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怎么就火了呢 奈何笑忘川

相亲其四(我以后会戒烟,但不是现在)

    前天,也就是周日下午。

    我左手方才点上一支烟,正在努力构思今天要水什么内容的时候,电话响了。

    我奶奶打来的。

    根据以往的经验,我已经有预感她老人家要说什么了。

    果不奇然,相亲。

    其实也有读者朋友问过我,为何我经常会相亲?

    首先前面两本书里的相亲单章,涵盖了从16年到18年之间所有的相亲事情。

    我最后一次相亲还是去年十一那会儿。

    今年这连续几次……可能只是因为过年了,加上我堂弟结婚,所以家里人比较急吧。

    至于相亲对象……

    我奶奶信那个基督教(她们这个还算好,当然,我不怎么信)。

    他们那里不少老年人。

    大家都有着相同的困扰。

    那就是孙辈总有单身的。

    我的相亲对象大多都是这里来的。

    书归正传。

    我奶奶先是问我之前我妈介绍的那个相亲对象如何了。

    我说不联系了。

    其实也是我自己的原因吧。

    那会儿忙着上架(虽然上架后扑街了),再加上对方周末不休息,而是周一到周五挑一天调休。

    所以我们一直没第二次见面。

    后来她说等休息的时候跟我说。

    我说好,然后等了一周,没反应,当然,也是我没主动,因为忙着构思剧情还有更新。

    于是第三周的某一天,我给她发了微信,说你下周哪天休息,我请你看电影吃饭啊。

    她说好。

    然后下一周,她说不休息。

    之后就不再联系了。

    说回这个,前天我奶奶说相亲,我反正就答应了呗。

    然后昨天上午刚睡醒,就被我奶奶一个电话打过来,说喊我回去看照片。

    然后对方的表姐来了(这个表姐比相亲对象大三十岁)。

    说要先见见我。

    我去了。

    然后对方手中照片惊鸿一瞥我眼睛近视,啥都没看见。

    对方就开始说了。

    然后我就有点儿不爽了。

    怎么说呢。

    她当着我奶奶的面,把我说的一文不值。

    其实也不是,就是那种语气里的感觉,我能感觉的到。

    那就是标准的都市小说中被打脸的脸谱化龙套。

    当然,没那么直白。

    比如:

    我刚进屋坐下,她就说:“你个子不高啊。”

    我保持着微笑没说话,这是对长辈的尊重。

    我奶奶笑着打圆场:“我孙子一米七四,其实也可以了,你家那表妹不也就一米六出头嘛,刚刚好。”

    我:“还好吧。”

    那女的:“多少人追我妹我都不同意,她妈身体不好,她只听我的,我不同意你们就没戏。她们学校校长天天要给她介绍对象,我这也有好几个,比你高的比你帅的比你壮的都有,要不是我跟阿姨(我奶奶)关系好,那肯定轮不到你。”

    我:“嗯嗯,高攀了高攀了。”

    其实我心里头一次有了点儿小期待。

    不是因为抖M,而是这么牛逼的姑娘也来相亲?那估计是眼光太高的天仙。

    毕竟对方是教民族舞的老师嘛,长相身材气质肯定都是拔尖的。

    (我这里脑补的是九头身前凸后翘的身材,温婉的气质,以及刘天仙年轻时候的脸蛋。)

    我忽然内心一阵狂喜,开始构思如何去追这个姑娘。

    毕竟人家要真天赋这么高,家人高傲点儿也是正常的嘛。

    然后她说了:“我妹可单纯,平时都不爱出门,没事儿就是自己在家练练字。她文静的很,你到时候主动点,不过我先说好,要是接触俩月她不满意或者我不满意,我让她跟你分手你也别赖着,我跟你奶奶关系好,大家面子上都不想难看。”

    这时候我表情已经变了。

    你说我无所谓,我以前天天被我爸骂废物也就是左耳进右耳出。

    但你当着我奶奶面儿这样说?

    我当时就想发作,然后我奶奶笑着打圆场附和她,还说“我孙儿也不差。”

    我想了想还是算了,毕竟是我奶奶的心意。

    于是我继续坐着。

    这时候我的想法已经不是相亲了,我只是想看看那天仙到底有多天仙?

    真是胸大腰细臀翘腿长气质佳还有一张刘天仙那级别的脸?

    她又开始夸自己表妹,说整个洛阳再没有这么好的姑娘了,一大把青年才俊在追她妹妹,不过她妹只听她的,她不同意,她妹妹都不会见那些人。

    我温和笑着:“我以前其实接触的漂亮姑娘特别多,只不过大家三观不合所以才没在一起。”(以前做过传媒,所以经常接触漂亮妹子,不过那种都喜欢去酒吧之类的,我觉得太吵,不喜欢。)

    她说:“我妹可文静,不喜欢那种地方,她平时就是在家练练毛笔字,不看电视剧也不喜欢玩儿。”

    “下午我带你去让她看看满不满意,她不满意你也别说什么,那只能说没缘分。”

    “不过你要把握住了,你去找厂妹还有服务员跟卖衣服的女的,那都没我妹好,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我很不舒服,但没说什么。

    首先,我档次就这么低?

    当然,这里不是说我看不起上面这种。

    每个人做什么都是有原因的,而且卖衣服端盘子怎么了?

    我认识两个人,一个是一家酒楼的大小姐,她去一线就是为了摸清状况为了以后接班,所以人家也在端盘子,想要得到第一手的顾客反馈。

    另一个卖衣服的是我哥们女朋友。

    人家在王府井一家服装店一个月提成接近两万(洛阳本科毕业平均工资2500~3500),而且人家25岁就当上了店长。

    长得漂亮身材好,气质也不错,还有一米七多的个子。我那哥们当初追了半年呢。

    当然,这里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通过她的话,我的脑海里勾勒出了一个人物形象。

    这是一个一米六多,胸大腰细臀翘腿长气质佳长相若天仙,且不爱玩儿,不看偶像剧,不去酒吧,平时的业余爱好是练书法的民族舞老师。

    卧槽!真天仙啊!

    这时候她说只有今天有时间,下午三点半见面,让我去接她。

    我表示我今天还没更新呢,结果还没说完我奶奶就打断我,说没问题。

    好吧,然后她骑着电动车走了。

    我奶奶说让我好好把握,我一口答应。

    如此天仙,家人强势一点,也不是不能接受。

    虽然我很不爽,但毕竟那只是她表姐,她本人如何还不知道。

    要真是个文文静静的小天仙,那我岂不是走了大运?

    于是中午回家吃了顿茴香馅饺子。

    下午无心码字,一直到两点半。

    我提前一个小时出门,又去买了四瓶脉动给人家解渴。

    然后就在她家门口等到了4点(三点我说我到了,她说知道了)。

    之后我就带着她去找她表妹那位天仙。

    路上继续交谈。

    她说她家不会要多少彩礼,因为她家条件很好。

    上面两个哥哥都结了婚,家里盖了三层楼房,有那姑娘一层。

    家里还有几亩地,每年还有几千块租金(我也不懂,几亩地的租金一年这么少的吗?还是说看地方的?)。

    我恍然大悟,这原来是位乡下大小姐。

    卧槽!抱上大腿了啊!

    感觉人生即将达到巅峰。

    如果真是个天仙似的大小姐,那我特么还研究什么套路?以后每天一章,精心雕琢我自己想写的内容不就行了?

    反正能吃软饭。

    然后我说,彩礼肯定要有的。

    她说:“不用太多,但该花还是得花。”

    然后我说:“嗯,我妈说了,让我攒够30W,不然结不起婚。”(我妈确实说过这种话,不过是十年前逗我的时候)。

    她不说话了。

    我也不说话了。

    到了地方,我耐心等待。

    在这二十三度的天气,她说太热。

    我于是一直启动着发动机开着空调。

    等了二十分钟。

    她下车,说那姑娘来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打开遮阳板上的小镜子看了眼镜子中的帅比。

    尔后带上我最明媚的微笑,下车准备看一看这位天仙。

    嗯?她跟一个姑娘聊了起来?

    嗯?这是谁?

    嗯?哪里来的村姑?

    姑娘其实不丑,身材嘛,一般般。前不凸,后也不翘。穿着一件白色宽松T恤,外面是粉色针织外衫,下面是一条宽松款式的浅蓝色九分牛仔裤,脚上一双不知道牌子的白色休闲鞋。

    长相嘛。

    我试着形容一下。

    两条修剪过的细眉毛,单眼皮,详细形容的话,就是丹凤眼,但也不太对。

    怎么说呢,就是两个眼角,靠近不算高挺的鼻子的眼角稍微大一些,之后往外猛缩,一直到靠近太阳穴的眼角,成了一条缝隙。

    直白的说,三角眼。

    嘴唇不错,还涂了口红。

    两个颧骨外凸,或者那里叫苹果肌?反正凸起很多。

    两条法令纹明显的让我想到了宇智波鼬。

    就是那个法令纹。

    皮肤细看,比我这种从不用护肤品,就是洗完澡抹点儿大宝SOD蜜的,

    还要差一些。

    其实整体看还算不错。

    但因为之前根据她表姐的话,我脑补的太过分。

    所以有种微妙的失落感。

    各位懂我的意思吧?

    这时候就是我发挥主观能动性的时候了,我说咱们找个咖啡馆坐坐吧。

    她摇摇头,表示自己一会儿就要回去。

    我看看时间,下午五点多了。

    好吧,那怎么办?

    她表姐说去逛逛超市,让我们俩到我车上去坐着凉快。

    唔……好吧。

    我是个有礼貌的青年。

    之后聊了什么我大多已经忘却,反正脑海里来回浮现的就是刘天仙迪丽X巴等人的脸。

    反正就是聊各方面呗。

    聊我感兴趣的事情的时候,我发现她笑容有些勉强(我一直在观察)。

    所以我及时打住,引导她说她的事情。

    比如工作。

    然后她就开始疯狂吐槽她带的学生的各种奇葩家长,还有她那个舞蹈教育机构校长的问题。

    我面带微笑,时不时附和着嗯,其实文静还是活泼,我都觉得不错。

    然后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聊到了汉服,她说她买了套私人订制的汉服,特别贵。

    我问多少钱。

    她说400多。

    唔我昨天听说今天要见天仙,专门早上在阿东家买了个剃须刀跟汗毛修剪器一共580.

    之后我兴趣就不大了。

    但为了礼貌,还是要坚持。

    最后怎么结束的呢?

    记得她问我:“你吸烟喝酒吗?”

    我:“不喝酒,我平时身上装一包头孢,吃饭的时候就说我要吃药。”

    “你讨厌人吸烟?”

    她:“你觉得呢?”

    我回忆了一下,我奶奶说她不喜欢别人吸烟。

    她表姐之前也跟我说,之前有个条件特别好的高富帅,就因为吸烟,所以这姑娘见都没见。

    啊,我从昨天晚上开始都一根烟没碰了呢。为了不让她闻到烟味。

    今天上午专门洗了个澡,还喷了香氛,换了套新衣服。

    想到这里,我表情惆怅,摇下车窗,摸出兜里的ZIPPO打火机,以及一根八块钱的红塔山。

    左手食指中指夹起香烟叼在嘴上,右手ZIPPO冒出摇摆不定的黄色火苗。

    低头,手笼住风,打火石冒出火星。

    深吸一口。

    对着窗外喷出一口烟雾:“抱歉,我吸的不多。”

    她表情不变:“你肯定有故事。”

    她问我的感情史。

    我挑着些跟她说了。

    (请回看上架前的那章感言,《一半人生一事无成的二十七年》)。

    于是她表情闪动,说:“能不能戒掉?”

    我笑笑:“也许未来能有个人让我戒掉。”

    之后,她表姐回来了。

    我送她表姐回了家,又把她送回了租住的房子来回40公里路程。

    回家的路上,我放起了周董的《一路向北》QQ音乐绿钻是我从同学那薅过来的。

    到家,一切如常。

    晚上,我妈找我谈心,问结果如何。

    我把我对她表姐的反感全部说了。

    我妈不置可否,表示要看照片。

    我给她看了,她说:“感觉有点儿老杂?”

    老杂,一个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这里特有的词语。

    意指完全没有气质但不带有歧视的词语。

    “这人特村儿”与此意思雷同。

    (我自己老家也是农村,好哥们也是村里的,几个作者好哥们也是,所以我没有歧视村里的意思。毕竟村里好多人生活的比我这工薪家庭的孩子要好得多)。

    之后我奶奶打来了电话,我正要开口。

    我奶奶说,她表姐就在旁边。

    我于是说:“感觉……一般吧,之后看情况再约约看。”

    然后晚上我奶奶给我妈打电话。我妈说感觉那姑娘不行。

    我奶奶训了我妈一顿,说我特别满意。

    我妈挂断电话,问我是不是特别满意。

    我表示对方不喜欢别人吸烟。

    我妈:“所以呢?”

    我点上一支烟,袅袅烟气飘出窗户。

    “以后我会戒烟,但不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