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从商二十年 井神

第六百六十六章 对她们的感觉

    燕京酒吧,张小白不陌生。

    当初从畅饮辞职,来到燕京先在程风家住了一段时间才进的远大集团。

    那时候还是富家子弟的程风带着张小白和鲍小妹串吧,去过这条街上最出名的三个网吧。

    尼采,一九六九,正青春。

    后来张小白才明白,原来这三个最火的网吧,幕后大老板竟然都是杜梦妮。

    外人看上去斗的难解难分,实际上钱都装进那个小妮子的口袋里了。

    对于这个营销策略,张小白佩服的五体投地,所以他才对杜梦妮的能力那么信任。

    俩人来到正青春,没有提前订位置,只能坐在散台。

    事实上程风已经好久没有来过这种场所。

    一来家有贤妻,不忍让她独守空房;二来则是囊中羞涩,哪有钱往这里扔?

    俩人只是点了几瓶小燕京,一边喝酒一边聊。

    张小白视线落在吧台处,高台上坐着一位女士,若有所思的喝着酒。

    张小白微微一笑,自然而然的想到了跟杜梦妮第一次见面,就在这里,她坐在那个位置上,考验了张小白。

    程风很快看出了张小白所想,笑道:“老大,你真对杜梦妮一点想法都没有?”

    张小白喝了一口酒,说道:“可以这么讲,杜梦妮是我的红颜知己,我们在做生意这个方面有种极大的默契,或许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了!”

    程风点点头,如果换做一个人说这番话,那肯定得揣摩揣摩,真不容易相信。

    一身红衣的杜梦妮是多少男人的梦中女神,一般的男人都禁不住那种诱惑。

    可老大真能做大,在程风眼里,张小白就是那种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

    还别不相信这世界上有这种人,或许是因为你没见过而已。

    程风碰了一下啤酒瓶喝了一口酒,又问道:“那白露姐呢?”

    张小白点着烟缓缓吸着,“她是我亲人是我姐,是我最相信的人!对她,我其实一直很内疚,但又做不了什么!”

    白露对张小白的情义,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所有人都心疼她。

    程风私下里跟田野聊过,这哥俩其实最愿意见到老大跟白露走到一起,也觉得他俩才是绝配。

    只是感情这种事,别说他俩了,就连张小白都做不了主。

    程风轻声说道:“或许,遗憾也是一种美吧!”

    张小白笑道:“你丫距离哲学家越来越近了!”

    哥俩又喝酒。

    显然程风今天对张小白的感情世界很敢兴趣,又问了一句,“那苏彤呢?”

    张小白说道:“他是我女人!”

    简明扼要的一句话,已经概括了所有。

    程风说道:“老大,苏彤的情况我也了解过,你可得做好思想准备,他家里太厉害了,以你现在的情况,说实话,还真配不上她!”

    张小白说道:“所以我很努力,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最大的成绩,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

    “在一起这件事,说起来很容易,可又很现实,除了两个人之外,还得考虑家庭背景等因素!”

    点到即止,程风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其实老大想得肯定比自己多。

    说了三个女人,程风犹豫了下,终于说出第四个。

    “老大,你现在对周舟什么感觉?”

    原以为张小白会有些尴尬,他却只是微微一笑,“再见还是朋友!”

    随后在程风的震惊中,张小白讲述了在洛城发生的事情。

    讲完后,张小白说道:“我喜欢过她,原以为不能做朋友了,可再次见到她,我真心希望她能过得好,真心希望我们能再见面,而且见面后还会像老朋友那样有说有笑。”

    在洛城,见到周舟第一眼,便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了。

    程风鼓了鼓掌,说了声大气。

    如此境界,几人能做到?

    俩人正说着话,然后同时抬起头。

    川子拎着瓶酒挑眉看向程风,“疯子,你真不够意思,老大来了都不说一声!”

    那次串吧,程风叫来了两个最好的朋友,川子和小宇。

    张小白对俩人的印象都很好,笑道:“我就是路过来看看,没想惊动你们!来来来,坐下一起喝!”

    川子坐下后,一口气吹了那瓶瓶酒,抹抹嘴说道:“老大,今天你来了,我得跟你数落数落疯子,你也跟我评评理!”

    张小白敬了川子一瓶,笑道:“成,我给你做主哈!”

    程风使劲对川子挤眼睛。

    川子不管不顾,说道:“自从疯子家生意失败之后,就好像跟我绝交了似的,从来没有主动给我打过一个电话,我他么打过几十个电话约他出来玩会喝点酒,他就没一次出来的。”

    “有时候不期而遇,也是匆匆忙忙,他总说有事还不容我多说几句话就走了,老大,你说他做得对不住?”

    张小白给川子上了一根烟,说道:“他不对,你也不对。他家的事你肯定比我清楚,出了这么大事他心情肯定不好,也正需要朋友留在身边。”

    “他不来,你就不能主动去找他?他不出来,你就不能去他家喝点?见面他想走你就不能拉着他?川子我知道你委屈,但如果我在燕京,作为朋友我肯定这么做。”

    川子抽着烟挠挠头,仔细的消化张小白刚才说的道理。

    良久后,川子拿起一瓶酒,“老大,我也错了!”

    一仰头直接吹掉。

    张小白笑了笑,喝了一瓶酒然后眼神示意程风。

    程风说道:“川子,这事是我不地道,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无论我混到什么地步,你川子都是我铁哥们儿,在你前面我永远都是那个疯子!”

    川子说道:“疯子,我知道老大在场,有些话咱不能说,不过你放心,我川子永远跟你站一队!”

    程风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心想你是不是傻?明知道不能说还说,这回还能瞒得住吗?

    果然,张小白问道:“到底什么事?”

    程风说道:“还能什么事?老大你早就知道了,我被那个好朋友高达出卖了,高达跟川子也是朋友,这不跟我表决心呢吗?跟我站在一起!”

    川子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老大早就知道了啊,我这还想瞒着呢!”

    突然,张小白的视线落向某处,眯着眼沉声说道:“不用瞒了,这回我是真知道了!”

    从商二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