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驿路羁旅

52.无限公式.渡鸦测试版

    达.芬奇,全称为莱昂纳多.迪.赛尔.皮耶罗.达.芬奇。

    历史记载他乃是文艺复兴时期的杰出人物,尽管在很多人的认知里,达.芬奇是以那副传世名画《蒙娜丽莎的微笑》而名留青史的。

    但你非要说他是一名伟大的画家,这种描述其实一点都不准确。

    达.芬奇不只是画家,他是一个真正的博学学者。

    在绘画、音乐、建筑、数学、几何学、解剖学、生理学、动物学、植物学、天文学、气象学、地质学、地理学、物理学、光学、力学、发明、土木工程等等领域都有非常著名的成就!

    他一生中的那些奇思妙想有的在时光中被实现,有的还停留于画稿之上,但没人能否定这一切知识的价值。

    而且任何对达.芬奇有所了解的人,都会非常好奇,这位博物学家是如何具备如此旺盛的求知欲和创造欲。

    他真的是个普通人吗?

    问题的答案是,不!

    他不是!

    除了以上被人所知的身份之外,达.芬奇还有不为人知的身份。

    他还是一名优秀的炼金术师,一名强大的施法者,一位在意大利魔法部有确认登记的大巫师,而他旺盛的求知欲,更多的是来自于巫师们对于世界和真相的无尽探索。

    梅林对达.芬奇并不熟悉,但他居住的神秘屋就是达.芬奇阁下亲手设计并建造的,他的小情人玄兰也是达.芬奇用未知的魔法塑造的。

    他的另一位小情人,当今最优秀的舞台魔术师扎坦娜.扎塔拉,更是达.芬奇阁下的直系血脉。

    所以,达.芬奇阁下的拜访,对于梅林而言,是一件挺有纪念意义的事情。

    在收到消息之后,玄兰和扎坦娜立刻就忙碌了起来,整个神秘屋的所有仆从也被指挥着,在2天之内,将这大房子从头到尾打扫了一遍。

    就像是一枚被擦拭的闪闪发亮的硬币,等待着客人的到来。

    在神秘屋的大厅中,罕见的换上了一套中世纪女仆装的玄兰站在梅林身后。

    每过几分钟,就会拿出一个怀表看时间,而在梅林对面,没有再穿魔法师小礼服,同样换上了中世纪淑女装的扎坦娜小姐更是坐立不安。

    她们两的紧张也影响到了梅林。

    尤其是扎坦娜看向他的时候,让梅林颇有种见老丈人的微弱忐忑感。

    “希里去接先祖大人了吗?怎么还没到?”

    扎坦娜用一把扇子遮住嘴,她小声问道: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希里没去,她还在2077年收拾自己被打坏的酒吧呢。”

    梅林伸手给自己倒了杯酒,他抿了抿那冰凉的液体,对一脸担忧的魔术师小姐说:

    “达.芬奇阁下会自己过来,作为圣盾兄弟会的后勤工程师,他手里应该也有穿梭时空的方法,耐心等待吧,从1495年的佛罗伦萨,到达2011年的纽约,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

    “嗡”

    梅林话音刚落,一道金色的光芒就在神秘屋天台外的露台上亮起。

    紧接着,很有节奏的敲门声就在二楼响起,玄兰立刻挥动管家铃,穿着新衣服的幽灵仆人便为客人打开了门。

    梅林和扎坦娜也站起身,以主人的姿态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

    不过,达.芬奇先生的出场,却让梅林有些诧异。

    那位正值壮年的博物学家,并不是穿着中世纪的绅士状,或者巫师们的长袍出场的,相反,他的打扮非常有种蒸汽朋克的味道。

    他有茂盛的金色络腮胡,而且修饰的非常优雅。

    头顶有金色的长发,几乎和胡子连在一起,那些长发搭在肩膀上,颇有种放浪形骸的感觉。

    他穿着白色亚麻布制作的,宽松的水手衫,体型也并不健美,就像是所有中年男人一样,挺着一个赘肉的肚子。

    下半身穿着黑色的牛仔马裤,还有高帮的长筒靴。

    梅林注意到,这位博物学家上半身套着一层类似于中世纪潜水服一样的厚重衣服,用管子连接着背后背负的大背包,在摘下头盔时,还有蒸汽从管子里喷出来。

    他双臂有银白色的臂铠,在神秘屋的灯光下,散发着熟悉的光芒。

    嗯,振金制作的,真是奢侈。

    在他手臂下,还夹着一个类似于潜水头盔一样的半弧形玻璃罩。

    最夸张的是这套很像是骑士盔甲的古怪装备背后两侧,还有用杠杆,钢条和金色的木材,古怪的兽皮制作的双翼。

    这双金属翅膀的所有细节都用铆钉固定,再加上那些被固定在腰带上的操纵杆,让这这一套装备看上去充满了蒸汽科技的味道。

    既原始,有有种和现代科技截然不同的先进感。

    那飞翼,盔甲和皮质外套上,都有经过隐匿处理的魔法符文,加固了这套装备的稳定性,还给予了它可以操纵魔力的能力。

    “咔,咔”

    在幽灵仆人们的帮助下,达.芬奇动作娴熟的解开了身上沉重的朋克气息的装备,他活动着手臂,将手心里攥着的一颗金色的,表面布满了符文孔洞的圆球丢入了自己腰间的皮口袋里。

    那似乎是能源,又像是时间穿行时的指南针。

    这让梅林眯起了眼睛。

    他看着抚摸着红木扶手,漫步从阶梯上走下来,带着一种怀念的目光,打量着神秘屋陈设的达.芬奇先生,他说:

    “你手里的东西,是金苹果?”

    “唔,叫它金苹果也许并不完全正确,梅林阁下。”

    达.芬奇回头看着梅林。

    他有一双淡蓝色的眼睛,在那眼眸中闪耀着如情人般的温和,如大海般的光芒,看来达.芬奇先生在年轻时,也是一位久经情场考验的真正浪子呢。

    “这是来自上古文明,自称为‘先行者’的伊述人离开世界时留下的瑰宝,介于魔法和科技之间的神秘产物,是我们尚未察觉的知识。”

    他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梅林。

    除了巫师之间特有的观察之外,他眼中似乎还有其他的含义。

    他对梅林说:

    “我的朋友卡珊卓将这东西交给我,她告诉我,这既是希腊神系的真正起源,宙斯,波塞冬,哈迪斯,赫拉,那些传说中的神灵是真正存在的,尽管它们只是一群神秘的外星人。”

    “但他们也确确实实在这个世界留下了属于自己的痕迹和故事,留给我们这些后来者瞻仰,学习。我知道,因为一些私人的经历,你对金苹果抱有恶意,但相信我,梅林”

    “除了被野心家们用来破坏之外,它还有更正确的使用方式。”

    达.芬奇走入大厅,他的目光越过梅林,看着站在渡鸦身后的玄兰,后者注意到了达.芬奇的目光,她非常尊敬的俯下身,对达.芬奇说:

    “欢迎回家,老主人。”

    “啊,是玄兰啊。”

    达.芬奇哈哈笑着,他以中世纪的礼节,对玄兰回以致敬,他说:

    “我差点认不出你了,你有了自己的思维和智慧,虽然这来自于一场不幸。很抱歉,当时在混沌力量入侵时,我们把你孤身一人留在这里,那想必是可怕的遭遇。”

    “倒也不是。”

    玄兰偷偷看了一眼梅林,她轻声说:

    “我因那场意外而诞生神智,那些混沌并未伤害我,还让我有了现在的生活,因此,您不用感觉到自责,老主人,我因您而生,这是必须被铭记一生的恩泽。”

    “你已经自由了,玄兰,不用叫我主人了。”

    达.芬奇挥了挥手,他看着玄兰,又看了看沉默的梅林,他嘴角带起一丝了然的笑容,他说:

    “看来你已经有了新主人,而且还是灵魂中让你情愿服从于任何指令的真正主人,这是幸福的事情,我要恭喜你了,玄兰。”

    这位博物学家的话,让玄兰的脸颊微红,而在调侃了玄兰之后,达.芬奇的目光又放在了很紧张的扎坦娜身上。

    这一次,这位博物学家的目光变得深邃而忧伤。

    他对扎坦娜招了招手,魔术师小姐看了一眼梅林,在后者的眼神鼓励下,她迈着淑女的步伐,走到先祖身前,她打量着达.芬奇的面孔,她稍显激动的说:

    “先组,我是”

    “你是我小儿子的后裔,我在进入此地时就感觉到了,孩子。”

    博物学家露出了温柔的笑容,他伸出手,抚摸着扎坦娜的长发,他轻声说:

    “外界传闻我一生无子,但那只是魔法世家不能为人所知的传承,我现在还记得我的小儿子出生时的画面,那是在一个冬日的夜晚,我的情人扎塔拉为我诞下了我的血脉”

    “是的,先祖,我的家族至今还传承着这个姓氏。”

    扎坦娜深吸了一口气,她轻轻拥抱先祖阁下,她说:

    “我小时候,父亲一直为我讲述关于您的传奇人生,我从未想过,我有一天能真正见到您,这真是太荣幸了。”

    “我也很欣喜,孩子。”

    达.芬奇对扎坦娜轻声说:

    “再没有什么能比亲人团聚,更让一个历经世事的老头子欢喜了,但可惜的是,那诅咒也伴随血脉一起传承下来,我听闻,你的父亲在无光海种失踪了?”

    “嗯。”

    扎坦娜抿着嘴唇,她说:

    “父亲已经失踪了快20年,但我一直在寻找他,梅林也在帮助我,但无光海,那地方真的是”

    “也许我可以帮忙,孩子。”

    达.芬奇摸了摸腰间的口袋,他对一脸惊喜的扎坦娜说:

    “金苹果不但可以让我穿越时空,亦可以让我感知其他维度,甚至包括无光海,但这件事需要从长计议,先让我完成我此行的使命吧。”

    博物学家牵着后裔的手,坐在了梅林对面的沙发上。

    达.芬奇用一种严厉的目光看着梅林,他说:

    “你,是我的后裔所眷恋之人,也是我的管家所钟情之人,我还从希里小丫头那里,听说了你和其他女人之间的故事,也许我该带走扎坦娜,放任她继续和你在一起并不是好的选择。”

    “我很了解你的想法,因为我也曾是一个浪子。”

    坐在先祖身边的扎坦娜顿时紧张的握紧了拳头,但下一刻,达.芬奇脸上就露出了笑容,他抚摸着扎坦娜的长发,对梅林说:

    “正因我了解你如了解我自己,所以,我不会干涉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事情,只是,我还是想请求你,对我的后裔好一点,作为请求的报酬”

    他从腰间的皮口袋里取出一样东西,放在桌子上,递给了梅林。

    渡鸦将那卷轴一样的东西打开,看了一眼,就面色古怪的抬起头,他对达.芬奇说:

    “一份药剂的配方?这和我想象中的可不太一样。”

    “但你已经有所准备了,不是吗?”

    达.芬奇接过玄兰递过来的茶水,对女管家微微点头,他一边轻嗅着茶的香气,一边慢条斯理的说:

    “无限公式是什么呢?它是一个问题!每一个问题都有一个答案。”

    “答案出现的方式取决于你用什么方法去解开它。伟大的科学、寂静的数学、混沌无声的真相、隐藏的艺术、神秘的炼金术、万能的魔法等等”

    达.芬奇抿了口茶水,他对梅林说:

    “就如每一个方程式都有一个解法,我们,就是创造机会的工程师。”

    “你是一位施法者,那么属于你的无限公式,自然就和给氪星人的血清,和给予机械生命的电路板不一样。”

    “你要用魔法的方式去寻找无限公式的真相,你得自己配置这副药剂,在月圆之夜,在你的本命星座与群星置换时服下它。”

    “你将陷入长眠,而你苏醒之后,你就会得到属于你的无限公式药剂只是载体,那东西的最后形态是什么,没人知道。”

    博物学家耸了耸肩,他带着温和而神秘的笑容,对梅林说:

    “也许是一个咒语,也许是一种天赋的能力,也许是一个关于未来的预言。我们只能帮你到这一步了,梅林,你得靠自己推开通往无限未来的门。”

    “另外,我从1495年来到这里,并不只是为了送来无限公式,梅林。”

    达.芬奇收敛笑容,正在研究药剂配方的渡鸦顿时感觉又有麻烦上门了。

    他抬起头,就看到博物学家拿出了一面金色的盾牌,放在了桌子上,退给了他。

    古朴的盾牌反射着壁炉的火光,在那光芒中,达.芬奇正色的对梅林说:

    “我还带来了一份请求,来自我的同伴们。”

    “张衡、毕达哥拉斯、牛顿、居里、特斯拉、伽利略等等来自他们的请求,来自各个时代的请求,这是我们共同的请求。”

    “在关联各个时代的卡珊卓离开之后,请你,帮助我们”

    “重建圣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