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从1983开始 睡觉会变白

第二百六十一章 1989

    许非和程东在京城汇合,整理情况。

    程东去了黄陂、田阳和遂溪,一惊一乍,经历奇葩。

    黄陂有僵狮子,也称将军狮子,舞狮者叫马脚。开始之前先搞仪式,数个壮年男子赤身祼背,头缠红巾,烧纸熏香。

    跟着猛然立起,不住抖动,念念有词,此过程便叫“僵”。

    随即开始舞狮,马脚边走边抖,在“麻衣”和“神棍”带领下,围着村子转,为每家每户祈福。当家人会拿出鞭炮迎狮,旁边有个长老说吉祥话,祈祷来年风调雨顺。

    据说完成后,“僵”住的人还要及时唤醒,不然容易挂掉。

    程东吓坏了,这种祭祀色彩浓郁的东西,不可能拿到亚运会上啊!好在另两处争气。

    团队观看录像,反复讨论,最后定下徐水三只、下洲村三只、田阳三只、遂溪三只,另有林坊青狮六只,与手狮舞一起作为配菜出现,增添气氛。

    报上去之后,团队暂且无事了。

    舞大旗四百多人,从警察院校调;打拳五百人,从体校调。许非他们没权力,等上头审批发函,春节后统一来京编排。

    戏曲倒是好找,京剧院、川剧院的名角儿,一纸公文就OK。

    …………

    12月,天寒地冻。

    院中萧索,光枝残叶,石榴培了土,树干绑上保温层,又将度过一个寒冷的冬天。

    许非自己在家写剧本,炉火烧的旺,手边摆着浓茶。卧房电视开着,猫狗在里面看,正放《一代女皇武则天》。

    这剧在京台开播以来,迅速引起热潮。

    观众对港台明星有种盲目的追求,看谁都好,何况潘迎紫是真的好。参演的时候36岁,嫩的能出水,一张娃娃脸祸害了多少无知少男。

    许非小时候看过,没啥印象了,就记着武媚娘超美,还有俩备胎,一文一武,后来全挂了……

    今儿又写了一上午。

    眼瞅着日头升高,稍暖了几分,他只觉腹中饥饿。

    可正写到兴头上,不愿断了思路。这货便跑到厨房,从大缸里捞出一颗酸菜,咔咔切了点酸菜心,用小虾米一拌,又拎了瓶白酒。

    沈霖走穴拿回来的,她总能带回来各种酒水。

    沱牌酒,你可能没喝过,但广告一定看过。“悠悠岁月酒,滴滴沱牌情……”当然现在还没有。

    许非倒了半杯,酸菜心就白酒,喝一口写几段,颇有沙雕文人的风采。

    “蛾眉耸参天,丰颊满光华,气宇非凡是慧根,唐朝女皇武则天……”

    当这首歌再次传来时,外面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砰砰砰!”

    “啊啊啊啊啊……”

    许老师抓狂,急匆匆跑出去,“谁啊,特么的鬼叫……爸!”

    “我就变成鬼了,你也得叫爸!”

    门外正是许孝文,吹胡子瞪眼,蓬头垢面,带着股熟悉的馊味。

    “哎哟,您总算回来了,我们日盼夜盼,望眼欲穿的。”

    “滚犊子!给我打盆水去。”

    “诶诶。”

    许非端来热水、毛巾、香皂,问:“您吃饭么?”

    “有吃的?”

    “有有!”

    他又端来酸菜心,许孝文差点一脚踹过去,想想算了,踹死还得埋。

    整理一番,爷俩对坐,老爹翻出火车上吃剩的半包蚕豆,算加菜。

    “您回来的不是时候,晚上回来多好,我妈在啥都有。”

    “少整没用的,我告诉你啊,也就你是我儿子,换个人我都不跑这趟!”

    “怎么说啊?”

    “……”

    许孝文咣咣干了一杯,脸色变红,似精神了点,道:“我年轻时候也跑过江湖,自问见过世面,但这个不一样,水太深!

    我刚出去那会,就七个地方有,每天翻报纸,低买高卖,还成。后来扩到五十多个城市,那就不行喽。

    光路线就能愁死,去哪儿利润低,去哪儿利润高,坐火车还是坐汽车,幸亏有小乔帮忙,不然我就提前回来了。

    关键钱还越整越多,我特么一天几万上下,眼睛都不带眨!你爹八辈贫农,容易么?

    我是提心吊胆啊,就怕出事,瞅谁都像贼。其实开始没有,没人注意这个,后来慢慢就多了。有一次在盛天,差点被抓走,不知道是胡子还是警察。”

    许非惭愧的不得了,“爸,我,我……”

    “没事!再后来又好了,我在魔都认识个姓杨的哥们,脑瓜机灵,还雇俩保镖。我一看,这招好啊!我也雇了俩。”

    噗!

    许非肃然起敬,牛啊!我重生还是您重生啊?

    “反正慢慢就熬过来了,唉……”

    许孝文又干了一杯,叹道:“这一趟,我起码减寿三年。”

    “既然回来了,就好好歇歇。想吃吃,想喝喝,闲了去澡堂子泡泡,哎,新街口那家别去啊,缓个十天半月,保您舒坦。”

    “我舒坦个粑粑!”

    许孝文骂道,“我才不在京城呆着,我现在就想回家。”

    “不是,我妈都过来了,您还回去干嘛?以后就在这安家呗。”

    “不得劲,一个人都不认识。”

    许孝文止住他,道:“每人有每人的活法,你习惯京城,我们不习惯。你以为你妈乐意啊?要不是为了你,她爱看那破店?

    我住两天就走,你妈也得回去过年。你,你爱回不回,没人管!”

    啧!

    许老师挠头,这整的我忒不孝顺了。

    很多时候便是如此,儿女把爹妈接到城里来,一番好意,结果活的憋了八屈。其实最好的状态,就是父母子女在一座城市,住的不远。

    相互有独立空间,出事情还能快速赶到,尤其生孩子还能帮忙带带。

    “还是北方酸菜得劲……”

    许孝文吃光了酸菜心,往起一站,“说一千道一万,还是钱好。有钱了,我受苦也值。来,看看你爹的本事!”

    他拽过行李袋,哗啦啦一倒,用剪子剪开厚厚的底层,摸出几卷钞票。跟着割开内衣上的布口袋,翻出一本存折。

    “赚了多少?”

    “自己看!”

    老爹把存折一甩,许非屁颠颠过去,上面一串余额。

    “八,八十三万?!!”

    ……

    都说杨百万倒卖国库券发财,其实他倒腾了一年,挣多少没人知道。有说几十万,有说一百万,老百姓给起了个外号,才叫杨百万。

    他真正发家,是炒股开始的。

    许孝文跑了大半年,赚了83万,真是靠差额一点点攒的,还多亏本钱高。不过张桂琴已经慌了,又像当初卖君子兰似的,被迫害妄想症。

    83万啊,八辈祖宗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许孝文回来的时候已是12月底,转眼就31日,大家下了趟馆子。接风洗尘,迎接新年。

    西城,什刹海前海东沿。

    此处有家老字号,烤肉季。创于道光年间,号称南宛北季,即季氏的烤羊肉,宛氏的烤牛肉,京城闻名。

    八位,全是院里人。

    羊上腿、后腿肉,片薄如纸,摆在铁条炙子上,事先浸作料,烤好直接入口,配芝麻烧饼。

    不膻不柴,含浆滑美。

    许孝文出门,钗黛知道干嘛去了,吴小东和沈霖不晓得,还以为从老家过来的。

    桌上驴唇不对马嘴,哼哼哈哈应付着。没办法,这事不能说,包括现在赚钱了,也就一家三口知道。

    幸好小旭、张俪不嚼舌头,没问。

    吃着吃着,沈霖忽然捅捅吴小东,俩人眼神交换,吴小东为难的站起身。

    “正好大家都在,说个事儿。之前沈霖不说搬出去么,现在也入职了,就想去宿舍住,工作什么的也方便。

    我们不是翻脸不认人啊!你们的好,我们都记着,但在这住一年多了,长期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再过两年毕业,得考虑婚房……”

    沈霖怼了他一下,吴小东嘿嘿一乐,“反正就这意思。”

    许非见状,怕是两口子早商量好的,“你们决定了?”

    “决定了。”

    “那我也不留了,住哪儿都是朋友,准备什么时候搬?”

    “2号吧。”

    “成,我帮你们找个车。”

    他们这边定了,小旭拿筷子翻弄肉片,歪着头,似根本没听到。

    张俪陪老两口说话,也似没听着。

    沈霖反倒伤感了,“这又要分开了,感觉《红楼梦》拍完就过得好快,大家都经历了很多事,之前谁能想到呢?”

    “是啊,谁能想到呢?”

    许非跟着叹息,我一下变成富二代,我说啥了嘛?

    ……

    当夜。

    张桂琴回去,又跟许孝文唠叨,神经的不得了。吴小东两口子很晚才睡,估摸在收拾东西。

    许非继续写剧本,慢慢东西屋关灯,老爸老妈也消停了。

    《渴望十六年》之前写了一部分,争取在春节前搞定。他文笔并不出色,胜在构思和操作性。

    比如写了六分,但真拍的时候,他能转化成十分。

    “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

    许非写了很久,随意一偏头,过十二点了。

    他怔了怔,把门上的挂历收起,又翻出一本新挂历。

    “1989……”

    许老师恍惚了会,轻手轻脚的出门,站在屋檐底下呼着白气,遥望夜空。

    年复一年的感慨,唉,六年了。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