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阿斯加德的圣骑士 想不想吃西瓜

338 【种子】

    小托尔没有多犹豫,就开始往雷霆树上爬。

    对年幼的他来说,雷霆树上的细小电弧并没有弱到可以忽略的地步,因此攀爬的过程并不轻松,他必须时时刻刻忍受着电击。

    过了一会,小托尔气喘吁吁地爬到高处,电弧缠绕的雷霆果附近,伸手抓去。

    “噼啪!”

    一道电弧打在他手上,让他不禁闷哼一声,被雷击处也有些焦黑,但这并没有阻止他。

    最终他成功摘下雷霆果,拿在手里,一脸兴奋的样子。

    罗维种的这棵雷霆树,和生长在华纳海姆落雷山谷的相比,各方面都已大不相同,果实的样子也差别极大。

    相比于落雷山谷的原版,这颗果实饱满圆润,色泽半透,看上去十分诱人。

    小托尔将雷霆果拿在手里看了没几眼,脑海里就浮想联翩,生出想尝一口的念头。

    按照洛基所说,这可是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的雷霆果,人吃了会发生什么?

    他咽了咽唾沫,略一犹豫,便将雷霆果放到嘴边。

    “轰!”

    一口咬下去,只听一声巨响,雷霆果便雷光绽开,直接将小托尔击飞出去。

    在雷霆果的威力之下,小托尔一直撞到墙上才停下,一时间全身冒烟,不省人事地倒在地上。

    趴在墙头的小洛基愣了一下,随即连忙翻进来:“托尔?”

    小托尔昏迷不醒,自是没有反应,身上犹在冒烟。

    小洛基上前要扶托尔,结果手刚碰到人,只见电弧一跳,他就痛叫着也被电翻在地,身体抽搐,面色通红,一时爬不起来了。

    万幸的是,就在这时,海姆达尔的全视之眼注意到了两人。

    见兄弟俩都倒在地上,海姆达尔连忙目光一转,很快找到一个精瘦青年:“海姆德,快去罗维家。”

    海姆德一愣:“你在偷窥我?”

    “别废话,快过去!”

    海姆德嘀咕了一声,不过还是起身,然后瞬间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他就出现在托尔和洛基身旁。

    “海姆德!”小洛基惊喜道。

    海姆德看着倒在地上的托尔,不禁一惊,他连忙上前将之扶起,一边看向正在挣扎起身的小洛基,问道:“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呃,这个……”小洛基支吾起来。

    海姆德只好问海姆达尔:“海姆达尔,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是刚刚注意到,没想到他们竟然闯进了罗维的药园,看样子是摘了雷霆树的果实。”海姆达尔说,“先别管这些了,赶紧把托尔送去检查吧。”

    大约半小时后,金宫。

    奥丁和弗丽嘉神情焦急地站在床边,弗丽嘉更是两眼泛红,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小托尔。

    “斯卡拉,我的托尔怎么样了?”弗丽嘉问。

    斯卡拉眉头紧锁,半晌才说道:“他年纪太小了,这样的伤势对他来说可能有些……难熬。”

    闻言,弗丽嘉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倚在床边哭泣起来。

    除了托尔之外,小洛基此时也躺在不远的床上。

    不过相比于重伤昏迷的托尔,洛基并没有明显的伤势,因此也就没有获得父母的关注。

    小洛基半躺在床上,看着围在托尔身边的奥丁夫妇,眼神里有些黯淡,最终默默地缩进被子里……

    另一边。

    “嗡……”雷霆树下,石鲁特发出沉重的鼾声,口水一直流到地上。

    罗维站在他身旁,沉默良久,抬头问道:“海姆达尔,发生了什么?”

    他本在月球金字塔修行,结果突然被海姆达尔告知家里出了事,只好匆匆回来,一来就看到陷入沉睡的石鲁特。

    虽然平时石鲁特也会假装睡觉,但实际上他并不需要睡眠,除非吃了能量过于充沛的魔法宝石。

    只是……如今的石鲁特长大了许多,普通的魔法宝石已经远远无法让他沉睡,也不知道到底吃了什么宝石才睡成这样。

    海姆达尔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据洛基说,是托尔偷了王后的宝石,让石鲁特陷入沉睡,然后摘了雷霆树的果实。”

    “雷霆树的果实?”罗维一愣。

    “怎么,你不知道吗?”海姆达尔诧异道。

    罗维皱眉:“我种的这棵雷霆树,和华纳海姆原生的雷霆树有很大不同,几乎可以说是两种植物,一千多年来,它从未结果。”

    海姆达尔沉默了一会:“也可能是它一千年才结果。”

    “果实在哪里?”罗维问道。

    “就在你左边的墙角那里。”

    罗维走过去低头一看,就在地上见一颗青色圆果。

    这青色圆果已经被咬了一口,露出里面的果肉,以及镶嵌在果肉中的一粒粒种子。

    这些种子约莫米粒大小,金色,菱形,微微泛光,宛如黄金铸造,看上去十分精致。

    金色种子的存在让罗维尤感惊异,因为普通雷霆果内完全没有这些东西。

    他想了想,最终进到屋里,用工具将这些金色种子从果肉剥离出来,然后连同剩余果肉分成两份。

    一份罗维自己收着,不过他现在没兴趣折腾这些东西,药园也几乎荒废,估计会搁置很长时间,所以他准备将另一份送给姐姐埃尔。

    带上一份雷霆种子和果肉,罗维就去了利菲亚镇,找到埃尔。

    “这是什么种子?”埃尔看着宛如黄金铸造的雷霆种子,问道。

    “雷霆树的种子。”

    埃尔闻言很是惊讶:“你是说你院子里的那棵,它居然结果了?”

    罗维说道:“没错,我也很惊讶,原本我以为它永远也不会结果呢。你对这个肯定很感兴趣,所以我带了一些种子过来。你觉得这些种子会种出什么?”

    埃尔将一粒雷霆种子放在手心观察,想了想说:“也许是一种全新的植物吧。”

    夜晚,罗维在姐姐这里用了晚餐。

    就像日益精湛的草药学,埃尔的厨艺也愈发出色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姐弟俩边吃边聊了许久。

    罗维觉得已经吃饱,喝下手中剩余的半杯蜜酒,忽然问道:“埃尔,哈尔多还在追求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