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系神豪(生活系男神) 起酥面包

第638章 正经八百的玩枪【大章】

    妹子们闹心着的时候,汪言正在愉快的打枪。

    郭厚禹雷厉风行,前天刚提起来要带汪言去搞点男人的浪漫,今天就给安排好了。

    汪言欣然前往,都没问还有谁。

    其实这本质上就是一次深度社交,和富豪们相约去打高尔夫没什么区别。

    郭厚禹需要继续考察汪言,汪大少也希望经由不同的环境来确认老郭是否值得深交。

    所以,我这并不是玩物丧志。

    手动滑稽。

    碰头之后汪言发现,今天真是一个外人都没有,就老郭、红英、自己,再加上一个狗腿子有财。

    真·私下小聚。

    并且,去的地方根本不是民间射击场,而是一个不方便提起来的地儿。

    步行经过某个操场的时候,有财突然兴奋得不行。

    “老板,这里有炮啊!”

    确实有炮,而且是口径至少150mm的巨炮,远远的看着都能感觉出威武。

    那炮管子长的,仿佛能够刺破苍穹。

    狗哥是个军盲,极度缺乏相关常识,挺激动的问郭厚禹:“郭哥,那玩意能让我来一发不?!”

    把红英给笑惨了。

    “大少,别闹!

    让你玩枪,打的是训练额度内的子弹,搭人情但是不违反纪律。

    你惦记的那玩意叫155自行加榴炮,能从这儿干到市区,轰塌半拉楼不成问题。

    你打一发爽得不要不要的,我和你郭哥喜提三年刑期……”

    被埋汰了一顿,汪言反而更兴奋了。

    “我去!那么牛哔?!从这儿到市区得有二三十公里吧?!”

    郭厚禹笑着点点头:“那炮能打40公里。”

    “那玩意的炮弹这么长……”红英张开双手比量一下,长度接近一米,“比你媳妇都沉!”

    “啊?!”

    “真的!不信你问郭哥。”

    “嗯,一发炮弹接近50公斤。”

    把50公斤的炮弹打出几十公里……不可思议。

    “哈哈!少见多怪了吧?我跟你讲啊,比如你在足球场踢足球,50米外有一发高爆弹落地……”

    “咋?”

    红英肆无忌惮的发出嘲笑:“咋?礼金我都准备好了,就等吃席呢!”

    狗哥并不相信,但是郭厚禹点了点头。

    “50米太近了,基本必死。

    哪怕是卧倒姿势,被穿甲破片刮死的可能性仍然高达99%。

    就算真是运气好到家了,躲掉了所有破片,冲击波依然会震碎你的内脏。”

    “像足球场那种空旷环境,150米都白给!知道为啥不能让你来一发了吧?”

    小军盲听着他俩你一言我一语的科普,感觉大涨见识,对于现代火器的威力终于有了一点概念。

    然后突发奇想:“那要照这么说,科幻片里的丧尸末日岂不是很扯淡?”

    “哈哈,对!”

    郭厚禹突然发笑,尔后解释道:“其实我们之前就讨论过丧尸病毒会不会毁灭人类的问题,还和参谋部的朋友们做过完整推演。”

    “嚯!郭哥,你们的娱乐方式真特么神奇……”

    汪言情不自禁的竖起大拇指,让郭厚禹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里都透出愉快和自豪。

    “其实就是闲得蛋疼,天天幻想着和谁干一架,然后就预设条件、层层加码、你攻我防……本质上和你们玩剧本杀没什么区别。”

    狗哥有点被炫到了。

    郭厚禹说的简单,但是看他的得意劲儿,实际情况肯定不是那么简单。

    可恶,大佬你好会装!

    不过汪言从不吝啬给朋友捧场:“那结论呢?看样子,很乐观?”

    郭厚禹挑挑眉,很是骄傲。

    “别的国家咱不管,反正在国内,只要病毒的威力不是全灭的那种,那就绝对没问题!

    按照最坏的情况来模拟,病毒集中爆发,第一个小时有生力量减员到5%,接下来不再有非外伤性感染,人类开始防御反击。

    反攻肯定是由军队发起的,所以实际上这是一道数学题

    坐标大军区的师级军营,一百个被打散建制的职业军人,是否可以消灭19倍的普通丧尸?

    答案很简单,可以!

    三个士兵就能发动一辆装甲步兵车的基本功能,对战友展开有效救援。

    一百个士兵开着二十辆各式装甲车,两个小时轻松全灭一个师的丧尸。

    清理干净军营,接下来就简单了。

    救援、汇合、重组部队、形成临时建制、开启全面战争状态。

    侦查到大股尸潮就架炮,几十公里外就能打残。

    小股尸潮就拿重机枪突突,不用省子弹,国内的子弹库存足够突突100亿丧尸还有得剩。

    也不用理会丧尸必须打头才会死的问题,待会儿你亲自玩玩重机枪就知道了,那玩意打人就跟割草似的,一割四五排。

    一旦打到躯干的骨骼上,子弹稍微一翻滚,整个人都给你扯碎!

    在丧尸集体进化出可以比拟人类的智慧之前,本质上这就是一个枯燥的打地鼠游戏,战术多到用不过来。

    七大军区至少可以形成七大幸存者基地,然后慢慢收复全国。

    毁灭人类?想太多。”

    郭厚禹聊嗨了,眉飞色舞的,展现出一种独属于军人的纯粹。

    汪言觉得很有意思,也乐于向朋友请教任何自己不懂的问题,于是大家很是愉快的聊了一路。

    到最后,红英很骄傲的总结

    “其实最最关键的是我们国家强大的基层组织能力和动员能力,平时你可能体会不到,可是一旦到了危急时刻,那种差距足以拉开生死。”

    郭厚禹随口接上八个字:“外面全灭,我们独活。”

    霸气了我的哥。

    汪言对于他们的自信并不能完全理解,这和智商情商都没关系,纯属见识不足。

    不过管它呢,闲扯嘛,大家都开心最重要。

    一路吹着高端的牛哔,三人的感情更进一步,开始勾肩搭背。

    汪言尤其喜欢他们两个那种高涨外露的爱国主义情怀,不管以后他们会不会变,最起码在此刻,老郭和老红的精神内核能够与汪言产生共鸣。

    接下来如果不出意外,红英将成为汪言在某些事务上的代言人兼一号合作伙伴。

    ……

    终于来到靶场时,情绪高涨的郭厚禹对着那位穿着作训服的好哥们黄志忠大手一挥。

    “把你能弄出来的装备全搞一套!今儿给我弟弟开荤!”

    老郭一向稳重,极少有如此狂放外露的时候,黄志忠不由仔细打量了汪言一眼,笑了。

    “嚯,车神可是贵客!待会咱们开着99飚一圈?”

    汪言和他握手,用力摇了摇:“那就提前感谢黄哥热情招待了。”

    没白感谢,黄志忠是真的用心招待了。

    各种现役武器,全摆出来让汪言挑着玩。

    看到那琳琅满目几张桌子都放不下的各式枪械,汪大少实在不得不客气两句。

    “郭哥,不会给你和黄哥带来麻烦吧?”

    “没事儿,放心玩!”

    黄志忠大气挥手,郭厚禹笑着多提了一嘴:“快换装了,新枪族已经基本定型,你安心玩你的,别跟不相干的人提起来就行。”

    汪言懂了。

    帝都军区嘛,肯定是第一批换新装备的,关上门自家玩玩旧枪完全不叫个事儿。

    于是狗子开始尽情的挥洒激情和子弹。

    额,听起来怪怪的,但这次是真的正经描述……

    手枪打了两个弹夹,狗哥很快就腻了。

    50米射程都不到的小玩意有什么好玩的?

    换大家伙!

    接下来就是冲锋枪和各式步枪。

    不得不承认,95枪族在当今时代并不先进,但这并不妨碍狗子玩得兴高采烈。

    怎么说呢?

    军用步枪的威力确实惊人。

    老黄弄来几辆报废汽车,汪言在50米外一梭子子弹打过去,两层车门全打穿了。

    “我去!电影里拍得太假了吧?这躲在车后面不是找死吗?”

    郭厚禹笑而不语,拎过来一挺步兵班用重机枪。

    “你再试试这个。”

    具体是什么型号,汪言没理会,反正是打爽了。

    那辆当靶子的丰田凯美瑞就跟破布片子似的,被打得直冒烟。

    不过视觉效果不太好,因为子弹的穿透力太强了,动能不能完全释放出来。

    要说好玩,还得是枪榴弹。

    汪大少用了四发榴弹才命中那辆凯美瑞,然后只听轰的一声,车顶和车门被火球炸稀碎,各种残片飞出去老远。

    “芜湖!~”

    狗哥简直要爽爆了。

    果然,爆炸才是男人的终极浪漫!

    郭厚禹和红英看得兴起,三兄弟一人掏出一把大枪,对着剩下的两辆小车狂射。

    轰!轰!轰!

    哥仨把车轱辘都给炸上了天,才终于满足的罢手。

    结果正开心着呢,三万突然抽了。

    于是汪言急忙开始安抚后宫。

    跟三万聊了几句,发现讲不通,小丫头有情绪,短信的力量并不足够。

    狗哥果断找上平之。

    看了她发过来的消息,汪言立即意识到,她压根就没有搞清楚状况,还在那儿美滋滋的皮呢。

    找娜吾?

    算了算了,惹不起。

    就你了,小公举!

    汪言三下五除二摆平傅雨诗,然后悠哉悠哉的开始等信儿。

    把复杂的事儿交给合适的人,再大的麻烦都好解决,何况这也不算多大的麻烦。

    汪言对三万很有信心,她从来都不是一个爱作妖的姑娘,哪怕没人安抚,她自己都能调整好。

    反正我跟婊婊清清白白,哥问心无愧~

    ……

    中午大家简单的吃了顿食堂,没喝酒,兴高采烈的聊了会儿天。

    主要还是三个狂热的火力不足恐惧症患者向军事小白科普大口径、大当量的充分必要性。

    于是乎,下午的节目直接就跳到了12.7mm。

    在原定计划中,下午应该是教授汪言使用狙击步枪。

    新手玩狙击步枪,搞个JS7.62mm就挺够用的了,后坐力没那么大,白光瞄准镜也不那么难学。

    可是这几个货叫嚣着男人就应该硬,就应该猛,12.7起步,14.5刚好,20才叫优秀。

    其实就是想看汪言的乐子,没憋着好心。

    “小老弟你敢不敢跟我们玩点猛的?”

    “莫慌莫慌,哥教你玩大枪!”

    话里话外还带着点别的意思。

    汪言能怎么办?

    他只能很诚恳的告诉三位大哥:“我平时自己玩的就是.20……”

    然而他的诚实却只换回了无情的嘲笑。

    狗哥也没辩解什么,只是,等到饭后三位大哥结伴去上厕所的时候,默默的跟了上去。

    营地里的尿池是那种老式的、贴瓷砖的一长条,没有隔断,每排可以容纳至少20人同时嘘嘘。

    汪言看看距离,站到一米外,开始放水。

    三位大哥正笑呵呵的聊着闲篇,突然听到强劲的水流冲击墙壁的声音,不由同时回头。

    (。_。)

    w(Д)w

    聊天声顿时中断,哥仨谁也不吭声了。

    洗手的时候,恰好傅雨诗发来短信,就两个字:“搞定!”

    汪大少的心情愈发美丽了。

    “果然还得是你啊!泪.JPG”

    “你可闭嘴吧!你都不知道我被折磨得有多惨,简直是折寿……”

    “啊?!那么夸张?”

    “一点不夸张!婊婊杀疯了,媛媛搅得昏天暗地,薇薇全程废废,最后居然是葱葱救的场……太险了!”

    “等会儿!你让我捋捋……熊大笑到最后?”

    “哎呀不是你理解的那样!不过我发现啊,憨批真的天克王者,管你在十八层还是大气层,都给你拉到同一水平线上,一顿王八拳锤屎……哈哈哈!”

    汪言发现今天的傅雨诗格外的活泼,不由露出慈祥的笑容。

    “那不挺好的嘛……嗳,那你呢?你怎么没提你和小琉璃啊?”

    “我?!我被小琉璃吓得瑟瑟发抖!狗狗啊,我不骗你,今天的小琉璃太可怕了!”

    “啊?!”

    “啊什么啊!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认真回答我。”

    “好。”

    “如果开始的动机就不正确,是不是一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汪言很认真的想了想。

    大概半分钟之后,才给她回复。

    “我们怎么定义‘正确的动机’呢?

    我想和你开始,动机是见色起意;可是我和刘璃的开始,同样是见色起意。

    后续的契合是结果,但是再怎么融洽都不能改变动机的肤浅与单纯。

    对于大部分男人而言,一眼心动就是开始的唯一原因。

    在接下来的相处中,如果久看不厌,那就是正确的动机;如果索然无味,那就是错误的动机。

    所以正确与否其实是由结果决定的。

    结果正确,动机就正确。

    结果错误,开始得再美好依然是错。

    以上是常规情况,而我可能是个特列。

    于我而言,和刘璃之外的任何女人产生感情都是‘开始就不正确’,我不想为此狡辩。

    问题在于,我们怎么定义‘好结果’。

    现在的契合是现在的结果,30岁的时候我们会有一个新的结果,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的结果。

    你现在就想看到盖上棺材那天的终局,那不现实。

    所以我们拿什么保证最终的结果是好的?

    我不能为此发誓,因为我确信那不可信。

    我只能保证我会尽可能的给你们物质,给你们安全,给你们快乐,给你们一个我认为的好结果。

    可是我能够给出的东西,对于你们而言到底是不是好的,那得由你们去判断。

    我从来没有对刘璃说过‘我一定会给你幸福’之类的话。

    幸福是一种很私人的感觉,我不确定我能做到。

    好结果同理,你要自己感受。”

    ……

    回到餐桌上,汪言打字打了好半天,才把所有想法都表述清楚。

    三位大哥自顾自的聊着天,没有来打扰他,这让他充分的厘清了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结论就是没有结论。

    汪言的做法,不能用“渣不渣”来概括。

    这种定性方式太肤浅也太草率,缺乏对于复杂现实的深刻洞悉。

    所以,狗哥坚定的认为自己并不渣,只是好为人师,喜欢向漂亮女同学传授人生经验,仅此而已。

    并且他相信傅雨诗能够理解。

    大约三分钟后,傅雨诗回复了信息。

    很不简单的一段话,每个字都透露着她的认真。

    “你总是那么聪明敏锐、强大坚韧,每一次的安慰都能让我满心柔软。

    我十分确定,我们的开始并不正确,我为此愧疚和不安,但不后悔。

    幸好我想要的并不多,并且可以承受最坏的结果。

    所以……

    我要陪你错下去。

    直到等来一个所有人都能接受的好结果。”

    汪大少展颜一笑,温柔溢满眼角眉梢。

    人到中年的大哥们看到这一幕,叹气都带着股柠檬味,凑到一块悄悄嘀咕。

    “准是哪个新姑娘。”

    “小老弟的桃花一直这么旺吗?”

    “刚刚你又不是没看到,丫的资本摆在那儿,不该旺吗?”

    “倒也是……”

    “大哥们久等了,继续走起?”

    “啊,好好!”

    出了食堂,狗子吹着愉快的小口哨,美滋滋走在最前头,三位大哥在后面继续窃窃私语。

    “我琢磨着,这玩意是不是可以后天锻炼啊?”

    “问问?”

    “别吧……要是不能,岂不是平白暴露了?”

    “什么叫暴露?12.7是现代狙击枪里的大口径好吧?!”

    “就是!7.62的都还在服役呢!”

    “而且就算口径没得改,增加点射程也是好的嘛……”

    “那就……问问?”

    “三儿啊,你去!”

    “我可不去!我的够用!”

    “嗳老郭你瞅我干啥啊?我和汪言又不熟。”

    “那我是大哥,你们觉得我方便吗?!”

    哥仨在那你推我躲嘀嘀咕咕好半天,都以为汪言听不到,但其实,狗哥已经快要笑尿了。

    最终,哥仨到底还是端住了架子。

    再怎么说汪言才二十岁,当着另外两个老哥的面请教这事儿,谁都抹不开脸。

    然后等到真正开始玩枪的时候,他们使坏把靶子立到了1200米外,可把汪言折磨赖了。

    尽管M99是以射击精度高著称的,但是对于新手仍然极不友好。

    光是学习怎么使用瞄准镜就要好久。

    汪大少学习理论的时候倒是没怎么费劲,然而等到实战的时候,上手就废。

    1200米的距离,一旦打飞,着弹点都看不到。

    今天还有点小风,三到五级时大时小,一阵一阵的吹,结果前30发子弹,汪大少只有两发子弹上靶,游戏体验极差。

    红英可算捡着个乐子,挤眉弄眼的嘲讽汪言。

    “狗砸,行不行啊你?哥还寻思能跟你切磋一场呢!”

    汪言很谨慎的问:“三哥你什么成绩?”

    红英得意的很:“十发子弹,48环!”

    也是个小辣鸡,距离及格都还有好远。

    汪言并不是很怂,但还是保留了很大余地:“你等我再打两发试试。”

    重新趴下,瞄一眼观测仪上的距离和风向风速,开始调整瞄准镜。

    放大开到8倍,方向手轮右旋一刻度,高低手轮调高四个刻度,用十字星下面的第二个∧的顶角套上靶心,试开第一枪。

    运气非常不错,成功上靶。

    着弹点在靶子右下角,汪言心里有数了。

    再调,再射,命中左上方的4环。

    接下来就不能再调整手轮了,刻度偏差会很大,汪言直接偏了一点准星。

    深呼吸,缓缓吐气,稳稳的开枪。

    8环!

    第四枪又打了一个7环,着弹点偏差不大。

    “来吧!”汪言有信心了,转头望向红英,“打什么彩头的?”

    红英听到观察员报分,直接把枪一扔。

    “去屁的吧!两个大老爷们,比什么枪,GAYGAY的……”

    卧槽!

    狗哥差点被他闪了个跟头,笑骂:“就没见过你这么欺软怕硬的大哥,又怂又不要脸。”

    “啊?你说什么?”

    红英带上耳罩,聋得贼及时。

    郭厚禹听到他俩拌嘴,端起望远镜观察汪言的靶子,突然爆了粗口。

    “卧槽!狗子你是变态吗?!几十发子弹就能喂到这水平?”

    黄志忠脸上涨得有点红,迫不及待的催促汪言:“老弟,你再开两枪我看看!”

    汪言稳稳的又开了三枪,居然打出来两发7环一发9环。

    可把老黄激动坏了。

    “兄弟,你特么是天生的杀手苗子啊!

    我长这么大,头一次见到你这种奇葩!

    几十发子弹就稳定命中1200米靶的7环,你牛哔大了你知道吗?!

    你现在只差经验,等你打满一万发子弹,卧槽,1500米以内你想鲨谁就鲨谁!”

    汪言:(⊙⊙)

    我……

    我长这么大,头一次有这种被人噎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感觉……

    感谢厚爱?!

    我会戒骄戒躁再接再厉,向着死刑的方向继续努力?!

    正为难的时候,郭厚禹把他救了。

    “时间不早了,咱们去溜一圈坦克?”

    看起来是受到了打击,不想再玩枪了。

    上回钓鱼老郭也是这样,整个一个大龄傲娇面子怪,有点可爱。

    汪言嘿嘿一笑:“那感情好,走着!”

    于是大家就挤到一辆坦克里,轰轰隆隆的压进了训练场。

    遗憾的是,开坦克的体验感并不怎么好,和汪言预想的有很大差距。

    一是乘坐感很差,噪音巨大,视界狭窄。

    二是不能开炮,基本等于坐了辆闷罐车。

    三来速度太慢又颠簸,让习惯了在赛场里飚到300的狗哥很不适应。

    不能尽情开炮的坦克和拖拉机有什么区别?

    哦,拖拉机没那么闷热……

    转了两圈,大家都兴致寥寥,于是决定回城里喝酒去。

    本来汪大少是很想和他们慢慢喝着小酒,好好聊会儿天来着,真的。

    但是心里惦记着小琉璃,于是心怀不忍的开了大招,上桌半个小时就把他们全撂倒了。

    然后急匆匆来到巴黎世家,亲自挑了一堆丝袜做礼物,吩咐有财打道回府。

    接下来,就是怎么把三万骗出校门了。

    狗哥左思右想,感觉这事儿他自己办不成,还是得摇人。

    而且,摇人也需要技巧。

    狗哥先是把傅雨诗叫到了酒店,美其名曰:当面聊聊今天的事。

    然后在酒店大堂接到傅雨诗,当场图穷匕见。

    小公举愣了好一会儿,气得满脸通红。

    “这种肯定会挨打的破事儿你又找我?!能不能不要总可着我一个人坑啊?!你爱找谁找谁,反正我不管!”

    狗哥举起巴黎世家的手提袋,坏笑着摇了摇。

    “今天她要是出不来,那就你来替她穿。”

    卧槽!

    傅雨诗整个人都麻了,瞪圆了好看的大眼睛,里面满满都是难以置信。

    “你是真的狗啊……”

    汪狗嘿嘿一笑,拉着她走进电梯。

    “你看着办咯,反正我怎么都行,真的。”

    “你别拉我……你个王八蛋臭流氓!做梦去吧,我哪个都不选!”

    叫归叫,可是傅雨诗到底还是被汪言拉到了总统套房前。

    俩人正闹着呢,套房的管家见怪不怪的就要刷卡开门,然后,房门突然从里面被猛的拉开。

    未见人,先闻声。

    “狗子狗子,快来!我请你喝狗肉豆腐汤!”

    我尼玛!

    好大一个惊喜……

    傅雨诗挑挑眉,看着突然把手收到背后、乖乖站好的臭流氓,得意的抿嘴一笑。

    汪言不闹了,她反而主动贴了过去。

    媚眼如丝,夹出好生娇嗲的小奶音:“乖,待会我让娜吾给你穿黑丝”

    汪言忍不住想了想,顿时感觉裤子有点勒。

    但是理智却在疯狂示警:离这屋远点!沾上娜吾准没好事儿!

    正犹豫着,娜吾欢快的冲出房间,一把把他拽了进去。

    *********

    今天找个什么理由来骗点月票呢…… 为你提供最快的生活系男神更新,第638章 正经八百的玩枪【大章】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