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为国家修文物 十三闲客

第四百二十九章 瞎说什么大实话 (更新完毕)

    画面徐徐展开。

    五匹马,或身姿矫健,或威武雄壮,或驻足挺立,或扬蹄迈步,每一匹马的身前,都有一位牵缰之人,每一位牵缰之人,都形态、衣着各异。

    向南之前一直没能明确判断出这幅画的作者究竟是谁,如今再细细看去,心中已经有了八成把握。

    八成把握对于其他文物鉴定师来说,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了,但在向南看来,这当然还是不够保险,他还有一个“作弊器”还没有用呢。

    趁着刘其正和何教授两人不注意,向南右眼之中光芒一闪,“时光回溯”悄然开启,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便已然得到了答案。

    “果然是赵雍的画!”

    赵雍,字仲穆,吴兴人,元代书画家。其人擅山水,尤精人物鞍马。书法则擅长正、行、草,亦长篆书。

    赵雍以书画知名于世,但他的另一个身份,则更为知名,那就是赵孟頫和管道昇之子。

    赵孟頫的名气,比起儿子赵雍来,那是大了无数倍,他不仅是著名画家,还与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并称“楷书四大家”。

    这么说可能大家都没什么概念,那换一个说法。

    月份,在京城某场次拍卖会上,赵孟頫的书法作品《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成交价高达1.9亿元!

    赵雍的父亲赵孟頫很厉害,他的母亲管道昇也不遑多让,同样是著名的女书法画、画家、诗词创作家。

    管道昇天生才资过人,聪**敏,性情开朗,仪雅多姿,“翰墨词章,不学而能”,所写行楷与赵孟頫颇相似,所书《璇玑图诗》笔法工绝,她还尤擅画墨竹梅兰。

    最让世人津津乐道的,是管道昇写就的一首《我侬词》: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

    情多处,热似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

    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

    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

    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据说,这首《我侬词》,是管道昇在中年婚姻危机之时写就的。

    中年的管道昇,“玉貌一衰难再好”,长期以来的各种家庭琐事及社会应酬,将她以前的月华水色消磨殆尽,思想变得更成熟、性情变的暴躁。

    赵孟頫对婚姻的忠贞便开始动摇,准备且坚持纳妾,在这婚姻危机的关键时刻,她一不严声厉色、二不依来顺受,而是以一种高雅通达而积极严肃的态度和情怀创作《我侬词》表达自己的感受。

    当赵孟頫看到她的这首词后,不由的被深深地打动了,从此,也就再没有提过纳妾之事。

    赵孟頫和管道昇的爱情故事,通过这首《我侬词》,流传万世,成为表达伉俪情深意笃的千古绝唱,直到现在依然让世人津津乐道。

    有这么一对书画双绝的父母,赵雍从小耳渲目染之下,书画水平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赵雍在绘画一途,深受父亲赵孟頫的画艺影响。

    赵孟頫在人物、山水、花鸟、马兽诸画科皆有成就,尤其在画马上,十分推崇唐代著名画家韩干的画作,还曾经临摹学习过。

    赵雍受此影响,在画马一途,也多临摹过韩干的画作。

    “向南,你看看这幅画,有没有把握修复?”

    向南正想着赵孟頫一家子的事,站在一旁的刘其正忽然开口,一下子就将他惊醒了过来。

    他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这幅《赵雍五马图》上,这幅手卷,是绢本设色画,历经数百年的岁月,画芯之上一道道折痕裂开,有些部位甚至都已经脱落了下来。

    这就是绢本画作的缺点,时间一久,外加保养不善,绢质就会变硬变脆,很容易就会损坏。而纸本画作,相对而言就要好一些。

    这也是为什么收藏界里,会有那么一句俗语:“千年的纸,八百年绢”。

    这幅手卷虽然残破,但并不难修复,但刘其正话里的意思,向南肯定是知道的,他问的不是这个,而是有没有把握接笔。

    实际上,《赵雍五马图》这幅手卷,在形式上,与北宋著名画家李公麟的《五马图》如出一辙。

    李公麟的《五马图》画的是宋朝元佑初年天驷监中的五匹西域名马,马旁各有一名奚官执辔引领。

    前四匹马后,各有黄庭坚签题的马名、产地、年岁、尺寸,卷末有黄庭坚“李公麟作”题跋:这些由西域诸国进贡的骏马,马名依序是“风头骢”、“锦膊骢”、“好头赤”、“照夜白”。

    第五匹马佚名,经考证可能为“满川花”。

    画中的五位马官,两位是汉人,其余的为外族,形貌、服饰、神情各不相同,但在气质上却有着微妙的类似之处。

    而《赵雍五马图》也是类似布局,只是没有签题和题跋。

    这也就意味着,赵雍的这幅手卷,在形式上仿的是李公麟《五马图》,在技法上仿的是韩干画马,可他又深受父亲赵孟頫的画技影响,再加上本身也有自己的绘画特点

    这幅画要接笔,实在是太难了!

    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向南知道,何教授也知道,刘其正就更知道了。

    “可能修复的时间要长一点。”

    凝眉想了片刻,向南一本正经地解释道,“主要是我这几天比较忙,再一个,这幅手卷要修复确实也有点难度。”

    “嗯,确实不容易。”

    刘其正点了点头,附和了一句,“就算是我修复技艺最巅峰的时候,想要修复这幅画,难度也不小。”

    说完,他转头看了看何教授,问道,“老何,你怎么说?”

    何教授犹豫了一阵,随后问道:

    “如果交给你修复,大概需要几天时间?”

    “五天吧。”

    向南有些不好意思,解释道,“时间是久了一点,不过这样一来,也能更好地保证修复效果。”

    “!!!”

    何教授一脸惊愕地看着向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咳咳咳咳!”

    刘其正干咳几声,扭着脑袋东看看,西看看

    这孩子,瞎说什么大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