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寒门仙贵 蓝白阁

第二百三十八章 这是当年你给哥做的鞋啊

    这里的动静也引起了薛父的注意,薛父正在帮着擀面听到声音,提着擀面杖就走出来,看到一个胖子正搂着孩他娘,顿时大怒道,“放开我媳妇。”

    说着薛父气势汹汹走了过来,一把抓住卫忠显的手臂。

    薛父的力气多大啊,一下就扯开了卫忠显的手臂,大怒道,“敢对我孩他娘无礼,我打死你这个王八蛋。”

    当下薛父一擀面杖捅向卫忠显的胸口,薛母急忙喊道,“别动手,我哥,是我哥。”

    薛父闻言堪堪止住了手,细细看去,还真是孩他娘的大哥,然薛父的脸色却并未因此有半点好看,但也放开卫忠显,冷哼道,“你来干什么?”

    卫忠显甩了甩手,满脸陪笑道,“妹夫”

    未容卫忠显说完,薛父冷哼声,“谁是你妹夫?”

    卫忠显闻言脸上不见丝毫怒色,呵呵笑道,“妹夫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才十几年没见就把我给忘了。”

    薛父闻言冷笑道,“我看,不是我贵人多忘事,而你们贵人多忘事吧!”

    “当年淑英要嫁给我,你们嫌我穷,嫌我是农家的穷小子,死活不肯同意我跟淑英在一起,我千般苦求,都给你们跪下了,可你们家还是那句话,说如果淑英跟我走,这辈子就跟你们卫家没有半点关系,这十年来,我们也是没有半点联系,如今你们还来做什么?”

    薛母闻言,当年往事也不禁浮现了脑海。

    那一日,是一个傍晚,外面下着大雨,孩他爹跪在外面,她跪在父亲面前,哭着说,“爹,女儿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不想嫁给县里的那个公子!”

    外面惊雷闪过,映得卫老爷子的脸阴沉无比,“就是因为那个姓薛的小子,淑英,你是我的女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的婚事,必须由我们做主。”

    “女儿啊,听你父亲的话,别惹你父亲生气了。”

    “小妹,也不是哥哥说你,卫家养了你这么多年,如今卫家需要你了,难道你就能为家里牺牲一下?”

    她千般苦求,换来的只有无视,她哭大吼道,“凭什么,凭什么为了满足你们的利益,就要把我当成筹码牺牲掉,牺牲女儿换来的荣华富贵,你们会觉得心安理得吗?”

    “放肆!”卫老爷子勃然大怒,猛地站起来,一巴掌抽将她抽倒在地。

    她趴在地上,捂着泪水打湿的脸颊,满腔愤怒充斥着她的脑海,“你打我,有本事你就打死我。”

    卫老爷气得又抬起了手,她就死死盯着她的父亲,一步不肯退让,卫老爷子又一巴掌狠狠拍下,盛怒之下发狠道,“只要你一天是卫家的人,你就要听从我的安排,哪怕是你死了,你的尸体我就是抬,也要抬到县里去。”

    她紧紧咬着嘴唇,泪水不停的留下,看着她的父亲道,“好,好好,好一个狠心的父亲,我就是死了,也绝不嫁到县里。”

    说着她一头撞在了柱子上,额头碰得鲜血直流,她母亲吓得哭了出来,走过来搂着她,“你们爷俩,怎么都是如此的犟啊,淑英,你就不能说句软话么?”

    她在母亲的怀里缓了一会儿,终于缓过气来道,“你们要我嫁到县里,就抬着我的尸体去吧。”

    “孽障!”卫老爷子大怒骂道,“你给我滚,从今天起,我就当从没生过你这个女儿,将来无论你死活都跟我卫家再无半点关系,你给我滚。”

    “爹,不能啊,那我们如何与人家交代?”卫中显与他媳妇同时道。

    “女儿啊,快跟你爹赔个不是,说你只是一时气话。”

    她闻言缓缓坐起来,擦了擦额头上的血,最后与她母亲道,“娘,女儿不孝,女儿什么都能依您,但唯有这终身大事,女儿一定要依自己本心。”

    说着她磕了一个头,跑了出去,在大雨中拉起孩他爹,消失在雨幕中。

    婚礼前几天,她也曾送去请柬,但婚礼当天,娘家没有一个人来,只有她娘偷偷派人给她送了一个灶台和些许的灵石。

    娘家一个人没来,最后还是老村长当了一下她娘家人,这才算是把婚给结了,自那时她就打定了主意,既然他们不要自己这个女儿了,这个娘家,不回也罢。

    薛母气性极高,这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就当真没回家一趟。

    时过多年,如今她心中的怨念也消散了许多,但那一夜与婚礼家里一个人都没到的场景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薛母看着卫中显缓缓道,“你走吧!”说着薛母转身就要回屋。

    卫中显见状忽然哇的一声又痛哭了出来,扑通一下,当着所有人的面就跪在了薛母的面前,抱着薛母的腿,哭道,“小妹啊,哥哥知道你还记恨着为这个当哥的,可当年是爹那个老顽独断专横,我要是不顺着他说,我也会被赶出家门啊!”

    薛母见自己的哥哥竟然当众就跪下了,当下连忙搀扶道,“哥,你起来说话,这儿这么多人呢!”

    “不,小妹啊,你就让哥跪着吧。”

    说着卫中显拉了一把自己的媳妇杨氏,命令道,“你也给我跪下,当初也在旁边添油加醋了的。”

    杨氏死死盯着卫中显,那意思是,要跪你跪,反正我不跪,卫中显跳起了就给了杨氏一巴掌,直将杨氏的嘴角都打出血了,低低道,“想想儿子。”

    杨氏咬紧了牙冠,为了儿子,她最后缓缓跪了下去,“妹妹,当年嫂子也有不是的地方,还请你不要再怪罪了。”

    一旁的薛丙文将这一幕看在眼底,心头就是一跳,这个二嫂的大哥,可真是是个人物啊,竟然逼着自己的媳妇下跪,这种不要脸的程度,不,这种无赖的程度,可是要比他都强多了啊,二嫂吃软不吃硬,怕是要坚持不住了。

    此时,只听卫中显哭道,“小妹啊,当年让你嫁到县里,也是想着为了你好啊,哥跟爹也是不想让你吃苦啊,你瞧瞧你在薛家过的这些年,哥哥听了都心疼啊,但如今苦尽甘来,哥哥也替你高兴啊。”

    说着卫中显将怀中的那双破鞋拿出来道,“小妹,你看,你当年给我做的鞋,大哥现在还保留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