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从1983开始 睡觉会变白

第二百一十二章 《胡同人家》开播

    转眼到了三月末,《末代皇帝》率先开播,共28集,每天播一集。

    筹拍了好几年,比较全面的展示了溥仪从幼年到老年的生活。制作精良,考据相对严谨,请了朱家溍先生做顾问。

    演员阵容更是强大,明叔演青年溥仪,朱旭演老年,兰天野演载沣,牛星丽演张谦和……全是话剧咖。

    郭霄珍(史湘云)演溥仪的爱妃谭玉龄,杨立新也打了个酱油,演光绪。此外还有倪大红,演了个电工。

    另有洪宇宙,就是《三国》里的周瑜,也有点戏份。

    这部剧水准颇佳,明叔在第八集出现,但刚播了三四集已惹得一片称赞。朱家溍先生专门撰文,写道:

    “可能有两个态度,来处理这个题材。

    可以追求有噱头,拍成一部闹剧,这样可能会吸引部分观众。但是,一部作品既然标榜再现历史,首先就不要违背历史真实。

    单看前几集还是不错的,例如登基一场,太和殿门前的‘九龙曲柄盖’有一个从并拢变为张开的特写镜头。

    因为王公大臣分布在大院里,皇帝从太和殿后隔扇进入太和殿升座,大院里的人看不见。所以‘九龙曲柄盖’张开,就是告诉全体人员,现在皇帝已经升座。

    于是整个环境静悄悄,没有任何声响。

    此外表演上也可圈可点,西太后的扮演者完全扔掉话剧和电影中的模式,我们不再听见拉着长腔,装腔作势的语言。

    隆裕太后和醇王福晋,都是穿敞衣梳两把头的中年妇女,扮相相同,但演员把她们的窝囊和机灵,分别表现出来了,是截然不同的人物……”

    这篇文章不可谓不夸赞,朱家溍先生是清史大家,他一说,立时又吸引了不少观众。

    剧也确实不错,可以当成纪录片来看,展现了很多清朝的真实习俗。比如,太监们管皇上不叫皇上,叫老爷子。

    此说法,源自溥仪的《我的前半生》。他自己说,内廷太监就叫老爷子,大臣还是叫皇上。

    老爷子跟老佛爷差不多,是一种非常尊贵的敬称。

    当然我们觉得滑稽,就像慈禧让光绪管自己叫“亲爸爸”一脑袋黑人问号。

    《末代皇帝》亮相不俗,央视放了心,压力全跑到京台这边。

    人家大投资大制作,历史正剧,故宫实景,话剧大腕。咱们60万拍42集,狗屁倒灶,大菊胡同相声队,头发还秃……

    不自觉就落了气势。

    不过京台现在有钱,什么春晚录像带啊,影视金曲合辑啊,《便衣警察》录像带啊,亚运义演录像带等等,一个音像出版就成了金大腿。

    有钱,脑筋也通透,从开播前几天起,京城报纸便纷纷报道:

    “国内第一部情景喜剧将于本周末播出。”

    “《胡同人家》开创国内情景喜剧先河。”

    “42集情景喜剧《胡同人家》,将于本周六晚跟大家见面,每天两集。”

    炒概念,观众哪知道什么情景喜剧,一看国内第一部,自然有了兴趣。

    至于为什么播两集?因为单集时间短,不够看。

    用后世的话说,就是“短小无力”、“垂死病中惊坐起”、“喝口水就看完了”巴拉巴拉。

    书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

    周六,傍晚。

    《京城青年报》报社内,记者于佳佳奋笔疾书,手写速度跟着思路一块狂飙,很快写好了一篇稿子。

    这年头媒体行业非常粗糙,记者人数少,信息传播缓慢,所以新闻也少,基本谁逮着谁算。

    于佳佳今天没抢着好东西,索性七拼八凑,结合前几天“平安成为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保险企业”的消息,写了一篇改革开放以来保险业发展的文章。

    “主任,您看看。”

    她拿给部门领导过目,领导仔细检查,见无纰漏便签了字,意思是可以送交编辑部排版。

    于佳佳忙活完,回来收拾收拾,准备下班。

    还没走,副主编忽然闯进来,招呼道:“临时分派一个任务啊,今天晚上都看看那个《胡同人家》,然后想想有什么能写的。”

    “前几天不给他们发过宣传稿么,怎么我们还得看?”

    “就是,又不是《红楼梦》,就一情景喜剧。”

    “你知道啥叫情景喜剧?”

    “不知道啊,但我觉着它不行。京台这次糊涂,吹的那么牛逼,万一观众不买账,你尴尬不尴尬?还不如看看《末代皇帝》,好歹能写点考据文章。”

    “你这是主观意识错误,没看先否定,有违你记者立场。”

    “我又不跟外头说,什么立场不立场,反正我喜欢《末代皇帝》。”

    “行了行了!”

    副主编打断争论,道:“别小看这片子。我电视局的一个朋友说,他们可是吵了十来天,最后张永京自己拍板,才让过审。

    张永京都知道吧?再过两年就退了,这节骨眼上肯担风险,里面肯定有点东西。你们回去都看看,就算没有,张永京这事也能深入挖一下。”

    “成,那我就瞅两眼。”

    “不是强制任务吧?”

    “自愿。”

    “哦,那下班了啊,下班!”

    于佳佳哼哼哈哈的拎起包,骑着自行车回到家里。

    她不到三十,却干了七八年记者,结婚离婚,一直等分房分房,结果房子没等来,房改来了。

    现跟父母一块住,爸妈在单位任文职,文化都不差。

    晚上吃了饭,一家人照例守在那台14寸的电视机前这也是绝大多数人家的生活节奏。

    当《天气预报》过后,屏幕上打出接下来的节目单。

    大红屏,白色的字,还是手写体。

    19:40,祖国各地草原风情。

    19:50,世界之窗系列片。

    20:00,电视剧《末代皇帝》。

    于佳佳抱着书蜷在沙发上,随意一瞅,想起报社的事儿,“妈,换京台,看看《胡同人家》。”

    “我等着看《末代皇帝》呢。”

    “哎呀,我们单位有任务,得看。”

    老母亲嘟嘟囔囔的换了台,一开始还在说电视剧,后来就拐到离婚上,末了直接开始介绍对象。

    可能全天下的老妈都有这个技能,甭管什么事儿都能拐到你个人生活上,然后就是“我一天天容易嘛,啊?你怎么怎么……”

    父亲倒习惯了,安安静静坐在旁边,有啥看啥。

    19:50左右,《胡同人家》第一集开始。

    片头是苏越写的曲子,很抒情那种,并介绍演职员:(副)导演尤晓刚,副导演许非,总文学师梁左等等。

    曲子终了,画面定格在一个大杂院的全景。

    出现片名:时装模特。

    下面是本集编剧,梁左。

    跟着画面一暗,从黑暗中传出一个低沉深情的声音:“你相信爱情么?”

    (中秋快乐,我回家团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