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能追踪万物 武三毛

第三十七章 想得美

    陈沉对此仿若未闻,从怀中拿出一片紫芝吞进腹中之后,接着又从包里拿出了一条藤蔓。

    这藤蔓名为缚妖藤,生长在日出第一缕光照射之地,其内蕴含些许太阳真力,先天便能克制妖邪。

    正所谓趁你病要你命,陈沉拿出缚妖藤后没有丝毫迟疑,直接朝着双尾妖狐走了过去。

    啪!

    一声脆响,缚妖藤狠狠地抽在了双尾妖狐身上。

    双尾狐当即痛叫了一声,身上更是冒出了一缕白烟。

    “果然有用!”

    陈沉眼睛一亮,手中的缚妖藤开始上下翻飞。

    啪啪啪啪啪啪啪!

    双尾狐妖被抽的死去活来,痛叫不已,甚至开始求饶。

    “上仙,请饶小妖一命!小妖再也不敢了!”

    “小妖愿意当牛做马!”

    痛楚的喊声显得格外楚楚可怜,但陈沉仿佛没听见一般,就这么不停地抽。

    “上仙……手下……”

    狐妖原本还想继续求饶,但见到陈沉那“不把你抽死誓不罢休”的眼神后彻底放弃,可怜的声音再度变得凶残起来。

    “上你马勒戈壁的仙!臭小子,是你逼老娘的!”

    双尾狐妖怒吼一声,直接张开了嘴巴,随后一个红色圆珠从它嘴中飞出,带着强劲无比的气势朝着陈沉撞了过去。

    “妖兽内丹!”

    陈沉一眼就认出了那圆珠是什么东西,心中猛然一惊,迅速丢掉了手中的缚妖藤,取出了最强的降龙木。

    降龙木一拿出来,双尾妖狐眼中就露出了惊恐至极的神情,仿佛看到了什么最可怕的事情一般。

    “不要!”

    但陈沉哪里会管它,做了个打棒球的起手式,砰地一声,就将降龙木砸在了那圆珠上。

    挨了这重重一击,圆珠顷刻间飞到了天空不知道多少米的地方。

    而下方的双尾妖狐则是如遭雷击,直接瘫软在地,连惨叫都惨叫不出来了。

    等那圆珠从空中落下,陈沉伸手接住时,双尾妖狐已经从五米大小变成了一只小狐狸,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只剩下一双眼睛还眨巴着,表明它还没死。

    “想要吗?”陈沉将暗淡下来的妖丹在双尾妖狐的面前晃了晃,笑着说道。

    双尾妖狐眼中流露出一股渴望,不过这渴望很快就变成了愤怒。

    面前这小子看起来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可实际上那手捏的贼紧,根本没有一丝一毫放松。

    这纯粹就是在膈应妖!

    “今天老娘认栽,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说完这句话,双尾狐直接闭上了眼睛,准备受死。

    陈沉见此眉头皱了起来,认真道:“大姐,你能变得和之前一样大不?现在这体型扒了皮只够做一条围巾的,刚刚那样子,至少能做三床被子。”

    双尾狐听罢气得浑身颤抖,如果它现在还有一丝一毫力气,它肯定跳起来咬面前这小子一口。

    ……

    “上仙好本事!”

    就在陈沉思考着如何处置这妖狐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声称赞,正是那一群骑士的首领。

    相比于之前凶神恶煞的模样,如今的他是满面春风,仿佛多年故友。

    陈沉瞥了他一眼,没有搭理。

    那骑士首领却是一路小跑着凑了过来。

    “上仙,不知可否把这妖物交给我,让我等替公子报仇,好回去交差?”

    陈沉听此冷笑了一声,看向了还被绑着的车夫和保镖,道:“凭什么?”

    骑士首领闻言表情一僵,讪笑道:“我家主人是飞虎城督军,也是仙家中人,还请上仙给我家主人一个面子。”

    “飞虎城督军?”陈沉眉头挑了挑。

    飞虎城也是冀州下辖的一座城池,论等级和石川县头顶上的飞云城相当。

    石川县县令都有修为在身,那高一等级行政单位的督军肯定修为更高。

    然而,陈沉并不准备给那什么飞虎城督军面子。

    这群人来势汹汹,想拿他们当替罪羊,如今妖狐被降服,又要他给什么督军面子?

    想得美!

    “我不认识他,而且我的战利品没有给别人的习惯。”

    陈沉开口拒绝。

    那骑士首领听罢眼中闪过一缕怒火,但却不敢发泄出来,片刻之后,他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哀求道:“上仙,求求你可怜可怜我们这些普通人吧,若是我们回去交不了差,主人会杀了我们的!”

    说完这话,他立刻对周围幸存的骑士使了个眼色。

    那些骑士见此全都跪了下来,开始哀求。

    “上仙,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孩童!”

    “求上仙开恩!”

    “大哥……要不给他们吧?”身受重伤的张忌见此心软了下来,看向了陈沉。

    “给他们?不可能的,张忌,你可曾想过若我们是普通人,若我们没能发现狐妖,那是什么下场?

    我敢打赌,这群人会把我们的头割下来,拿回去交差。

    他们会在乎我们的感受吗?会在乎我们上面也有年迈的父母吗?

    告诉你,他们不会在乎的,所以我同样不会同情他们。”

    说完这句话,陈沉直接无视了那骑士首领,走到几个被绑着的车夫前,给他们松了绑。

    看着自己家几个车夫的惨样,张忌心中也明白了过来,刚刚的那一丝怜悯消失无踪。

    “你们回去将实情告诉你们的主人,若是他实在不信,那只能怪你们跟错了人。”

    听到张忌的话,一众骑士面面相觑,骑士首领眼中更是露出恨意。

    仙人从不会在乎凡人的死活,主人是那样,面前这人也是这样。

    如果他真的就这样空手而归,一群手下他不知道会被主人怎么处置,但他这个首领绝对是死路一条。

    怎么办?怎么才能活下来?

    心思转动之下,他心中生出了一条毒计。

    那就是将一群手下全都杀了,然后自己再去落草为寇。

    这样主人或许会认为自己已经战死。

    如果可以,他倒是想让一群手下跟他一起落草,可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群手下的家人还在飞虎城,而且他们作为打手,也罪不至死,没必要走上绝路。

    “我是被逼的,你们可别怨我心思歹毒!”

    骑士首领心中喃喃,眼神中充满了狠辣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