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赝太子 荆柯守

第八百三十八章 彻查

    “这份折子,竟然是给和尚道士请功的折子?”

    “是了,这段时间,代王接连处理十六家神祠,都有清园寺的和尚,以及尹观派的身影,它们帮了忙,代王为他们请功也是正常,不过这样直白,明显招揽二派为自己所用,代王就不怕引起陛下的不悦?”

    马顺德这样想着,将这份折子装好,看不出任何痕迹,才又打开第二份。

    这一份折子上的内容,就“惊心动魄”多了,果然如马顺德所料,说的就是遇刺一事。

    这份事关代王受刺而上的折子,马顺德逐字逐句仔细看了一遍,这才小心翼翼抚平了看过的痕迹,沉吟起来。

    跟着的两个小太监,彼此之间谁也没看谁,都躬身等着马顺德的吩咐。

    马顺德沉吟片刻,竟又展开第二份折子,仔细看了一遍,这才将折子放好,拿到手里。

    截了折子献媚小太监观察着他的神情,试探:“公公,可是折子有问题?是不是……先扣几天?”

    马顺德顿时从沉吟中醒转,说:“不用。”

    心里暗想:“真是蠢货。”

    “朝廷折子,都有流程和时日,何时递上,何时御阅,更有着规矩。”

    “我等大太监,就算要扣,也是压在折子下面,皇上疲倦的话,就可能不阅,拖上几天。”

    “而且,外将外臣的折子扣几天可以,代王可是陛下吩咐要密切注意的人,怎么能扣?”

    “这厮敢擅作主张直接扣,真是短命鬼,不但没福,还可能牵连别人。”

    “还是寻个机会杖毙了为好。”

    马顺德这样想着,又有太监过来,这次是相熟的人,一叠内阁的折子递了过来,高有数尺。

    马顺德扫了一眼,将代王所递的两份折子放入其中,就放在第三份,才吐出一口气:“进去罢,皇上或已经醒了。”

    大魏改革,内阁处理政事,汇集到御书房,不需要每日上朝,一般是十日一朝,四品以上官员面上奏事。

    但皇帝醒来,就习惯闻事,这勤奋是没有话说。

    马顺德独自一人小心翼翼进了内殿,发现龙榻上已有了动静,一面悄无声息打了个手势,让宫女太监准备,一面自己小跑过去,扶着皇帝起来。

    老皇帝神色疲倦起身,马顺德亲手接过宫女手里的毛巾,动作轻柔伺候着老皇帝洗了脸,又伺候漱口,直到太监宫女开始鱼贯而入在侧殿里摆早膳,老皇帝才清醒过来,淡淡问:“现在可有什么折子新递来?”

    这话问的十分随意,马顺德心里一凛,忙说:“回皇上的话,内阁已有折子递上,还有六份折子别递。”

    这六份折子都是越过内阁递进来,马顺德弯腰低头,将折子递上去。

    “晤!”老皇帝似乎并不意外,随手翻了翻,就看见了放在第三的代王折子,直接抽出这两份细看,马顺德顿时一凛。

    “果然,皇帝是知道昨夜发生的事,要是一时糊涂扣了不递上去,就立刻犯了杀身之祸。”

    背心有些冷汗,马顺德小心翼翼观察着皇帝神色,发现皇帝神色一变,猜测皇帝看的这一份是哪一份时,就看到皇帝又挑了一份折子看了。

    马顺德心里就有数了,皇帝刚才看的那一份,必就是代王遇刺的那份折子,因皇帝现在手拿着的折子,是顺天府府尹递上来的折子。

    宗室与官员大臣所递折子有些区别,别人或看不出,马顺德这样大太监,扫一眼就能判断出来。

    皇帝手里拿着两份折子,对比看,沉默移时,又看了代王又一份折子,良久才阴沉着脸说:“你可知道此折说了什么?”

    说着,扬了扬手里代王的折子。

    马顺德只看了一眼,就忙低下头,说:“奴才是皇上用久的人,知道规矩,怎敢私拆折子?”

    “不过,这两份折子封面都写着名讳,想必是代王有事。”

    “是啊,代王有事,代王竟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刺杀,最稀奇的是,齐王的人竟然就在当场,相差不过数尺,还掉了齐王府的令牌,你说,这是不是一桩奇闻?”

    皇帝冷冰冰说着,手一挥,就将包括顺天府折子在内的三份折子,全部丢在马顺德的面前。

    这就是要让马顺德看一看的意思。

    “……”马顺德不知皇帝是什么意思,可皇帝让看,就只能看,躬身拿起,就当是第一次看见一样,细细看了。

    “代王说话,滴水不漏啊,我都找不出破绽。”

    “不知是哪个幕僚代笔,又或是代王亲笔?代王曾是状元,却也不是不可能。”

    再看一遍代王的折子,马顺德仍心里感慨,这份折子看似平常,实际上写折子的人是个高手!

    折子就把当时的事情说了,当然字里行间充满被刺杀的惊愕委屈,哭诉一番,请皇帝为其做主。

    相比下,顺天府折子,虽也是说了这事,但更谨慎客观,只描述,没有感情偏向,没有任何结论。

    这也正常,涉及到亲王遇刺,这种事,哪一次发生不是预示要有大风暴到来?更别说现场还抓了齐王的人,齐王还偏偏在此之前与代王有仇怨,这事闹到现在,顺天府府尹怕已经头痛欲裂了。

    最奇怪,也最无懈可击的是,代王的折子,自然满是愤懑,请皇帝严查,只是虽怀疑了齐王,却更怀疑是淫祠恶党反扑,并没有咬死是齐王。

    马顺德遗憾,心想:“要是代王咬死是齐王,咱家还可以说代王有别的心思,趁机打击齐王。”

    “代王要是只字不提齐王,看似宽宏,其实就是心有山川之险,更触犯了皇帝的忌讳。”

    “就是现在,什么都抓不住。”

    马顺德知道皇帝英明,他能想到的事,皇帝不可能想不到,于是小心翼翼说:“皇上,京城之内,竟然有刺客悍然刺杀亲王,丧心病狂莫过于此,奴才觉得,非彻查严查,不能正朝廷之威……”

    这本是套话,只是皇帝听了,却有了反应。

    “你说的对,那就彻查吧。”皇帝淡淡说,目光一闪,突然又问:“代王,已经破了多少神祠寺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