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赝太子 荆柯守

第六百八十二章 绝不轻饶

    当然,野道人带走的基本都是在外面一圈摇摆不定的府兵,围绕在苏子籍身侧的十余人,野道人是一个都没带。

    马顺德跟霍无用都看出了这一点,但哪怕马顺德,也不将这十余人放在眼里,装作不知,只含着一抹冷笑,等着代王府全员聚齐。

    随着时间推移,雨渐渐小了一些。

    除了被人撑着伞的苏子籍等人,以及同样有伞遮挡着的马顺德、霍无用等人,其余大多数人都是被风吹雨打,浑身已湿透了。

    半夜小风一吹,立刻就有人打了个哆嗦,却没人敢抱怨一声,在这种气氛下,都是尽量缩小自己,免得引人注视。

    谁都不知道,一旦被人注意到,这个所谓的“大盗”或“妖人”,是不是就变成自己了。

    苏子籍站在伞下,敛了表情,冷眼望去,府内诸人的神色尽入眼中,不由暗叹:“神器之贵,不仅武力,还在人心,一听有旨意,别说是余下的人,就是十余誓死殉主之人,也不由双股战战。”

    “并非怕死,更惧大义,嘿嘿,真的是好一篇道德教化文章。”

    “还是我以前想的周到,命曾念真与海外海盗与野人处招揽士兵,训练成长,却不畏这大义。”

    “要不,怕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苏子籍能感觉到除了马顺德跟霍无用,又几道目光在小心翼翼盯着自己,这几人都不必去看,就是道门中人,想必是在观察他身上是否有着入道气息。

    这一点,苏子籍自然无惧,他们愿意看就随他们看好了!

    惠道此时站在自己院中屋檐下,莫说外面动静足以吵醒府内的所有人,就是没有那些动静,惠道今晚也是睡不着。

    盘踞在代王府上空的灾祸之气一时没有消散,他的心就一直提着。

    之前布阵带来的反噬,虽修复大半,但仍令他状态大不如前,他现在只盼着今晚不要再出大事,能顺利度过,但怎么想,都觉得就算结果是好,过程也必会凶险。

    道童已是取了伞过来,一面将伞撑开,一面问惠道:“真人,咱们现在就过去吗?”

    惠道侧耳听了听声音,叹:“这哪里是我们能选择的,人也该来了。”

    正说着,果然就有人来敲门。

    “谁啊?”道童忙问道。

    外面的人喊道:“惠道真人!宫里来人搜寻大盗,令府中的人全部到前面聚集,您若在,也速速过去吧。”

    道童看了一眼惠道,立刻回话:“我与真人立刻就去!”

    外面的脚步声随后就朝着别处去,道童撑着伞,与惠道从小院出去,赶去前面。

    一路上就看到陆续有人被催着往前面走,大多神色慌乱。

    惠道将一切都看在眼里,暗叹:“这情况可是有些不妙啊。”

    但虽做了心理准备,到了前院,看到了一众甲兵以及为首态度有些微妙的马顺德,他还是一惊。

    站在马顺德身旁的霍无用第一时间看到了惠道,发现这是个老道,就着重盯着看了一眼,二人目光对碰之后移开,霍无用随后又将目光落回到代王身上,看着代王幽幽莫测的目光,顿时叹了口气,随之走上前。

    只听“嗡”一声,袖中藏着一个法器亮起,虽有袖子遮挡,但在夜中仍显的明亮,许多人都一惊,有几人甚至出声,连忙捂住了嘴。

    不过,这法器亮起,却迟迟没有动静,哪怕霍无用已在代王面前停留了片刻,这足以说明,不管入道之人是谁,起码与代王本人毫无关系。

    这个结果多少让霍无用松了口气,真是代王,才是最糟糕的事。

    苏子籍则心微动,一惊就了然与胸:“与我玉佩相似的法器,能检查入道之气,这些人果然是有备而来。”

    法器虽藏在暗处,但对苏子籍来说,就跟暴露在外没有区别。

    府内三百人虽不少,可探查其实也用不着多少时间,几个身着便服的人与霍无用一起一一与聚集过来的人面对面看过,看着像在查看是不是有大盗,实际上袖中的法器都在运转着。

    一一而过,却没有任何查探到的迹象。

    走到惠道师徒跟前时,霍无用的目光再次落在这个老道身上,刚才这老道一来,霍无用就一眼觉得这不是个寻常之辈,此刻仔细观看,此人是谁?为何会看着,有点眼熟?

    霍无用袖中的法器依旧没有反应,但此人身上的气息,却的确应是道门高人,这是代王招揽的奇人异士?

    已经有道门高人投效代王了?代王羽翼渐渐丰满啊!

    “老道也不是,正常,入道之人,应该是相对年轻,甚至入道后,一年后就消去异相。”

    此刻,接近黎明,天色越发阴重,风裹雨,时隐时现,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见着几个道人摇头,霍无用越发心一沉。

    要查府内人,名单自然有,现在三百人,差不多是全部了,却没有入道之人,是以前有人报错了,还是没有检查到?

    要是普通人就好了,随便扣个盗贼的帽子就可拉出去入药,现在怕是变成最不想要的局面了,霍无用几乎是无法掩饰地朝着里面看了一眼。

    难道……是王妃?

    或代王尚未出生的世子?

    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毕竟皇室中有人生有异象,这种事偶尔也会出现,若有皇室子孙生而就经脉通畅,有入道之体,也不是不可能,可若真是这样,事情可就更麻烦了……

    比检查出代王是入道之人还糟糕,说不好听,代王是入道之人,自己最多受皇帝的清洗,可现在用着自己,至少短时间没事,可要是王妃或世子,这就是血海深仇了。

    霍无用正想着,马顺德眼睛一转,突然假笑:“人都在吗?”

    苏子籍淡淡看着,说:“除了孤的王妃都在这里,你不会觉得,王妃与大盗有什么牵连?”

    “奴婢是奉旨查任何一人,还请王爷体恤奴婢的难处。”马顺德一副谦卑模样,冲着苏子籍再次弯腰,嘴里说着的话却着实不客气。

    苏子籍听了,脸色铁青,没有回答马顺德,而冷笑着看向霍无用:“你是霍真人吧,你也这样想?”

    霍无用沉默了一会,良久才深深吁了一口气,低声说:“本官奉旨行事,还请王爷见谅。”

    “好好,本王就亲自扶王妃出来,要是没有查出,本王绝不饶了你们。”苏子籍说着,就向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