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驿路羁旅

番外一.祸事

    写在番外之前

    这副短篇番外是关于张莫邪的一些事,本来是要加在新书里的。

    但感觉怎么加都不太合适,毕竟他和沈秋之间差了十几年,强加的话,会有种故事的撕裂感。

    这四篇番外,就相当于张莫邪这个人的“编年史”,收录了一些张莫邪个人的重要事件,如果以后剧情想到的话,还有可能再加上一些。

    因为《左道》还在新书期,老路我更新本来就要快一些,要是再加一万多字的感言,上架时,字数就会更多一些,对于书本身不太好。

    因此就把它放在《阴影》番外里,这几张番外都是感言性质,不收VIP订阅,所以大伙也就图个乐子看一看吧。

    呃,还有重要原因是,这个665太难看了,我想凑个666,图个吉利嘛——

    永和二十三年,太行山麓异兽现,上天降罪于前楚,时年中原、辽东、淮南多有大地动,死伤数十万众。

    七月十七,前楚灵帝于燕京宫廷遇天诛,惊怖而死。

    次月,辽东通巫教助耶律崇起事,兵峰直指燕京。

    时年,天下大乱。

    西域,天山北麓,与大雪山交汇之地,有西域诸族在此生息,百族混居,中原刚起的混乱还尚未延续到这里,此地依然还是大楚疆域的边缘地带,也有汉人累世居住于此。

    只是最近几月,通往天上之外偌大世界的繁华商路,被古怪事物封锁住了,有行商之人言之凿凿的说,是大漠起了终日不散的大风沙,如一堵墙,将域外之地与神州大地隔绝开来。

    这异象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在西域之地流传甚广的圣火教便趁机宣扬一些世界末日的论调,恐吓寻常百姓皈依它所谓的正教信仰。

    但有些见识的人都不会信这一套的。

    尽管自末法时代已降,整个世界灵气消散至今已有千年时光,但有传承的家族门派,都还知晓千年前的灵气时代。

    在那个时代里,不管出现什么样的异象,都不奇怪,这隔绝域外的大风暴,那也是寻常之事。

    西域存续的一些古老家族,甚至对这种异象有些欣喜,他们觉得,这大概是世界将逢大变的征兆,也许,过上几年,十几年,几十年之后,灵气没准又回来了呢?

    到时候大家再踏上通天之路,引灵气入体,筑基养灵,举霞飞升,岂不美哉?

    当然,任何时代,想要修行有成,都离不开灵物相助,若是能在这个末法时代,寻得一些上好灵物,那对于未来的修行而言,自然是大有裨益。

    只是世人都知道灵物难寻,非得大机缘,大造化不可得,只是近日,这大雪山下的武林门派七绝门,却意外寻得了这等机缘。

    “啪”

    沾了盐水的鞭子狠狠的抽在少年人精赤的胸腹,发出一声刺耳的声响,让那本就伤痕累累的身体上,又留下了一道血印子。

    那被挂在木架子上的少年低着头,好像已经在数天的拷打之中昏死过去。

    “唰”

    一桶冷水就那么当头浇下,水灌入鼻腔,激的少年就像是离了水的鱼一样,猛地扬起了头,露出了一张俊秀的脸。

    这少年用剑眉星目形容也不为过,只是那张俊秀英气的脸上,也有几道伤痕。

    “张少爷,在下劝你还是说了吧。”

    持鞭的大汉狞笑着,将满是血光的鞭子,丢入手边的盐水桶里,他叉着腰,对眼前绑在木架上的少年说:

    “你也是从小娇生惯养的大公子,何必非要让自己吃这种苦头?那仙缘虽好,但也是有德者居之。”

    “你把你寻得的仙缘,献给冯门主,你张家在七绝门里,也能扶摇直上,你自己也能得些天大的好处,这对你,对你张家而言,都是难得的美事啊,又何苦来哉呢?”

    这一番劝说太露骨了。

    被绑在木架上的张家少年虚弱的笑了一声,似乎说些什么,大概是因为太过虚弱,让他说话的声音很微弱,就如蚊虫飞鸣一般。

    粗蛮汉子便走上前,想要听清楚,结果迎面就是一口带血的口水淬了过来,正打在他脸上。

    那少年咧开嘴,森白的牙齿上尽是血光,面色扭曲,就如被俘幼兽一般,他用沙哑的声音大喊到:

    “冯钧卓为渺渺仙缘,害自家兄弟!杀我张家上下37口!实乃狼心狗肺之人!是我张莫邪密事不详,为我张家引来灭门惨祸,此番死便死了!也好下了黄泉,与我家人团圆!”

    “只是那仙缘,呵呵。”

    这张家少年冷笑一声,他说:

    “我宁愿它毁了,也不会把它交给冯钧卓那背信弃义之徒!”

    “啊!”

    被张莫邪羞辱一番,这持鞭的大汉便怒火冲心,抓起鞭子便朝着张莫邪劈头盖脸的打过去,鞭子打在血肉上的声音异常狰狞。

    就这么折磨了一炷香,张莫邪又昏死过去,那大汉心里怨气舒了舒,便丢下鞭子,一边骂着,一边走出了这阴森地牢。

    冯门主要他们尽快的撬开张莫邪的嘴,好从这少年这里,知晓关于仙缘的真正隐秘。

    只是这张莫邪虽然少年心性,但却又是宁死不屈的性格,实在是让人烦恼。

    不多时,一个娇小的身影,偷偷摸摸的溜进了地牢中,她穿着西域女子的轻纱长裙,还带着面纱,头发上有点缀珠花的银环。

    一双大眼睛,鼻梁高高的,脸颊上还有点可爱的婴儿肥,最奇特的是,这女孩的双眼是绿色的,这是西域胡人血统的残留。

    这地方百年间都是胡汉杂居,如这女孩一般的混血模样,倒是并不少见。

    只是,能把汉家温婉,和西域风情结合的如此完美的少女,当真罕见。

    她怀里揣着一个油纸包,就像是胆小的小鼹鼠一样,一边走,一边左右看着,在看到张莫邪的惨状之后,她大眼睛中顿时流露出一抹发自心底的心疼和忧伤。

    “表哥,表哥?”

    这丫头将怀里的油纸包放在地上,走上前,从袖子里抽出手帕,一边帮张莫邪擦拭身上的血污,一边试图唤醒表哥。

    她眼睛中有沉重的愧疚。

    在七绝门中,有13长老,冯家和张家都是长老家族之一,冯家是门主,地位高贵一些,但张家也不差,在这西域之地,也算是一方豪门。

    可惜,就因为表哥去了趟中原,据说得了什么仙缘,结果引来剩下12长老的围攻,张家在数日前便被灭了门,只有眼前这张莫邪幸存下来。

    但这并不是什么幸运之事,冯门主留下张莫邪,只是为了搞清楚仙缘是否存在罢了。

    “呃”

    在那丫头的悲声呼唤下,虚弱至极的张莫邪缓缓睁开了眼睛,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他茫然的扭头,看着身边的丫头,张莫邪的眼中,便露出了一丝复杂的光,有痛恨,有厌恶,但也有一丝不忍。

    “你来作甚?”

    张莫邪哑着声骂到:

    “快滚快滚!看到你们冯家人我就恨!”

    “表哥!”

    丫头被张莫邪呵斥一声,那大眼睛里便蓄满了泪水,她抽着鼻子说:

    “那恶事是父亲做的,和我又没关系,你为何要凶我?你以前不会对我这么凶的。”

    “谁知道你是不是冯钧卓那老狗,派来刺探情报的?”

    张莫邪见丫头哭泣,心里一软,他心知,自己这表妹很单纯,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不是那等坏心思的人。

    他却又恶声恶气的说:

    “就算不是,这也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雨涵表妹,快离开这!别被你那狼心狗肺的父亲知道了,到时候也要连累你。”

    “父亲不会知道的。”

    冯雨涵抹了抹眼睛,从地上拿起油纸包,打开,取出一些牛肉,用手托着,喂给张莫邪吃。

    张莫邪是饿极了,但他还有警惕。

    “快吃吧,表哥,这是我从厨房偷出来的,你别怕父亲知道,父亲这几日如着了魔一样,与门中几位长老在你家四处搜索,恨不得把地挖出个窟窿来。”

    这丫头心中也是难受。

    她是昨日才知道张家的惨剧的,还知道是自己父亲做的孽。

    “父亲肯定是被恶鬼迷了心智,才做出那样的事,表哥,你”

    “你不必为他说话。”

    张莫邪冷声说:

    “人心险恶,隔了肚皮,若不是出了这等事,谁知道我那‘冯叔叔’居然是如此疯癫的人,为了求仙,竟能做出这等事来。”

    “他已经疯了,雨涵,你父亲已经入了魔道,为了修行已是不顾世间人伦,乃是真正的当世妖魔!”

    冯雨涵低着头,也没有反驳。

    她的身份太尴尬,太纠结,在这事情上,是没有办法发言的。

    “你在你家中也不是嫡出,本就不受重视,若是牵扯到这事里,还不知道你父亲会怎么对你。”

    张莫邪勉强吃饱,他试图活动体内真气,但却被身上插着的十几根针死死封住,根本无法活动。

    他对冯雨涵说:

    “我也不信你,你还是快点离开吧。”

    “表哥,你我从小一起长大,就算恶了父亲,我也会帮你的。”

    冯雨涵咬着牙,对张莫邪说:

    “你要信我。”

    张莫邪沉默不语。

    眼下的情况,若想要逃得生天,为家族复仇,还真的需要一个外援,他看着眼前冯雨涵,目光数次变化之后,便低声对自家表妹说:

    “你帮我做件事。”

    “表哥你说。”

    冯雨涵侧耳倾听,张莫邪对她低声说:

    “去你父亲房中,取我贪狼刀,还有随身衣物,有块玉石,剑型的,乃是我张家传家之物,务必取来,明晚子时,在地牢外等我。”

    “嗯。”

    冯雨涵点了点头,又听到张莫邪说:

    “还有我身上这魔影针,帮我拔出一寸,不要多拔,再把你头顶簪子给我。”

    表妹乖巧的从头发里抽出一根簪子,塞入张莫邪被绑住的手中,然后将张莫邪身上的针一根一根的拔出少许。

    在张莫邪的催促下,她收起地上油纸包,又把所有痕迹收拾干净,匆匆离去。

    张莫邪目送着表妹离开,他眼神复杂。

    这是次冒险,但风险并不大。

    若雨涵表妹真是个探子,他也不会损失什么,仙人在太行山给予他的仙缘,旁人是决计寻不得的。

    第二天,又是一天拷打,张莫邪表现的和之前没什么两样。

    但在身体之中,被拔出寸许的针,已经无法阻碍真气流通,张莫邪承受着鞭打,却又不断积蓄着力量,直到午夜,亥时三刻,地牢中一片安静,行刑者都已离开。

    张莫邪深吸了一口气,将体内积蓄的真气聚集在手腕处,手指活动中,那被攥了一天的簪子,又开始戳刺手腕上的牛皮绳。

    真气加持,让簪子比以往更锋利。

    “啪”

    一声轻响,绳子断裂,张莫邪左手活动一下,又伸手解开了右手,双腿和腰腹的绳索,他踉跄着走了几步,擦了擦脸上混着血污的汗水。

    锋利的簪子在手心旋转一周,又被精准扣住,这少年扶着墙,沿着地道漫步前行。

    灾难之后,他心中杀气勃发。

    子时之时,冯雨涵抱着一个大包裹,在地牢外焦心等待。

    “啪”

    一只带着学的手掌,突然放在了冯雨涵肩膀上,把这丫头吓了一跳,她转身就看到站在身后的莫邪表哥。

    表哥满身是血,身上还残存着杀气,就如逃出虎穴的孤狼一般。

    张莫邪对表妹笑了笑,伸手拿过包裹,换上衣服,背上家传宝刀,又把那枚灰扑扑的剑玉挂在手腕上。

    他回头看着带着轻纱,满是担忧的冯雨涵。

    他上前一步,挽住表妹的纤腰,将那面纱取下,在冯雨涵愕然的注视中,两人的嘴唇接在一起,月下深吻。

    “我知你从小就倾心于我,雨涵。”

    张莫邪在脸颊通红的表妹耳边说:

    “你不负我,我此生必不负你跟我一起走吧,表哥会风风光光的娶你入门,不会太久的。”——

    两年之后,正定二年,五月初八。

    七绝门总坛正在熊熊燃烧,遍地尸体,血气冲天,冯家除冯雨涵之外,自冯钧卓以下,阖家47口,尽数死在今天这喜宴之上。

    七绝门12长老被吸干鲜血的尸体,七零八落的丢在门主宝座之下。

    在燃烧的火光中,张莫邪坐在门主宝座上,怀中拥着身穿大红喜袍的冯雨涵。

    他左手挽住妻子纤腰,冯雨涵将头埋在表哥怀中,不想去看那些可怕的尸体。

    在张莫邪右手里,正拄着一把红光妖异的直刃魔刀。

    刀名却邪,自昆仑出。

    在他脚下,正踩着冯钧卓那死不瞑目的脑袋。

    布满尸体的三十三节台阶之下,大屠杀中幸存下来的七绝门人颤颤巍巍的跪在尸山血海中,再无一人敢抬头直视那血海魔君。

    七绝门上下六百多人,今日一个时辰后,就只剩下了眼前这六十多人

    “从今往后,我张莫邪,便是七绝门主!”

    张莫邪闭着眼睛,轻嗅着妻子长发芳香,他低声说:

    “尔等。”

    “可有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