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王令我来巡山 屋外风吹凉

第二百九十三章 进城

    榆林城外。

    一处寻寻常常的山谷内水塘边,林宁与田五娘、皇鸿儿和燕仲四人站在一旁。

    此刻水塘上结着薄冰,平平无奇。

    田五娘却不无感叹,道:“土行旗果然了得。”

    燕仲微微欠了欠身,道:“只是些旁门左道之术罢。”

    林宁呵呵笑道:“在我看来,这旁门左道之术,却比多三位宗师高手都更有用。”

    燕仲闻言,黑重的脸色露出一抹笑意,道:“世间怕也只有公子才会这般认为。”

    说罢,燕仲上前,从怀兜中取出一把匕首,然后在冰面上小心画了一个圈,之后,用内劲将冰面取出,然后从水中摸索出一个铁锁来,用力一拉,只听“哗啦”一声,一道一步见方的石板被拉起,露出下面一个黑乎乎的黑洞来,对林宁道:“公子,从此进入,逢岔路左转,切记,逢岔路左转,最后可到一木门。那木门实则为怡红院后花园水塘边一截枯木桩,公子打开之后,便可进入怡红楼内。怡红楼一楼左侧第三间耳房的木床下面,有一暗格,打开后,便是通往太守府、粮仓和武库的三条密道。至于该往何处走,想来公子已经了然于心。”

    林宁点头道:“地图我已经背熟,接口暗号也熟知。”

    燕仲却道:“公子此次进城只是探查清楚邰翀老鬼和粮仓、武库的确切位置,我们还不确定,秦军是否果真用了先前留下的粮仓和武库,一旦确定后,公子即刻折返就好,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公子最好谁也不要接触。”

    思维如此缜密,不仅林宁点头称是,田五娘也多看了此人一眼。

    皇鸿儿似乎觉得娘家人挣脸了,得意笑道:“燕伯最善守,当年我行走江湖,全靠燕伯指点才没出大事。”

    林宁笑着点点头,然后不再多言,与田五娘对视了片刻后,转身下了黑不见底的密道。

    ……

    “凸!”

    太守府书房内,一个三十出头面色不豫的中年官员,一身秦国千石官服,喝了口茶后,又狠狠吐了出来。

    来到这个鬼地方,实在让人扫兴。

    他本是大秦宰相李炜的长孙李遂,是六部最清贵之礼部的郎中,地位尊崇,前途远大。

    谁曾想,被他祖父一杆子给打发到了这个鸟不生蛋的苦寒之地,还美其名曰镀金。

    镀他奶奶的金!

    换个泥腿子出身,能在大秦开疆拓土之地安定民生,替天子牧疆,自然是祖上烧高香才能得到这么一个机会。

    可他什么身份?

    大秦十二上上高门之首,李家的长房长孙!

    别说在朝堂上他祖父是礼绝百僚的秦国宰相,就是在东王山上,他的曾叔祖亦是绝对的巨擘之一。

    这样的身份,还需要来镀金?

    必是他那祖父老糊涂了!

    只是这些话,李遂也只敢腹诽一二,却不敢对外人说,哪怕是心腹。

    像李家这样的当世高门,子弟不知凡几,内部斗争也堪称惨烈,哪里敢让人抓住尾巴?

    念及此,李遂长叹一声,起身迈着四平八稳的官步,走向后宅。

    他之所以这般难熬,不只是因为此地是兔子不拉屎的破地方,若这榆林城果真由他一人主宰倒也罢了,再苦寒也有享乐之法。

    可在此地他连个二把手都算不到,在东王山上位高权重的曾叔祖亲自将他喊上山,再三交待他,要以尊重李家最尊贵贵客的态度,尊重后宅这位眉毛头发都掉光了的老人。

    这个老人,李遂只看一眼,都唬的连续三天夜里合不上眼。

    可越是如此,官家出身的他,也就越明白该怎样对待这位老人。

    “邰祖爷爷,小遂来给您问安了!”

    绝对卑微的姿势,李遂躬身站立在后宅一间幽静的小正房外,毕恭毕敬问候道。

    良久,内里才传出一言来:“何事?”

    声音如生锈的匕首刮瓷器的声音,让人心头发颤。

    李遂面色白了白,道:“有一事小遂认为得向邰祖爷爷说一说……”

    “俗务,勿扰。”

    李遂忙道:“邰祖爷爷,不是小遂不知轻重,以繁杂琐事烦您老人家。只是我曾叔祖告诉过小遂,任何关于青云寨的事,都要给您老汇报,您看……”

    “说。”

    这老鬼还真是摆谱,不过也可能是太老了,怕话说多了耗力气,每次只几个字的蹦。

    李遂心里腹诽一句后,沉声说道:“小遂这几日没黑没白的连日清点了番榆林城的家当,发现很不好。不提城外二十万亩田地皆成了青云寨的私田,连城里城外的四万百姓,也都成了青云寨的奴仆。城里除了太守府和各衙门口外,八成以上也都是青云寨的。咱们先前征用的粮食、盐巴,都来自青云寨。齐国先前施行坚壁清野之计,想要困死青云寨,所以西北这几座城里的粮米早空了。如今咱们征用了粮食,百姓就没得吃,小遂担心……”

    “担心什么?”

    屋内传来刺耳的声音。

    李遂忙道:“有祖爷爷在,小遂自然不是担心青云寨的贼人。只是咱们将粮食都征完了,城里城外的那些百姓,怕都要活活饿死啊!”

    屋内沉默了稍许后,道:“那些百姓并非秦民,他们既然已经成了青云寨的奴仆,便皆为罪奴。”

    言下之意,那数万百姓,死不足惜。

    李遂闻言作起难来,他当然不是关心那些狗屁百姓的死活,可秦法实在森严,功就是功过就是过,亲民官的官绩考核,治下民生是关键。他要是任凭这数万人死绝,那不管有说破天的道理,回头都是一个污点。

    这对于李遂来说,绝不可接受。

    似察觉出他的为难,屋里人或许到底还是考虑到他背后的势力,顿了顿又响起破锣音来:“你莫非不知青云事?”

    李遂忙应道:“知道,不过只知道一点。青云寨背后靠着一个武圣,就是天剑山那把老天剑,和大秦有血仇。青云寨行事暴虐,仇恨世家,早晚要完……”

    屋内又沉默了片刻后,声音低沉了许多,道:“若只如此,又何须老夫出手?你且下去,好好了解一番青云寨的做派,便知该如何做了。李进是老夫的师侄,特意求了老夫,才让你来做此事,好自为之吧。”

    李遂闻言心头一跳,忙躬身道:“祖爷爷放心,小遂一定好生办差事,绝不辜负祖爷爷和曾叔祖的厚爱。”

    说罢,又小心翼翼的问道:“祖爷爷已经三日没进一点水米了,不知何时想要用膳?”

    过了半晌,屋内才传出一道不耐的声音:“每五日送三只羊,两石米,三缸清泉进来即可。”

    凸,这老鬼食量居然这么大?

    李遂心里一跳,不过面上却愈发恭敬道:“是!”

    ……

    午夜时分,距离榆林城太守府二里之外的西城怡红院后花园池塘旁的一截寻常可见的枯木桩忽然轻轻动了动,而后整个木桩被从下往上举起,一个身着夜行衣的黑衣人,悄无声息的钻了出来,将枯木桩重新摆放归位后,转眼间消失在黑夜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