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从商二十年 井神

第七百一十七章 请假

    张小白是个严重的怀疑论和阴谋论者。

    之所以让身边的那些人陪着喝酒,一来是演戏,其实还有一个目的,想要试探试探那些人。

    都是共过事谈过心喝过酒吹过牛的兄弟,张小白最怕身边人背叛,那得伤死个心。

    目前看来还好,并没有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太阳照常升起,张小白开车上班。

    总经理杨世举表现的很敬业,过年都没有回家,这么大老板没有在唐城买个房,私生活也不混乱,就住在公司踏踏实实工作。

    过年期间元盛钢铁没有停产,一线工人照常三班倒,机关单位倒是放了假,至于那些高层,则是安排了值班表。

    张小白一次都没来值班。

    新一年新气象。

    杨世举站在窗口看着喜气洋洋上班的员工们,脸上露着难以名状的微笑。

    这是由内往外的高兴。

    昨天跟袁洋通了电话,告知了张小白春节期间的表现,总结来说就是整天醉生梦死。

    其实杨世举不知道张小白发生了什么,但知道肯定是袁洋对他做了什么。

    他本身没有监视张小白,也没那个本事,却从大城市找了个相当专业的私家侦探干这活。

    袁洋很高兴,告知杨世举,不需要太久,就是出手的时候了。

    杨世举早就盼望着这一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那时候,只要出手,元盛钢铁就只属于自己了。

    想想都开心。

    都表现在了脸上。

    楼下,一辆捷达车驶进来,全厂人都知道,正是小白总的专车。

    这也是一个被人津津乐道的事情,人家这么有钱的一个副总,一点都不张扬,开的车甚至还不如普通工人。

    张小白走进办公大楼。

    新年第一天,个个眉开眼笑,见面都说新年好。

    可是一见到张小白,人们却是震惊不已。

    昔日里,这个小张总虽然穿着土了点,至少整洁干净。

    而此刻,一脸的胡子拉碴,杂乱的头发,还有那褶皱的衣服,最重要的脸上颓然而失落的神情,跟以前的小张总相差甚远。

    过了年,他怎么变了个人?

    别人问好,张小白也只是点点头,并没有想以前那样笑颜以对。

    张小白没有去自己办公室,而是直接来找杨世举。

    杨世举脸上笑意不减,“新年快乐,小张总!”

    随后便看清张小白的神情以及模样穿着,杨世举关切的问道:“小白,你怎么了?”

    张小白很无力的样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叼上一根烟,说道:“别提了,不想说!”

    杨世举坐到他旁边,拍了拍张小白肩膀,“兄弟,到底什么事?可以跟你杨哥讲讲,好歹走过的路比你长,多多少少比你有些经验!”

    张小白闷头抽烟,一声不吭。

    杨世举见问不出来,长叹一口气。

    张小白忽然说道:“杨总,我来是想跟您请个假!”

    杨世举皱眉道:“到底怎么了?有这么严重?”

    张小白说道:“别问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死不了,我最近一段时间心情不好,上班也起不到什么作用,所以还不如不来,公司的事您多费费心!”

    杨世举说道:“好,那你要保重身体,早日来上班,咱们元盛钢铁没有小张总可是不行!”

    张小白冷哼一声,说道:“哥啊,跟你说句掏心窝的话,这个世界没了谁照样转!”

    杨世举皱了下眉头。

    张小白却站起身,挥挥手说道:“走了!”

    杨世举关好门,脸上笑意更盛。

    真是天助我也。

    张小白不在,更有利于做些事情,他不在的时间越长越好,说不定到时候就变天了。

    其实杨世举有些担心张小白,三个合伙人里,脑子最好使的是唐静和他,可唐静没再钢厂,自然有些事不了解,不足为患,张小白有声望,是个威胁。

    至于那个陈南平,杨世举就当他是个技术员,到时候直接去外边请个专业人士就成,还需要他干嘛?

    杨世举乐了会儿,然后掏出手机打电话,告诉袁洋张小白刚刚的表现,甚至连张小白的每句话都没有放过。

    袁洋笑道:“杨哥,干的漂亮,不过也不能疏忽大意,让人密切关注张小白的动静。”

    杨世举笑道:“放心,那个私家侦探是个高手,张小白的任何一个行踪都不会放过的!”

    袁洋说道:“杨哥,张小白说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照样转,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杨世举想了想,说道:“总感觉张小白受啥刺激了,兄弟,这事你应该比我了解吧?”

    袁洋大笑道:“看来,他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爱她啊!”

    杨世举心中有疑惑,可袁洋已经挂了电话。

    杨世举皱眉喃喃道:“这俩人到底什么关系?争的到底是什么?一个泥腿子,一个大少爷,难道还有什么交集?”

    ……

    ……

    回到办公室,张小白叫来人资处邓峰。

    邓峰点头哈腰,一脸的奴才像,“张总,过年好啊!”

    张小白说道:“邓哥,最近太累,我准备休息一段时间,人资处的事情你多费费心!”

    邓峰说道:“张总,您没事吧?”

    张小白苦笑道:“没大事!”

    邓峰说道:“请张总放心,在我心里,您在与不在都是一个样子,我一定将人资处管理好!”

    张小白挥挥手,邓峰出去,随后叫来行政处处长柳建。

    过年的时候,柳建又送了厚礼,茅台酒软中烟。

    柳建见张小白如此神情,表达了关切之意。

    张小白倒是没那么颓废,说道:“柳哥,我最近有些事情,不能来这里上班了,有些事你多上上心!”

    这个说辞和刚才跟邓峰的说辞不一样。

    说的虽然平淡,却有着弦外之意,就看他能不能领会了。

    柳建沉默了片刻,点点头认真说道:“张总,您说的话我记下了!”

    仿佛没说什么,却又觉得说了什么,貌似某种保证。

    张小白微微一笑,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声“谢了!”

    柳建没有回话,只是脸上更加凝重。

    他隐隐觉得,接受了这个谢谢,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从商二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