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寒门仙贵 蓝白阁

第四百零三章 逆阴阳

    红豆双手高举,双掌将那血剑朝着天空托去。

    那巴掌大小剑身纤细的血剑此时缓缓变粗,面也浮现了细密的裂纹,仿若一含苞待放的花苞。

    随着这‘花苞’不断向天空升去,它缓缓绽开了。

    它的每一朵‘花瓣’上端是鲜艳如血的红色,下端是雪一般的白色。

    上红下白,共一十八朵红白相间的花瓣,花瓣的周围缭绕着红、白两色的剑气。

    红豆双眸紧紧盯着半空的雷云,周身的灵力疯狂地涌入那绽开的‘花’。

    刹那间,这花陡然增至数丈大小,一种绝强凌厉的剑势冲击着半空,竟然是以自身的修为主动去抗击雷劫。

    下方,白衣女修捂着自己的胸口,不可思议地看着红豆。

    “她这是疯了吗?竟然主动去冲击雷劫?”

    然下一刻,白衣女修的眼睛又是一亮,“她这是自己找死啊,也好,如果死在雷劫之下,也就免得木人动手了。”

    白衣女修侧头看向同样重伤不起的老妖修,心中盘算着,等雷劫过后,便催动木人将之彻底杀死。

    此时此刻,在这煌煌天威之下,任何人都不敢释放出半点灵力,生怕被雷劫误判为渡劫者。

    以他们的修士,只需一道雷劫,便可让他们万劫不复。

    薛鹏完全停止了体内灵力的运转,半空中那恐怖的力量,完全不是引雷咒引下的雷力所能比拟的。

    雷劫代表的是毁灭,他与普通雷霆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薛鹏遥望着半空中那道娇弱的身影,心中担忧,“红豆,就剩最后一道了,一定要挺住啊。”

    黑云如墨,强大的压迫感让所有人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雷云中蕴含那磅礴雄浑的能量比前两次总和还要强横数倍。

    白色的银芒不断在雷云中闪动着。

    轰轰轰!

    一声声闷雷击破苍穹,宛若天鼓敲响。

    一种沉重、肃杀的气机降了下来。

    在那红白相间的‘花’即将接触到雷劫云的一刹那。

    天空中,雷劫云忽然呈现涡状。

    云涡里雷弧不断闪烁,转眼间,一道丈许粗细的白色雷柱猛地击下。

    在众人的眼中,便见白色的雷柱以绝对的优势轰然砸落,将那白色相间的花砸了下来。

    薛鹏只觉自己的眼前被白光覆盖,一声犹若开山一般的巨响陡然降临。

    他的耳朵被震得瞬间失去了听觉。

    大地剧烈颤抖着,积雪不断地落下。

    半空中,雷柱以极快的速度逼向了红豆。

    红豆的身子快速地下坠,她周身的灵力已催动到了极致,周身的灵力剧烈地激荡着,在那强大的压力下,她的皮肤表现浮现了道道细密的裂纹。

    这些裂纹越来越多,越来越长,越来越深。

    终于,那红白相间的‘花’支持不住了,在半空中轰然炸开,化作点点白的、红的光点,丈许粗的雷柱轰在了红豆的身上。

    “啊……!”

    雷柱中,红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她双目睁得裂开了,嘴角也裂开了,身上的裂纹瞬间增大数倍,皮肤仿佛铁板上的鱿鱼片翻卷了起来,随后在雷柱中化作了飞灰。

    也就在此时,一旁的老妖修瞳孔骤缩,口中发出了一声悲痛的的嘶吼,“不啊。”

    紧接着老妖修化作了一道血芒,射向了红豆。

    可他还没能接触道红豆,天空中一道大腿粗细的雷霆降落,瞬间将老妖修击得灰飞烟灭。

    转眼间,雷柱消失了,雪花也停止了飘落,半空中的雷劫云也散开了,满天的阴霾尽皆散去。

    太阳柔和的光芒洒落在雪地里,照在山谷里数不清尸骸上,照耀着薛鹏、白衣女修的脸颊。

    白衣女修深吸了一口气,眼中浮现了一抹喜色,“这人傀真是狂妄,竟然主动轰击雷劫,雷劫威力增加,这下可算是神魂俱灭了吧。”

    白衣女修服下了一颗丹药,运转灵力,恢复着体内伤势。

    薛鹏呆呆地瞧着眼前的大雪山,此时这里寂静地没有半点声音,没有鸟叫、没有虫鸣,没有红豆那个小丫头在他耳旁陆大哥陆大哥地喊着。

    有关红豆一切的一切都消失得干干净净,似乎她从未来过这个世间,似乎她也从未出现过他的生命里。

    她来得那么突然,相处地那么短暂,走得那么了无痕迹。

    薛鹏觉得他的心被扎了一下,很痛很痛。

    为什么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就得不到天地的垂怜?

    咚咚,咚咚。

    半空中传来清脆的鼓声。

    薛鹏抬头看去,便见一个拨浪鼓从半空中翻转着坠落了下来。

    薛鹏缓缓伸出手,将这拨浪鼓握在掌中。

    这个拨浪鼓,正是他给红豆买的那个。

    轻轻摇晃了两下,鼓槌敲打着皮鼓,发出咚咚,咚咚的声响。

    薛鹏仿佛看到了红豆左手拿着泥人,右手拿着拨浪鼓在他眼前欢快得跳着。

    慢慢的,红豆的脑海里越来越虚幻。

    薛鹏心里忽然有种恐惧,他害怕这种消失。

    他从地面取了一块石头,拿出了一柄长剑雕刻着。

    一剑又一剑,石头逐渐浮现出两个人的轮廓。

    下面的一个人端坐在椅子上,板着一张脸,活像一块棺材板,上面的人双手手肘拄着他的肩膀,下巴拄着他的脑袋,一张小脸满是笑意。

    薛鹏笑了笑,看着这石像,他想起了当日在封都城红豆那开心的模样。

    一想到红豆的可爱的笑容,薛鹏的心又是一痛,他看着石像,想要收入怀中,可最后,他没有这么做。

    他扛着这石像,朝着红豆消失的地方走去。

    最后将那石像放在了雷劫劈下的深坑旁,在石像在背后将这段时间他与红豆发生的点点滴滴都写了下来。

    红豆不是人傀,她是个可爱的姑娘。

    他这么告诉自己,也想用这石像来告慰亡灵。

    白衣女修将薛鹏的动作完全看在了眼里,不由得幽幽一叹。

    “自古人妖殊途,人与人傀自然也不可能结合。”

    如今女傀与老妖修都死在了雷劫之下,她倒也不愿追求薛鹏之前的过失。

    毕竟,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更何况他不过是一少年而已。

    白衣女修上前来,走到薛鹏的身旁,看了看地面,又将目光移向了薛鹏道。

    “陆道友,她不过是一个人傀。”

    薛鹏注视着石像,良久方道,“她不是人傀……她叫红豆。”

    ……。

    十日后,官道上,一辆马车向东而去,滚动的车轮碾碎了地上的冰雪,却碾不碎这人世间的伤痛。

    马车里,一个少年披着皮裘正躺着,身旁摆放着一坛又一坛的酒水。

    车轮碾过石头,颠簸着车厢。

    车厢里的酒坛摇摇晃晃,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少年拍开一坛酒,照着自己的嘴就倒了进去。

    酒从酒坛中倾洒了出来,洒在少年的脸上,落到少年的嘴里。

    咕噜咕噜,一整坛的酒水灌入了口中。

    喝饱了,少年就蜷缩着身子,裹着皮裘,在车厢里呼呼大睡。

    日落时分,少年醒了,不过他的目光是呆滞的,因为他人虽醒了,但魂却还没苏醒。

    少年从角落里摸出了一个小刀,从身旁拿出了一块石头。

    那小刀落在少年的手里就好像活了一般,一刀刀划在石头上,不多时,石头上两个人的轮廓便逐渐浮现了出来,这是两个人的人像。

    下面的人板着一张臭脸,上面的人娇俏可爱,活灵活现。

    石像如此的鲜活,那是因为在少年的心里,人是活的。

    少年看着这石像,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他的目光也有了神。

    少年注视这石像良久,然后跳上车顶,将石像放在身旁,一起眺望着远方。

    赶车的车夫是个六十岁的老汉。

    天气寒冷,老汉紧了紧裹在身上的棉袄,搓了搓手。

    看到只穿着单薄衣服的主顾,老汉摇了摇头,叹息道,“这英雄难过美人关,何况少年乎。”

    少年就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只是呆呆的看着远方。

    老汉见状不禁摇了摇头,看向了身旁的白衣女子。

    女子面容遮着面纱,看不出容颜,但这几日接触,老汉可以断定,这女子绝对要比他这辈子见过最美的美人还要漂亮。

    那傻小子也是傻,身边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心里却还在惦记着别人。

    老汉呵呵一笑,与身旁的白衣女子道,“这位姑娘,你这位朋友是受了什么打击?”

    白衣女子双眸微闭,终于缓缓开口,似是在回复老者的话,又好似在自言自语,说了几段老汉听不懂的话。

    “叹世凡夫不悟空,迷花恋酒送英雄。”

    “春晓漏永欢愉促,岁月长时死限攻。”

    “不知使得精神尽,愿把尸身葬土中。”

    说完,白衣女子不再开口,继续打坐修炼。

    老汉叹了口气,“真是一对怪人。”

    这少年便是薛鹏。

    薛鹏本是重情之人,与红豆相处时间虽短,可红豆单纯可爱,这让见识了人心险恶的薛鹏心生好感。

    可这么可爱的红豆,最后却发现自己是人傀,是她最讨厌最厌恶的存在,那一天,她哭着对他说,她不是人傀,她是人,她说,陆大哥你答应过我的,要救我的。

    然而最后,他非但没有救这个可爱的女孩,还说了一句诛心的话,原来红豆也是怪物。

    他说出这句话时,红豆那可爱的小脸上满是绝望,口中喃喃着,“为什么,为什么陆大哥也说我是怪物,我不是,我是不是,陆大哥我不是怪物。”

    阵阵的刺痛与悔意不断袭上心头,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他一定会说,红豆你不是怪物,你是可爱的红豆。

    只可惜,昔人已逝,留下的唯有那难以弥补的遗憾,与深深的刺痛。

    薛鹏承受不了这种痛,他开始喝酒,喝道自己精神麻痹,喝到他忘记这一切。

    可等他醒来,他就忍不住去想,去想那个可爱的姑娘。

    他买了一把小刀,捡起了一地的石头。

    说起来,红豆也算是他当日在山野里捡来的。

    他就用捡来的石头刻着,一刀一刀地刻着。

    刻着他心中自责,刻着他心中的悲痛,刻着他心里的那个姑娘。

    白衣女子便是澹台玲珑,她之所以会与薛鹏一同前行,是因为她伤势太重,难以长途御剑。

    当然这只是其次,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她认为薛鹏跟她的宗门必然有着极大的关联。

    起初,澹台玲珑也坐在车厢里,旁敲侧击追问薛鹏的来历,师承何处。

    然而薛鹏不言不语,只是一味的喝酒睡觉,再喝酒再睡觉。

    几天后她就受不了满车的酒气,看不惯薛鹏那要死不活的样子,于是做到了车辕。

    面对好山好景,要比面对眼前这个脆弱的少年好上不知多少倍。

    薛鹏坐在车顶,寒风吹动着他满头的长发。

    酒水浸透了的衣服在寒气中冻成梆硬一块。

    薛鹏回忆着这段时间的经历,他不明白,为什么跟他接触亲密的人,都是那么的不幸。

    凌烟如此,被其父喂下了化尸丹,最后为不成傀儡,吞服散魂丹而死。

    红豆更是凄惨,偷偷跑出来,想要找人消灭大雪山中的怪物。

    却不知,她自己便是那所谓的怪物,而这些怪物之所以存在的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复活她。

    而她,最后死在了雷劫之下。

    薛鹏不知道,这只是巧合,还是他就是个不幸的人。

    终于,薛鹏缓缓开口,这是他十几天内第一次开口。

    不过也不知道他是自言自语,还是在与谁说,“你会看相么?”

    车辕上,白衣女修缓缓睁开了双眸,在她眼底,这陆小鱼既然会雷法,那与她的宗门就必然有着极大的关系,因为金光咒,雷法乃是宗门的不传之秘术,是以她不可能不管不顾。

    而且,无论是金光咒还是雷法,都是极难修炼的,在她门中掌握雷法也只有几位长老,以及她那位惊才艳艳的师伯。

    而年轻一辈,即便是她也未能掌握,若强行使用,自己会先死在雷霆之下。

    这陆小鱼如此年轻便掌握了雷法,他日成就不可限量,如果真是宗门某位长老、师叔伯的弟子,将来回到宗内,必然是宗门之栋梁。

    是以,听到薛鹏开口,她心中一动,当下缓缓道,“会一些。”

    声音落下,白衣女子身影一闪,已落在了车棚顶。

    赶车的老头见那么高的车顶,这女子一下就飞上去了心知这两个人绝不是普通人,当下可不敢再多言了。

    澹台玲珑坐在车厢的另一层,手揽了揽发丝,一双明眸看向薛鹏道,“你想看什么,是命数还是看姻缘?”

    薛鹏瞧了瞧澹台玲珑,问道,“你看得准么?”

    澹台玲珑缓缓道,“我师傅赞我是百年一遇的修真奇才,犹其实在命卜一道尤为精通。”

    “哦,那你可曾算到今天会沦落到与一无名小修者同行?”薛鹏瞧着澹台玲珑,目露讥讽色。

    澹台玲珑闻言眉头皱起,“你这话什么意思?”

    薛鹏冷冷道,“我只是个无名小卒,你为什么死皮赖脸的一直跟着我?”

    “我死皮赖脸的跟着你?”澹台玲珑脸色有些不好看,刚要发作,逼问薛鹏师傅究竟是谁,怎么会她宗门的秘术。

    不过她瞬间就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心底默默念起了静心咒。

    待得心境平复,澹台玲珑这才缓缓道,“我说过了,我也要去东州城,我们刚好同路而已。”

    薛鹏冷笑道,“同路,只怕没有那么简单吧,一路上,你不断试探我的,想问我的师傅是谁,我看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心思被戳破,澹台玲珑并未太过在意。

    只是她没想到这个小子一路上看似迷迷糊糊,实际上心里却什么都清楚。

    她也不再遮掩,直接问道,“那你究竟出身何门何派,师父究竟是谁?”

    薛鹏缓缓道,“坦白告诉你,我自幼在深山中长大,我的师父也只是一个游离四方的大修士,至于他究竟叫什么,我却不甚清楚。”

    “就只有这些?”澹台玲珑皱眉道。

    薛鹏的眉头高高皱起,“你为什么对我的事情这么感兴趣?”

    忽然薛鹏嘴角泛起了意思笑意,但那一双眼眸却没有半点波动,“难道,你对我有意思?”

    澹台玲珑微微一愣,随后脸上浮现嗔怒之色,一挥手,一阵气劲卷着薛鹏摔在了地上。

    薛鹏在地上摔了两个跟头,一脸怒气地站了起来骂道,“你这个疯女人,你要干什么?”

    “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告诉你不要口出妄言。”澹台玲珑冷冷道。

    薛鹏怒道,“嘴长在我身上,我想说什么我就说什么,你不爱听就滚,大路朝天,我们各走一边。”

    说着薛鹏拍拍屁股,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独自走去。

    澹台玲珑着实被气得不轻,她出身名门,自然不能口出污言秽语,挨了骂,自然不可能泼妇骂街一样骂回去。

    “陆小鱼,好好好,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车夫,休要管他,我们走。”澹台玲珑气呼呼地说。

    “好嘞。”车夫一扬鞭子抽在了马背上,一口气驶出了二里地。

    车夫瞥了一眼澹台玲珑,看着澹台玲珑还在生着气,车夫不禁道,

    “姑娘,那小伙子明显是在气你,你要是放走了他,那可就正中他的下怀了。”

    澹台玲珑一愣,细细回想了一下方才的情形,脸上浮现怒色。

    车夫呵呵一笑,“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你们两个小年轻之间也没有什么太深的隔阂,现在我们转身回去,或许还能找到那个少年郎。”

    澹台玲珑闻言眉头皱起,深吸了一口气,御剑而起,片刻后复归,将同行归来的还有薛鹏。

    不过薛鹏可不死自愿回来的,而是澹台玲珑将他给抓回来的。

    “你这个疯女人,你到底想干什么?”车棚上,薛鹏怒道。

    澹台玲珑轻哼一声,“陆小鱼,不管你师傅到底是谁,但你身怀我宗不传秘术,我不能就这么放你离开,你先随我到东州城。”

    “你这个疯女人,我的术法都是我师傅交给我的,跟你们宗门有什么关系,你放开我。”

    澹台玲珑封住了薛鹏周身的灵力,任凭薛鹏骂着,她只是盘膝坐好,打坐修行。

    薛鹏骂了一会见澹台玲珑毫无反应,他也就懒得再骂。

    薛鹏从怀中取出那件拨浪鼓,来回的摇着。

    咚咚咚,咚咚咚!

    拨浪鼓的声音在茫茫的天地间孤单地响着。

    半个时辰后,薛鹏还没有停下,澹台玲珑听得实在不耐烦,一挥手,一道流光正中那拨浪鼓。

    拨浪鼓顿时被击穿,再也发不出半点声响。

    这拨浪鼓可是红豆留下的唯一的痕迹,此时却被这臭女人给毁了。

    薛鹏怒吼道,“你这个疯女人,你到底有完没完。”

    澹台玲珑嘴角掀起了一丝笑意,任凭薛鹏骂着,她自顾修行。

    薛鹏也不擅长骂人,骂了一会词穷了,他也不愿再骂了。

    收拾起了拨浪鼓,薛鹏却忽然发现,拨浪鼓里竟然有一个铃铛。

    薛鹏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正是红豆手上戴着的那个铃铛。

    薛鹏心中好奇,这铃铛是怎么会在拨浪鼓中,这东西是怎么放进去的?

    拿起了铃铛,晃动了两下,铃铛发出轻微的叮当声。

    他生怕这铃铛也让那讨厌的女人给毁了,连忙护在了手心。

    靠着酒坛子,薛鹏看着这铃铛。

    不知不觉,随着他注意力逐渐集中,窥天眼无意识运转了起来。

    他周身被封住的灵力逐渐恢复了运转,同时在他眼中,铃铛的结构逐渐呈现在他的眼中。

    没过多久,他发现,铃铛里面,敲击铃铛四周发出声音的铃舌的构造很是奇特。

    这铃舌像是令牌似的东西,但不同的是,这玩意儿表面十分地光滑,另外一面似乎有着小字。

    薛鹏运转目力,细细看去,这玩意儿背面确是有着三个小字,“逆阴阳。”

    薛鹏心中一动,想起了当日老妖修,也就是买故事老头讲述的那个故事。

    能逆天改命起死回生的逆天宝镜是由六件宝物,其中一件宝物便是‘逆阴阳’。