的康居骑兵。

    一看人少好欺负,张飞立刻就招呼着魏军骑兵一拥而上,把康居骑兵包围,以少胜多吃掉了他们。

    初战得胜,张飞判断出了康居国的军队力量并没有因为数年前的大败而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他们还是原来的那支军队。

    骑兵装备没有任何改善,军队素质没有任何提高,一切都和当年一模一样。

    这真的是想要和我们打仗的样子吗?

    有了这样的判断之后,张飞信心大增,率军一路深入。

    之后,他在康居城邦附墨城周边的平地上遭遇了康居五小王之一的军队,人数约在六千左右,他们在这里展开了一场激烈的野外搏杀。

    魏军人数少,本来按照赵云的吩咐,张飞应该后退,远离战场会合主力的。

    但是张飞丝毫不怕,他觉得康居骑兵人数多,但是自己占有优势,这样的康居骑兵再来一倍他都不怕。

    于是双方就在野外展开了一场骑兵团战。

    本来吧,康居新王给附墨城主下达的命令是据城坚守,不和魏国人打决战,而要通过防守把魏国人的锐气消耗一空,逼他们撤退。

    绝对不正面交战,这是康居王最核心的指导思想。

    但是附墨城主也不知道是不是脑袋坏了还是不相信新王的缘故,看到魏军骑兵数量少,居然选择直接出战。

    他要和魏军短兵相接,面对面拼刺刀。

    结果是毫无疑问的,没有装备骑兵三宝的康居骑兵在完全体的魏军铁骑的打击下土崩瓦解。

    张飞赌对了。

    面对完全体的魏军骑兵那强悍的冲击力和爆发力,还有持久作战的能力,以及在马上灵活的动作,康居骑兵无所适从。

    他们只坚持了很少的时间就一败涂地,纷纷被砍下马,凄惨的死去,兵败如山倒。

    面对面交战打不过,想要拉开距离玩骑射,魏军的手弩还是射的他们要死要活。

    他们整个军队宛如地动山摇之下的豆腐渣工程一样快速崩溃,完全没有军队的模样,没有剽悍的模样。

    张飞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绪,在亲兵的保护下一起冲锋陷阵,展现自己强大的武力,并且激励了冲阵士兵,随后,魏军大破康居军队,斩首上千,俘获甚众。

    附墨城主大败之后惨遭俘虏。

    兵败之后,张飞又火速带兵冲击附墨城,趁着城内一团乱麻之际,顺利攻克了附墨城,取得开门红。

    附墨城主被俘获之后,又被张飞下令砍了脑袋变成军功,俘获的人群里凡是有地位的全部杀掉,只剩下没有地位的就近看管。

    张飞等人在附墨城里大肆搜刮粮食、布匹、有用的军械等一系列战略物资,随后组织了第二波的进攻。

    一场大战之后,张飞更加确定康居骑兵不是魏军骑兵的对手,面对面作战,就算自己的军队人数略少于对方,也不会战败。

    他更加确定,就算对方有一万人,自己这五千人也绝对不会战败,就算作战不利想要逃跑,对方也完全追不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胜利大逃亡。

    他不再在乎赵云的命令,他要撒欢的打起来。

    一切正如张飞所预料的,他们还在使用经典骑射战术试图对抗魏军,但是魏军却完成了进化。

    魏军的手弩射程远在他们的马弓之上,两军对射,康居骑兵不是对手。

    然后魏军骑兵冲上去与之短兵相接,他们又没有足够强大的武器和魏军对抗,只能纷纷被斩落下马,痛失性命,一败涂地。

    大胜之后,张飞继续领兵前进,突入康居国的游牧势力范围,到处寻找康居国的军队打决战。

    他们一路上可以说是烧杀抢掠以战养战,居然连着破坏了康居国数十个定居点,斩杀士兵数千人,俘获大量的牛羊马等牲畜,获取了大量的财物。

    曹纯建议张飞攻城略地,以占据城池为主要进攻方式,执行赵云的开路任务。

    张飞则认为自己兵力少,围城进攻容易被康居优势兵力包围,不围城就会没事可做,只能静待援兵,那不符合他的习惯。

    而且在主力没有跟上的情况下停下来作战十分危险,所以他选择避开城池,四处游荡,专打野战,打游击。

    他没有按照赵云的命令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