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从商二十年 井神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理由

    别看张小白快四十岁的人了,可在白露面前一点都没变,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挠头喜欢傻笑。

    听白露姐那么说,张小白也只是嘿嘿一笑。

    白露皱眉道:“越看你越不顺眼,那时候你这么笑觉得可爱,现在觉得巨傻。”

    张小白说道:“姐,可不带这么喜新厌旧的。”

    白露说道:“反正我不同意你退休!”

    说到底还是不满意这一点,当李宝说起这事的时候白露真的很意外,百宝箱即将上市,事业刚要辉煌的时候就要退休?这叫急流勇退吗?

    何必如此呢?

    张小白端着茶杯,慢慢的品着那杯白茶,入口有种涩味,不过细品之后变成一种甘甜。

    张小白轻声说道:“姐,我现在仍然记得走出卧龙村时说的话,那时候没有别的想法,就想着以后有钱了盖三间大瓦房,让村里人都看一看,他们曾经看不起的人现在真的有出息了。”

    张小白突然笑了笑,笑容中有些苦涩,“其实我对卧龙村的村民没有什么好印象,在整个村子里,大大小小男女老幼,都叫我扫把星要不丧门星,说我把姥爷和妈妈克死的,姥姥下葬那一天,除了石头没有一个人出来帮忙,这种事你能信?”

    “所以那时候我憋着一口气,就想让他们看看我出息后的样子,但是,也只是三间大瓦房而已。”

    张小白停顿了会儿,再次喝了一口茶水。

    每当弟弟说起小时候的事情,白露情不自禁的流眼泪,他小时候受的苦是她无法理解并且无法接受的,现在又听到这么一个事儿,又心疼起来。

    “我都不知道你那时候是怎么坚持过来的。”

    穷本来就很艰难了,被人称为丧门星处处被人瞧不起,面临着精神和物质上的双重打击。

    可他还是挺过来了。

    张小白说道:“姥姥说过,只要活着,比什么都强。”

    大概就是这样一句很朴实的话,支撑着张小白走过那段没有阳光的日子。

    张小白继续说道:“每个年龄段的人想法都不一样,二十岁的梦想就是三间大瓦房让村民看得起,到了三十岁就又不同了。”

    “而立之年,我想使出浑身的力气做一番经天伟业,赚更多更多的钱,让老婆孩子让周围的朋友们都过得好好的,再没有后顾之忧。”

    “姐,你别笑话我,小时候穷怕了,所以才想着拼命赚钱。”

    白露说道:“我能理解,可……咋有变了呢?”

    张小白沉默了片刻,说道:“古语有云四十不惑,也快四十岁的人了,经历了那么多,看透了太多事,对于一些人和事都有自己的看法了。”

    “姐,我得承认,周舟的离去对我打击很大,也改变了我的一些想法,以前的我很在乎别人的眼光,也在意这个世界对我的看法。但现在……”

    “无所谓了,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我在乎的只是身边的这些人和事,不会再努力的应和任何人和事,没什么大不了的,说句不好听的,即便现在我一无所有也无所谓了。”

    “不是不在乎金钱物质,而是我即便空无一文,以我的能力也会让家人过上优越的生活,这是多年从商培养的实力和能力,别人不服也不成。”

    “优越的物质生活很容易得到,但那种精神生活不容易满足,老婆需要我,孩子需要我,所以我不想把时间都浪费在那些我不在乎的事情上,例如赚钱例如事业!”

    张小白很坚决的说出最后一句话,然后喝掉一杯水。

    白露听的有点晕,眉头挑的很高,“我本来是要劝你的,怎么突然之间成了你说服我了?”

    张小白笑道:“没有啊,姐,你一直在试图劝说我,只不过被我的诚意和理由打动了而已。”

    白露说道:“先别说话,我重头捋捋。”

    张小白看了看表,说道:“姐,那你先捋着,一会儿尤乐要向我做报告,我就先撤了啊。”

    还没经过白露同意,张小白起身就走,到了外边撒腿跑了,再不走不定还有什么事。

    白露想了又想,总感觉有些纳闷,怎么突然之间他这么伶牙俐齿能说会道的了?

    以前的他不这样啊!

    要说辩论,这些女子都能把张小白辩傻了,但今天他居然能洋洋洒洒说出那么一大段而且貌似很有道理的话,着实长进不少。

    当时白露听着那些话,居然还听得很有道理似的,承认对方说的有道理,那显然辩不过对方了。

    白露想自己一个人是对付不了她了,得赶紧找帮手过来。

    拿起手机给鲍小妹打电话。

    “干嘛呢?”

    “姐,我在公司。”鲍小妹说道。

    “忙不忙?”白露问道。

    “还成,有什么事?”鲍小妹说道。

    “什么叫还成?忙就是忙,不忙就是不忙。”在张小白那受的气全都冲小妹来了。

    鲍小妹笑道:“天啊,这是谁把我白露姐惹着了?胆子真是不小啊。”

    白露没好气的说道:“除了你哥还能是谁?”

    鲍小妹赶忙禁声了,还以为是姐夫呢,没想到是我哥,这事可就不敢乱说话了。

    白露说道:“你赶紧来我这,我有事。”

    这显然是要对付我哥啊,鲍小妹吭哧道:“姐,能不能……晚点啊,我这边……”

    话还没讲完,白露说道:“不行,立马过来。”

    说完便挂电话。

    想了想,白露又给魏微打电话。

    在唐城的这帮人里,能对付得了张小白的只有魏微和小妹了,如果燕京的小妮子在就好了,一个能顶俩。

    “师姑!”魏微一向这么有礼貌。

    “在唐城吗?”白露问道。

    魏微现在是个大忙人,全国各地都有项目,整天在天上飞。

    魏微说道:“昨个刚回来的,有事?”

    白露说道:“有事,你马上来我这一趟,刻不容缓!”

    魏微吓了一大跳,没问理由,直接答应下来。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鲍小妹和魏微前后脚到来。

    三个女人喝着茶开始想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