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细胞监狱 穿黄衣的阿肥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头、情报、油

    位于主锁链正下端,等同于尸国区级的【全金属兵营】,有着极其健全的‘内循环’包括经济、人口流动、综合管理……足以算一座小型城邦。

    曾与陈欣莹进行交接的‘熟人’名为余岩,兵旅司佥事,正六品。

    主要负责军饷的管理与发放,以及后备资源的管理与分派。

    这就注定他必与所有士兵有着或多或少的接触,轻易便能从刚回营的士兵口中打探到一些城外的消息。

    韩东带着妖僵张奚良一同返回兵营。

    第一时间便在原来的地方,找到这位【余岩】佥事。

    在见到韩东手中的银龙腰牌时,立即约在他的办公室私谈。

    “陈方士在缉拿途中遭到冻伤,目前行动不便,由我们来像你打探一些别的情报。”

    余岩是一位身材精细的僵者,右眼以及右小腿均以械体替换,一看就是一类较为圆滑,很擅长打交道并观察与交涉的对象。

    也是如此。

    余岩的敏锐观察力,让他第一时间便注意到韩东挂在腰间的麻布口袋,人头大小并向外逸散着寒气。

    还不等韩东说要打探什么情报,余岩一脸惊奇地问着:“你们还真杀掉了【骆高承】?”

    “没错……”

    韩东随手就将腰间的麻布口袋扔上办公桌,一颗白发飘逸的僵尸头立即滚了出来,附着寒霜的眼睛足以证明对应的身份。

    同时。

    韩东还从腰间摸出一张价值五十桶的油票。

    “这是陈方士让我带给你的。”

    其实,为打探这个情报陈欣莹事前已给过一次钱,这一次给钱完全是韩东的想法,借此提高对方的好感与信任值。

    果然,对方在见到银龙腰牌与头颅的情况下,直接默认韩东的身份,迅速将油票收下。

    “你们还想打探什么情报?”

    “我们在与骆高承交手后,也有足够的信心去对付其它重犯……想着多带一些‘头’回去。”

    说罢,韩东还露出一脸邪意的表情,戳了戳办公桌上吐露寒气的脑袋。

    “骆高承足以在【七十二凶煞】排到第七……这前十的情报可不好搞啊,虽然我与陈方士算是老熟人,但这样的珍稀情报还是得收钱。”

    “陈方士说了,只要你能给出情报,价格就按以前的算……这点小钱对她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这是这是,陈方士可是直属于朝廷,从三品的龙景方士。

    光是朝廷发放的俸禄就非我这种小官所能企及……我这就给你们查查有没有与前十凶煞相关的情报,可能不全,但一定是可靠的。”

    “等等,既然要查前十,不如将【七十二凶煞】的所有情报都整理出来吧。”

    “所有?”

    “嗯……有什么问题吗?”

    “我能力有限,想要所有凶煞的情报相当困难.我会尽可能整理,至于一些没法获取的情报我会给你们一些‘门路’。”

    “陈方士不太想拐弯抹角,只想一次性得到所有情报。

    既然你有门路,不如你替我们跑跑腿?若真能得到全部情报,这颗头就送你了。”

    “这!这可是价值三千重油与一枚特赦令啊!”

    “没错……你若能将全部资料收集齐全,这颗头颅便归你所有。这是陈方士让我带给你的原话。”

    “这……”余岩看了看桌面上的寒气头颅,又看了看韩东,“这可不是一件容易事,所有凶煞的情报却不说完整与否、可信度如何。

    光是跑腿与整理,我就至少需花费三天时间。

    而且,这期间还将用掉不少人情……能不能写一份保证书,不然我心里真没底。”

    “这没问题。”

    韩东写明交易内容,同时盖下银龙腰牌配有的印章。

    “行!三天之内一定给出一份能让陈方士满意的情报汇总。

    恕我多问一句,陈方士要这么多情报做什么?总不会想要将凶煞一网打尽吧?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这样大张旗鼓地行事也会惹人怀疑。”

    “甄选缉拿……”韩东装出一脸神秘而继续解释,“情报虽多,但不一定合适? 也不一定正确? 且不一定符合陈方士的心意。

    我们得在众多情报里? 甄选出最佳的几份情报? 在短期内斩掉几位重犯的人头? 以此来获得【功勋】。

    陈方士还想在朝廷里更进一步,而近段时间恰逢陛下用人之际? 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吧?”

    “明白明白? 我这就去办!”

    “嗯,快去吧。”

    情报层面的事情搞定。

    韩东刚一出余岩的办公室? 便前往驻扎于兵营内的一栋特殊建筑。

    正门上端的牌匾上写着一个暗金色的【刑】字。

    既然有大量重犯逃至妖域,刑部也自然在兵营里增设了一个特殊分部。

    分部里的人手很少,总数甚至不超过二十位? 但在这里工作的? 全都属于受到朝廷认证的【黑衣史】。

    韩东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卖头换钱。

    早在前往兵营的路上,韩东就在大脑实验室里对‘骆高承的头颅’进行了二次复刻……一颗头拿给余岩换取情报? 一颗头则用来刑部换钱。

    不过? 韩东刑部里的说辞可完全不同。

    “龙景方士-陈欣莹已在缉拿‘冻死骨’的过程中死亡,尸骨已彻底冻结且碎裂……我能带回来的只有她得腰牌。”

    然而。

    负责接纳韩东的黑衣史根本没有怀疑。

    似乎已收到来自于朝廷的信息,也就是尸蛊断去的信息。

    一番对于头颅的审核与检查后,象征着三千重油的油票递了过来。

    “我们这里只能支付油票,至于赦免令请前往皇城区的中央刑部领取。”

    “嗯,我待会儿就直接过去。”

    韩东接过这一大笔钱并登记了相关信息后,转身离去。

    这些家伙故意安排前往中央刑部领取赦免令,若我真的过去,恐怕会顺带为我建立尸蛊联系……毕竟我是陈欣莹的尸仆,主人死了,那仆人作为财产也当归属朝廷。

    计划顺利。

    怀揣巨资的韩东,一路蹦跳来到兵营里的交易地带,打算在这里好好消费一番。

    刚踏进交易区没多久,嘴角便情不自禁地上扬。

    “看来……我还真是来对地方了,这里可比【市集】有趣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