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这真是写轮眼 山下竹狸

番外·这真是邪王真眼(结局篇)

    “印度拉加村,邀您感受不一样的蛇舞魅力……”

    妇人阅读着手机上的旅游资讯。

    上边这条旅游资讯让她非常眼馋。

    资讯上说,拉加村里有一条被当地神明附体的灵蛇,能口吐人言,舞艺高超。

    听闻这条灵蛇是某位途径拉加村的旅人留下的。

    自从这条灵蛇来到拉加村后,拉加村的旅游业就直线上升,非常神奇。

    不过,自从上次归来,她就决定先休息一下,不浪了。

    记得上次外出游山玩水时,还是十年前……

    她把十六岁的孩子丢在家里,拉着老公,展开了爱的冒险。

    什么好玩的地方,他们这对夫妻都去闯。

    最后好不怕死地溜到了亚马逊丛林之中。

    刺激是刺激,但进去没几天,他们就后悔。

    亚马逊丛林真不是普通人能呆的。

    要不是上天眷顾,他们早死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

    进入亚马逊丛林前,和他们一样胆子大,喜欢冒险的人有一批,如今……就只剩他们夫妻俩了。

    其他人都进入了凶兽肚子里,这个时候,应该变成凶兽排泄物了吧。

    那时,妇人已完全绝望了。

    可幸运之神依旧眷顾着他们这对恩爱的夫妻,他们在亚马逊丛林中遇上了贵人,一位名为贝尔的大不列颠异能者。

    贝尔的异能到底是什么,她不清楚,但贝尔绝对是个强大的异能者。

    贝尔什么都吃,是能在亚马逊丛林中横着走的存在。

    贝尔教会了他们野外求生,帮他们渡过了难关。

    妇人经历了惊险刺激的亚马逊之旅后,选择返回岚城休息。

    回到家,她发现自己那傻儿子看自己的眼神有些陌生。

    不过稍微思考,她就明白了。

    他们夫妻俩在外头的世界浪很久,忽然跑回来,这傻儿子估计很不适应。

    最让妇人没想到的是,她这儿子完美的继承了她的血脉,也很浪,浪到女儿都有了!

    这本是件喜事,可妇人发现,傻儿子的老婆不见了……

    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啊,真特么的浪。

    她儿子如今也有工作了,在岚城灵能学院里当老师。

    那可爱的孙女似乎就呆在儿子所管理的社团,那社团叫什么来着?

    “天……天……”

    妇人自语着。

    “都需要你的爱~”

    妇人的丈夫走进屋,将妇人环抱。

    “哎呀,你这混球,说什么呢!怪不好意思的!”

    妇人一把将她丈夫推开,“我问你,小洋的那个社团叫什么?”

    “哪个小洋?”

    “他们俩不是都在同一社团么?”

    “哦,他们的社团叫……”

    男人忽然一拍脑袋,“糟糕,提起这个,我发现自己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小洋的学校今天好像有个重大的比赛,她让我俩去学校给她加油!”

    “哪个小洋?”

    “当然是最小的那个!”

    “你这老东西,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小洋可是我的宝贝孙女!还不赶紧开车去!”

    “可老婆,现在这个时间赶去岚城灵能学院,比赛都结束了……”

    “你!你是想气死我么!”

    妇人怒气上升,男人赶紧开溜。

    再不走,他就要被家、暴了。

    ……

    当年被某人轰出一个大窟窿的云岚主场,早已重建完毕,如今装潢得更华丽了。

    云岚主场中响起了热烈的欢呼,似乎正在举办盛典。

    学院里的师生基本都集中到了云岚主场,所以校园变得极为空旷。

    就在这时,校园里多了一道人影。

    如果有人在这,定会一眼发现这个特别的男孩。

    为何说他特别?

    这家伙一头红发,鲜艳如火。

    男孩拖着一个很潮的行李箱,行李箱上却挂着一件有着火云纹饰的黑色大氅。

    这件大氅,有些破旧,似乎被放置了多年。

    不过男孩却很珍惜它。

    因为他听师父说,这是他了解自己身世的重要线索之一……

    这男孩得了一场大病,陷入了长眠,苏醒过来的时候,过去的记忆全消失了。

    他努力完成康复训练的同时,也随同异能与自己相似的师父学习异能者相关知识。

    男孩很崇敬自己的师父。

    他师父是个伟大的台柱,更重要的是,他师父是个热血的人。

    师父告诉他,解决问题,只需用力挥拳就是了。

    男孩喜欢这位超燃的师父!

    所以他遵从师父的指示,来到了这里,寻找真正的自己。

    男孩拖着行李箱,接近了云岚主场大门。

    他抬起头,望着头顶上那条横幅,皱了皱眉。

    醒来后,男孩学习了很多,但识字……就有点尴尬了。

    横幅上好像写着……

    什么什么交流会?

    噢,懂了,这一定是他的欢迎会吧!

    听闻云岚主场的欢呼声,男孩感觉定是如此。

    要问为什么,因为他是这个世界上的特殊存在啊!

    男孩将行李箱推到一边,正对着大门,得意地笑了起来。

    他张开双臂,做起了自己的“中二体操”!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吾乃焚尽八荒之灭世劫火,吾乃幽暗深渊之悲鸣悼词,吾乃阴影之暗,极致之暗,暗之烈火使,赤……啊!”

    男孩意气风发地对着空气自我介绍时,一个金发小女孩从云岚主场大门处疾步冲了出来!

    这金发小女孩双眼微红,泫然欲泣。

    她根本不看前方,一头就撞飞了正在做体操的小男孩。

    小男孩被他撞得摔到在地,爬起身时,那撞到他的小女儿已化作一骑绝尘,没了踪影。

    “搞什么啊?!怎么会有这么没礼貌的家伙!”

    小男孩抓了抓自己的那头红毛,望向远方,不断抱怨着。

    这时,云岚主场的观众陆续走出,里边盛典似乎已结束散场了。

    “哟哟,站起身来,红发boy!不要沮丧,开心boy!再加把劲,littleboy!”

    男孩转过头,傻傻地看着眼前这个魁梧大叔。

    这奇怪的大叔,似乎在为自己打气。

    “额,谢谢。”

    略显中二的男儿,被吓得礼貌了起来。

    “fighting,boy!”

    大叔从自己裤兜中掏出一瓶神秘液体丢给了小男孩,之后潇洒地离去,只留下小男孩一人傻愣愣地呆在原地。

    ……

    撞翻小男孩的金发小女儿一路猛冲,横穿岚城灵能学院,直到校门。

    校门处,竟然停着一辆黑色的加长型豪华轿车。

    远远看到小女孩冲来,轿车上的司机打开门,下车向小女孩行了一个礼。

    “您回来了来,我可爱的碧翠丝小公主。”

    “埃里克叔叔,你让开,我要见爹哋!”

    那叫碧翠丝的小女孩叉着腰,语气很蛮横。

    可因为她身材娇小,看着却很可爱。

    埃里克笑了笑,帮碧翠丝打开了车门。

    车里,一位成熟的金发男子静静地坐着……

    “爹哋~”

    小女孩小脚一蹦,就扑向金发男子,并熟练地挂在了金发男子的身上,嗲嗲地呼唤起来,“爹哋~”

    小女孩一边呼唤着,还一边用小手乱搓男子的金发。

    金发男子的表情生无可恋。

    不过对这调皮的小捣蛋,他早已习惯……

    八年前,自由会迎来了一场劫难。

    那场劫难,被他用“血脉之力”化解了。

    因此,他在自由会中地位高到了他人无法企及的地步。

    那一战很疯狂,疯狂后的夜晚很浪漫。

    所以,那一夜,他醉了。

    碧翠丝因此诞生了……

    金发男子伸手温柔地抱起挂在自己身上的小女孩,“怎样,我的小宝贝,在大赛上夺冠了吧?”

    男子今天去岚城异能者协会办些事,她的宝贝碧翠丝是来参加岚城灵能学院这边所举办的异能者国际交流友谊赛的。

    这个友谊赛,限制了年龄,只能十岁以下的小朋友参加。

    碧翠丝拥有他的血脉,和他一样天才,不可能失败。

    “呜啊啊啊啊啊啊!”

    男子不提还好,一提起这事,碧翠丝就失控嚎哭了起来。

    “没赢!碧翠丝没赢!爹哋这个骗子,说什么碧翠丝是天选之女,无人能敌,碧翠丝打到决赛,就被岚城灵能学院里一个小女孩给打败了,呜啊啊啊啊啊……”

    输了,他的宝贝女儿碧翠丝输了?!

    这怎么可能?!

    无论对手何等恐怖,他的血脉都是必胜的!

    难道……

    他的宿命之敌在这城市之中?!

    ……

    他的宿命之敌,八年前就消失了。

    这些年,他一直在寻找那人踪迹。

    为找出那人,他甚至暗中去了一趟不法都市。

    如今的不法都市已经完全变样。

    在华夏异能者协会的帮助下,秘银天秤组织了不法都市的重建。

    重建后的不法都市,没了从前的混乱味道,多了分诡异的乐观,让他很不适应……

    车子后方所摆放着的那个玩偶,就是他从不法都市带回来的纪念品。

    听说那是不法都市的吉祥物,叫绯什么。

    不过这玩偶一点儿也不可爱,玩偶底座上还写着意义不明的“千千万万”。

    听说这是秘银天秤中某个叫布洛克的家伙所设计的。

    虽说设计得很烂,不过这玩偶却深受当地人们的喜爱。

    总之,那个一点儿也不乱的不法都市把他心情全搞乱了。

    更重要的是……他始终没找到自己要找的人。

    如今,继承了他血脉的碧翠丝战败了,莫非,他们家族血脉的宿命又将重启?

    男子陷入了沉思,但沉思没过一秒,就被打断了……

    “呜啊啊啊!”

    碧翠丝一边哭,一边发泄似的弄乱他的金发。

    “好了,好了,我的宝贝碧翠丝,别哭,别哭,爹哋替你想办法。”

    “办法?爹哋傻乎乎的,连碧翠丝都打不过,真有办法?”

    碧翠丝停止了哭泣,好奇地注视着金发男子,一脸不相信。

    “咳咳,碧翠丝,你别看爹哋这样,你爹哋我也是个强大的异能者,明白了如何与强者战斗。”

    “那我如何打败她?”

    “额……”

    金发男子的卡壳了。

    因为大多数时候,他虽然赢了,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赢下来的。

    “这个……这个……任何人都有弱点,你只要找到对手的弱点,你就能战胜他了。”

    为了安慰自己的宝贝女儿,金发男子被迫瞎掰。

    “弱点?”碧翠丝思考了一会儿,“原来这样!碧翠丝找到她的弱点,就能战胜她了!爹哋,碧翠丝决定了,碧翠丝要暂时在这岚城灵能学院留学!”

    “啊?!”

    金发男子完全弄不明白自己女儿的思路。

    “啊什么?爹哋你这个笨蛋。为了一雪前耻,碧翠丝决定偷偷呆在那家伙身边,观察她的一举一动,然后利用她的弱点,彻底击败她!我已经看到她倒在我身前狼狈模样了,啊哈哈哈哈哈!”

    碧翠丝觉得自己真是个天才,竟然想出了这么棒的一个主意,蹦跶下车,叉腰大笑起来。

    “事不宜迟,我得赶紧行动!”

    碧翠丝梳了下自己的金发,也不理会他人,独自一人踏入学院之中。

    “大人,碧翠丝小姐她……”

    埃里克向金发男子问道。

    “哎,联系一些岚城异能者协会那边的人一下,让他们帮办一下留学手续吧。“

    男子叹了口气。

    “大人,让碧翠丝小姐呆在这儿,真的好么?”

    “不用担心,碧翠丝继承了我的血脉,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还是说,你要质疑我的判断?”

    “大人,我怎么敢。大人,你永远都是我埃里克的信仰!”

    埃里克紧张了起来。

    “那就这样吧。让碧翠丝自己在这玩。我如今身处高位,还有一堆事务要办呢。走,回酒店,先把那堆文件处理了再说。”

    黑色的加长型豪华轿车离开了岚城灵能学院,向外驶去。

    就在这时,迎面驶来一辆白色的豪车。

    男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望向窗外。

    但那辆白色的豪车已疾速驶过了……

    ……

    豪车停在了岚城灵能学院校门口,副驾驶座上的女子快步走下。

    她恭敬地为车后那少女打开了车门。

    “我说了,你们不必这样。”

    少女走下车,看到对方恭敬的神态,颇感尴尬。

    “白大人,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哎,你们……”

    少女无力地叹了一声。

    “对了,你们就在这儿等待,我进去拜访个朋友,一会儿就出来。你们别跟进来哦。”

    “知道了,白大人。”

    女子毕恭毕敬地应了下来。

    见她如此,少女稍稍松了口气,缓缓走入校园之中。

    “有段时间没回来了呢,好怀念啊……”

    踏入校园,少女伸了个可爱的懒腰,心情变得舒畅起来,。

    这导致一名路过的男生差点一头撞到了电线杆上。

    因为这女孩不仅长得可爱,更重要的是……那身材……实在……

    总之,少女走过,男生们魂都丢了……

    ……

    此刻,白色豪车中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上的两名女子也注视窗外。

    看到那群男生望向少女的“猪哥”神态,这俩人怒火中烧。

    她们真想把这群无礼之徒抓起来毒打一顿!

    岚城灵能学院的学生都是异能者,很难对付,但……她们俩人可是华夏异能者协会里的精英啊!揍这群无礼的学生哥,还不是小菜一碟么?

    “这群小混蛋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看谁!”

    “就是,要知道,白大人可是华夏异能协会史上最年轻的台柱啊,他们就不知道尊重一下么?”

    俩女平日工作时很严肃,私下没人后,就聊了起来……

    “不过白大人如今是去看谁啊?”

    “似乎是去看一个社团里的老朋友。”

    “老朋友?”

    “对啊,听说白大人就是从岚城灵能学院毕业出来的,云大人和习大人也是。”

    “习大人?哪个习大人?”

    “你怎么那么笨啊!还能是那个习大人?自然教导我们淑女流心法的习大人。”

    “哦,原来是这个习大人啊!不过,我听说淑女流心法,其实是元老会元老京大师的灵拳流心法。”

    “哎,都一样的。京寺大师身为一代宗师,品格高尚,哪会沽名钓誉在乎这些?大家喜欢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呗。”

    “啊,是这样么?那还是叫淑女流吧,这名字比较符合我的气质。”

    “你的气质,哈哈哈,就你?只有习大人那样的淑女,才有资格这么说吧。”

    “你!讨厌!你不揭穿我会死啊!不过话说话来,白大人,云大人和习大人真在这儿念过书么?”

    “千真万确,这可是情报部门的嘎嘎哥透露出来的消息,你知道的,嘎嘎哥这人虽然奇怪,但情报准确度还是挺高的。不仅如此,新上任的莲会长以前也在这儿呆过呢?”

    “莲会长也在这学校呆过么?那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提到莲会长,我最近受到了些有意思的小道消息哦。莲会长似乎喜欢第三大队的莫副队。”

    “啊?!不是吧,莲会长要追莫副队,莫大人会同意么?虽说莫大人仅是台柱,但我感觉莫大人生起气来,哪怕是会长,也要遭铁拳制裁。”

    “我们只能为会长祈祷了。”

    “我听说科研部王部长以前也喜欢会长,明白会长心意后,她选择了成全,王部长真的好伟大。”

    “王部长自然厉害,她可是制造出‘暗之药剂’的人啊。”

    “‘暗之药剂’是什么?”

    “身为协会的一员,你竟然不知道‘暗之药剂’?‘暗之药剂’可是救死扶伤的治疗神药啊,它的治愈效果比自由会的超治愈药剂还要出色!自由会超治愈药剂的研制技术是从已覆灭非法异能者组织黑暗重聚那儿剽窃来的,而且重新制造出来后,疗伤效果还不如黑暗重聚以前所制造的超治愈药剂来得优秀。我们这个‘暗之药剂’不仅疗伤效果极好,更重要的是自主研发,完全由协会科员人员研究创造!”

    “原来‘暗之药剂’是治疗药剂啊?可它一个治疗药剂,怎么取这么一个名字,听着一点儿也不像治疗药剂啊。”

    “听白大人说,这和制造这‘暗之药剂’的原材料有关,为了纪念研制出‘暗之药剂’的原材料,才取的这个名字。不过我认为白大人这话是在和我开玩笑,哪有因为原材料就取名‘暗之XXX’的东西啊?我想这药剂取这名字,估计和一个传闻有关。暗之药剂的用量一点要精准控制,使用过量,会产生对人体产生极大的危害。我想取名‘暗之药剂’,就是一种警示吧。”

    “哎,你和我说这些高科技,我也弄不明白,我们还是聊下白大人要去见的人吧。白大人的老朋友如果和云大人、习大人同期,应该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吧,怎么会呆在岚城灵能学院里边工作?”

    “这你就不懂了吧,那个人原来好像要成为会长的!”

    “会长?!不会吧!你是说莲会长是临时顶替上来的?”

    “额,不能这么说。虽说莲会长时常会犯傻,但不傻的时候也挺帅的,我们这些部下,私底下也要给莲会长一些面子啊。再说了,华夏异能者协会会长哪有临时顶替出来?其实就是那个人和莲会长一样,都是新会长候补。不过那个人似乎没有当会长的心思,就放弃了。前任会长云崖斋就把他安排到了这里,似乎有什么任务来着。”

    “这样么?那白大人的这位友人还真是淡泊名利呢?竟然连一会之长都不想当。”

    “不过我听过一个关于那人的有趣消息哦?”

    “有趣消息?!”

    “只要遇到那人,云大人、习大人和我们的白大人都很容易涨红脸。”

    “这莫非是?!”

    “我觉得很有可能!但白大人她们的反应却很奇怪。她们总威胁那人‘你住口,别提,敢说,我就杀了你’什么的,难道那人知道白大人她们的什么秘密?毕竟那人与白大人她们一同成长起来的,我也好想看看白大人她们以前的模样啊,像白大人她们这么了不起的台柱,小时候一定也很帅气吧。”

    协会精英憧憬着,却不知道自己所憧憬的是不一样的帅气……

    被她们称作白大人的少女,沿着熟悉的道路在校园中前行,已经接近了她此行的目的。

    这一路走来,少女无意间勾走许多男生的心。

    她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些,等近了一片岚城灵能学院里所特有的树林,少女听闻到了些许喧哗之声。

    之后,她远远地就望见了些小小个的人影……

    那是一群孩子,一个小女孩被孩子们犹如明星般围在中央。

    不过此时此刻,这个小女孩就是孩子们眼中的明星……

    望见那个小女孩后,少女会心一笑,下意识躲藏树后。

    她想观察一下这个孩子在干些什么。

    “哈哈哈哈,看到了吧!我天才结社社长萧小洋是无敌的!轻而易举拿下那些这次国际交流友谊赛的冠军!那些小朋友根本不是我萧小洋的对手!”

    小女孩骄傲地自夸着,她把自己的对手都贬低成了小朋友,全然没发觉自己也是一个小朋友。

    不过围观的孩子们没感到违和,因为在他们眼里,眼前这个小女孩真的很强。

    躲在树后的少女看到小女孩骄傲的模样,甚是怀念。

    这让她回忆起了自己某个好友小时候的模样。

    “怎么样!你们见识到了没有!我天才结社很厉害吧!想不想加入我天才结社》”

    “想!”

    孩子呼应着小女孩的话语,热情至极。

    “哎,可惜你们的实力还是太差劲了,你们这么弱,我爸爸肯定不允许你们通过的。”

    听到小女孩说不行,孩子们的心情瞬间低落。

    “你们怎么这么容易灰心,真想加入天才结社,就刻苦训练啊!对了,既然大家都在这儿,我就给大家见识一下我从天才结社里拿出来的宝贝吧!”

    “宝贝?”

    听闻宝贝,失落的孩子们,瞬间来了兴趣。

    依旧躲藏在的树后少女却迷糊了。

    那迷糊的神情,有些许儿时的痕迹。

    宝贝?!

    天才结社还有什么宝贝么?

    她怎么不知道。

    就在少女困惑的目光中,小女孩从怀里掏出了一本让少女感到极为眼熟的东西。

    那个!那是个是!

    不!住手!

    少女不再躲藏,快步冲出,但如今已太迟了……

    “我跟你们说,这可是天才结社前辈们留下来的宝物。它的名字叫《幻雨魔法少女魔法书》,里边的内容超级酷的!既然大家都集中在这里,我就给你们念上一段吧……吾乃可可!以魔法少女为业,操纵最强魔法,幻雨魔法,乃终将穷极幻雨魔法之人!”

    “啊啊啊!啊我死了!啊啊啊!”

    少女扑倒在地,捂着脸不顾形象地打滚起来。

    看到忽然出现了一位“发作”的大姐姐,孩子们吓了一跳。

    回过神后,一脸崇拜地注视着眼前的小女孩。

    他们心想天才结社的魔法力量真是强大,仅凭一句话语,就将这个大姐姐给制服在地了。

    小女孩也看到了地上打滚的少女,虽然少女捂住了脸,不过小女孩依旧将她给认了出来了。

    毕竟那身材,已将她身份给暴露了啊……

    她怎么会在这儿?

    她在地上干什么?

    不过看在她这么配合的份上,我就……装作不认识吧。

    小女孩拿着那本《幻雨魔法少女魔法书》继续炫耀起来,配上躺倒在地打滚的少女,这儿越发热闹了。

    ……

    树林继续深入,前方就出现了一个大庄园。

    庄园中央的屋子里,男子正坐在电脑桌前。

    电脑桌上摆着一张令人怀念的相片。

    男子看着屏幕上的信息,生出了些许烦恼。

    屏幕上的是入社申请,一只红毛的信息。

    这事早有人招呼过他了。

    当初那家伙明明说不管这事的,结果如今不仅当了红毛的师父,还把红毛塞到了这来。

    话说回来,那人的性格真比过去温和了许多。

    不过就算温和,那个人的脾气也不是他能挑衅的。

    所以这只红毛,他只能“签收”了。

    男子点了确定,看向下一页。

    结果翻过红毛,屏幕上又跳出了一只金毛。

    碧翠丝?!

    这女孩不是刚结束的那个异能者国际交流友谊赛的参赛选手么?怎么比赛结束就变成我们学校的学生了?

    男子心想,这碧翠丝肯定有后台,于是他深入调查了下……

    不是吧,这个碧翠丝长得那么可爱,竟然是那家伙的女儿?!

    但话说回来,这家伙怎么总是死缠着他不放啊?!

    行吧,看在那混蛋上台后自由会比过去可爱的份上,帮他照看一下这小家伙也不是不行。

    这只金毛,天才结社也“签收”了。

    刚“签收”完毕,男子便听闻外边传来些许吵闹的声音。

    他心想,应该是那个小家伙回来了。

    男子起身,走出屋外。

    “爸爸!”

    远远的,萧洋就听到了这甜腻的呼声。

    小女孩一跃而起,男子熟练地将她抱在怀中。

    “爸爸,今天我赢了哦!”

    “我在观众席上看到了,小洋真棒。”

    男子亲昵地说道。

    “爸爸,我给你看一个东西。”小女孩忽然神秘地说道,并摆出了一个剪刀手放到了眼边,“爸爸,你看,邪王真眼!”

    话音落下,小女孩的双眼产生了变化,瞳色化为了邪异的猩红,一枚勾玉出现在了她的双目之中。

    “这是?!”男子惊讶极了,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小洋,你听爸爸说,这不是邪王真眼,这是……”

    “爸爸,什么不是邪王真眼!这就是邪王真眼!这真是邪王真眼!”

    小女孩才不听呢!

    男子否认她的邪王真眼,小女孩立即不高兴了,在男子怀中发起脾气来!

    小女孩吵闹着,庄园外边,却来了些客人……

    ……

    收获一个魁梧大叔的神秘馈赠之后,红毛继续前进。

    他根据师父所提供线索,穿越了一片树林。

    在那树林里,他遇上了一位滚地惨呼的奇怪少女。

    红毛更确定自己前行方向是正确的了。

    能解开他暗之烈火使身世之谜的地方,注定是非比寻常。

    所以路途上遇上些许奇怪人物,也是正常之事。

    滚地少女,再加上之前那个魁梧大叔,红毛进入这所学校里,已见过两个怪人,不对,是三个!

    “你这个忽然把我撞倒不道歉的混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庄园门外,红毛和金毛相遇。

    “你这无礼之徒是谁啊?竟敢对碧翠丝大呼小叫!”

    “想知道吾名?就怕说出来吓死你。”

    “行吧,你不说就是了,反正我对你也没兴趣。”

    金毛懒得理会眼前这只红毛,径直踏入庄园之中。

    “你!”

    红毛气急,拉着行李箱径直跟了上去。

    他们刚踏入院中,就望见了远处那抱着小女孩的男子。

    正巧这时有阵微风拂过,将男子遮住左眼的刘海吹起……

    “这个是?!”

    红毛震惊了。

    暗之烈火使认出了那只眼睛!

    金毛的反应更特别,她不仅亮起了双目,面颊上甚至生出了些许红晕。

    金毛看到自己的劲敌正在挣扎,可怎么也无法挣脱那个男子的压制。

    而且那个男子的左眼超酷,比她那个没用的爹哋帅气多了!

    金毛和红毛踏入庄园那瞬间,男子就发现了他们。

    望见他们注视自己的眼神,男子忽感头痛。

    老会长让他留在这里教导协会的未来。

    但不谈未来,这时期里的小家伙门总是那么特别。

    就如过去,他忽悠某个小女孩说一季完了还有一季,这个天才结社的故事似乎还在以它特有的形式延续着。

    多年前,一段冒险以他和一个小女孩的偶然相遇展开,如今,它又会以何种形式作为故事的开端呢?

    “爸爸!你有在听我说话吗!你忽然在小洋面前装什么深沉啊!小洋告诉你,这真是邪王真眼啊!”

    被忽视后,小女孩生气极了,一拳捶打到这个胡思乱想的男子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