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驿路羁旅

48.宝石失窃事件(下)

    黑光病毒,曾经九头蛇在败亡之前的生物武器大计划的集大成之产物。

    它具备种种神奇的效果,在注入宿主体内后,可以将力量,速度与身体素质的强化推演到极限,并且对人体施加活性血肉的能力。

    作为黑光病毒的宿主,能够精密控制身体里的每一块肌肉和神经,作战能力超强,而且被赋予了某种‘不死’性。

    上一个黑光病毒的宿主,野心颇大的阿尔伯特.威斯克在失控后,甚至没办法被用正常手段消灭,只能被送入太阳,依靠大自然中的原始热量来将他烧成灰烬。

    这种不死性的血肉,其自愈能力和存在性质,已经可以媲美怎么也打不死的金刚狼洛根,和被不死诅咒与自愈因子同时加持的死侍大爷了。

    而黑光病毒另一个让人津津乐道的地方,在于它的吞噬性。

    这病毒可以自由的吞噬一切接触到的血肉生命,并且不断的提取优质基因,来强化宿主的力量,被吞噬的个体的所有记忆,都会被黑光宿主提取。

    在必要的时候,病毒还可以通过血肉扭曲,还可以改变外形,真正的变成另一个人。

    这也是弗兰克.卡索尔一直在自我怀疑的原因。

    他无法确定自己是不是黑光病毒用这种吞噬特性模拟出的人格?

    真正的弗兰克.卡索尔是不是已经死在了试验里?

    自己到底是个真正的人?

    还是一个行走的病毒怪物?

    自己到底还有没有灵魂?

    当然,现在不是思考这个颇有些哲学意味的问题的好时候。

    在储存着空间宝石的仓库中,黑光宿主,超级英雄惩罚者,正在和试图盗取空间宝石的两个灭霸之子激烈的战斗着。

    “你们可以拿走这基地里的任何东西,惟独这个玩意不行!”

    弗兰克挥起左手,黑色的光缠绕在血肉上,让肢体飞快扭曲,在利刃呼啸间,黑色狰狞的生物利刃从他手腕处延伸开。

    在数次交错的斩击中,乌木喉丢过来的钢板被轻松的斩断。

    在利刃乱舞中,弗兰克的右手如鞭子一样甩出去,五指摇曳间,之前撕开了超巨星手臂的血肉卷须又一次出现,带着恐怖的蛮力轰向乌木喉。

    黑舌谋士分开手指,不再隐藏的意念施加在周围的地面上,那些被破坏的仪器飞快解体,在乌木喉的控制下被塑造成尖锐的铁锥,狠狠的撞在了砸来的卷须上。

    铁锥和卷须碰撞发出了钢铁交织的声音,还有舞动的火星在黑暗中亮起。

    弗兰克的远程攻击被击退,但惩罚者趁着这机会,在极不科学的沿着墙壁的飞奔中,已经以极速如致命暗杀者一样靠近了乌木喉。

    黑舌谋士灰色的眼睛在这一刻缩起,弗兰克冲刺的速度太快了,就像是黑暗中疾行的影子,依靠单纯的视觉已经很难捕捉他的身影。

    但那种致命的杀意却被乌木喉感觉到。

    它不管不顾的泛起手指,地面上覆盖的厚重钢板被意念卷起,挡在黑舌谋士眼前,就像是一层如城墙的厚重护盾。

    “带着宝石走!”

    乌木喉尖叫了一声。

    在它身后,被硬生生撕掉左臂的超巨星刚刚用修复剂处理了伤口,在剧痛中,她踉跄着起身,朝着身边的空间宝石冲了过去。

    从空中落下的弗兰克视觉被眼前的钢板遮挡,他双手合十,黑光病毒快速运转,在双臂的血肉抽搐间,双手融合在一起,变成了一把黑色的生物战锤。

    战锤表面布满了恐怖的尖刺,破坏性超强,而弗兰克身体里的病毒力量也在这一刻集中于双臂。

    在一次呐喊之后,黑色的生物战锤狠狠锤在了拦路的钢板上。

    “轰”

    乌木喉眼前的钢板被这一击蛮力十足的轰击从中央砸开。

    惩罚者的双手展开,血肉重新化为黑色的极致利刃,他双脚在这一刻诡异的拉长,就像是橡皮人一样,借着轰击的力道靠近了不断后退的乌木喉。

    “除了死亡,你们什么也别想带走!”

    在弗兰克冰冷的呵斥中,他冲刺的速度骤然加快数倍,就如闪耀的影子,冲入乌木喉和超巨星中央,双臂的利刃舞起,就如一团黑色的剑刃风暴降临此处。

    黑舌谋士掀起脚下用于承载躯体的岩石,但只是眨眼间,在黑光乱舞中,岩石就被整个切碎,疾走切割的状态下,倒霉的乌木喉整个人就像是被丢入了旋转的刀阵里。

    只是眨眼间,伤口撕裂的鲜血就遍布了他的躯体。

    超巨星则很幸运,她用背部挡住了弗兰克的生物切割,在鲜血横飞中,她整个人抱着蓝色的空间宝石被击飞出去。

    “轰”

    金色的流光又一次在黑暗的仓库里亮起。

    手持心灵权杖的乌木喉将一团心灵风暴砸在了自己眼前,这种直接作用于心灵的力量如尖刺一样,轰入弗兰克的脑海里。

    那些被黑光病毒吞噬而来,隐藏在脑海里的记忆碎片也被催发。

    就如千万根针在穿刺脑海,头颅里爆发的痛苦让弗兰克停下了乱舞的致命切割,又在乌木喉的尖叫中,将一团扭曲的沉重钢铁轰中身体,被压在了一片狼藉的仓库地面上。

    “走!”

    乌木喉伸手抹了抹脸上的鲜血。

    它回头看了一眼挣扎着要从废墟中冲出来的惩罚者,它顾不得在此浪费时间了,它抓起心灵权杖,用意念拖着自己冲到超巨星身边。

    它伸出手,扣在蓝色的空间宝石外壳的能量立方上,它要使用这宝石,将自己和超巨星送出这强敌存在的仓库。

    被压在沉重钢铁之下的弗兰克也听到了乌木喉的喊声,但他脑海里被那些翻滚不休的,来自数百人的混乱记忆弄得一团糟。

    他很难集中精神去阻止要逃离的两个家伙,但他又不想让它们就这么轻易的逃走。

    于是弗兰克便使用了一个非常危险的战术。

    “咔”

    沉重的钢铁之下,被压在那里的弗兰克的身体飞快的蜷缩起来,被病毒操纵的血肉就像是“融化”一样,在流淌扭曲之间,团成了一个黑色的球。

    病毒的力量被压缩,然后又被不加控制的释放开。

    在黑色肉球的表面,数以百计的黑色生物尖刺在暴动的力量下被推向四面八方,就像是一颗超大号的血肉血肉海胆。

    听到巨响的乌木喉回过头,就看到数以百计的血肉卷须嚎叫着轰向仓库的四面八方,就像是一头发狂的多头怪物。

    在充满力量的千万卷须暴走中,支撑这地下仓库的石柱被轰碎,头顶上方的岩石也如崩溃一样砸向地面。

    更要命的是,在千万卷须爆发间,压制住弗兰克的钢铁也被陷入天空,尽管下一刻就被乌木喉操纵着重新砸向地面,但这短短一秒的时间里,暴走的惩罚者已经冲了出来。

    他混沌的双眼中尽是冷漠的杀意,那些从身体各个部分延伸出黑色卷须被操纵着无情横扫,将乌木喉丢来的所有东西都轰向四面八方。

    “快走!”

    独臂的超巨星从腰间取出一颗高爆炸弹,丢向身后冲来的,如魔王怪物一样的惩罚者,她声音颤抖的尖叫着,在她身边,乌木喉也咬着牙激活了空间宝石。

    蓝色的光在它手心中亮起,代表着空间的力量生效,下一秒,它和超巨星就会被送出这个该死的世界。

    而下一次,在它们重临的时候,这个世界就会迎来末日!

    绝对的末日!

    “嗖”

    弗兰克甩出的黑色卷须横扫着掠过跳动的空间,在充满切割的空间力量碰撞中,那卷须被从中央切断,但其覆盖的恐怖力量依然施加在了光芒之中。

    惩罚者听到了乌木喉和超巨星惊恐的尖叫,还有玻璃被击碎的声音,以及血肉撕裂的惨叫。

    这个仓库已经在蛮力肆虐下彻底坍塌,眼看着自己要被埋在废墟之下,弗兰克心一横,操纵着卷须冲入眼前跳动暗淡的光芒里,随便抓着一样东西就抽了出来。

    “轰”

    腥臭的血肉洒在弗兰克脸上,随即,数以百吨重的石块和钢铁压在了弗兰克身上。

    这样的破坏还杀不死他。

    但肯定很疼就是了。

    —

    “嗡”

    蓝色的光晕在太阳系边缘的行星上一闪而逝。

    失去了左臂的超巨星以一种狼狈的姿态砸在了荒芜的,充满了龟裂的地面上,她仰头躺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刚才的经历还有身体的痛苦已经抽干了她最后一丝力量,她什么都不想干。

    在她手边,有金色和蓝色的光芒在跳动,心灵权杖和空间宝石都被带了出来,但空间宝石的状态有些古怪。

    那个血肉的怪物最后的一击,打破了宝石周围的能量立方,将其中藏匿的原石本身暴露了出来,那是一颗蓝色的不规则的晶石,正悬浮在距离地面几公分的空气中。

    乌木喉就躺在超巨星脚下的地方。

    黑舌谋士一声不吭,看样子似乎也很痛苦的样子。

    两个人就那么躺在这荒无人烟的小行星上,在好几分钟之后,一艘黑色的轮型飞船呼啸着出现在这小世界的天际,紧接着就有一艘穿梭机窜向地面。

    那穿梭机带起呼啸的烟尘,停在了距离超巨星不远的地方,在舱门开启之后,穿着绿色长裙和风衣,头戴金色尖角头冠的洛基从穿梭机里跳了出来。

    她大步走向躺在那里,因为虚弱而昏昏欲睡的超巨星,她挥手从地面上抓起自己的心灵权杖,又用一个盒子将蓝色的空间之石装起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伸手将超巨星从地面上扶了起来。

    她和这个擅长隐匿,刺探情报的灭霸之子并不熟,也没什么好说的,她扶着失去左臂的超巨星走向穿梭机,在走出几步之后,超巨星迷迷糊糊的说:

    “等等!还有乌木喉,我们要带它一起回去”

    “带什么带?”

    洛基很不耐烦的伸手在超巨星挺翘丰满的臀部掐了一下,她回头看了一眼躺在那里的乌木喉,她语气遗憾的说:

    “那倒霉蛋已经死了。”

    “嗯?”

    臀部传来的痛苦让超巨星清醒了片刻。

    她回头看去,乌木喉就躺在原地,但只有上半身在那里,就像是被腰斩了一样。

    从腹部被切开的伤口里流出的鲜血,已经浸透了那方地面,还有些恶心的内脏。

    它死了。

    弗兰克.卡索尔最后的卷须拉扯住的,是乌木喉的腿,空间宝石传送结束的时候,被切割的空间恢复原状,就如一把最锋利的刀,将乌木喉的身体平滑的切开了。

    这一幕似乎把超巨星吓坏了。

    她被洛基扶着走向穿梭机,但不停地回头看着黑舌谋士被扔在那里的尸体,兔死狐悲的感觉让超巨星的心情颇为复杂。

    她和其他灭霸之子们都不一样,她和那四个家伙并不是朋友,但他们好歹一起合作过这么久。

    “哎呀,想哭就哭吧,我又不会嘲笑你。”

    在洛基操纵的穿梭机快速升空的时候,这位坏心眼的阿斯加德人回头看了一眼呆坐在椅子上的超巨星,她嘿嘿笑着说:

    “虽然我觉得乌木喉那样的家伙很大概率不会有朋友,但如果你和他关系不错,我也不会意外,毕竟那家伙挺会骗人的,而你看上去挺单纯”

    “空间宝石到手了,无限手套也做好了,虽然没能拿到时间之石让人遗憾,但我想,这已经足够给灭霸阁下交差了。”

    洛基把玩着手里的心灵权杖,她看着眼前展开的无垠星空,她说:

    “该走啦。”

    “让我们回去群星之间,向强大的萨诺斯复命吧,接下来的活,可就不是我们能参与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