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老婆是房姐 坤华

第140章6000字(求正版订阅,求月票)

    “老婆你怎么了?”

    我走到她的身边,轻轻地问,深怕惊到她,但她就像没听到我的话一样。

    “西西!”

    我伸手将她抱在怀中,她的脸颊靠上我心口的那一瞬间,她好像是僵住的人有了气息的反应,她深深地长吸了一口气,而后吐出来,接着又大喘了几口气,好像是憋着了一般,随即,终于抽噎着哭出声来了。

    “呜……呜……老公!老公啊!我舅舅,上个月去世了!呜……”。

    说完这句话,她就直接哭得崩溃在我的怀里了。

    这么突然的消息,着实令我也惊了一下。

    至从那一次得知姜西怀孕了,她的舅舅跟我们来往就很少了,后来我岳母生病了,一开始没敢告诉舅舅,怕他年纪大了跟着着急、难过,等岳母过世了才告诉的舅舅。

    舅舅当时难过了一段时间,并且他言语间流露出的意思,他始终觉得如果姜西不是嫁给我这个穷光蛋,或许能把岳母照顾得更好一些,而我们又早早的有了孩子,也连累岳母没钱看病又受累,所以……

    后来舅舅跟姜西联系的也少了,只是姜西定期给舅舅打电话,而舅舅每次都说,你们过得好就行了,不用挂念我。

    总之,人的情感很复杂,每个人的想法也不一样,我不觉得舅舅的想法是对的,但似乎从他的角度来想,有那样的想法也没错。

    而按他的想法,是我连累的岳母,也是我连累了姜西,正因为如此,姜西令他失望了。

    而姜西,我想她一定比我更加为难。

    我这个人其实本身感情挺淡的,我不知道这是天生的性格,还是家庭环境造就的,总之,我从来不会去怼亲人,别人对我的好,我都记着,也想着还,但是我对别人的感情,似乎也浓烈不起来,除了姜西!

    因为姜西给我的感情太浓烈了,浓烈到让我被浸泡在其中,想要找借口淡漠都找不到,我只能情不自禁用浓烈的情感来回报她。

    所以,此刻,我就格外心疼她,因为心疼,也有着少许愧疚,是我没做好,可是,我把我能做得最好的一面,都献给了姜西,甚至我把我这一生的所有,都做好献给姜西的准备了,我已经尽力了!

    人生就是这样,我们会有很多事,尽了全力,却还是不能完美。

    这就是真实的人生!能有十全八美,就已经很好了!

    我紧紧抱住姜西哭得颤抖的身体,希望压制住她慌乱的心神。

    “呜……老公,人的生命为什么会那么脆弱?一个好好的人,说没就没了,我以为我舅舅身体好,不会像我妈走得那样早,可谁能想到,他竟然得了癌症,他很早就得癌症了,只是没告诉我……呜……”。

    “老婆!人死不能复生,我们没有起死回生的方法,唯一能做得就是哭过之后,依然要面向朝阳,好好生活。”

    “可是老公,我有遗憾,舅舅临死前我都没能见到他一面,你不懂,你不懂啊,舅舅在我心目中,一点也不比我的亲生父亲分量轻,刚开始那些年,他不爱理我,我也只是给他打电话,没有去找他,是因为,我也有点生他的气,我怪他不肯原谅我,我心里还想,这就不是亲生的,她要是我亲生的父亲,怎么都会接受我的选择,所以我没有去找他,我觉得我错了,我应该去找他,应该在他晚年的时候多陪陪他,我真的没想到他这么早就走了,才刚刚六十来岁啊,我怎么都没想到他会得了癌症啊!呜……”。

    “老婆,你要节哀,谁都不想这样的!”

    我被她哭得也跟着心酸不已,眼圈也红了,虽然我对舅舅的感情没有多少,但是,光看着姜西哭得这么伤心,我便能体会到,舅舅当初帮了姜西不少,姜西也是拿他当父亲一样看待的。

    姜西依然哭得撕心裂肺,“呜……以前总是看到‘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这句话,那时总觉得好像离自己很远,对于我妈,我觉得我尽力了,我为心无愧,也没有遗憾,可是对于我舅舅,他帮了我很多,他曾经像疼爱女儿一样的疼爱我,可是我却什么都没为他做,他生病了,我连句安慰的话都没跟他说过,我连一口水都没给他倒过啊,临走前,我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他啊!呜……我真的很不孝,我是个该死的丫头呀!呜……”。

    姜西在我怀里哭得快要虚脱了,满头、满身都出了汗,我一个劲儿地给她顺着后背,希望她能舒服一点。

    江东西对这个舅老爷不熟悉,她也不知道谁去世了,但她见到妈妈哭得这么伤心,她就在旁边默默地流泪,吓得也不敢说话。

    “老婆,你不能这样啊,悲伤过度会伤身,再说你这个样子,吓坏江东西了,你看看她……”。

    我搬正姜西的脸,让她看向江东西,企图让江东西令她冷静下来。

    “呜……我控制不住,我控住不住自己的心,我真的很难过,我的心悔恨得好像要裂开了似的疼,真的很疼很疼啊……”

    她哭喊着,开始拍打自己的心口,而且还有一种痛苦和压抑得上不来气的感觉。

    其实在这个时候,我也有点怪舅舅了,虽然说死者为大,我们都不应该怪罪去世的人,可是,我不知道舅舅这样的处理方式,是出于对姜西好,还是没有原谅姜西,总之,如果舅舅对姜西也有深厚的感情,他应该想到,让姜西留下这么多的遗憾,她一定会很痛苦,除非,舅舅已经不把她当成自己的闺女了!

    每当这种时候,我就想起那句,“养儿要亲生”的老话,亲生的关系,真的不是一、两件事就能让感情分裂的,不是亲生的,就算曾经有过多好的感情,之后如果没有维系好,不知道哪一天,因为一件想不通的事,就决裂了,这真是一件让人说不清道不明,却又悲伤和无奈的事情。

    那天晚上,姜西哭了很久,哭到最后是哭不动了,哭得筋疲力尽在我怀里睡着了。

    我把她打横抱上床,洗了热毛巾,给她擦了擦脸,然后江东西接过毛巾给她妈妈擦手、擦脚,姜西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我默默退了回南京的火车票。

    第二天,姜西醒来后,便不出我所料地要带我们去墓地祭拜舅舅。

    在吃早饭的时候,我和江东西吃了,姜西一口都没吃,我们怎么劝,她都说,她一口也吃不下,一点也不想吃,我觉得,她也许是在用这种方法惩罚自己。

    昨天给她打电话的是她的表姨,也是表姨告诉的她舅舅的墓碑在哪里。

    我们到的时候,那里荒芜一人,坟场,真是一个让人觉得孤冷又凄凉的地方。

    我看到姜西的情绪又要失控,赶忙说,“人都会有这一天,昨天我们十八岁,今天我们三十八岁,明天,不知道几岁,我们也会离开这个世界,姜西,我们得学会坚强面对,过去的,尤其是悲伤的,就让它快点过去吧,因为留恋没有任何好处,事实已无力回天,难过只会伤害自己,再说,你舅舅他这样做,也许是为你好,他不想让你看到被病痛折磨得死去活来的他,你如果现在还是伤心过度,那就白费了他的一片苦心了。”

    我想舅舅如果对姜西还有感情,那么也一定会有我说得这些想法,当然这是我猜测的,我愿意往好的方面猜测,同时希望能让姜西的心得到一些安慰。

    “咳!”姜西深深叹了口气,“好了,我知道了老公,死去的人已经死去了,活着的人,还得好好活着,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使命还没有完结,我们就都得努力、阳光、幸福、快乐,充满正能量地活着。”

    我一直知道姜西自我调整情绪的能力很强大,但是,舅舅的事,我想还是得让她调整好一阵子,她此刻这样说,一定是不想我和江东西跟着她难过,她到什么时候,都是体贴的,想得周到的。

    祭拜完舅舅,我们一家三口坐上了回南京的火车。

    这一路上,因为姜西情绪不高,就算偶尔露出一丝笑容,也不难看出,她是为了让我们高兴而流露出的强颜欢笑,所以我和江东西都没有过分的闹她,只安静的陪着她,我们两个一人抓着她的一只手,想要把我们身上的温度传递给她冰凉的手上,好像那样,她的心也能温暖一些。

    回到南京,江东西上学去了,我继续在客厅工作,本来姜西是说要写文的,她说呆着也是难过,还不如把精神投入到写文中去,或许心里还能好受一些。

    我全力支持她写文,只要她不难过,她想干什么都行。

    可是,说好的写文,当过十五分钟,我偷偷去看她的时候,我看到的是,她目瞪口呆地看着屏幕,眼神没有焦距,那上面显示着一排字,仅此而已。

    也就是说,她坐在电脑前十五分钟了,只写出了十几个字。

    “老婆!”我轻轻喊了她一声。

    “嗯?”她好像才发现我,然后叹了口气,“咳!走神了,脑子里全是我舅舅以前对我的好,而我却没对他好过。”说到这句,她眼睛又红了。

    “老婆你写不下去,就躺那休息会儿吧,你看看房产吧,研究一下邱新成爱人说得那个小区,要买还得早点买,现在这房势,晚一个月可能都会出现买不起的状况。”

    这话似乎有点让她醒脑,她马上说,“你说得对,我不能因为难过把大事耽误了,我请三天假,把房子的事搞定了再说。”

    “对啊!对啊!反正你的也是扑街,请三天假没什么的,也没几个人会在……”。

    “意”字还没说出口,我就看姜西龇牙咧嘴,一副恶狗一样的模样要咬我似的,继而她倒是没咬我,只是对我恶狠狠说了一句,“滚出去!”

    “是,老婆!”

    她骂我了,她竟然骂我?但是我的心情还挺好的,她能骂人了,至少证明悲伤的情绪减弱了,否则像前天晚上那样,都跟没有生气了似的。

    被老婆骂一下算什么呢,只要她不那么难过了,别说被骂一顿,被打一顿我也开心!

    接下来的三天,姜西没有写稿子,而是跟中介聊房子了,这个事情真的是马不停蹄,聊得差不多了,姜西就开始跟着中介去看房子。

    全国各地都有我爱xx和链x,他们的程序姜西恨不得比他们员工还熟悉,所以,看房什么的都很顺利。

    白天的时候姜西独自去看了一圈房子,晚饭后,我们两个躺在床上的时候,她开始算计买一个什么样的房子。

    她一边思索一边说,“周边xx小学的学区房我都看过了,就数聚xx的房子环境最好,果然跟邱新成的爱人说得一模一样,特别高档的一个小区,住在那样的小区里,我都感觉我不再是屌丝了似的。”

    “哈哈哈哈!”我被她逗笑了,“老婆,既然是那么好的小区,那一定要买。”

    “嗯!就买这个小区了,老公,你先说一下你对房子的要求,我们买自己住的房子,得尊重你的意见和感受。”

    我一听这话,当然开心了,这么大的事都能尊重我的意见,可见我在家里的地位不一般啊!对不对?

    我开开心心地说,“首先我不喜欢电梯房和高层的房子,新闻里天天上演电梯惊魂事件,我有心里恐惧症,然后高楼是因为那次在北京租的房子留下心理阴影,我还是比较喜欢六层的那种多层小楼……”。

    姜西搂着我的脖子笑着说,“全都听你的!”

    “哇,老婆你对我可真好!”感动死了。

    结果她说,“不是,主要你的这些想法跟我的想法没冲突,我跟你喜欢的一样,哈哈哈,然后我打算买个三百五十万之内的房子,三万多一平,大概能买九十多平的,剩下三百多万我要再买一套用来出租,这一套我们自己住的,我懒得爬楼梯,所以,我会选择二、三楼,二楼为首选,三楼都嫌累,四楼以上绝对没资格入选,。”

    “哈哈哈哈!老婆,你还没老呢,是不是太懒了?”

    姜西笑着说,“其实不是懒,有时间我也喜欢运动,但是爬楼梯那种运动,给人的感觉很难受,所以我不喜欢。

    “老婆你说什么都好!”

    真好,我跟老婆的思想永远都那么合拍!这次可不是我有意拍她马屁,就是单纯地我们想法同步。

    于是第二天晚上,我下班后,姜西便安排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去看房子。

    江东西高兴地大喊,“哦,要去看大房子喽,要买大房子喽。”

    一晚上中介按照姜西的要求带着我们看了十来套房子,但是没有一套是姜西看上的。

    九十来平米的房子有不少,可都是两居室。

    中介人员小王企图劝说姜西,这一次姜西找的是个女孩子,这个女孩子态度特别好,给人一种很诚恳的感觉。

    “姐啊,这个小区九十多平的没有小三居,都是两居的,你今天看得那两套二楼的不是很好嘛!你好好考虑一下呗!”

    姜西微微一笑说,“小王啊,别想蒙我,因为你蒙不住。”

    小王一脸真诚地说,“姐,我没蒙你啊!”

    姜西又笑着说,“小王,你要是不够真诚,我可不找你买房子了。”

    姜西突然脸色严肃了起来。

    小王依然一脸毫无愧色地说,“姐我真的没骗你啊,你看到有挂出来的九十平米的小三居了吗?”

    “现在是没有挂出来的小三居,但是你们app上成交记录里有九十平米的小三居。”

    小王脸色一下就尴尬了几分,随即她笑呵呵地想要往回圆,“哎呀姐,你看得还真仔细,我的意思是,现在没有小三居的房源,那您就好好考虑两居室的呗。”

    姜西更加严肃地说,“考不考虑买两居室,是我的事,但你应该做到如实相告,如果你的话中充满了水分,那要我如何信任你来帮我买房子?”

    “呵呵呵,是是是姐,你批评得对,我以后会注意了,一定跟你说实话。”

    “今天看得两套房子其中有一套,我问你漏水吗?你说不漏,但是我看到有个墙角是隐隐泛着黄色的,以我的判断,那里是漏水的。”

    “啊?真的吗姐,我没注意看到诶!”小王一脸震惊的表情。

    像她这种年轻人,如果遇到小白,大概这表情能蒙混过关,可遇到姜西这老司机,她的演技还嫩了点。

    我以为姜西还会教训她几句,结果,姜西只是笑笑说,“ok,我知道了,谢谢你今天带我们看了这些房子,辛苦你了,但是我一套都没看上,所以,不打算买,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小王似乎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笑呵呵地说,“那行,你们先回去吧,姐那我今晚再找一些房子,明天联系好了约你看,您说行吗?”

    姜西微笑着说,“之后的一周都有事,等我有空了再联系你看吧!”

    这个话令小王有一点点意识到了什么,但是姜西已经说了,她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并且还侥幸能够在一周后再带姜西看房子。

    她有点僵着脸,笑着说,“那我一周后再联系你!”

    姜西说,“行!”

    姜西说完,我们便打车回了桥北的家。

    现在我们条件好了,只要坐公交不是特别方便时,不是很舒服时,我们就都打车了。

    在出租车上,我问姜西,“你是不是觉得这个中介人员不可信?”

    “是啊!”姜西不以为意地说。

    我笑着说,“我还以为你会狠狠教训她一顿呢?你现在没有以前那么狠了啊?”

    姜西看着我意味深长地微微一笑,“你觉得我不够狠吗?什么样的教训能胜过我不再找她买房子?她丢了一个六万块的大单,这个教训小吗?”

    果然,还是那个社会我西姐,只是这一次是,人狠话不多!

    第二天姜西又聊了一个中介,她跟我说,这一次遇到一个刚毕业,刚入这行的新人,很多事情都不懂,还得姜西教她,但是,姜西却挺喜欢她的。

    这姑娘很努力,很真诚,姜西说对哪套房子有点兴趣,她马上就去那套房子里给姜西拍个视频来看,这样,就省去了姜西很多看房的力气,并且这个姑娘还真是实在,哪套房子的优点她都说得很清楚,缺点也一点不保留地告诉姜西。

    姜西说,她就喜欢这样的中介,如果这个女孩子一只保持这种状态,即便她没什么经验,她也会找她来买房子。

    最后她看了很多那女孩发来的视频,依然都没有选中房子,姜西就跟那个女孩约定,一旦有小三居的房子出来了,立刻通知姜西,姜西就马上过去看,那姑娘很热情地答应了。

    这中间姜西没有再找其他中介人员聊,只是默默看着APP上的房源更新,以及房产信息,她越看,就越觉得房子还会大涨啊!

    那段时间,她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买房子上,所以,她最终决定让她正在写的那本……提前完结,也就是说,比太监强点,烂尾了。

    我还记得她当时说,按照大纲,还有八十万字要写,结果她用一天时间,写了八千字完结了。

    可想而知,这个尾,会有多烂。

    咳!其实这没什么丢脸的对不对?没太监过几本书,没烂尾过几本书的网文写手,那都不敢说自己是网文写手,哪个网文写手在没火之前不是扑得昏天黑地的啊!扑得太惨,谁能坚持下去。

    这刚烂尾了一本,本想她能好好休息一下的,结果有一天晚上,她说她灵感大爆发,熬了一晚上夜,写了个开篇,然后投给了一家能出高保底的小网站。

    之后,她一边等小三居的房子出现,一边等高保底网站的审核回复。

    有一天早上凌晨五点,我和江东西都睡得迷迷糊糊呢,她又尖叫了,“啊!”

    我,“……”。

    各位老铁,请问这世上有没有抑制一惊一乍尖叫的药啊?急求,在线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