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不合格的大魔王 一梦黄粱

第205章

    然而江离比他们快太多了,抓住两人,就要砸死。

    “够了!江离,你去死吧!”秦广王终于开口了,判官笔在江离的名字上轻轻一划……

    “死,死,死!”卞城王兴奋的尖叫着。他很清楚,现在江离不死,他就要死,所以他疯了一眼的大吼着……

    众人看到秦广王的手忽然僵住了,一脸诡异的看着江离。

    江离对着他咧嘴一笑,一口洁白的牙齿在天光下闪烁着寒芒,笑道:“勾画我的名字?好啊,勾啊……别客气。”

    卞城王和泰山王不知道秦广王在犹豫什么纷纷大喊:“大哥,动手啊,杀了他!”

    秦广王苦笑一声道:“你……真是个异类。十八层地狱困不住你,就连地书所化的生死簿,也只能收录你的名字,无权修改你的寿元。”

    此话一出,卞城王和泰山王集体傻眼了,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少年,惊呼道:“这怎么可能?他只是一个人,一个人而已啊!生死簿竟然勾不掉他的名字?这……”

    “死了就没这些疑问了。”江离说话间,大手挥舞而出。

    两人拼命抵抗,两座巍峨的宫殿出现想要给自己续命,奈何江离早就动了杀心,恶魔之力澎湃。

    轰轰巨响中,两人随着他们的宫殿化为飞灰……

    江离看向剩下的十殿阎罗道:“最后一次机会,将千莫还给我。我给你们留个全尸!”

    秦广王叹息道:“江离,你真的很强……不过,人不在我们这。她已经被送上罗酆山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现在已经见到了酆都大帝。你现在去追,已经追不上了。”

    江离闻言,眼中杀气暴涨!

    轰轰轰!

    一声声爆炸声响起,那庞大的酆都城在这一刻直接被一只大手拍成了一片废墟!

    跟着一声怒吼响起:“酆都大帝,我来了!”

    一道人影冲天而起,杀向罗酆山。

    随着那人影离开,他腾空而起的地方,裂开一道道裂痕,裂痕蔓延开来,最后化为一条条深不见的沟壑、峡谷一路扩展到了整片冥土。

    同时整片冥土都在崩塌……

    “来者之不!”罗酆山上,六座宫殿在发光,跟着六个虚幻的人影出现在山上。

    这是罗酆六天宫的守护者,他们负责镇守罗酆山,论地位,他们比十殿阎罗还要高。

    自成一方王,以鬼王自居,独立在十殿阎罗之外,只听令于酆都大帝,其他人都没有资格调度他们。

    如今江离登山,他们终于现身了。

    若是平日,他们必然是一个一个的出现,历史上有记载的,他们最多也只是三人同时现身而已。而那时候,就是为了挡住三人当中的青牛少年……

    不过那时候的青牛少年还不是全盛时期,若是后来封天大战的时候的青牛少年,他们三人一起出现,显然是不够看的。

    此时此刻六人一起现身,已经说明了他们对江离的重视。

    毕竟,一脚之下,整个冥土都快炸碎了,这样的敌人他们再不重视的话,那就显得太无脑了。

    “江离止步!”有人大吼。

    江离眉毛一挑,直接回了一句:“滚!”

    江离一拳轰出去,虚空寸寸炸裂,跟着江离从虚空中抓出一条大道来,对着那座宫殿就砸了下去!

    大道横空,无尽雷霆遮天蔽日,宛若世界末日一般狂轰向那座纣绝阴天宫!

    “你这个怪物……”纣绝阴天宫宫主忍不住骂娘了,他活了无数岁月,参与过无数大战,但是从未遇到过这么混蛋的玩意。不用神通,而是扯出大道来和人对敌!

    就在这时,一声轻叹传来:“江离,罢手吧。人还你……”

    江离闻声挥舞出去的雷霆大道停顿在了空中。

    只见罗酆山上,一名披着黄色袍子的男子抱着千莫走了出来。

    江离皱眉道:“你就是酆都大帝?”

    酆都大帝点头道:“是我,这孩子你带走吧。”

    说话间,酆都大帝一挥手,千莫飞向了江离。

    江离见此,快步冲了上去将千莫护在怀里。他可不允许像电视里的那些傻逼主角一般,站在那发呆干等,结果半路上除了幺蛾子,后悔一辈子。

    将千莫抱在怀里,江离的心情好多了。

    眼中的杀机也淡了许多,看着眼前的酆都大帝道:“为什么这么好说话了?怕死?”

    酆都大帝呵呵一笑道:“我本就是鬼,死过一次了,又怎么会怕死?还给你,是想给这冥土留下点东西,我可不想你把冥土真的砸了。当初建造这里的时候,可费了我不少功夫呢……”

    江离才不信他的鬼话呢,于是嗤笑道:“怕死就说怕死,拍死很丢人么?死要面子活受罪!”

    酆都大帝的脸色有些尴尬,干咳一声道:“嗯……的确怕死……”

    听到这话,罗酆六天天宫的主人一脸古怪的看着酆都大帝,他们还是第一次从酆都大袋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同时也是心中一凛,酆都大帝说出这样的话,无异于承认了他不是江离的对手。

    江离看了一眼黑莲,刚刚黑莲已经第一时间给千莫检查身体了,在千莫体内游走了一圈后,黑莲对江离点点头道:“这孩子没事了……放心是真的,不是冒充的。灵魂深处的那个少女还在……嗯,所谓的长生大道也在。”

    江离这才放心了,他还真怕酆都大帝玩了什么手段,坑他一把。

    “人你也救了,城你也屠了,就连这冥土你都拆了。你的气也该消了吧?”酆都大帝问。

    江离冷冷的看着他:“血债血偿,你们当初要灭绝人类,那么今天灭绝你们,不过分吧?”

    酆都大帝叹息道:“你想怎样?”

    江离一字一顿道:“血债血偿!”

    听到江离的话,纣绝阴天宫的共主忍不住了,骂道:“你砸了我们辛苦数万年修建的酆都城,轰碎了我们的大陆,还杀了我们无数阴兵、阴帅和十殿阎罗,你还想怎样血债血偿?这还不够么?”

    江离理所当然的道:“不够!你们不灭绝,这个……无论如何都不够!”

    轰!

    一朵烟花在罗酆山上绽放。

    纣绝阴天宫的宫主大口咳血跪坐在地上,不甘心的看着江离,随后忽然笑了起来,他看着酆都大帝狰狞的笑着:“我说过,这些人,都该死,就不该放他们走!”

    江离听到这话,眉头微微一皱。

    酆都大帝开口道:“江离,你真的觉得,西域的那些普通人能够从我们手中逃脱么?”

    此话一出,江离心头一颤……

    就算酆都大帝不说,江离也想过这个问题。

    巴丝玛等人的先祖实力并不强大,也没有青牛少年庇护,他们是如何逃脱漫天天神、恶鬼、妖族的追杀的?

    这完全不合道理啊!

    江离想过无数种可能,最终的一一推翻了,唯一能够说得过去的,就只有一个有人放水!

    酆都大帝道:“你没有上来就动手,一个是顾忌那孩子,还有一个就是想知道其中的缘由吧?”

    江离点头。

    酆都大帝指了指自己道:“你猜我活了多少年了?”

    江离道:“长生大道断了,你活不过一万年。”

    酆都大帝笑道:“是啊,我活不过一万年。但是……我参加过那一战!三人之乱中,我虽然还是一小鬼,却仰望苍穹,看到了那一战。”

    江离闻言,心头一震……

    三人之乱是天神给起的名字。

    在人皇纪后面记录的三人之乱则是另外一个名字,黑暗之血。

    但是那个时代,距离现在至少四万年!

    四万年,就算是酆都大帝这个层次的强者,也要更新迭代四次了,他凭什么活到了现在?

    江离想到了风族的老祖宗,他依靠一滴时间之泪延长了寿命,但是他的寿命并非无限,只是减慢而已。最终还是死了……

    江离道:“时间之泪?”

    酆都大帝点头,然后一招手,他的洞府里飞出来一个瓶子,瓶子里还有三滴淡蓝色的液体。

    酆都大帝道:“就剩下这么多了……当初整整三瓶……我用那三瓶带着他们熬过了四万年,现在只剩下三滴了。你若是不来,我也该出来走走了……”

    江离道:“难怪你活了这么久……”

    酆都大帝点头道:“当初我带着他们负责追杀那些人类,不过最终我放走了一批,并且帮他们藏了起来。”

    江离皱眉:“为什么这么做?你不像是善类。”

    酆都大帝哈哈大笑道:“我当然不是善类,从一个小鬼走到鬼族大帝的位置,我若是善类,早死了。”说到这,酆都大帝仰头看着天空道:“因为我不信任他们!狡兔死、走狗烹、卸磨杀驴的事情我见过太多了。那些天神是造反者,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当然不能全信他们。”

    江离道:“所以,你放了他们?”

    酆都大帝点头道:“算不上放,只是随手布置了一颗棋子而已。我也不知道未来是否会有用,但是万一有用呢?”

    江离道:“看来,你成功了。”

    酆都大帝道:“谈不上成功,只能说……你的出现,让多了一种选择而已。”

    酆都大帝指着山洞前面的一个石桌道:“过去坐坐?”

    千莫救回来了,江离也不急了,点点头,跟着酆都大帝过去了。

    两人落座,酆都大帝亲自拿出酒水和瓜果后,道:“我当初就在考虑一个问题,如果大战落幕了,我们鬼族到底能够得到什么样的待遇。我说过我从来都不信任那些天神……

    但是当时掌权者并不是我,他们相信天神。

    所以,我放了一些人类,并且庇护他们,却从未告诉过前天鬼族。

    那些笨蛋信任天神们,以为得到天下后,他们可以跟着一起瓜分那个美丽的世界。

    结果天神们不出我所料,直接将大陆的精华抽了出去,创造了所谓的天空大陆天庭。

    也就是后来的仙界,那些妖族、贵族的大能,因为有功直接飞升仙界成仙去了。

    而其他的贵族和妖族则被留了下来。

    天神美其名曰,实力不够者不得登天,并且设下了雷劫作为考验。

    结果……”

    说到这,酆都大帝咬牙切齿的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一个飞升者都没有!但凡想要飞升者,全部死在了闻仲那老匹夫的手里!他率领的雷部二十四神,根本不是考验飞升者,而是灭杀。”

    江离想到了闻仲,那家伙似乎是人类这边的。

    所以,他干出这种事,江离一点都不奇怪。要是换了江离是雷神,别说那些飞升者,就算是这些没飞升的,也得劈死!寸草不留!

    不过闻仲这么做,似乎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这个事情,江离自然不会跟酆都大帝说,酆都大帝虽然放过一些人类,但是终究不是什么好鸟。

    酆都大帝道:“从那时候我就知道,这些家伙已经开始卸磨杀驴了。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他们越来越过分,我们鬼族虽然不喜欢阳光,但是那只是普通的鬼族。强大的鬼,完全可以在阳光下行走,吃肉喝酒!在人间那才叫享受……但是我们还是被强行送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他们让我们组建天庭,说什么狗屁的要创造轮回,让我们守护轮回,成为镇守天地要害的守卫。

    美其名曰,地府阴神。

    不过是说辞罢了,真正的目的是换了个地方把我们囚禁了。

    否则,凭什么我们不能随意打开鬼门关?”

    听到这,江离打岔道:“妖族呢?”

    “妖族?他们不比我们好多少,天神以追杀余孽的名义,把他们全塞进了虚空当中。他们在虚空中开辟了一方世界,苟活到了今天……不过想要出入这个世界,依然要通过天庭才行。”

    听到这话,江离心头一寒,这天神还真是心狠手辣,做的彻底!

    当年的合伙人全都被他们给坑的差不多了。

    江离道:“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就不怕惹毛了你们,你们联合起来造反么?”

    酆都大帝的脸上挂起了一抹苦涩:“这就是他们厉害的地方……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一切。

    仙界、雷劫,看似是地位的划分,实际上是灭我们的祸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