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豪宁败家(我真没膨胀) 偷名

第437章 高管离职

    “宁总在吗,有点事情想汇报一下。”

    “在,高副总请。”

    “……”

    秘书室的说话声也传到了宁晏的耳朵里。

    这是宁晏就职之后,第一次有正儿八经算高管的人来他的办公室。

    财务、商务、销售、研发、产品等等部门来来往往办公室的,都只能算是分管到具体业务的人。

    严格来说,只能算是中层管理。

    在这上面还有一个专门的高管层。

    以分管不同的业务模块来区分,一共是五个副总,三个事业部负责人。

    毕竟天颂公司曾经是一家估值到15亿的公司,只要开始融资,很快就会壮大,相当容易获得上市的机会。

    而且这里面有一点很重要,天颂公司的股份构成相对简单。

    所以高管队伍还是强大的。

    一共八个人,宁晏都认识,但至今未有过私底下的交流。

    这八个人持有天颂公司不到百分之十的分红股份。

    这些人的资料宁晏都有,基本上没有空降的,都可以算得上是元老级的。

    所以从颜芷嘴里说出高副总三个字后,宁晏就知道是谁了。

    副总高君耀。

    天颂公司元老级高管,主抓产品运营。

    今年三十八岁,年富力强。

    资料显示,高君耀在天颂公司草创初期,推广存储架构产品系列功不可没。

    如果宁晏的运营时间更长一些,是肯定会主动接触这个高副总的。

    “高总,请坐。”

    宁晏主动迎了两步,一同到会客沙发上坐下,称呼间不经意的将副字给去掉了。

    颜秘书很有眼力见的送上了茶水。

    “一直想跟宁总汇报一下工作,只不过公司进行了重大战略转型,大家都忙,没来得及,还请勿怪。”高君耀笑着说道。

    宁晏也笑了下:“高总客气,是我应该主动找高总的。”

    “实在是刚刚接手公司,事务繁忙。”

    两人寒暄了片刻。

    言谈间的气氛还是很和谐的。

    尽管高君耀的年纪都快可以做宁晏的长辈了,但该有的尊重还是有的。

    这个社会很多场合早就不以年纪论秩序了。

    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达者为尊。

    只不过在当代,判断是否为达者,更多的是看金钱的富有度。

    而不一定是对社会的贡献程度。

    比如说宁晏,因为继承的关系,他对社会可没什么贡献,但因为掌控了足够的财富,就自然而然的会获得很多人的敬意。

    身边从不缺舔狗。

    “高总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商量呢,还请直说。”宁晏做了个手势,主动挑起正事。

    高君耀清了清嗓子,面色平静。

    “是这样,宁总,我这两年身体上的小毛病比较多……”

    “……”

    “再加上公司的大战略转型,可能与我的职业规划存在一定的冲突……”

    “……”

    “所以,我今天是特地来向您提出辞呈的。”

    有一说一,高君耀说的还挺实诚的。

    首先。

    天颂公司每年是有安排定期的两次体检的。

    高管层的体检更是高端全面。

    这也是公司的常态。

    什么都有区别对待。

    高君耀的身体确实小毛病不断,跟年轻时的混乱作息和忙碌工作的打拼还有业务应酬等各方面都有关系。

    不过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在社会上攀爬打滚的人,谁还没有点小毛病了。

    啤酒肚也算是毛病对吧?

    提出要休息一段时间,宁晏也是可以理解的,虽然这个时间点不是很好。

    其次。

    高君耀又说,公司的战略转型与自己的职业规划不是相符。

    这一点,说真的,宁晏也是能理解的。

    尤其是今天的例行会议上,宁晏自己又提出在合适的机会,重新启动存储架构产品的研发。

    但是要完全自主可控。

    在某种层面来看,确实有打脸了一部分高管的嫌疑。

    比如高君耀。

    还有主抓研发的钱副总。

    要不然钱副总也不会在会议上直接提出来自己的疑惑。

    但,忽然说要离职,宁晏还是有些吃惊。

    略作沉吟,宁晏道:“原则上,我是能理解高总的心情的,但是……”

    “高总能不能同我讲讲,具体是因为什么一定要在这样的时间点离职,公司的战略转型确实有些突然,这里面有些问题是可以沟通的。”

    “我呢,是完全没有其它意思,战略转型也不是心血来潮,毕竟公司是我的,我更需要担心这方面的事情。”

    “高总认为呢?”

    高君耀苦笑了一声:“具体来说,我不是不能理解公司要战略转型的状态。”

    “也不是不能理解产品完全自主研发,自主可控的发展趋势。”

    “只是,多年来的心血在短短时间内全部付诸东流,以我现在的年纪,再花费同样的时间去建立新的产品关系,实在有些不符合我的职业规划。”

    “宁总,您还年轻,未来有无限种可能,但,我这个年纪,其实没什么太多的可能了。”

    “抱歉,宁总,我也无能为力。”

    闻言,宁晏是真的愣了下。

    这里面表达的意思就完全不一样了。

    要说从综合学习计划以来,宁晏最大的长进是什么,可能就是见多了形形色色的人,听多了人话、鬼话、妖魔话。

    听话捉音,跟以前完全就不是一个层次的。

    高君耀的话语里面至少透露了一层简单的意思:

    他,高君耀,为了天颂公司奔波良久,已经累了,现在只想躺在功劳簿上活下去,不想再折腾。

    遗憾的是,宁晏推动了公司战略大转型。

    这就与他的规划不符。

    而今刚好是最需要东跑西颠的时候,高君耀不想发生额外的冲突,便只好离职。

    但宁晏隐约觉得这话里面还有另外的一些意思。

    不过有这层简单的意思,就已经足够宁晏有决断了。

    对天颂公司来说,宁晏本就是个过客,而且选择的还是非正常运营这条路,既然现在都到了这份上,他觉得也没必要整一出挽留的大戏。

    稍作沉吟,宁晏叹了口气,道:“好吧。”

    “高总既然执意要走,我也就不挽留了。”

    “正好公司战略转型,以前的很多信息资料、客户数据都没什么用了,交接工作也很简单。”

    “从现在开始,高总随时可以走。”

    高君耀:“……”

    破碗。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