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那座江湖那个人 缺悦

第五十八章:枉读圣贤书的顾县令

    血是热的,风是冷的。

    安达一死,北漠骑兵就像是无头苍蝇一样乱窜,顾青辞带着县兵一路横推,四处都是鲜红色的血水和眼窝里迸出来的浆液,喷得雪地变成了血地,顾青辞那一身白衣,早已经成了血衣,血腥味充斥着他的鼻子。

    看着面前疯狂逃窜的十几骑北漠骑兵,顾青辞脸上无波无澜,只有眼底深处透露着冷漠和阴狠,他深吸了一口气,夹紧身下的大黑马,提着玉骨剑,化作一抹血色影子杀了过去,而他身后则是两百余县兵紧随而来,包围住了北漠骑兵。

    ……

    一场杀戮下来,顾青辞将最后一个北漠骑兵一剑封喉,他才慢慢地冷静下来。

    “嗤!”

    从地上的尸体上将玉骨剑拔出来,转身回望,身后已经变成了一条血路,一路上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和被鲜血染红的大地,北漠五百骑兵,一个不留,所过之处,有死无生。

    顾青辞冷冷的望了一眼,最后将目光放在距离他最近的几个县兵身上。

    虽然那些县兵都知道顾青辞肯定不会杀他们,但当他们被顾青辞的目光锁定的那一瞬间,却让他们浑身冰冷,就连秦可卿在那一瞬间都被定住了,仿若被一道囚牢地狱给禁锢了。

    “回城!”

    顾青辞慢慢地拖着剑,一步一步的往旗岭驿走,一起回城的还有那剩下不到两百的县兵,每一个都浑身浴血,牵着一些蹄断伤重的那匹,或者捡着战友的尸体,没有人体会到胜利的喜悦,都只有沉重的心思还有疲惫的身体。

    城墙上响起了欢呼声,这是对战争胜利的庆祝。

    顾青辞浑身疲软,慢吞吞的进了城,直接回了帐篷,换洗了一套衣服,就躺在床上睡了起来,因为实在太累的缘故,他睡得很快。

    ……

    顾青辞从帐篷里出来,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仿佛融化在雪色里的道姑,静静地望着她他,然后慢慢走了过来,开口道:“我现在又有疑惑了。”

    顾青辞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眉头一挑,无奈说道:“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一天问题怎么这么多?”

    “呲”

    顾青辞听到一声剑出鞘的声音,然后就看到秦可卿腰间的剑居然出鞘了,洁白如玉的剑上一点血迹都没有,却仿佛能够吸血,本就寒冷的天气显得更冷了。

    “你不愿意告诉我。”秦可卿声音一如既往地平淡。

    “没有没有,”顾青辞急忙摆手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轻轻伸出手,按在秦可卿的剑柄上,将无垢剑给退回剑鞘,嬉皮笑脸道:“怎么会呢,你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顾青辞没注意到,在他的手碰到无垢剑那一瞬间,秦可卿眼神里突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杀意,只是一瞬间却又收了回去,然后,便露出了很多很多的茫然和不解。

    天下七道谜,剑谜秦可卿,从出生开始就是为剑道而活,因为,当年秦可卿出生那日,天山山上突然发生雪崩,露出了一柄剑,上书无垢二字,飞到了还是婴儿的秦可卿面前。

    从那之后,无垢剑,便是秦可卿的标志,二十年来,没人敢碰,也没人能碰,即便是秦可卿的师尊,武道通天,也没碰过无垢剑,因为,除了秦可卿之外,任何人碰无垢剑,都会被无垢剑反抗,唯有秦可卿才能与无垢剑和平相处。

    其实,秦可卿知道,她从小便与无垢剑心意相通,无垢剑有灵,却不足以自主反抗,之所以谁都不能碰,不过是因为她自己不愿意让人碰,是她在反对,而不是剑在反对。

    顾青辞不知道,他已经在生死边缘徘徊过一次了,依旧还笑呵呵的问道:“秦姑娘,你有什么问题,直接问呀?我现在就回答你。”

    秦可卿看了顾青辞一眼,不露痕迹的收回了眼神里那一丝波动,然后转过身,淡淡道:“我突然不想问了。”

    顾青辞:“……”

    心里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

    长岭县,如今大雪封城,街道上非常冷清。全城都处于风声鹤唳的状态,普通百姓全都躲在家里,除了因为天气寒冷,还有原因就是那些帮派家族在行动,街道上随处可以见到一两个带着武器的武者在匆匆行走。

    城外,有几个人,牵着马,踏着积雪,披着蓑衣斗笠,慢慢地走进了长岭县县城里,领头的是一个年轻公子哥,虽然腰间挂着剑,但脚步轻浮,十指芊芊,面若白霜,一看就是个大家公子哥儿,并没有什么武功傍身。

    那公子哥儿,一身儒袍,头戴羽冠,一身气质十分儒雅,倒是和顾青辞有几分相似,身后跟着四个人,头前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书童,旁边是一个中年人,面色蜡黄,眼神却总在不经意间透露出神采,身上背着一柄大刀。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后面两个中年人,倒不是这两人长相有何特殊,而是两人的穿着,紫色锦衣,腰挂紫玉,乃是夏国六扇门的标志。

    这一行人,一进城就直奔县衙。

    那个年轻公子哥儿,叫马之白,乃是顾青辞的同年,说起他,没多少人知道,但若是提到他的父亲,便是人尽皆知,乃是当朝一品礼部尚书马东阳。

    马之白和顾青辞是同一批进士,都被安排在琅琊郡,本来两人不会有太大交集,但,前段时间,顾青辞平定长岭县,这一功劳奏表送到琅琊郡郡守张志欢手里时,便让不相干的两人产生了交集。

    张志欢为了迎合尚书大人,便想着将平定长岭县功劳转嫁到马之白身上,也是料定顾青辞没有后台背景,准备硬吃,便一纸调令传下,让马之白来替换顾青辞成为长岭县的县令,而顾青辞则前往其他地方。

    马之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但面对调令也没有其他办法,将他手上的事情处理完了之后,才慢慢地来到了长岭县,至于这段时间,长岭县发生的事情,他根本一无所知。

    来到县衙,马之白顿时眉头一皱,说道:“看来,我这个叫顾青辞的同年,有些尸位素餐啊,大白天的,居然关闭了县衙大门,如何替百姓立命,我得好好找他谈一谈了,希望他不要枉读圣贤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