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赝太子 荆柯守

第四百五十二章 青丘狐要还债

    只是此一时彼一时,不久前曹易颜打算假意投靠齐王时,手里握有的底牌颇多,完全可以游刃有余的应对各种情况。

    可现在,龙宫处,大魏法统断绝,已无法再插手,他已没了再利用化龙得到力量的可能,元气大伤的他,难得犹豫起来。

    “要是自己投靠过去,给齐王反控制住,偷鸡不成蚀把米,这就可笑了。”

    曹易颜慢慢地拆开这封信,果然上面的内容,让他越发蹙起了眉。

    “让我对付苏子籍?这是欺我不知道苏子籍的身份?齐王其心可诛,看来就算虚晃一招,也是不行了。”

    他不动声色地对苏子籍站着的方向又看了看,将信递给中年人,等他也看完了,才问:“窦奉铭,你觉得苏子籍如何?之前和你说过,这人可能是太子之子,现在尚未认族归宗,可不可以杀之?”

    中年人窦奉铭本有惊色,听到曹易颜询问,立刻神色凝重劝:“太……公子,万万不可!”

    窦奉铭之前就匆忙中见过苏子籍一面,因是擦肩而过,苏子籍并没有察觉到当时的打量,而一次擦肩而过,给这中年人带来的震慑不小。

    现在,朝着苏子籍所站又看了一眼,更觉得心惊。

    他劝着:“公子,这人我曾匆忙中见过一面,当时就觉得心惊,此人是郑朝太子之子不假,现在再看,没有入谱就有公侯之相。”

    “现在公子您受了损,好在还没有动摇根本,但如果和他冲突……”

    后面的话,这个中年人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在这种元气大伤情况下,非要去对付苏子籍,与其发生冲突,苏子籍又有着郑朝这个如日东升的王朝作后盾,作前朝皇室后裔的曹易颜,能得到什么好果子?不亚拿鸡蛋去碰石头!

    曹易颜顿时沉默了。

    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但齐王差人送信过来,让他对付苏子籍,若他什么动作都不做,不仅投靠齐王想要借势来暗中发展的计划就要宣布失败,而且,齐王必然还会生出恼意,在现在的这情况下,再多出一个强横敌人,可不是曹易颜希望看到。

    “嗯?”

    眼前的这来自应国的中年人窦奉铭,突然看向湖面,似是看到什么。

    湖面

    一道小小的漩涡出现,在普通人眼里,这只是普通漩涡,但在有修为能看透幻术的道人眼里,是一群容貌出众的“人”从湖里冒了出来。

    这群“人”很快漂到了岸上,守着湖畔官兵,无一人能看到它们,这些“人”也十分从容从中间缝隙走过,朝更远而去。

    “这里人气很浓,官员很多,并不适合久留,别停下。”青丘主一上来,就吩咐了下去。

    狐狸纷纷应了,朝着远离人群的而去。

    路上,胡夕颜跟大狐狸被狐群问了一些苏子籍的事,因她们是匆匆回来,还没有来得及说清楚,此刻就不得不解惑了。

    青丘主也问:“你们在苏子籍身侧待了一段时间,觉得是不是他?”

    这是询问预言中的人了。

    大狐狸的人形,看上去其实和胡夕颜相似,穿着一身襦裙,她犹豫了一下。

    “外人不知,我们知道,青囊诗的作者,实是奚居夜。”

    “奚居夜并称中魏五子,两度被举,均称疾不赴,终年六十七岁,魏永熙帝曾赐谥,可谓白身之极。”

    “传闻在伊水悟道,作青囊诗七诗,前五首都已应验。”

    大家都是点首,前五首是大魏由盛而衰,以至灭亡,第五首就是预言郑太祖得国,第六首却满是不祥,预测郑二世而亡。

    “其实第七首才是关键,我们连诗文都没有见过,但据说和魏世祖有关,有人疑心是魏世祖再来。”

    “苏子籍的确有一些不同寻常,不过,是不是,还要再观察一下才成。”

    胡夕颜看了大狐狸一眼,知道大狐狸这样说,一方面是真难确定,一方面也是垂涎跟着苏子籍的种种好处,不愿意就这样放手,换别的狐狸来。

    而且,苏子籍是青丘狐要找的人,告之这事没什么,青丘必鼎力相护。

    不是青丘找的贵人,一旦泄露这个帝流浆圣橄榄的秘密,对苏子籍来说,必是灭顶之灾。

    因一个秘密一旦告诉的人多了,就不再是秘密了,迟早也会被别的妖怪知道。

    到时苏子籍会是什么下场?

    胡夕颜也有些不去想,见大狐狸没提,她摸了摸半片紫檀木钿,也就不语,在青丘主跟狐族看过来,她点了下头:“苏子籍有很大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但是不是,还要再观察下,毕竟此事太过重要,认错了人,带给青丘的,可是倾覆之祸。”

    青丘主点了下头:“你们说的也在理,准你们回去继续留在苏子籍身侧,一旦确定了身份,立刻报回。”

    “是,丘主!”大小狐狸立刻应着。

    曹易颜见中年人窦奉铭朝着湖面看了一会,收回目光,就说:“刚刚从湖里上来一群青丘的狐狸。”

    说着,就冷笑一声:“狐狸也不是好狐狸,龙君归位,真是有心,为什么不立刻臣服?仅仅送个礼,不称臣,这算什么?”

    曹易颜见他说的这样肯定,仿佛听到看到,就问:“他们可说了什么?”

    “离得太远,没有听到它们在说什么。”中年人自得一笑:“不过,臣本是大魏钦天监之人,领冬官令(正六品),自有渠道,能得知青丘狐送礼的事。”

    曹易颜点了下头,没再追问。

    窦奉铭却眼睛一转,说:“公子,既齐王让人送信过来,就总要给齐王一个交代才成,如果用这些狐狸交代,倒是个办法。”

    “苏子籍身侧就有着狐狸,这些狐狸又是亲近龙君的青丘狐,拿它们开刀,也是能说得过去。”

    “拿青丘狐开刀?它们可是与魏世祖有渊源,当年由龙廷册封青丘君,朝廷也给予承认。”曹易颜不由侧目看着。

    “就是这样,我才提议拿青丘狐开刀,传闻魏世祖曾赐它贵宝,虽不知道何物,但说不定有利大魏复兴。”

    “而且青丘狐也是愚蠢,要是立刻对龙君称臣,还可得其庇护,现在却孤身在外,与朝廷和龙宫都不靠既是这样,受大魏恩泽数百年,现在却是拿命来还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