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为国家修文物 十三闲客

第八百二十九章 别人喊得,我喊不得? (第一更)

    “下次再也不参加这样的饭局了。”

    好不容易结束了这一顿难熬的晚餐,何雨萱原本还提议大家一起逛一逛绳金塔步行街,不过,向南早就没有这个心思了,连忙找了个借口,就匆匆忙忙地回到了酒店。

    洗完澡以后,他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一边休息一边喝茶,一回想起之前的饭桌上,三个女生针锋相对、唇枪舌剑、刀光剑影、杀气腾腾,他就忍不住浑身一哆嗦,打了个寒颤。

    “现在的女孩子,真是太凶猛,太可怕了。”

    向南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以后还是少招惹她们为好,要不然,非得脱一层皮不可。

    不过转念一想,他又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我也没有招惹过她们啊。”

    真是搞不懂这些女人。

    歇了一会儿,向南决定不再想这些事,从一旁的小几上拿起书看了起来。

    ……

    自从向南和熊嘉正沟通过后,让人将孔子衣镜漆器残片上的人物画像和文字传记拍成照片,制作成高清的图片,然后再放置在参观室里以后,青铜器修复室这些天果然安静了不少。

    大部分考古专家和学者们都能理解博物馆的立场,而且这些受损的出土文物,也的确需要好好修复与保养,这样才能让文物保存得更久一些,也方便以后更深入的研究。

    不过,这个世界从来不缺自以为是的人。

    还有些顽固的老学者有些不爽,不过一听到熊嘉正转述的向南的话后,也都一个个偃旗息鼓了,只是嘴上免不了叨咕两句:“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说话那么冲,早晚有他吃亏的时候!”

    向南听到这样的话,也只是笑了笑,没去管这些人,继续埋头躲在青铜器修复室里修复那件外形类似火锅的三足青铜器,在间歇的时间里,他还要同时修复孔子衣镜的青铜镜。

    可以说,这几天是他最忙,也最充实的一段日子,连晚上睡觉都感觉比以前睡得更踏实了。

    时间如白马过隙,转眼间,就到了星期一。

    这一天,向南刚来到博物馆办公楼,熊嘉正就急匆匆地找了过来,问道:

    “向南,今天上午九点半的新闻发布会,你打算让哪几位修复师来参加?”

    实际上,在向南到来之前,海昏侯墓考古发掘工作组每次召开新闻发布会,都没有让文物修复师来参与过。

    一个是因为以前没有这样的惯例;二一个,发布会一般都是发布考古发现的,而文物修复是后面的事。

    大部分人都认为这些东西没必要拿到新闻发布会上来说,所以不仅没人提文物修复的事,就连文物修复师自己也觉得这事是理所当然。

    不过,向南来了以后,跟熊嘉正商量的第一件大事,就是以后的新闻发布会,要增加文物修复这一块,而且还要有文物修复师参加。

    文物修复行业本来就没多少人关注,如果再不利用各种机会露脸,只怕真要消失在滚滚的岁月车轮里了。

    对于向南的要求,熊嘉正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这件事对于他来说,又没什么损失,顶多就是发布会的时间稍稍延长一些而已,没准那些记者们还会更感兴趣呢。

    所以,今天一大早,他就跑来找向南商量这事了。

    “这是第一次,也不要搞太多人吧。”

    向南想了想,笑着说道,“这样,大家不都很关心孔子衣镜吗?这一次,就把陶老师和他的徒弟带上吧,说实话,孔子衣镜上的孔子画像和文字传记,还是陶老师先发现的呢。”

    顿了顿,他又说道,“至于那三件‘华夏第一瓷’以及白陶铏都可以往后放一放。”

    “行,这事你说了算。”

    熊嘉正点了点头,这事他无所谓的,向南有自己的想法,他也不会去干预,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得罪向南,划不来。

    “那你一会儿让老陶带他的学生到一楼的会议室找我,新闻发布会就在那里,我得先过去看看会场布置得怎么样了。对了,新闻发布会你真不去?”

    “我就不去了。”

    向南摇了摇头,他对这种场面并不太喜欢,除非是没办法,否则的话,他宁愿躲在修复室里修复文物,

    “修复师就两个人去就够了,我手上还有点事没做完。”

    “那行吧,我得走了。”

    熊嘉正抬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又叮嘱了一句,“你记得让陶勇他们九点之前来找我,有些事我还是得交待一下的,有些东西现在是不能乱说的,说错话就麻烦了。”

    向南点了点头,笑道:“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找他们。”

    “南哥!”

    和熊嘉正告别之后,向南继续往楼上走去,还没走两步,身后忽然传来一个俏俏的声音,让向南浑身的肌肉都忍不住一紧。

    他回过头一看,果然是姚嘉莹!

    这妮子自从那次剑拔弩张的晚餐之后,也不知道跟谁学的,一看到自己,“老板”也不喊了,就喊自己“南哥”。

    不止是她,就连那个方玉婧也喊自己“南哥”,简直让人崩溃。

    这些女孩子脑子里都是怎么想的?

    向南也没敢问别人,自己一个人想了好久,觉得她们应该还是在互相斗气,实际上跟自己没啥关系。

    就好像上幼儿园的两个小朋友,她们争抢一件玩具,并不一定是需要那件玩具,而是别人有,自己也一定要有。

    嗯,没错,自己现在就是那件玩具。

    “叫什么南哥,叫老板!”

    向南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心里却是暗舒了一口气,幸好不是方玉婧,要是方玉婧,自己还不好训她呢,姚嘉莹就不一样了,毕竟太熟了,训一训也无所谓。

    “我不,就要喊南哥!”

    姚嘉莹微微昂着下巴,从鼻孔里轻轻“哼”了一声,说道,“别人喊得,我喊不得?”

    “……”

    向南一脸无语,好像还真TM有道理啊,我竟无言反驳。

    不过,这话说的,怎么感觉听起来有那么一点不对味呢,好像有一点耳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