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系神豪 起酥面包

第188章 商务宴请【求订阅、月票】

    此行最重要的事情一切顺利,汪言心情大好。

    前期跟香记搞好的关係,最终还是派上了大用场,当初的钱可真是没白花。

    Madre经理对自己的工作也非常满意,用那种绅士而又谦恭的姿态,向汪言表功。

    仍旧是Rih帮忙翻译。

    “马德尔经理说,哪怕是东京香格里拉酒店的总统套房特级套餐,所能供应的A5和牛,都只有每餐150g而已……”

    “它的产量,注定了会在日本国内就被消耗一空,而且每家餐馆的所得份额非常有限……”

    “松坂牛A5每年产出不到250公斤,神户牛不到400公斤,您的用量,是今年产量的十五分之一……”

    “如果不是艾总豁出去脸皮,动用了特别珍贵的人脉关係,这件事,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做到的……”

    “所以在举办活动的时候,请您务必将食材的精緻程度、获取难度,向观众们具体说明……”

    嘿!

    好么,原来表功是假,提要求是真啊……

    不过Madre经理提出的是合理要求,于情于理,汪言都必须做到。

    于是郑重承诺:“请Madre经理放心,我们会将魔都嘉里酒店的大力支援,浓墨重彩的向观众传达,贵方所付出的艰辛努力,足以成为本次活动的第一赞助商。”

    Madre听完翻译,露出一个欣喜的笑容,竖起大拇指,不停的good。

    吴建桉马上跟着提出邀请。

    “汪总,时间不早了,请务必品尝一下The MEAT-扒房的特色菜品,我会亲自为您下厨。”

    Madre经理也道:“汪总,待会我们会为您呈上另外一件礼物,希望您会喜欢。”

    盛情难却,那就吃吧。

    汪言回道:“感谢盛情、却之不恭,那就愧受了,请稍等,让我打个电话。”

    电话直接拨给汪云喜,有两件事需要吩咐。

    “食材方面完全没有问题,喜子哥,看来得辛苦你了,马上启动宣传吧,按照原计划里最高标准来。”

    “另外,叫直播摄像团队准备好,该去踩点就踩点,儘快讨论出一个最好的直播方案来,机位设计、特写切换等方面,上次刘远方团队做得不是很好,我们要注意。”

    “待会会有酒店方面的相关负责人去联繫你,有什么需要,儘管和对方提。”

    汪言一番吩咐,只通过声音和语气,就将领袖的魄力和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汪云喜大受感染,马上激情满满的去干活。

    “放心吧,小言,我马上就去办!”

    挂断通话,汪言往回走,一回头,就见到正有几个人堵着Madre经理和吴建桉在说什么,情绪好像挺激动的。

    咦?

    在这种餐厅里都能发生冲突?

    汪言纳闷的走过去,在人群旁边驻足,冷眼旁观。

    直接找麻烦的是一个挺着大肚子的中年人,身旁挽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妙龄女郎。

    前者的特徵是肉多,后者的特徵同样是肉多,只是大的地方不一样。

    胖子语气挺激动的,皱眉质问吴建桉:“你们餐厅真有意思,把肉挂在醒肉房里,就是给顾客挑选的,现在我挑中了又不肯卖,搞什么东西?”

    汪言瞥一眼钢化玻璃窗,恍然大悟。

    讲究一点的牛排店,都会设计一个专门用来醒肉的房间,有些外部可视,有些自用。

    可视的当然更好,供顾客亲自挑选,一来是让顾客放心,二来是让懂行的老饕亲自鑒定肉的品质。

    醒肉可不是把冷冻肉挂上去那么简单,干醒、湿醒都很复杂。

    但是不管怎么醒,反正顾客能看到,这就是矛盾出现的原因。

    汪言的那几块肉,在任何一个懂行的老饕眼里,都是珍宝。

    可能他们分不出来到底是日本和牛或者是澳洲和牛,但是霜降纹放在那里,级别一目了然。

    胖子想吃。

    然而怎么可能?

    吴建桉一句话就把对方怼了回去。

    “对不起,先生,这是顾客私人所有,存放在我们这里委託烹饪,我们真的没有权利卖给您。”

    那胖子仍旧不依不饶的,但也不是非要强买,只是面子上过不去,痛快痛快嘴而已。

    旁边有几位围观的也在各出奇招,尽最后的努力。

    又是有人认识艾总、又是有人直管本区的那什么,反正都是一个意思:你不卖给我,可以,那能不能让我和货主面对面沟通一下?

    汪言哑然失笑,摇摇头,招手叫来Rih:“我们的座位在哪?”

    “给您预留的是唯一那个包厢。”Rih会意,“请跟我来。”

    刚一转身,打前面迎上来一个姑娘,贴得很近。

    如果汪云喜在这里,马上就能认出来,那是之前在餐厅门口就反覆打量汪言的三个姑娘的其中之一。

    “帅哥,如果就餐人数不多的话,可不可以带我一个?我会付钱的……”

    那姑娘眨眨眼,微微咬着嘴唇,表情似恳求、似诱惑。

    嗯,90分起码是有了。

    目光稍稍向下,噫,身材好像也有90分。

    汪言突然想……额,不能想!

    接下来你会非常忙,你没时间!

    限于形势,汪大少只能遗憾摇头:“不好意思,今天不方便。”

    “那就加个微信,交个朋友?”女孩回复得很快,想必是早就已经打好腹稿,“等到方便的时候,或许可以一起出去玩?”

    玩什么?

    汪言的思绪一下子飞到了游乐场,碰碰车、旋转木马、抓娃娃、蹦蹦床……轻鬆又愉快,想必是极安全的。

    “好,你加我吧。”

    一个微信而已,想理就理,不想理就搁那儿晾着,所以汪言很痛快。

    “谢谢!帅哥,我姓卢,你可以叫我一一或者天天。”

    女孩很开心,但是自我介绍就很怪。

    汪言琢磨琢磨,突然瞪大眼睛:“所以你全名叫卢一天?”

    “讨厌啊你!”

    姑娘噘嘴撒娇,小表情还挺娇羞的。

    没反驳,就是猜对了呗?

    汪言差点笑喷。

    这姑娘的爹妈,心真大,比mina的爹妈都心大。

    人家mina的大名才只是夜夜笙歌而已,到您这儿……哎嘛!

    忍着笑,完成加好友的步骤,卢一天眨眨眼挥挥手,转身回到自己那桌。

    一坐到位置上,两个闺蜜马上探头过来问:“怎么样怎么样?”

    “搞定!”

    卢一天骄傲的一挑眉,嘴角上扬:“哪有本姑娘拿不下的男人?我保证,小帅哥已经深深的记住我啦!”

    “所以小帅哥到底叫什么?”一个闺蜜冷不丁的发问。

    “呃……”卢一天懵了。

    ……

    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汪言的兴緻,反而让他心情舒畅。

    不管原因是什么,被妹子撩总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至于那个胖子,汪大少压根懒得想。

    什么都要我出面,本壕花那么多钱难道是喂狗的吗?

    嘿,汪大少的逼格,真是越来越可以了……

    餐厅里只有一间包厢,但是很宽敞,可以容纳十多个顾客。

    汪言刚坐下,Madre经理就跟过来作陪,然后Rih侍立在旁边,取代服务员小姐姐,亲自为两位BOSS服务。

    可以确切的说,今天这顿饭,是汪言第一顿商务用餐。

    规格非常之高。

    酒店驻店经理作陪,酒店行政总厨下厨,私人管家服务,并且提供翻译。

    吴建桉每完成一道菜,都会亲自来为汪言讲解菜品的构思、创意、选材、口味、适宜的配酒等等。

    等到驻店主厨将下一道菜品的准备工作完成,再回去继续烹饪。

    Madre经理基本没怎么吃东西,每一样菜式送上来,陪着吃两口,然后就开始聊天或者静待。

    其实没什么正经东西可以谈,就是天南海北的瞎扯,发现汪言对哪个话题感兴趣,就多扯一段,不感兴趣,就马上换。

    再加上那位来来回回收拾餐盘的好看小姐姐,这顿饭,等于是四个人在围着汪言转。

    啧啧!

    壕的待遇啊,没经历过,想都想象不出来。

    等到终于要开始准备主菜的时候,吴建桉徵求意见:“汪总,是不是切一块松坂牛下来,我为您做一道特色菜?”

    一块是多大呢?

    如果是500g,那就价值1.5万,暴击之后可能会是30万……

    麻蛋,吃什么吃,不吃!

    汪言不是捨不得钱,只是觉得没必要非得现在吃,以后又不是没有机会。

    45公斤的牛肉,烤完以后会缩水很多,能不能剩下30公斤都很难说,供应7个大胃王吃,每人大致能够分到4公斤。

    有些人估计不够,有些人估计会有剩,但是总体而言,应该很紧张。

    但汪言没有直接说不捨得吃,而是巧妙的反问:“贵店的特色牛扒是什么?”

    吴建桉被问得有点不好意思,解释的时候特意多加一句。

    “因为定位的问题,我们店里最高只供应M9级别的澳洲和牛,以适宜做扒的沙朗、西冷、菲力、牛仔为主。”

    汪言点点头,抱着请教的态度又问一句:“没有M12级别的牛排么?我记得,澳洲和牛是不禁运的吧?”

    上次在帝都,林薇薇曾经科普过一些有关澳洲和牛的知识,但是她自己也是个半吊子,汪言有好多东西没弄懂。

    吴建桉摇摇头,很认真的解释。

    “汪总,其实做扒,并不是越高级别的牛肉越好,真正最适合这种烹饪方式的牛肉,基本是日本和牛的A3级别,澳洲和牛的M8、M9、M10级别,或者是美国极黑和牛Gold级别。”

    “脂肪比例在30%-35%左右,做到Medium的程度,口感才能抵至最佳。”

    “日制A5、澳制M11、M12,前者以寿司、生食为主,后者以薄片微烤最妙,都更适合做特色菜,用来做炖炒扒非常浪费。”

    “像您的那块松坂牛,如果做成牛排,第一口会好吃到爆炸,第二口仍旧是无上美味,从第三口开始,就会感到肥腻,越往后越觉得难以接受。”

    听到此处,汪言突然有点揪心。

    皱眉问:“照您的说法,今天晚上的比赛,选手们岂不是会很难受?”

    真要那么腻,谁吃得下去多少啊?!

    吴建桉却突然笑了,特别莫名其妙的那种笑容。

    “所以说,您的想法简直是神来之笔啊!”

    “用铁板炙烤薄片,本身就能极大程度的蒸髮油脂,再配上ppboy大蒜片解腻,虽然稍微有一点点暴殄天物的嫌疑……呵呵。”

    “但是呢,反而可以让选手们尽情享受。”

    “实在不行,我们还有生菜、紫苏等蔬菜可以用来配佐。”

    “所以我觉得问题不大,美味程度或许会损失一些,但是大家的食量应该不会严重受损。”

    吴建桉的用词很保守,或许、应该什么的,但是态度显然很乐观。

    汪言放下心,却又有点汗颜。

    麻辣吉尔哟,我哪晓得A5级别的牛肉会那么腻人?

    搞出生蒜片来配餐,真就只是逼不得已,您想多了……

    见汪言再没有疑问,吴建桉重新把话题转回正轨。

    “其实我们餐厅也存有少部分M12级别的澳洲和牛,那东西不算贵,您想试试的话,我可以为您做一道特色菜尝尝。”

    “哦?”汪言很感兴趣,“那么,号称与A5同级的M12,到底是什么价格呢?”

    “澳洲和牛是不禁止出口的,澳洲幅员辽阔,产量亦大得多。”

    吴建桉一摊手,言辞间,对澳洲和牛并无任何憧憬,想来是见得太多了。

    “有钱就能买到M11级别的澳洲和牛,再稍微有点关係,M12亦不在话下。”

    “当然,其实国内是没有零售的M12的,但是有不少外贸商经营M11,对外界,都当成M12来卖,100g大概卖到170-200元人民币。”

    “我们在高档大众餐厅能吃到的最高等级的澳洲和牛,就是这种。”

    “如果是在澳洲本土购买,真正的M12级别,100g的售价大约是7、80澳元,摺合人民币400块左右吧。”

    “在奢侈级餐厅里销售,一份用量180g的M12菜品,售价大概是2000块起,上不封顶,但那就不关品质的事了。”

    “有些时候,有些吹出来的东西,太较真不好,太糊涂又显得很蠢。”

    “所以,我个人是觉得,澳洲和牛的M12,其实远比A5更有性价比,但是并不适合拿出来炒作。”

    说到最后,吴建桉甚至很孩子气的对汪言眨眨眼。

    哈哈!

    有趣!

    魔都嘉里反正是不做M9以上的和牛菜品,因此吴建桉知无不言,把里面的东西兜个底儿掉,让汪言觉得大开眼界。

    当一个合格的神豪,要学的东西可是真特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