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王令我来巡山 屋外风吹凉

第一百一十八章 启程

    天还未明。

    满面霞色的田五娘凤眸中再不见一丝雪山冰湖之寒色,尽是娇羞和水色。

    在林宁即将远行的前夜,新婚二人终于圆了房。

    一个宗师体质,一个一流高手,身体素质都极强,初尝人事,又怎舍得浅尝辄止?

    一夜鱼龙舞,人间至美妙事,此处就不赘述了。

    林宁轻轻为田五娘画着眉,四目不时触碰,柔情蜜意交织。

    若非到底女强男弱,他已弹尽粮绝,这会儿怕又要一场大战……

    似是读懂了林宁眼中的遗憾,田五娘娇羞之余,又忍不住好笑。

    不过她更关心大事:“小宁,此次前往齐国,要速去速回。宝勒尔她父亲在齐国大开杀戒,那些人的家人拿忽查尔无法,我担心他们会迁怒到你身上。”

    林宁笑着轻抚她的俏脸,道:“你放心,有皇鸿儿在,我不会有事的。”

    “……”

    田五娘:“她毕竟是魔教中人。”

    林宁笑道:“不怕,她那九劫不灭身没有我的九劫针相辅,不等突破第九劫,人就要被折磨成疯子,心性大变,和鬼一般。我想,魔教之所以被人称之为魔教,便和此有关。只是奇怪,药王谷和魔教到底什么关系?两者之间,怎会有这等明显的联系?”

    田五娘浅笑道:“你可以问问皇姑娘。”

    林宁闻言心下一凛,强大的求生欲让他正色道:“娘子,有一言为夫不知当讲不当讲!”

    见他又作怪,田五娘轻轻抿嘴,道了声:“讲。”

    林宁竖起大拇指,赞道:“娘子这一声‘讲’,真是妙不可言。既含有娘子清冷如月宫仙子的灵意,又显示出娘子身为一方大佬的威势,赞,实在是赞。”

    田五娘被这油腔滑调逗的笑出声来,横他一眼道:“你说的不是这个。”

    林宁干咳了声,又正起脸色来,道:“娘子,那皇姑娘终究是魔教中人,虽然看起来娇弱,可万不可真将她当做娇弱之辈。这娘们儿,看起来总不像是好人啊!”

    田五娘面色忽地古怪起来,林宁忙问道:“怎么了?”

    田五娘微微抬了抬下巴,道:“她来了。”

    “谁?”

    林宁初时还未反应过来,不过随即就感觉到房门外,有一股寒气透过屋门渗了过来。

    林宁幽怨的看了田五娘一眼后,话音一转,道:“不过,我相信她对能真诚合作的人,还是抱有善意的。其实也难为她了,身在魔教那个狼窝中,若没几分手段自保,还不早被人吞的骨头渣都不剩了?”

    “哼。”

    屋外飘进一道勉强原谅的冷哼声,随即才敲了敲门。

    “谁啊?这么早……”

    林宁故作不知的问道。

    “……”

    田五娘抚额应了声:“进来吧。”

    因为今日就要出发,而君儿丫鬟不能同往,所以昨夜和皇鸿儿一道住进了山寨中。

    这会儿皇鸿儿面色不善,眉眼深幽的进来,先与田五娘微微颔首,而后同林宁道:“该出发了。”

    林宁眉尖一挑,不过看了看皇鸿儿的脸色,也没敢嫌早。

    他从屋子一角拿出一个双肩大背包来,背在身上,又取出一个垫子……

    皇鸿儿见之额前青筋跳了跳,声音却愈发幽柔妖娆,问道:“小郎君,你取这个做什么呀?”

    林宁其实想说,你太瘦了,骑起来不舒服硌得慌,可看到皇鸿儿眼中丝丝杀气,便道:“我怕你着凉,给你带个小杯子。”

    “我,用,不,着!”

    皇鸿儿咬牙说道,心中气个半死。

    田五娘在一旁侧眸看了眼……

    似在警告,差不多行了。

    林宁得意的差点没乐出来,将垫子往旁边一丢,而后给了田五娘一个大大的拥抱,柔声道:“等我回来。”

    田五娘轻轻应了声:“嗯。”

    看到这一幕,皇鸿儿不知怎地,有种被苍天惩罚的感觉,何其无辜,这一大清早的……

    君儿从外面进来,也准备了一个小包裹,里面应该是皇鸿儿的换洗衣裳。

    春姨也来了,看模样却应该是一宿未睡,看着林宁明显带着担忧。

    一个从未进过城的小山炮,这次却要远行千里,还要解决棘手问题。

    尽管近来林宁已经展露出各种才华,可在春姨眼中,却依旧是个孩子。

    “宁儿,都准备妥当了没有?可别漏了什么,这样远的门儿……”

    林宁笑道:“春姨放心,有皇姑娘在,不会有事的。”

    饶是以春姨“自家孩子最好”的心态,听闻这话都忍不住嗔怪道:“皇姑娘是女孩子,你靠她?”

    林宁点点头,道:“对,我靠她。春姨别看她娇弱瘦小,其实了得的很。”

    春姨没好气道:“那天五娘打坏人,我都瞧见了。只是就算身手好,人家也是个姑娘家。在外面你得照顾人家,不能欺负人。”

    这话暖的皇鸿儿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可见林宁嘴上应的很好,表情却是“呵呵哒”,又气不打一处来。

    只是她也发现,经常这般气一气,心中积攒的乖戾阴鸷之气,似乎渐渐消散了不少。

    修练九劫不灭身,忍受极度非人之苦,心中岂能平和?

    长久以往,便是入魔的祸根。

    能和这不着调的人逗逗嘴,以毒攻毒一番,许也是好事。

    “小南呢?”

    林宁问道。

    春姨笑的无奈,道:“还没醒,这真是个好孩子,心中无私,吃的好睡的香。又不是缺心眼儿的那种憨,心里也惦记着家里呢。”

    众人好笑,这不是憨又是什么?

    唯有田五娘点头附和道:“小南赤子澄净之心,世间少见。以此心专注习武,前途无量。”

    皇鸿儿轻笑道:“若非这丫头是你们的亲戚,我还真想收到名下。虔于习武,十载可破宗师。”

    林宁摆手道:“闲话不扯了,趁着日头还没出来,咱们赶紧出发吧,早去早回。”

    一行人前往九娘的房间,去接宁南南。

    因林宁为至亲,不必避讳,众人推门而入,就见一张并不大的床榻上,宁南南四仰八叉的躺着,呼呼大睡。

    可怜小九娘,只能蜷缩在宁大魔王手和腿之间的角落里,安静入眠,乖巧的让人心疼。

    春姨上去温柔唤道:“小南,该起床出发了。”

    一连唤了几遍,宁南南依旧睁不开眼,只口中无意识的呢喃应着。

    林宁见状,上前说了句:“小南,该给你娘抓药去了。”

    众人便见宁南南红润润圆乎乎的脸上,一双大眼睛“唰”的一下睁开,一骨碌翻起身来,就要下地,然后才看到一屋子人正在看她。

    宁南南眨了眨茫然的眼睛,奇道:“耶?你们怎么在这?”

    春姨等人却被她方才的动静给感染的心里发酸,一时只怜爱的看着她。

    林宁轻笑道:“咱们该启程出发了,早点到家,早点给你娘看好病。”

    宁南南闻言精神一震,响亮应了声:“好!!”

    不过想起床榻上还在睡着的小九娘,又忙捂上了口,转过头,见没有吵醒,便放下心来,竟俯身向前,在九娘的额头亲了下,郑重道:“小九娘你放心,等我娘的身子养好后,我就赶紧回来陪你,不用太想念我,再见!”

    告辞罢,转头下了床,背起一个不小的包裹,绑稳妥后低着头出了屋,就在众人以为小孩子要伤离别时,却见她抬起头,小拳头一握,高兴道:“回家咯!”

    见她这般快乐,感染的春姨、君儿等人的离别伤感都淡了许多。

    这个乐天派,一般人果真比不了。

    ……

    PS:总有人举报咱,所以关键过程先省略了,过了十月一,风头轻了再补番吧。同行是冤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