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香港1968 汪公子在年

330【为良友奋斗一生】

    英国最北部的城市因弗内斯,这里有着海洋性气候,但却是英国所有城市中冬季最寒冷的,温度可以降至-17.8。因为它靠近北极圈,不仅常年处于极寒气候,也有着全英国所有城市里最长的夏季,温度在某些日子可以达到29。

    三月,在别的城市是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季节,可是在因弗内斯此刻依旧被冰冷的寒风席卷,遍地都是白茫茫一片的大雪,这座小城市仿佛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雪城。

    艾萨克·安德森是一名伦敦日报的记者,这次来因弗内斯主要是拍摄一下这里的雪景,好带回伦敦给那些正在喝着下午茶,享受美好时光的伦敦人一个可供谈资的新闻。

    “呼,这里可真够冷的。”

    走在大街上,安德森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要不是为了工作,他才不会来到这么冷的地方。

    拍摄了几张被大雪覆盖的建筑,安德森终于是受不了寒冷,准备回酒店温暖的房间休息了。很快,等他到了酒店楼下,注意到不远处有一家书店,心想自己还要在这里带上个把星期,买本书看看也不错。

    十几分钟后,只听“咔嚓”一声,酒店房间的门被打开。

    安德森拿着新买的书走了进去,感受到屋内的温暖,随手将外套扔在了床上,自己则是坐在房间里那个很小的办公桌边。

    “权力的游戏!希望不要辜负我的期望才好。”

    看着封面上的文字和图画,安德森挑了挑眉毛,这本书早在上个月就已经再伦敦宣传了,只是等他到了因弗内斯都没有出版,没想到今天居然书店有货了。

    “在权力的游戏中,你不当赢家,就只有死路一条,没有中间地带。夏末将逝,凛冬将至,群狼在夜晚嚎叫……”

    序言很短却非常的精彩,安德森心里忍不住叫了声好。

    “托尔金,我的天,居然是托尔金先生亲自写的前言,看样子这本书应该很不错,否则也得不到托尔金先生如此的夸赞!”

    作为英国人,托尔金的大名几乎人尽皆知,安德森自然也不例外。

    见这位大作家都极力推荐,安德森也是耐着心思开始慢慢的读了起来。

    寒冬的夜晚来的总是很早,下午四点多,天就已经暗淡一片,最后一抹余晖也西下了。

    漆黑的夜晚,城市的灯光照亮了一片,仿佛是寒冷的雪地之中,有那么一团汹涌的火焰,带给人们希望和光明。

    时间不知不觉来到了晚上八点多,外面呼啸的寒风,如凄惨的哀嚎,是如此的让人惊恐与畏惧。

    《权力的游戏》一个魔幻的大陆,一个权力与欲望交错的世界,人与人之间充满了背叛、邪恶、贪念……宫廷斗争、疆场厮杀、游历冒险和魔法抗衡,宛如一个真实的第二世界,那一个个性格鲜明的人物,那一个个充满悬念的剧情,让安德森沉浸在了这本书中。

    “哦,我的天,这个故事太棒了!”

    一直到安德森看的肚饿,他才回过神来发现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忍不住狠狠的握紧拳头,夸赞这本书是如此的精彩。

    为了能够一夜看完,他匆匆的出了门,在附近开设的一家24小时便利店中,购买了一点熟食,就又赶忙跑回酒店内,一边吃着食物,一边看起书来。

    到上午六点多,他才总算是彻夜通读。

    双眼布满血丝的他,不仅没有疲惫,反而感觉精神抖擞,拿起花了两百英镑购买的名牌钢笔,在信纸上写起了这本书的评价,洋洋洒洒一篇千字文章很快就完成了。

    写完之后,安德森又立马找来酒店的工作人员,让他们把这封信邮寄到英国的伦敦时报。  

    安德森浑然不知的是,此刻《权游》在英国伦敦早已掀起了巨大的轰动,作为一部足以比肩《魔戒》的奇幻大作,又有托尔金亲笔写的前言,首周销量就已经突破了十万册。

    泰晤士出版公司的总编,早就笑的牙都要掉了。

    ……

    另一边,港岛圣保禄医院的抢救室外,霍耀文和姚文杰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张承颐看到人来了,起身说道:“耀文你来了!”

    基金会距离医院比较近,接到信息他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

    “老师。”

    霍耀文点了点头,转身看向走过来的伍家中问道:“怎么回事?伍老身体最近不是一直挺好的吗?怎么突然送医院,还下了病危通知书。”

    伍连德可以说是霍耀文最早的得力帮手了,不仅帮他将港大出版社打理的紧紧有条,更是凭借他早年的诸多人脉,给他引荐推荐了不少香港出版公司和写稿的作家文人,关系自然颇为深厚。

    伍家中懊恼不已:“都是我的错,保姆出门买菜,我在书房里忙着处理《良友》的公事,谁曾想父亲他居然自个下床倒水,还摔了一跤。”

    “好了,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医生怎么说的?”

    伍家中梗塞道:“医生说家父本就中风,这一摔,直接脑溢血了,还在里面抢救,只是…恐怕……”

    “唉……”

    听到这话,张承颐深深的叹了口气。

    “咔嚓”

    抢救室的灯光熄灭,一个穿着手术服的医生走了出来,一下子所有人都围了上去,只见医生摘下口罩,面色疲惫之中带着一丝哀色,听道:“不好意思各位,我们尽力了。”

    噩耗袭来,伍家中直接瘫坐在了地上。更新最快 手机端::

    霍耀文此刻的脸色也不是很好,面色铁青,他万万没想到伍老就这么走了。

    一旁的张承颐踉跄了几步,在霍耀文的搀扶下,总算是站稳了脚跟,只见他满脸的悲色,神情多有哀伤。伍连德作为他二三十年的老友,今日尽然就这么天人永隔了,悲痛充斥着他的心头。

    当噩耗传出,与伍连德关系不错的朋友,或者打过交道的人,纷纷在报纸上发表悼文。

    而经历三次停刊,两次复刊的《良友》画报,终于在1972年3月12日第三次复刊了。

    复刊的第一期杂志封面人物,就是修复过的伍连德早年个人相片,照片上加厚加粗的字体,赫然写道:《中国画报之父伍连德,一生都在为良友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