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龙城 方想

第二百二十九节 这么多?

    龙城正文卷第二百二十九节这么多?加速、加速、再加速!

    想象前方有一个废弃货箱,【黑色极光】突然一个转体半斜跳,半空身体打开,脚掌借势蹬踏一旁的墙壁,一个舒展的鱼跃,落地瞬间一个翻滚,发出与光甲庞大身形不相称的微弱声音,颇有几分点尘不惊之感。

    龙城的注意力很集中,他仿佛回到了训练营。

    训练营天空永远阴沉沉,比岄星还要荒凉死寂。随处可见的光甲残骸、废弃锈蚀的飞船龙骨,空气中弥漫着难闻刺鼻的气味,大雨总是滂沱和不期而至,让他们深陷泥泞。下雨往往伴随着气温骤降,他们在简陋的光甲驾驶舱里瑟瑟发抖。

    当然,说起来还是【铁耕王】的驾驶舱更简陋。

    【黑色极光】的驾驶舱在龙城看来简直豪奢,许多他以前都没有见过、听过的设备,让他大开眼界。

    茉莉总是嘟囔,为什么老师能在光甲里面呆那么久?每次喊老师吃饭,老师都在光甲里,不闷不无聊吗?

    龙城不太明白茉莉的话。

    这么豪华的驾驶舱,怎么会觉得闷和无聊?在驾驶舱内睡觉都又舒服又安心。

    有一次茉莉眨着眼睛,一脸无辜地问龙城,是不是在驾驶舱里看特别有意思的全息教学影像?

    龙城点头说是啊。

    那些光甲教学影像,有挺多地方可以学习,特别有意思。

    茉莉捂着嘴巴嘿嘿笑得满脸通红辫子乱颤。

    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茉莉露出这样的笑容,龙城都会生出给茉莉上课的冲动。真是奇怪!

    不仅是驾驶舱,【黑色极光】无论从哪个方面,都是龙城用过的最强光甲,没有之一。

    用来跑障碍科目训练,亦是如此。

    简直是种享受。

    譬如无序波形跳跃,跳跃方向切换没有一丝滞涩沉重,纵享丝滑。

    再譬如装备了高级液压缓冲系统,高速落地脚掌撞击地面时,全身就像包裹在水里,舒服得龙城每次都忍不住再来几次。现在回想训练营驾驶光甲落地或者撞击时,全身逆血上涌,甚至双目会出现黑视,恍如胸口挨了一记闷锤。

    龙城能在障碍通行科目拿满分,是有他的诀窍,那就是并不追求绝对的速度,而是始终留一份余力。

    教官说,不管什么时候,别把你手上的牌打光。

    【天威】驾驶舱内,安谷落瞪大眼睛盯着激烈晃动的光幕,前方【黑色极光】的身影简直快如鬼魅!

    绝大多数时候,它只有半个身子在光幕,一个晃动,就从光幕中消失。

    安谷落面前光幕同步的是比利的视野,可以想象,比利现在该多难受。

    比利现在还没有暴跳如雷……看来6号药水的效果比自己预想要好得多……

    安谷落自我安慰。

    对方太飘忽,明明绝对速度不快,但就是飘。许多变向完全违背常理,就好像在躲避什么,可是明明通道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有点挑衅!

    就像在逗猫……安谷落看了一眼比利,尽管冷静剂药效未退,比利的那张脸还是透着狰狞……逗虎?

    安谷落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敌人,很显然比利也没见过。

    比利颇为狼狈,根据安谷落的统计,比利连续六次扑空,哦,第七次了。

    已经过去七次落空,三次被格挡,实力明明更强的比利,却拿不出有效的办法。值得庆幸的是,比利依然保持冷静……咦,6号药水的效果似乎真不错……

    对方是故弄玄虚?

    如果不跟着对方的节奏……

    安谷落瞅了一眼,通道尽头在不远处,必须作出改变。

    几乎是安谷落念头升起的同时,比利没有继续跟着对方,而是突然一个斜插跳斩,直切对方的侧翼。

    安谷落眼睛陡然变亮。

    比利显然和他想到一块去了。

    【黑色极光】装甲薄弱的肋部在安谷落的视野中急剧放大,眼看就要击中对方,忽然眼前一花,失去对方踪影。

    不好!

    安谷落的核心运转曲线突然一抖,出现一个陡峭的波峰。

    比利的反应比安谷落更快,在攻击落空的瞬间,【天威】就做好准备,能量装甲瞬间提升到极限。

    刷刷,两记攻击斩在【天威】的后背,能量装甲倏地只剩下三分之一。

    警报声充斥驾驶舱。

    比利很冷静,对方手中是能量武器,自己光甲的能量装甲足够厚实。只见【天威】缩背曲肘,左掌五指撑开按住墙壁,借机腰腹发力,右手长剑闪电反手斩向身后。

    剑尖掠过空气,斩击落空!

    没等力竭,【天威】左掌发力,身形如同弹簧,骤然暴起。

    脚底下方一道蓝光一闪而逝。

    【天威】刚刚回升的能量装甲数值再度暴跌一大截,只剩下七分之一。

    饶是冷静剂还在发挥药效,比利的脸色也不由一变,毫不犹豫抽身急退。

    【黑色极光】的三记攻击,快如闪电,差点攻破【天威】的能量装甲,绝对堪称暴烈。但是这并不足以让比利色变,他出手能够更快。

    然而……他想不通的是,对方仿佛能够提前预判他的每一步行动。

    他的斜切,没有半点预兆,对方却早有防备,绕到他身后。而自己一气呵成的闪躲、反击,也在对方预料之内,对方突然出现在自己脚底下方……

    比利的后背有些发凉。

    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天威】主动后撤,对方没有趁势追击,双方迅速拉开距离。看着光甲的能量装甲迅速回升,比利莫名松一口气。

    眼看对方就要冲出通道,比利脸上浮现一抹狠厉之色。

    今天就是拼着被活埋的风险,也要留下这个可怕的家伙。

    长剑【神罚】的剑身迅速升起一抹红黑交织的火焰,就在比利正欲朝对方挥剑时,视野捕捉到几个小黑点。圆滚滚的金属球,就像沿着通道弹射的乒乓球,挟着密集的撞击声,砰砰砰朝他激射而来。

    比利的瞳孔骤然收缩。

    高爆雷!

    一颗、两颗、三颗……MD这么多?

    冷静剂也压制不住比利此刻心中的愤怒,青筋骤然浮现在水泥雕刻般的额头,他破口大骂:“老子……”

    顾不得骂人,也顾不得控芒斩击,比利做出最本能的反应。

    左手闪电拿下背上的大盾,威猛的灵魂光甲全力团起身体,蜷缩在大盾后。

    弱小、无助。

    此刻比利心中无比悲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