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王令我来巡山 屋外风吹凉

第四百六十六章 天下无圣

    姜太虚急步向前,将身形隐隐不稳的夫子搀扶住。

    小霸王项平走到煌亲王身侧,看着这世间最绝顶的数人,打成这个局面。

    林宁则走到田五娘身边,掏出银针连插数处生死大穴,将伤势稳住后,忽然勃然大怒,从腰间取下霸王弓,一瞬间凝真元聚成箭矢,猛地射向倒在地上的东方青叶。

    东方青叶本能的身形闪避,连续躲开数枚箭元,只是到底受创太重,之后的十数箭终究未能躲过。

    一阵“噗噗”声响起,东方青叶身形猛然一僵,转过头来,双目冰寒怨毒的看着林宁,吐出四个字来:“无耻小人!”

    随后,没了声息……

    林宁似不敢看那双死不瞑目的怨毒双眼,缓缓闭上了眼,但身体却微微颤栗了下。

    旁人不解其意,但枕边人田五娘凤眸中却闪过一抹古怪。

    她看得出,林宁此时的状态,分明是因为爽上了天,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嗨了……

    林宁“看着”面前好久没动用过的系统面板,心里一阵感叹。

    这都要完本了才再次露面,委屈你了……

    不过他认为这不赖他,谁让“天老爷们”意见不统一……

    当然,最重要的是,需要升级的功德点实在太多了。

    原本从中品宗师到高品宗师,就要两千万点,林宁治理蜀中,救民无数,积攒至今功德点也还差三百万点。

    好在煌亲王高风亮节,不惜耗费圣元,强行助他突破至高品宗师。

    然而高品宗师到宗师巅峰,足足需要一亿功德点。

    这谁消费得起啊……

    林宁可以!!

    干掉一个野心勃勃的圣人,干掉一个视天下黎庶为猪狗的武圣,林宁得到的功德点,足足有五亿!

    什么叫一夜暴富?

    什么叫财务自由?

    什么叫人生巅峰?

    无过于此。

    林宁睁开眼后,见众人都眼神莫测的看着他,呵呵一笑,解释道:“东方青叶毕竟也算是我岳父,你们无所谓,我还是要替他默哀片刻的。”

    众人:“……”

    项平忍了又忍,终究把那句“不要碧莲云云”给咽下了。

    三圣在此,没有他放肆的地方,他不是林宁……

    “林小子,接下来该怎么做?扫平黑冰台后,要不要直接拿下秦国?”

    煌亲王负手而立,淡淡问道。

    林宁呵呵笑道:“煌亲王莫要激我,我青云一脉素以诚义为先。当初既然答应了要保赢秦皇室的江山,那么就绝不会食言。黑冰台这颗毒瘤除去后,中原天下,从此再无兵戈之事!”

    项平终于忍不住了,道:“林宁,你少吹大气!怎么可能再无兵戈之事?世上只要还有野心之人,就一定会有战事。”

    林宁呵呵笑道:“如今剩下的都不是外人,海外之大想来夫子和煌亲王心里也都有数。有野心好啊,有能耐更好,去海外开疆拓土去。我只怕你们野心不强,能耐不够。我建议,我们三家组成一个大议会。这个议会,和圣地不同。平时并不存在,只是一旦有作乱者,有妄兴兵戈者,则召开大议会,轻者流放海外,重者共诛之。另外,中原天下,宗师想出手,只能用来劳作,除此之外,宗师不能对任何百姓出手。想大显身手没问题,去海外。那些蛮荒之处,多有危险,也多有际遇,那里才是武者的圣地。有我在,谁敢刀兵对内,我杀谁。”

    夫子和煌亲王闻言,都微微皱起眉头来。

    这是要绝圣地根基不成?

    姜太虚则问道:“那青云寨呢?如今青云寨汇集魔教、金刚寺、星月庵还有蜀中峨眉的宗师,论宗师数量,已不再三大圣地之下。”

    林宁笑道:“姜兄还不放心我?接下来五年,青云寨要大搞生产建设,让百姓修养生息。所有的宗师,自我起,全都下地劳作去。没了黑冰台这个搅屎棍,谁还会来攻伐我们?”

    煌亲王想不通:“你折腾了这么久,设计这么深,就是为了好好种地,没人打搅?”

    林宁面上笑容敛起,摇头道:“我又不是农业爱好者,怎会喜欢干这个?我不爱这些,但我喜欢看到民众丰收后的喜悦。男儿一世,只求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未免太空洞也太简单了些。我想做的,是改变这个压抑的世道。

    我想让世间多些美好,我想开启一个万世太平之天下,我想不虚度此生。这等心愿,绝非只凭玩弄权势就能做到。

    所以我才脚踏实地的做事,不仅是我,还有我的妻子,我的兄弟手足,我的手下,还有无数百姓们一起来做。

    我们做这些,不是为了讨好谁,也不是为了取得什么民心,只是为了能开万世之太平!”

    “朝闻道,夕死亦足矣。”

    夫子比先前更老了,平和的声音都开始变得颤颤巍巍了:“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此煌煌四言,便是吾亦认为,只是四言罢。境界归境界,想做到,却太难太难。未料想,小友竟做到了这一步。”

    说罢,颤巍巍的要给林宁见礼。

    林宁连忙避让开来,笑道:“夫子,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蜀地和青云与齐国不同,齐国利益阶层太多,权贵更多。想平稳转折,几无可能。不过没有关系,只要你老人家同意小子方才之言,我可以帮姜兄来做成此事。稷下学宫那么多长老和背后庞大的家族,可以远出海外。海外沃土亿万里,随他们跑马圈地,能种多少,他们就圈多少。当然,圈多少他们自己要自己去守,受不住就怪不得别人了。”

    夫子闻言,迟疑了下,摇头道:“此事,就由子渊与你去商议罢,吾老矣,头脑已经转不动咯。”

    林宁闻言,眼眸微微一眯,笑道:“夫子,近来小子医术上又有进益。或许做不到妙手回春,但可以让夫子重回巅峰状态,一个月。”

    若无林宁插手,夫子其实还能再活一年。

    只是这种活,只能是苟延残喘……

    “一个月?”

    姜太虚闻言连连摇头道:“绝对不行,绝无可能。”

    林宁目光幽深的看向他,道:“姜兄,夫子何许人也?一世英名且不提,只是你以为他愿意如枯朽之木一般,卧在病榻上一日日熬着等死吗?都道圣道无情,但我以为,此等无情,并非绝对的无情,若非有情,夫子会如此待你?所以,你莫要真的走上邪路。一味的无情,是一条东方青叶式的邪路。再者,没有夫子庇佑,你就走不下去了吗?那你的道,至少从根基上,都有了莫大的缺陷。”

    姜太虚闻言面色骤变,双目凌厉的看向林宁。

    林宁并未退让,眼睛一如既往平和的与姜太虚对视。

    良久之后,姜太虚缓缓闭上双眼,深深皱起眉头来,道:“我果真,步入歧途了么?”

    夫子缓声叹道:“子渊莫慌,你只是有些心急罢了,于大道无碍。其实,若外无圣人打搅,内部诸事,以你之能,虽艰难,却也并非不可为。”

    林宁点头道:“姜兄,提前声明,我不是在帮你。但正如先前我所言,中原天下,宗师强者不得再无故出手。如果有人一意孤行,坏我大业,青云不会袖手旁观。”

    一旁项平听不下去了,道:“林小子,你这就有点不讲理了。只准子渊动手,不准别人还手?当然,我和子渊关系不错,可你也不能不讲理啊!”

    林宁呵呵笑道:“姜兄乃夫子传人,下任学宫夫子,他占正统啊。他来清理不公之事,名正言顺,自然掌有动武之权。他如此,皇城司亦如此。动武的权力,在我们三家组成的大议会手里。除非大议会同意,否则,其他任何人都没有私自动手的权力。如此一来,姜兄当不虞你变法之难了。”

    姜太虚闻言,什么话也没说,朝林宁躬身一礼。

    夫子一双老眸始终看着林宁,直到最后,问道:“侯圣,又当何去何从?”

    林宁笑道:“侯叔是要继续出海远游的,而且我建议,煌亲王干脆一并作伴去逛逛得了。还留在中原作甚?”

    夫子点头道:“好,那就劳小友助吾一臂之力,吾与他二人同往。”

    煌亲王:“……”

    见煌亲王盯着自己,林宁哈哈笑道:“煌亲王,我绝没有流放你的意思,只是怕你留下来反而为难。楚国积累的毛病,不比其他两国少多少。你若在,项兄弟很难彻底放开手脚去清理皇城司内务。不若就和夫子还有我侯叔一并出去远游,五年后再归来。五年后,就是我与姜兄、项兄,共同拓土十万里之时。”

    煌亲王冷哼一声,道:“五年后,说不得你这老婆都已经成圣了。就算她没成圣,我等若皆离去,天下谁人还能制她?”

    林宁“啧”了声,不满道:“煌亲王,你以为我是管不住老婆的人吗?”

    煌亲王连回答都不愿回答,直接“嗤”的笑了声。

    一旁项平更是“嘎嘎嘎”怪笑起来。

    林宁摆手道:“不开玩笑,煌亲王你是出海远游,又不是死在外面……咳咳,你别瞪我。说实话,你就算留下来,我要真想做什么,你拦不住的。别说我老婆,就是小子我,成圣对我来说,都不算难事。”

    煌亲王面色不善道:“小子,你莫要太猖狂了。成圣对你来说不算难事?”

    林宁用事实说话,他闭上眼睛,身上气息开始波动。

    然后就在众人眼皮底下,气息一点点变强,一点点变强,众人眼睁睁的看着他,从一个高品宗师,变成了一个宗师巅峰级的绝世高手。

    这等鬼神难明之事,让人不寒而栗。

    林宁睁开眼,看着煌亲王道:“煌亲王,对我来说,练武是一件很乏味的事。我不愿将精力耗费在这上面,而不是不能。如果我想,以我的天资,成圣确实不会太难。”

    煌亲王咬牙道:“孤王还是不信!”

    林宁呵呵一笑,道:“煌亲王当知道,金刚寺之所以能为我所用,是因为他们的《金刚不坏神功》在我手里。《金刚不坏神功》想要修练有成,练到可挡武圣一击的大成之境,必要有绝高的天资和极深的佛法修为。小子我因为怕死,所以将大半的练武精力放在这个武功身上,你现在瞧瞧,我的《金刚不坏神功》练到什么地步了?”

    说着,诵了声佛号:“南无阿弥佗佛!”

    声音落地,周身金光大盛,恍若佛子当世。

    这分明是将《金刚不坏神功》练到极深的境界了!

    “煌亲王,项施主,别来无恙乎?”

    林宁躬身问候。

    煌亲王彻底震撼了,姜太虚、项平二人更是目瞪口呆。

    便是心性修为最高的夫子,都忍不住满面动容。

    东方青叶,死的不冤!

    到了这个地步,青云已绝无可能再制。

    散去金身,林宁诚声道:“我素来不怎么瞧得上武功,纵天下第一又如何?武功是个好东西,但要看怎么用。倚强凌弱,是最低级的手段,毁灭更是远远没有创造来得高尚和有意义。我之所以能走到这一步,也是因为青云行事风格,能得到夫子和煌亲王二圣的认可。”

    夫子长叹一声,道:“恨不能向天再借十年,吾真想看看,小友十年之后,会建立何等大业。罢,江山代有才人出,往后三百载,就看你们的了。还请小友助吾,今日便出东海。”

    林宁躬身道:“小子恭敬不如从命。”

    说罢,以银针妙法,助夫子强聚周身圣元,耗尽余力,让他接下来一个月,能以全盛之姿临世。

    半个时辰后,林宁面色苍白,由田五娘搀扶而起,夫子反倒恢复了往日的道骨仙风,对侯万千和煌亲王呵呵一笑,拱手道:“两位道友,择日不如撞日,吾尝闻东海之外三千里有仙山蓬莱,何不同往一观?若有幸得遇仙人,索取仙丹,吾等说不得还能羽化成仙。”

    侯万千忧郁颔首,应了声:“善。”

    煌亲王见势,摇头苦笑。

    若夫子未能回春,只一个受创的侯万千,他还无所畏惧。

    可眼下夫子已经达到了极盛之态,他要是敢留在中原,或许夫子就会强行带他离去。

    至于能不能活着回来,真心两说……

    何必要闹到那个地步?

    青云寨还有一个侯万千,还有一个田五娘,还有一个妖孽……

    罢了,煌亲王只能应了一声:“善。”

    三圣根本没有拖沓,连告辞之言都未留下什么,一同踏云而去。

    等三圣离去后,林宁整了整身上的衣襟,就在项平斜眼看着他,以为他要说什么话来气人时,却只见他随手牵起了田五娘的手,柔声道:“从今日起,我带你去见春日夏风,秋叶冬雪。带你踏遍南水北山,东麓西岭。带你度过每一个四季春秋,跋涉每一处苍山泱水。我愿渡尽世人过苦海,但在此前,我要先不负你为我妻。娘子……”

    “嗯?”

    “带我飞。”

    “嗯。”

    天诛剑起,林宁揽着青衣纤腰,穿过万千云海,往天边落日飞去。

    扶桑山巅,姜太虚和项平面面相觑半晌后,项平跳脚朝西边大骂一句:

    “林宁,你个臭不要脸的软饭王!”

    姜太虚俊秀无双的脸上,浮起一抹苦笑。

    摇了摇头,但心里却感到无比的轻松。

    如今中原大地天下无圣,没了圣人之威,齐国国内事对他来说,的确已不算难事。

    大权在手,谁敢拦他?

    林宁和田五娘去风花雪月了,接下来,就是他大展身手的时候了。

    待项平大骂了半个时辰后,姜太虚与他拱手一礼,道了句:“项兄,保重。”

    随后飘然而去。

    项平哼了声后,骂骂咧咧的也往楚国而去。

    他也要抓紧时间了,总不能落后太远。

    ……

    PS:这本书到此就差不多完结了,后面应该还有一个小后记,交代一下青云寨里的事,毕竟孩子还没出生呢。

    明后天大概就彻底完结了。

    这本书的成绩,其实远比醉迷好,赚的稿费也多也轻松,就收藏数据来说,比庶子好两倍……但写的不如意。

    本来就是转型之作,若是只为了糊弄赚钱,其实还可以一直写下去,但这样做胸膛里那颗酸腐清高的文人之心实在过不去,真过不去。

    所以该完本就完本吧,好好总结总结经验,不能让书友们真的厌弃了,反而得不偿失了。

    剩下的话在完本总结里说吧,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