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从1983开始 睡觉会变白

第八百一十一章 我行我来啊

    许老板很少露面,更少公开讲话。

    所以当记者确认,他亲自召开发布会时,都跟打了鸡血似的明显冲着金鸡百花来的啊!

    冯裤子喷,许老板喷,份量能一样么?

    800记者全没走,午饭刚过就挤在国际酒店的会议厅内,装不下,都站票。

    连主办方人员也躲在里面。

    “你说许总要干什么?”

    “批评金鸡呗。”

    “那也没意义啊,金鸡都被骂习惯了。”

    “我猜他想给金鸡施压,不然就抵制领奖。”

    “不能吧。我猜是宣传《天下无贼》,借题发挥。”

    “来了来了!”

    刚好两点钟,厅外脚步声响,沉稳有力,每一步的节奏似乎都相同。没任何外人,许非衣着简单,拿着水杯和几页稿纸就进来了。

    前面是桌子,架着一排话筒。

    他坐定,道:“今天主要对金鸡百花奖的一些事情,跟大家说一说,没时间写通稿,凑合凑合。”

    说罢喝了口水,仍然一副上课的样子。

    “先说百花奖。

    官方的评选规则,在10个以上城市放映过,在十来种电影期刊、晚报上评选,并通过央视电影频道播放一些候选影片。

    我们慢慢捋。

    第一件,观众表示没看过《明天我爱你》,官方称其符合条件,发行很不错。”

    他摸出一个手机,拨号,对准麦克风。

    “喂,《明天我爱你》是你们晋省制片厂拍的吧?”

    “是啊,怎么了?”

    “这戏上映了么?”

    “上映了,但几乎没什么票房,几天就撤档。然后就卖给电影频道了,好歹回来点成本。”

    “那上映有10个城市么?”

    “啥?十块银幕我就谢天谢地,还10个城市!”

    咝!

    底下人毛孔舒张,兴奋的难以自制,许老板牛啊,现场对线!

    “《大众电影》说今年收到了59万张选票,但不肯公布每位演员的得票数。”

    许非继续拨号:“喂,《新影视》是今年百花奖的合作方吧?”

    “对,我们参与了。”

    “一共收到多少票?”

    “现在观众没热情,《新影视》发行量100多万份,才收到几千张。”

    “谁得票最多?”

    “潘越明啊!”

    “有投《明天我爱你》的么?”

    “嗯?你说的是电影么?”

    许非挂断,道:“他们还说这部戏在电影频道播过三次。”

    咔咔再次拨号。

    “喂?你们买了《明天我爱你》的版权么?”

    “这片根本卖不出票房,只能我们收着,播了两三次吧。”

    “收视率怎么样?”

    “没印象。农村戏,现在除了上岁数人谁看啊?”

    “……”

    全场寂静。

    记者全傻,尼玛这是人干的事?真正的手眼通天。

    许非收起电话,笑道:“一部没有票房,没有投票,绝大多数观众没听过,收视率平平的电影,为什么能拿下百花奖?”

    “一个以观众投票为标准的奖项,到底以观众为准,还是以某些人的个人喜好为准?”

    “为什么不公布每人的票数?”

    “我对我的行为负责,我现在可以说,百花奖你造假了!”

    “百花奖的诞生有历史原因,那时可以,不代表现在也可以。一本杂志如何担得起中国电影最高奖之一的体量?

    你们连最基本的,让观众都看过候选影片都做不到!”

    “……”

    《大众电影》代表和张斯涛就在底下,不止是冒冷汗,血开始往上涌,头晕脑胀。

    所幸许非没揪着骂,话头一转:

    “再说金鸡奖。

    该骂的你们都骂过了,我不重复。”

    底下一阵哄笑。

    “我说说没人在意的。

    《益西卓玛》《梦幻田园》两部作品,至今没有公映。没有公映的电影,能拿到中国电影最高奖。

    最佳故事片特别奖的提名,有《非常夏日》《紧急迫降》。

    后者拿了奖,前者也拿了奖,但拿的是最佳导演特别奖。《非常夏日》提名导演特别奖了么?没有,但它可以拿。

    吴贻弓先生是本届评委会主任,昨天晚宴,老先生说好电影太多,票数有高有低,但本着不遗漏好作品的态度,所以选了三个最佳影片。

    再有,《生死抉择》的导演技巧粗糙,没有提名,这点还算公正。

    但是,一部没提名最佳导演的作品,却能拿到最佳影片奖……

    这说明什么?

    金鸡奖迄今没有一个科学、严谨、公正的评选方式,评委视奖项为私人财产,可以随意揉搓,玩弄!”

    许非展开稿纸,笑道:“最后我要读一段评论,虽然我不怕得罪人,但不想背锅。这是南都记者写的:

    ‘一群墙头草式毫无立场的评委,一堆莫名其妙的奖项。在不能取悦观众的时候,终于转而求其次,讨好明星或名导。

    一方面在颁奖上,谁也不敢得罪;另一方面,在电影市场与观众需求严重失衡的情况下,仍要打肿脸充胖子,维持一种半死不活的平衡。’”

    咝!

    这话严重到可怕,张斯涛不能不吭声了,道:“小许,你不能无视实际情况吧?我们划分不同,金鸡奖代表的是专家奖,百花奖是观众……”

    砰!

    许老师一拍桌子,指着底下喷:

    “你说金鸡是专家奖,权威性呢?严谨性呢?

    你说百花是观众奖,公正性呢?透明度呢?”

    看看你们的评选宗旨:六亲不认,只认作品;八面来风,自己掌舵;不抱成见,从善如流!

    脸红不脸红?哪一条做到了?!

    艺术、商业是电影的两个基本属性,我们常年瘸着一条腿,商业片发展本就落后。如今入关在即,好莱坞浪潮即将来袭,国内电影改革,连院线制都已经启动。

    可到现在,还有人顽固不化,对商业片充满歧视!

    我们五年计划,打造自己的大片,就为了让观众回到影院。本应团结一心,艺术、商业齐头并进,让中国电影触底反弹,却被自家的奖项歧视!

    我不是说商业片就得拿奖,但必须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不然观众都没了,你讲什么专家?讲什么艺术?!”

    “……”

    全场记者瞪大眼睛,得嘞,被指着鼻子骂。

    许老板不怕得罪人么?

    大家想了想,还真不怕。

    张斯涛被骂懵了,半响回过神,也有了火气:“你以为评奖那么容易?你不怕得罪人你来做?”

    “我可以做啊!”

    许非站起身,撂下最后一句:“大家不要拍照,记得把我的话传出去。

    我真不在乎另起炉灶,搞一个让观众喜欢、信服的电影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