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 熊猫胖大

第六十章 巫行云吃醋了

    来到灵鹫宫第二天。

    “慕容兄,吃吃吃,不吃就是不给我面子。”

    来到灵鹫宫第三天。

    “慕容兄,喝啊!这醉生梦死可是极品好酒,能让你飘飘欲仙。”

    来到灵鹫宫第四天。

    “慕容兄,尝尝这道回头太难,再尝尝这道头顶草原。”

    来到灵鹫宫第五天。

    “慕容兄,是兄弟就吃了这道色即是空。”

    来到灵鹫宫第六天。

    “慕容兄,这道万花丛中是我特意为你做的。”

    来到灵鹫宫第七天。

    “慕容兄,尝尝这两道龙套一和龙套二。”

    来到灵鹫宫第八天。

    “慕容兄,你看这道钵盂,出家人用它来化缘,兴许咱们哪天落魄了,也可以去讨个饭,哈哈。”

    来到灵鹫宫第九天。

    “慕容兄,这道半路出家可以让我们的心平静下来,你尝尝。”

    来到灵鹫宫第十天。

    “慕容兄,这是你第一天吃过的怡然自得,你要走了,我再给你加一道大慈大悲,你以后可要做一个好人哦。”

    吃完这顿饭,慕容复带着满心的不舍和对世人的慈悲之心离开了,他身边的四大家将也一副咸鱼的样子,陪着他们的慕容公子返回了苏州。

    听说自此之后,慕容复和四大家将就一直在积德行善,造福了一方百姓,也让整个江湖都对南慕容的评价一再拔高,甚至出现了新的江湖口号:豪气干云北乔峰,积德行善南慕容。听说后来还惊动了大宋皇帝,特意给慕容复写了一幅匾额,上写着【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八个烫金大字,自此享受了十代荣耀。

    此后话不必再提,且说凌池刚把慕容复他们送走,第二天一早,无崖子他们就来了。

    “参见掌门。”

    灵鹫宫外,无崖子、苏星河再加上函谷八友,一共十个人,一起向凌池行礼。

    “免礼。”凌池一挥手,笑道:“你们来的可够晚的,要是再晚几天,丁春秋的人头都烂了。”

    听到这句话,无崖子和苏星河激动不已,就连函谷八友也兴奋的欢呼:“好!丁春秋这狗贼终于死了!真是死有余辜。”

    “掌门威武!”

    “掌门霸气!”

    “掌门我要给你生猴子。”

    “停!”凌池一指那三十多岁的美少妇,道:“说给我生猴子的这位姐姐,你过来。”

    这函谷八友是七男一女,这位女子排行第七,名叫石清露,最痴迷养殖花草,从而得了个‘花痴’的名号。虽然年近四旬,但表面看却只有三十出头,正处于即将凋谢前的最美状态。

    逍遥派收徒本就有着极高的‘门槛’,能成为苏星河的弟子,石清露的资质自是一等一的好,绝不在木婉清之下。那脸蛋,那身材,那气质,那风情,真是正对凌池的胃口。

    顺带一提,阿碧的师父就是函谷八友之首康广陵。

    此时阿碧就在凌池身后,有心和师父打个招呼,却没遇到合适的时机。

    “掌门。”石清露脸蛋通红,忸忸怩怩的走过来,心里很是后悔:完了,兴奋过头了,掌门不会罚我吧?

    “别紧张。”凌池呵呵一笑,道:“不知姐姐芳名?”

    “回掌门,弟子石清露。”石清露答道。

    “原来是清露姐姐,不知姐姐芳龄几许?可曾许配人家?”凌池笑眯眯的问道。

    “……”石清露脸一红,道:“弟子今年三十八岁,至今独身一人。”

    “哎呀!原来清露姐姐都三十八了?看着一点也不像,我还以为才十八呢!”凌池嘴抹了蜜似的,把石清露夸的心花怒放,笑眼盈盈。

    “……”阿碧拽了拽阿朱,小声道:“你不管管少爷?”

    “我可管不了。”阿朱摇摇头:“少爷对我好,我却不能恃宠而骄。”

    昨天慕容复和四大家将都走了,阿朱和阿碧都留下来了。

    十天的相处,两女大概知道了凌池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是一个痴迷厨艺,偶尔练练武,十分爱玩闹,却也对家人十分好的男人。

    和慕容复不同,在他身边,有种家的感觉。

    他就像个大哥哥一样,关心她们,爱护她们,每天都给她们做各种好吃的,并在她们心情不好的时候想办法逗她们开心。

    多亏了他,昨天送走慕容复和四大家将的时候,她们竟没有多少离别的感伤,反而对留在这里感到欢喜。这一生,她们也许很难再遇到能对她们这么好的主人了。

    但是,虽然凌池尽力做到了一视同仁,却总会在一些细节方面表现出对阿朱的偏爱。也许是阿朱的性格更活泼?又或是阿朱更漂亮一些?总之凌池对阿朱的好,多多少少会比阿碧多一些。阿朱能感觉到,阿碧自然也能感觉到,所以刚才才会让阿朱去管管凌池。

    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不是吗?

    但阿朱却非常有分寸,整个天龙世界,若论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舍阿朱其谁?

    阿碧叹了口气:“难怪少爷最宠你。”

    阿朱微微一笑:“少爷就不宠你吗?”

    “虽然也宠,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阿碧歪着头想了想,道:“怜爱?对!就是怜爱!少爷看你的眼神就是怜爱。”

    “……”阿朱秀眉微蹙:“怜爱?我有什么地方值得怜爱吗?”

    两女百思不得其解。

    ……

    “咳嗯!”苏星河重重咳了一声,道:“掌门,我等都已来到灵鹫宫,不知掌门如何安置我等?”

    “那好说。”凌池说道:“灵鹫宫空房多的是,但宫内只有我这个掌门和女人能进,男人只能住在宫外。”

    苏星河说道:“既如此,便让清露住在宫内,我和师父、弟子便住在宫外吧!”

    “不着急。”凌池呵呵一笑,道:“快中午了,我先给你们做一桌好菜,吃过以后再说。顺便等童姥过来。”

    听到童姥的称呼,无崖子有些紧张:“师姐她……还好吗?”

    “我很好。”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众人扭头,只见白衣如雪的巫行云踏空而来,稳稳地落在无崖子面前。

    “师姐……”无崖子满脸羞愧的叫了一声。

    看到双腿残疾的无崖子,巫行云眼中闪过一丝心疼和怒意:“你这杀千刀的,我早说过那贱人不是个好东西,你偏不听,现在好了吧!”

    无崖子懦懦称是,虽然被训的跟孙子似的,却不敢有半点违抗。

    “……”凌池恍然,他总算知道无崖子为什么会选李秋水了。

    苏星河和函谷八友目瞪口呆的看着师父(师公)被一个女人训的跟三孙子似的,长久以来在内心建立的师父(师公)的伟光正形象瞬间崩塌。

    “真是有气!”巫行云骂了个痛快,但还是心疼师弟,叹道:“你这些年为何不来找我?”

    无崖子苦笑:“我还有什么面目见师姐?若非掌门强逼,也许这一生都不会再与师姐相见了吧!”

    巫行云一巴掌拍在他头上,怒斥道:“你都这样了,不来找我还能找谁?要是早知道你被那贱人害成这副模样,我早就杀了那贱人和他姘头给你报仇了,又何至于拖到今日?”

    “师姐说的是。”无崖子又成了三孙子。

    “唉!真是,气死我了。”巫行云蹲下来,看着他的双腿:“怎么样了?”

    无崖子苦笑:“腿骨碎裂,无力回天。”

    “……”巫行云扭头看着凌池:“有没有办法?”

    “试试看喽。”凌池挠挠头,走过来蹲下。

    “师姐,掌门?”无崖子愕然。

    “闭嘴!”巫行云训斥道:“让掌门看看能不能治好你的狗腿。”

    无崖子立即闭嘴,苏星河和函谷八友却双目圆睁,紧张和期盼交加:莫非,掌门能治好师父(师公)的腿?

    十二天前,凌池回到灵鹫宫的当天夜里,阿紫因为顽皮,跑到屋顶上看星星,结果忘了自己已经没有了内力,从七米多高的屋顶跳下来,一条狗腿就这么摔断了。

    那杀猪的惨叫可是吓到了不少人,许多宫女衣衫不整的拿着剑就跑出来,还以为有贼人跑来暗杀童姥了。

    当时巫行云亲自给阿紫做了诊断,右脚掌骨折,右大腿也错位了,虽然能接好,但很大可能变成残疾。

    当时阿紫仰天痛哭,那真是惊天动地,鬼哭狼嚎:“我不要做瘸子,呜呜呜……我不要。”

    “活该!”凌池一巴掌呼她脑瓜顶,训斥道:“大晚上不好好在家睡觉,跑屋顶干什么?现在知道厉害了,晚了!”

    “呜呜呜……”阿紫哭的更伤心了。

    “行了!”凌池神烦这种熊孩子,当即拿出一盒药膏,道:“放心好了,涂上它,一个月包你痊愈,也不会留下后遗症。”

    “这是什么?”听到功效,巫行云颇为惊讶。

    “黑玉断续膏。”凌池说道:“常人手足身体骨节若遭致重创从而伤残,敷上此药膏后伤患仍可痊愈,从而逐渐恢复正常活动。若是伤残时日长久、骨伤已经愈合者,则需先将其断骨重新折断,敷上此药膏后亦可使骨骼恢复正常,可恢复正常行走等能力。”

    当夜,凌池给阿紫敷上药膏,做了固定,便让阿紫留在家里养伤,如今十二天过去,阿紫已经可以勉强下地行走了,由此可见黑玉断续膏的神奇。

    这也是巫行云了解无崖子伤情之后,寻问凌池的原因。

    凌池捏了捏无崖子的双腿,这双腿因为常年不用,已经肌肉萎缩的厉害,而且骨头形状也有些畸形,就算以现代的外科手术能力,怕也治不好了。

    还好,这是神奇的武侠世界。

    凌池点点头:“万幸,只是骨头坏了,筋脉没断,可以治好。”

    “当真!?”无崖子激动万分,苏星河和函谷八友更是惊喜交加。

    “掌门当真可以治好师公的双腿!?”石清露大着胆子问道。

    见石清露是个美丽的莳花少妇,巫行云眉头一皱,呵斥道:“大胆!掌门也是你能质疑的!?掌嘴!”

    “哎,慢着!”凌池急忙挡在石清露面前,接下巫行云这一掌,道:“有话好说,何必打打杀杀的。”

    巫行云神色冰冷:“你要拦我?”

    “我不是拦你,我是跟你讲道理。”凌池说道:“清露只是不敢相信无崖子的腿还能好,正常人都会确认一下,你何必这么激动?”

    “清露?”巫行云冷笑:“叫的好亲热啊!”

    “……”这有什么问题吗?

    *******************

    后背突然疼起来了,难道是阴雨天,风湿病?

    求月票,求推荐票。?(′???`)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