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重生晚点没事吧 38大虾

第一百五十四章 打死我也不回去

    暗狩的这些手下都不笨。

    他们都知道,待在一号位面的话可能会死,可能不会有好日子过,但也只是很多的可能性而已。

    可是,如果回去,那绝对是个死,而且会死的很惨!

    因为他们知道这次入侵失败对八号位面意味着什么,对八号位面的那些大人物们意味着什么。

    说实话,把自己这苟活下来的几百魑魅称作八号位面的千古罪人都不为过。

    而自己这三千多人大多没什么背景,即便是有背景的暗狩大人也是个不受重视的小妾的儿子,平时都是被人笑话的抬不起头来的那种。

    回去,没有人能保得了自己,更不会有人站出来保自己这些底层魑魅。

    而另一边,见暗狩近乎舔的跟自己打招呼,后面进来维护秩序的两个修士笑了笑。

    “不用了,我们吃过了。”再看听了暗狩的话,那两个人类修士赶忙笑着说道,接着看了一圈之后离开了。

    食堂里很快只剩下吃饭的魑魅和同班的一些仙人学员了,气氛变得有些诡异,尤其是对那几个八号位面的魑魅来说。

    食堂里,魑魅们吃得香,但是心里却是发苦。

    因为是整个一个继续教育培训班的学员都在食堂里,所以不远处还坐着一些同样被软禁和被逼来学习的其他位面的仙人和魑魅。

    八号位面的魑魅注意到,这些仙人和魑魅也不时地指指点点,眼含同情甚至可怜的看着自己这帮人。

    只不过因为暗狩大人的修为在那里,他们不敢太过分罢了。

    甚至大家在那些仙人和魑魅的眼睛中不仅看到了同情,还有幸灾乐祸。

    “唉~”感受到这些,八号位面的这些魑魅忍不住叹了口气,太憋屈了。

    还有就是更重要的是大家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他们更明白人家龙腾仙域不可能白给这么多紫御食物。

    而有这种想法的不光是海叉等魑魅,也有暗狩。

    这算是断头饭吗?

    还是说龙腾的人准备收编自己,然后给他们当炮灰,让他们在其他位面的强者降临的时候冲锋陷阵?

    一边吃着,大家越是没底,越迷茫。

    因为无论是哪一种都不会有好结果。

    而越是吃着,尤其是这两天的日子过的安逸一些了,大家越是患得患失,越是焦虑不堪。

    要不是食堂的饭太好吃,那么此刻的八号位面的魑魅们真的是吃不下饭去。

    暗狩是真的希望龙腾把话挑明了,告诉自己该怎么做。

    那样的话即便是死也没问题,起码能做个明白鬼。

    而就在暗狩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迷茫的吃着的时候,突然,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甚至能听到犹豫紧张和激动挪动座椅的声音。

    同时,一个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怎么样,这些天吃的都好吗?”

    而循着声音看去,食堂里的魑魅们,包括此前的仙人们,全都站起来了,一个个的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而来人,正是张建刚,而且身边还跟着老宇以及富土康优秀车间主任柯多罗。

    “御主!”

    “御主!”

    不过刚刚是放肆也好,谦虚也罢,此刻一个个的魑魅和仙人补习班学员全都站起来了,更是赶忙紧张的、挤出笑脸来打招呼。

    “哦呵呵,好好好,坐坐坐,别紧张,你们吃你们的。”张建刚挥了挥手示意所有人都坐下,同时朝着暗狩走了过来。

    “御主~”暗狩咽了口唾沫,赶快把筷子放下。

    至于海叉等八号位面的魑魅则是一个个身体绷的直直的,不敢吭声,尤其是看到张建刚朝着自己家主人走去。

    怎么回事?难道张建刚要对大人动手了吗?大家心中想到,因为他们感觉张建刚就是冲着暗狩来的。

    同样,暗狩也是紧张的要死,他也是这么想的,因为张建刚一进来就看向自己,而且朝着自己走过来。

    尤其是看向那柯多罗,暗狩心里就是发毛。

    同样,其他仙人和魑魅也看过来。

    而更让八号位面包括其他位面的仙人和魑魅惊掉下巴的是,不光走过来了,张建刚还在暗狩的餐桌那坐下来了。

    “欧呦贤侄你也在这里啊?”一边坐下来,张建刚还说道“坐坐坐,别站着,坐。”

    咽了口唾沫,暗狩懵逼了。

    贤~贤侄?是叫我吗?

    还下意识的往四周看了看,确认没有人回应,暗狩知道是叫自己无疑了。

    “御主,您,您叫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暗狩忐忑道。

    “不叫你叫谁!”没等张建刚开口,那柯多罗已经板着脸说了。

    “除了你还能有谁啊贤侄,坐坐坐?”张建刚十分自然甚至亲近的说道。

    贤侄!其他人包括海叉等人眼睛都快掉出来了。

    不过也是,暗狩才二十多岁,而张建刚已经六十多了,不算托大。

    要是在八号位面的话,他张建刚这么说自然是往自己脸上贴金呢,毕竟暗狩可是东神大帝的儿子。

    可是这里是一号位面,别说叫你贤侄了,就是叫你孙子都是给你面子。

    什么情况?海叉更是心中一咯噔,心道肯定不是好事。

    “哦对了,这个是你的手下吧,叫什么来着?”更要命的是,某个老头指向了海叉。

    蹭的,刚刚才坐下的海叉赶忙站起来。

    “御主~”海叉赶忙喊道,心里却是砰砰砰直跳。

    “他叫海叉。”张建刚旁边的柯多罗已经冷冷的开口了。

    “哦哦,是是御主,哦不叔父,他的确是侄儿的手下。”那暗狩也是赶忙说道,后背早就打湿了。

    因为他不知道张建刚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

    叔父?

    听到暗狩顺杆爬的这么快,张建刚旁边的老宇则是捂着脸。

    叔父这个词可不是乱用的。只能说这暗狩太紧张了,以至于想起什么叫什么来了。

    同时大家也注意到了老宇。

    元婴中期!在场的仙人和魑魅忍不住惊讶的传音道。

    而暗狩也差不多,更是吓出来一身冷汗。

    这龙腾到底藏了多少牌啊。自己记得那天这个一身阴气白的跟鬼似得人没出现过啊?

    “哦,不错不错。”再看张建刚没管他们的反应,更是看着暗狩继续说道“贤侄啊,怎么样,饭菜合不合口,吃不吃得惯?”

    张建刚嘘寒问暖道。

    不过越是这样,周围的仙人和魑魅越是觉得危险。

    他们知道,某个人越是对你热情,对你嘘寒问暖,那就说明你特么马上就要倒霉了。

    这一刻,继续教育补习班的其他仙人魑魅全都是一脸同情的看着暗狩,这个地球上可能目前修为最高的存在。

    而就连暗狩也是冷汗都下来了,也是这么想的。

    “吃得惯吃得惯,谢谢御主大人。”暗狩哆嗦着说道。

    “怎么还叫御主,贤侄你太见外了。”张建刚脸一板。

    暗狩都要哭了,高攀不起啊叔父。您要干嘛就直说吧,给个痛快的死法吧。

    “是是是。”饶是这么想,暗狩还是强忍着说道,同时他也想知道张建刚来到底的什么目的,是不是真的自己死期到了。

    再看打量了暗狩一眼,张建刚终于开口了。

    而话一出,暗狩脸上都没有血色了。

    “怎么样贤侄,来了这么久了,想家了吧,想不想回去八号位面啊?”张建刚说道。

    几乎是同时,扑通一声,暗狩跪了。

    “御主明鉴,暗狩指天发誓,暗狩从来没有这种念头,从来没有!御主明鉴,明鉴!”暗狩哭腔的说着,脑袋都快磕出血来了。

    “暗狩给御主做牛做马都行,别杀我御主,我还年轻,我才二十六岁。暗狩从来没动过回去的念头,柯多罗大人,你帮我求求情,我真的没有,真的没有。

    我一直想做一个真真正正的人,一直跟魑魅划清界限,柯大人您帮我求求情。”

    最后暗狩甚至吓得拉着柯多罗的裤腿让他帮自己求情。

    暗狩真的是被吓死了,更是急了。

    想家了吧?回去?

    这意思还不明白吗,这是说你该走了,可以去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