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为国家修文物 十三闲客

第六百二十四章 我知道是谁了 (第一更)

    “老板,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新招聘的行政主管蔡勇。”

    差不多已经到了午饭时间,他正准备先去食堂吃饭,朱熙就带着一个三十多岁,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的陌生人来到了办公室里。

    朱熙倒是挺机灵,和向南单独在一起时,他就称呼向南为“南哥”,有其他人在场时,则规规矩矩喊“老板”。

    此时,向南刚刚看完了一个青铜器修复视频,正靠在椅背上,微闭着双眼消化着刚接收到的知识,被朱熙这么一打扰,忍不住微皱了一下眉头。

    蔡勇显然之前对向南并没有关注过,第一眼看到他时,眼中的惊讶之色一闪而过,但他很快就收敛了这种不合时宜的情绪,和向南打了个招呼:“老板。”

    “嗯。”

    向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伸出手和他握了握,笑着说道,“我叫向南,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团队!”

    和蔡勇又聊了几句,向南便和朱熙一起,带着他到食堂吃午饭。

    公司一下子增加了十来个人,原先的餐桌就显得有些小了,所幸餐厅够大。朱熙又在向南的吩咐下,提前买来了一张大餐桌,又让原先煮饭的孙姨请了个帮工,厨房这边才忙得过来。

    两桌人坐在一个餐厅里吃饭,说说笑笑,显得热闹非凡。

    吃过饭后,向南又躲进办公室里看起了文物修复视频,一看就是一下午。

    第二天早上,向南到公司里打了个转,见没什么事情,便拎着一盒野山茶,又到楼下的超市里买了一些礼品,就带着覃小天坐车直奔位于魔都古北的闫思远家里而去。

    到了闫思远的别墅门口,车子刚停下来,向南就看到一头白发,精神矍铄的闫思远穿着过膝的鹿皮长袄站在门口,闫君豪则落后了半个身位,站在他父亲的身侧,一脸笑意。

    “老爷子,我来给您拜个晚年!”

    向南赶紧推开车门下了车,两只手提着礼品,快步迎了上去,他先跟闫思远招呼了一声,这才看向闫君豪,笑道,“君豪叔也回来过年了?”

    向南去年上半年应米国收藏家亚历克斯的邀请,前往弗吉尼亚修复文物时,曾和闫君豪见过几次面,两个人年龄虽然相差有点大,但聊得还算不错,即便是后来回了国,向南和他也是偶尔会有联系。

    闫君豪朝向南笑了笑,说道:“公司太忙了,没赶上,我是过了春节才回来的。”

    几个人说说笑笑,就进了屋子里。

    向南将手里提着的大袋小袋往茶几上一放,然后才说道:

    “我这段时间也很忙,年前的时候托朋友在京城帮忙找几个青铜器资深修复师,在家刚过了春节,大年初三就匆匆忙忙飞京城去和那些人见面了,回来后又忙着青铜器修复室挂牌、去拜访张春君老师的事情,一直拖到今天才稍稍有点空闲,就赶紧来看望老爷子了。”

    “青铜器修复室挂牌的事,我们早就知道了。”

    闫思远看着管家给向南和覃小天端了茶来,又转身离开后,这才笑着说道,

    “当时我还跟君豪说,你小子肯定已经掌握了青铜器修复技艺,所以才会开这个青铜器修复室,要是你自己都不会的,你是不会贸然去开展这个业务的。”

    “也不算掌握,大概只能算入门吧。”

    向南笑了笑,说道,“满打满算,我现在其实才修复了两件青铜器文物。”

    “两件?”

    闫君豪挑了挑眉头,一脸感兴趣地问道,“你带来了没有?赶紧给我看看。”

    “我看看。”

    向南拍了拍脑袋,打开随身携带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来,放在茶几上,笑道,

    “有一件是张春君老师的,昨天已经还给了他。这件本来也是准备拿给他看看的,可听了他对前一件文物的评价,我就没好意思拿出来。”

    他说话的当口,闫君豪已经将盒子打开,从里面将文物取了出来,他拿在手中看了两眼,问道:“这是青铜镜?看起来很漂亮啊。”

    “这应该是青铜海兽雀鸟葡萄镜。”

    闫思远从闫君豪手里接过这面青铜镜,又从口袋里拿出放大镜仔仔细细地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有些惊讶地看着向南,语气复杂地说道,

    “才修复过两件青铜器文物就能修复成这样,你还真是个怪胎。”

    “您老不是早说过他是怪胎了吗?而且还不止说了一次。”

    闫君豪指了指向南,笑着说道,“既然他是怪胎,那他修复文物这么轻松,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哈哈,也对,也对!”

    闫思远大笑起来,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举了举手中的青铜镜,又问向南,“对了,你之前说要把这个青铜器文物给张春君看一看,怎么,现在是跟张春君学习青铜器修复工艺吗?”

    “我是这么打算的,江老师还带我去拜访了他。”

    向南心里还是有些遗憾,他说道,“可惜,张老师不愿意收我这个学生,不过,他倒是答应明天带我去帮他朋友修复青铜羊觥。”

    “张春君肯定是觉得自己不够资格教你。”

    闫思远笑了起来,看到向南一脸诧异的样子,他就知道自己说对了,

    “老张这个人我见过几次,脾气比较古怪,但人还是不错的。他不肯收你做学生,是不屑占你的便宜,毕竟你现在在文博界里,比他有名多了。”

    向南挠了挠头,只是学习青铜器修复技术而已,需要考虑这么复杂吗?

    闫思远和闫君豪看到向南这副模样,都笑了起来

    现在的向南,才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的模样嘛,以往见到的那个做事说话都很稳重的向南,老成得就像个中年人似的,一点都不好玩。

    笑了笑,闫思远又问道:“对了,你明天就要跟张春君去他朋友家?”

    向南点了点头,应道:“嗯,明天上午就过去。”

    “张春君的朋友,又是喜欢收集价值不菲的青铜器文物的。”

    闫思远曲起手指,轻轻敲着沙发一侧的扶手,笑着说道,“我想,我知道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