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香港1968 汪公子在年

215【太平绅士】

    太平绅士名单中有你的名字!

    就因为霍官泰的这一句话,哪怕年夜饭吃完了,霍耀文还一直处于迷糊和兴奋的状态,虽然早在之前跟霍官泰见面的时候,对方说要推自己一把时,霍耀文心里就有了自己能够拥有太平绅士头衔的预料,可是事实出来的那一刻,他内心的激动还是难以言表。

    从去年中旬开始,霍耀文成立香港慈善教育基金会起,就开始有预谋的做慈善,在报纸上宣传自己,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太平绅士的衔头。

    太平绅士是一种源于英国,由政府委任民间人士担任维持社区安宁、防止非法刑罚及处理一些较简单的法律程序的职衔。

    最早大部分是由英国人担任,但随着华人在香港的地位越来越高,第一任华人太平绅士诞生以后,每年都会委任多位华人绅士,来维护香港地区的治安和刑法等工作。

    别看几十年后,在香港太平绅士只是一种简单的荣誉,几乎根本没有任何的权力,只当是个荣誉象征,可在过去太平绅士的职责,最厉害的地方,在于英国人规定在法庭上普通华人的证词无效,除非太平绅士。

    当下1970年,太平绅士的职责虽然大不如以前,可其代表的社会地位,还是拥有着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

    霍耀文有了太平绅士这一个头衔,往后哪怕是在马如龙、跛豪这种江湖大佬面前,他们都必须要恭恭敬敬,不能有丝毫的造作,否则得罪的就不仅仅是霍耀文,而是整个太平绅士团体,同样也等于得罪了英政府

    安娜凑到霍耀文身边坐下,看着他从接到电话后,就一直兴奋的脸,好奇的问道:“怎么了?看你一脸高兴的样子。”

    “是有个好消息。”霍耀文高兴的回了一句,同时下意识的搂住安娜的腰肢。

    不远处一直观察着二人的张婉君,这会儿看到这一幕,努努嘴,撇过头看向了电视机,只是她时不时偷瞄过来一眼,还是说明心里不痛快。

    安娜笑了笑:“什么好消息让你高兴成这样?”

    “你知道JP(太平绅士)吗?”霍耀文道。

    “JP?”

    安娜皱了皱眉头,带着不确定的话问道:“你说的是Justie  of  the  Peae?”

    霍耀文点点头:“是,就是这个。”

    安娜是英国人,自然知道太平绅士是什么,只不过叫法不同罢了,听霍耀文说起这个,她倒是聪慧,立马想到了一种可能,脸上带笑道:“怎么?你要被委任香港JP太平绅士了?”

    霍耀文笑道:“不出意外,应该是的。”

    虽然安娜不认为JP是个多高的荣誉,但看霍耀文高兴,她也同样笑了笑:“那恭喜你了亲爱的,JP在英国可是一个不错的荣誉,虽然比不上正式的爵位,但是在法庭上,JP可是拥有很大的权力。”

    “在香港JP不仅仅是在法庭上。”

    霍耀文目光如炬,上辈子写网大电影查资料的时候,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拥有太平绅士这个头衔在香港有多么地重要,不仅仅是在法庭上,更多的是体现在社会地位上

    春节过后,香港持续了好几日的欢乐热闹的节日氛围,不过过了正月初三,大部分的市民们都从家里走了出来,百般不愿的继续枯燥的去上班。

    正月初四,香港慈善教育基金会。

    此时,基金会内人满为患,一两百人排着长龙,从基金会的财务室一直排队到了大门口,都在有条不紊的等待着里面的人给他们发放助学金。这些全都是基金会资助学费的贫困学子,还有不少是陪同他们一块过来的家长。

    “咔嚓咔嚓……”

    明报、大公报、文汇报等多家报纸记者,手持照相机在门口处拍摄着这些正在排队等待拿助学金的学生。

    明报记者拍了几张照片后,拿着录音机走上前,问道:“先生你好,我是明报记者,请问你对香港慈善教育基金会资助你们的孩子上学,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可不会什么先生,而且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你去问问别的人吧。”那位学生家长有些腼腆,显然是第一次碰到记者采访,不由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别紧张先生,我就是问一点问题,你既然不知道怎么说,那我问你答如何?”

    “可以。”

    记者问:“你认为香港慈善教育是否应该大力的推广,让更多的贫困学子能够走进学校学习知识。”

    家长想了想答:“当然了。我是大澳的渔民,一辈子都没读过书,就会一点简单的算术,但算术也不精通,往往有时候卖鱼都会漏数好几条,所以我孩子到了上学的年纪,就送他去大澳的一家天台小学读书。读完小学准备读中学的时候,发现中学的学费太高了,我还有一大家子需要养活,要不是有慈善教育基金会的霍大善人资助,我这孩子恐怕读完小学就没有可能读中学了,对了,霍大善人还给我的孩子每个月五十块的生活费。”

    记者问:“那……”

    办公室内。

    罗巧珍捧着一叠文件走了进来,看了眼坐在老板椅上的霍耀文,上前说道:“会长,这是柳序彦写的投资方案文书。”

    “投资方案?”霍耀文抬头望了望罗巧珍,问道:“这么快他就制定好了?”

    罗巧珍点点头:“是的,我看过了,写的很不错,主要投资方向是在证劵上,不过也有不少是在地产上。”

    自从上次的面试之后,罗巧珍没有录用张朝耀,而是录用了霍耀文看好的柳序彦,这小两个月来,柳序彦因为去英国读书工作了好多年,对香港的情况不是很了解,所以就一直在研究香港的证劵金融等行业,也在时刻观察着他看重的地产行业,最终在年前写好了投资方案书,交到了罗巧珍的手里面。

    只不过那会儿已经快过年了,她也就没有把这事告知霍耀文,心想等到年后大年初四,给资助学生发放学费和生活费的时候,在另行通知他。

    霍耀文接过罗巧珍手上的投资方案书,仔细地看了一会儿,发现柳序彦还是比较看好香港证劵股市的,在方案中除了写到了投资地产行业外,他也写了一些有关证劵金融的投资想法,写道:“自去年香港远东证劵交易所成立,这就代表着香港华人公司上市的步伐已经不可阻挡,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香港的股市未来会有很大程度的增幅……”

    一看到这里,霍耀文倒是真真确确的感受到了这些精英人士,那锐利的商业目光和投资的敏锐直觉,香港股市繁荣他是早就知道的,只不过这是得利于重生前的记忆,而柳序彦则是凭借自己对时局的敏锐发掘出来的,这种人才可不多见。

    “你认为呢?”霍耀文没看完就问起罗巧珍如何看。

    罗巧珍点点头:“我认为柳序彦说的不错,我特意的去远东交易所看了看,哪里现在买卖股票的人有不少,而且几乎每个星期都有公司上市。”

    闻言,霍耀文把文书扔到了桌上,说道:“那就让他去执行。”

    “是。”罗巧珍应了一句。

    末梢,办公室内一时无话,陡然罗巧珍又面带笑容的说:“对了,忘记恭喜你了会长。”

    霍耀文不解:“恭喜我什么?”

    罗巧珍笑了笑:“你心里知道的!”

    愣了几秒,霍耀文目光微微眯起,看着罗巧珍那浅浅的笑容,不由想到了新年夜晚,霍官泰打来电话的时候,说推荐自己的五人中,有两个人不是他找来的,难道说……

    几日后。

    随着香港慈善教育基金会资助学生学费的新闻在多家报纸报道出去后,又隔了几天,《香港政府宪报》也就是英政府官方报纸上,刊登了今年的太平绅士委任名单,委任由今日起生效。

    “依据《太平绅士条例》第316条,下列人士获委任为太平绅士,由1970年2月10日起生效:何世柱、梁黄文璿女士、方润华、孙秉枢博士、霍耀文、穆雅、黄維弼、关高昭华女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